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穿成炮灰原配的女儿 > 第48章 第 48 章
 
陈建强摇摇欲坠, 他头上冷汗直挂。谢美玉是他的心头肉,是他儿时最好的玩伴,少年时追逐的影子, 她集中了他所有对女人想象。

哪怕后来人家说他走了狗屎运, 居然能找到庄燕这样明艳大方的女人,他在心底依然认为谢美玉才是完美的女人。庄燕太拧,太刚强, 为了她许妈妈的事,她甚至不顾自己,也不顾小家, 执拗地要去为许清璇翻案。

后来庄燕死了,谢美玉找到了他, 告诉她, 她这些年生活得很难,费家杰根本不珍惜她,甚至还打她。他支持她离婚, 他和她结婚, 结婚之后,他果然感受到了一个完美的女人能带给他的幸福,他愿意为她献上他的一切。

庄燕很好, 她高尚,她优雅, 她有道德感,但是作为妻子, 庄燕给谢美玉提鞋都不配,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他不希望他的女儿跟庄燕一样要强,他希望谢美玉能教养自己的女儿, 让女儿跟谢美玉一样温柔善良体贴。

眼看女儿确实是往他希望的方向走,然而就在最近一切都变了,这个女儿变得让他陌生,她甚至比庄燕还刚强一百倍,变得不像一个女孩子。

她把这个安稳的家搞得纷纷乱,好不容易她去了皖南,他一边为她担心,一个小姑娘家家被人骗了去,一边又有点小庆幸,她若是在,家里一定不太平。唯一能期望的就是,那个小男孩是刘丹的亲戚,对她不要太差,可乡下的日子?唉!

他都不知道她今天要回来,没想到居然在这个地方见面,刚才他听见了那么多不堪入耳,他不愿意去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的话。

他的脑子里嗡嗡嗡地难受,他的手抓着木扶手,使劲地抓着才能让自己不倒下。

他看见女儿注视着他,听她问:“我亲爱的爸爸,你应该认识黄长发母子吧?你应该知道黄长发的妈,解放前是做皮肉生意,解放后嫁人之后,只不过把皮肉生意从明转成了暗吧?黄长发母子,那样一对恶心,肮脏的母子,怎么会跟你的爱人,衣食无忧,被你捧在手心里的谢美玉有交集呢?”

陈建强快要昏倒了,但是他没有倒下。他的耳边是女儿的话:“我现在就替你撕开这个女人虚伪的那一张皮。”

陈玲玲从文艺汇演说起,文艺汇演她得到了首长的青眼,她看向徐永根:“徐伯伯,那天你很突兀的在首长面前介绍费雅茹。那一次,本来谢美玉的设想是费雅茹被首长看中,你假借首长看中的名义,把费雅茹弄进民航,没想到那天最后出风头的,跟首长长谈的却是我。谢美玉从夺我妈妈留给我的名额,到她想要借首长投机取巧,最后都失败了。她恨我,她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人是她娘家的邻居黄长发。那是一个二流子,小流氓,小阿飞。她回到了那个棚户区,当着这对母子的面说,她给了我三百块钱。”

陈玲玲看向大家:“你们知道,在一对每天吃饭都成问题的没有任何道德可言的母子面前说我有三百块钱,是个什么概念?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原本嘈杂的声音沉默了,陈玲玲看向所有人:“当然实际数据不是三百是两百四。我被人惦记上了,她甚至暗示,只要那个二流子把我给弄了,她可以让他娶我。”

这话说出来,很多人倒抽一口冷气。陈建强还不信他说:“你别胡说!”

“爸爸!别着急,我有完整的逻辑链。有一个个关键的时间节点。”陈玲玲笑着说,“除非你还是打算蒙上眼睛,否则你脑子里是汪洋大海,脑浆只是大海中的一座孤岛,都应该能理解我说的话。”

吃瓜群众被陈玲玲的说法给弄得哄堂大笑,陈玲玲笑看着大家:“那天我在浴室洗澡,有个阿姨问我,有个人贼头贼脑地在打听我家,问我知不知道?那一刻我心生警惕。”

“玲玲啊!不要有个阿姨,阿姨我在这里。”一起洗澡的阿姨走了出来,“就是我提醒玲玲有个小阿飞在打听他们家。”

陈玲玲笑:“谢谢阿姨为我作证。”

“这个人跟了我一路,一直要找机会下手。”陈玲玲看着所有人问,“各位叔叔阿姨,你们认为一个十五岁的少女落在一个二十五岁的阿飞手里,大概率会是什么样?”

大部分人脸色沉凝,陈玲玲笑:“只是他遇到的这个少女,能拉十个引体向上,我溜了他一路,发现他是个菜鸡,让他把我堵在巷子里,他以为我落在了他的手里,实际上是他落在了我的手里,我把他暴打了一顿。”

陈玲玲一步一步走下台阶,到摇摇欲坠的陈建强面前,伸手搭在他的肩上:“爸爸,你在棚户区长大,你知道黄长发这种人,是个什么东西,对吗?”

