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穿成炮灰原配的女儿 > 第67章 第 67 章
 
容远要去参加恳谈会, 奶奶给他特地准备了新衣服。

没什么特别的新意,不知道是奶奶的手巧,还是容远确实长得出众, 就这样简简单单蓝色上装穿在他身上,少年英俊修长, 脸上带着温润的笑容。

两人一起吃过早饭, 下楼去。

容远问陈玲玲:“葛叔叔给你的条子怎么不用啊?你不是很想去见吴教授的吗?”

陈玲玲无奈叹息:“我是喜欢数学,可是未来我已经定了, 要去读飞机设计,去见了吴教授。最后却不读数学, 人家会不会觉得逗他玩?原来那种顺带, 见见就没那么怪异了。”

“那还真是可惜了。”

容远到公交站, 陈玲玲去学校,刚刚进教室坐下, 方圆圆就让她看向葛慧敏, 她说:“知道吗?葛慧敏爸妈要离婚了!”

呃?她知道地比葛慧敏还多。

“葛慧敏进来了, 你看啊!难怪这几天整个人不对劲。爸妈要离婚,听说她爸爸还不打算要孩子,一个人跑京城去。”

葛慧敏整个人恹恹地, 从外头进来, 上学露出了上坟的表情。

之前大家捧着她,是大家都知道她爸是基地的红人,比起陈玲玲这种背景看上去红,却然并软的, 葛慧敏的爸爸是未来可期。

现在就算了!男人吗?调到京城之后,又是负责那样实际操作,再找个老婆, 再生了孩子,很快就会把前妻生的孩子给忘了。陈玲玲就是那活生生的范例。有了后妈就有后爹啊!

家里人都给孩子们好好分析过了,现在陈玲玲才是红人,人家奶奶回来了,坐在领导的位子。

早自习上别说葛慧敏了,就是陈玲玲耳边都是小姑娘们在聊葛慧敏家里的事儿。

葛慧敏听得小脸发白,侧着脸对着墙,拿出手绢擦眼泪。

她去跪着求爸爸不要离婚,爸爸跟她说:“慧敏,我跟你和你妈妈都说不到一块儿去了。我不过是离开家里而已。以后你们的生活我还是会负担的。”

去求外公和舅舅,外公一句话:“算了,算了!离了也好。”

后来才知道外公为了外婆的事情操了不少心,这会儿跟爸爸站一队了。

妈妈整日以泪洗面,哭得眼睛跟核桃一样肿,眼睛都睁不开了。

叫爸爸来看,爸爸看一眼,给妈妈倒了一杯水,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开。

陈玲玲看大家这么热烈讨论,转头跟李伟峰说:“班长,今天不晨读了?”

李伟峰一愣,看她给他使了个眼色,立马上去说:“拿出英语课本,现在开始晨读。”

葛慧敏回过神来看陈玲玲,陈玲玲没给她眼神。

体育课的时候,那些原本围着葛慧敏转的女生,跑过去围着陈玲玲,甚至还跟陈玲玲说:“玲玲,葛慧敏真的是活该。她爸爸肯定是嫌弃她又笨又蠢,受不了她们娘俩了才离婚的。”

这个年代离婚真的是大新闻,又是一个单位的,还是老领导的女儿女婿离婚,天天被人议论。

女生们那天亲眼看见陈玲玲泼了葛慧敏一头一脸,而且今天本来陈玲玲要去参加恳谈会,也别葛慧敏给害没了。

“她这种脾气谁能受得了,以前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成天指使我干这干那。现在这样也是报应。”

陈玲玲靠在单杠上:“这个倒是不至于,你们都说了要有了后娘才有后爹,现在葛叔叔都没找其他女人,亲生的就他们姐弟俩,怎么可能嫌弃自己的孩子又笨又蠢呢?还是说葛叔叔跟你面对面说过的?”

那个小姑娘被她说得一噎,陈玲玲看了她一眼:“雪中送炭者寡,锦上添花者众,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陈玲玲走到篮球场上,截了男生的篮球,伸手投进篮筐里。

“陈玲玲,一起来打篮球?”

“来啊!”

葛慧敏看着陈玲玲在那里打篮球,刚才那个女生叽叽喳喳又在陈玲玲背后说:“一般稳重的女孩子是不会跟男孩子混在一起的,又是跟人打篮球,又是给人补习,让一群男生跟在她身后跑……”

这些话曾经在她们讨论的时候,从自己的嘴里毫无顾忌地说出来,说这种话的时候,她还自以为是,就是心直口快说了真话而已。

在家里她跟爸妈说这些的时候,爸爸总是说:“慧敏,这些得罪人的话,你不要说,未经证实,对别人名誉有损,不是损人不利己吗?”