陈建强无法点头也无法摇头,陈玲玲一字一句跟他说:“他就像是恶鬼一样。你一旦沾染了,就摆脱不了了。他和我在力量上的悬殊,他不会再来找我。然后他会去找谁?”

“所以他找了谢美玉?”吃瓜群众说。

陈玲玲看向那个吃瓜人,笑:“你太天真,太幼稚了。”

那人已经三四十了被一个十五岁的少女说天真幼稚,简直了!

陈玲玲继续:“他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费雅茹。年轻漂亮,才堪堪十六岁,他可以按照谢美玉的设想,祸害费雅茹之后,谢美玉为了费雅茹的名声,要么给他钱,要么把女儿嫁给他。”

“想得美!”

“对!所以我戳破了他的白日梦,告诉他,如果他得逞了,很可能小姑娘会自杀,那样他就等着吃花生米吧!我的本意是要制止黄长发去祸害的费雅茹。没想到他正路上的脑子没有,歪脑筋却不少,他去找了谢美玉。应该是拿费雅茹作为威胁,我认为谢美玉当时应该有两条路可以走,一个是去报案,可这样势必牵扯出她想要害我的事。还有一个就是乖乖就范。很明显,她选择了后者!”

“那你怎么知道那个黄什么去找谢美玉了?难道你跟踪谢美玉?

陈玲玲指着那个人,摆摆手:“错了,我的时间是用来学习文化知识,为建设祖国做准备的。何苦去浪费在这种人和事上?还得从浴室说起,我去洗澡呀!我后妈也在洗澡,后妈要把皮都搓没了,整个人精神恍惚。我当时,心里就一个咯噔。听她说,是被人吐了一口痰。我当时就在想啊!一口痰吐在哪里,才能让她恶心成这样?隔了一天我用后妈给的二百四去露露西菜社吃猪排,发现那个黄长发也在吃猪排。我有钱是因为后妈给的,他有钱是因为?”

“也是你后妈给的。”有人接话茬。

“唉……”这一声道尽了无奈,陈玲玲抬头,“一个良家妇女把灵魂出卖给恶魔,终究是落进了泥潭,而不能自拔。”

陈玲玲看向上头的徐永根,再次叹息:“她还遇到了徐伯伯跟她提这样的要求,若是她没有遭遇这一茬,她可能不会肯,可那时候,她已经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思,为了孩子的前途,她终于从了。”

陈玲玲看着各位:“好了!整个历程讲完了。我现在得跟爸爸和徐伯伯科普一下,性病的相关知识。淋病是细菌感染,属于性病中最好治疗的一种,用抗生素大概率一周就能解决,但是如果你们都治疗了,她却没有治疗,就会造成你们的反复感染。如果你们三个都治了,还有长发兄弟没治疗,那……你们懂的。”

听到这个复杂的关系,很多人用超级同情的目光关照陈建强。

爱是一道光,让陈建强绿得发光,陈玲玲继续:“我们再来说说梅毒和尖锐湿疣,梅毒潜伏期九到九十天,尖锐湿疣潜伏期一到八个月,这两个大部分都要一个多月以后才发作。再说了梅毒一期发作,就是溃疡,男人明显,女人在里面,症状一点都不明显,而且你看不看医生,第一期都会愈合,很多人不在意。二期就可怕了……”

所有人听着陈玲玲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把性病知识在大庭广众之下传播。

“小姑娘,你怎么知道的那么多?”有人问陈玲玲。

“勤奋好学啊!”

“你就学这个啊?”有人讽刺地笑。

陈玲玲看向他,眼神锐利:“这有什么好笑的?多学点知识,人就有畏惧之心,知道什么不能碰,什么能碰!是什么让你这样大胆,可以用你的无知,来嘲笑我?”

这话堵得对方跟个戆比样子(傻逼)似的。

“小姑娘,你说你今天早上回来,他们在你家干那个什么事儿,为什么不当场捉奸?”

陈玲玲:“这是一个好问题。科学知识,是客观的,是你可以去认真解读的。不过当场的画面?您认为我一个十五岁的少女应该去看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和三十多岁女人在一起?我怕长针眼!”

那个提问的人,一副你他妈说的全对,我竟无言以对的表情。

陈玲玲看着陈建强:“爸爸,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话吗?我希望你们无论遇到什么,你们一家三口都能整整齐齐相亲相爱。”

陈建强头上的汗跟黄豆大,如小溪流一样挂下来,陈玲玲依旧不管:“不管,你爱她有多深,爱是爱,她已经违法违纪了,我建议你报案,尤其是那个黄长发,他的强j和敲诈勒索行为,应该受到惩罚。如果你爱她,你可以等,等她出来,你和她再快乐幸福地在一起。”

终于,陈建强扑通一声倒下了,有人扶住他给他掐人中,有人去安排车子要送他去医院。

陈玲玲低头:“今天我后妈休息,你们去通知她,让她陪我爸去医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