妈妈会横一眼爸爸:“随口说说而已,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不被人说?”

爸爸会无奈地对妈妈说:“等你被人背后说那些乌七八糟的话,你就知道难堪难受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懂不懂?”

妈妈刁蛮地一句:“我没读过大学,不懂!”

那时候她就认为爸爸太过于小心了,何必呢?

现在自己家的事,被人茶余饭后议论成这样,她才知道有多么难堪。

葛慧敏转过头:“你就是羡慕别人人缘好,妒忌而已!”

听葛慧敏这么说,那个女生反唇相讥:“难道你不妒忌?不知道谁那时候天天说陈玲玲抢了你文艺汇演的名额。”

“我是妒忌啊?所以我倒霉了。你想跟我一样倒霉?那就在背后可着劲儿地说人坏话好了。”

葛慧敏说完转头,差点撞上陈玲玲,一下子愣在那里,看见陈玲玲对她笑了一下,葛慧敏别扭地低头走开。

回到教室,她看见陈玲玲跟几个学生在一起做题,她默默地从书包里掏出一本英语书,爸爸让她多学英语。如果她真的把爸爸希望她做好的事情做了,爸爸会不会听她一句话,能够回家呢?

陈玲玲放下书,去上卫生间,看见葛慧敏一个人,拿着英语书在那里默读。

能这么快转过来,可见本质真的不差。

下午第二堂课,陈玲玲被人从教室叫了出去,让她去局办公室走一趟。

吴局长回总局去了,现在就是江城局的头头脑脑坐在一起,在商量飞机的报价,又没有比较参考,大家在集思广益,怎么还价。有人拿着减重三十吨作为还价的理由,也有人打算抠细节。

陈玲玲进会议室,坐在奶奶身边,接过对方根据他们选定型号发过来的第一版报价清单。

她脑子里的价格体系是后来空客开始跟波音竞争之后的价格体系,更何况货币汇率是波动的,价格经过了多次调整,而且型号都是未来的型号,实在不能参考。

只能说她熟悉这家飞机厂尿性,上辈子华国作为最大的飞机采购国,飞机厂卖给华国航空公司的价格,比欧洲航空公司高20左右,当然这不是最高的,给中东土豪拿到的价格更高。

这个原因是欧洲有自己飞机厂,而华国长期以来民用运输机一直没有真正地发展起来。给的价格自然不会是最低价。

所以后来大家都采取融资租赁的方式,一方面降低风险,一方面比如国内某公司就参股了世界第三大飞机融资租赁公司,那家爱尔兰公司以欧盟的价格体系购买飞机,然后把飞机出租给航空公司。

陈玲玲仔细想过之后发现,飞机租赁业务现在才刚刚起步。算了,这个先不要去想了。

无论如何,大家这些给的策略,都太过于保守。

陈玲玲抬头:“有句话叫做资本家是连你的棺材本都拿去才开心。大家与其在这些细节上抠,不如直接还价30。”

“直接还价30的理由?”

“让他们拿出给其他航空公司的销售合同,尤其是给北美地区的销售合同,我们要求最优惠价格。咱们是第三世界国家,家里又没钱,现在两国要建交,这些都可以谈。这种独一无二的产品利润很高……”

听见一直挺靠谱的陈玲玲说着这么一刀切的话,葛家康说:“玲玲,这样谈是不是太过于粗线条了?”

陈玲玲说:“这是最大的一块,现在我们来聊细节……”

她开始一条一条看:“内饰这块,不用他们给做好吧?我们拿标准的,然后里面进行改装……”

上一辈子,飞机内部改装是门生意。尤其是私飞发展起来之后,大佬们的要求各种各样,飞机内部的格局改了又改,有大佬想带着家里的黄杨木雕菩萨一起去海岛。立马有人去解决,拆掉里面的位置,专门为菩萨做了雕花的莲花台,请菩萨请上飞机。

“我们拿不到他们数据,靠着尺寸测量自己做,到时候会很粗糙。”

“不是我们做,问问飞机厂的员工,指不定专门有这样的厂家呢?反正就是一条路。”国外应该已经兴起了吧?

“好,记下来,去私下探听一下。”

陈玲玲坐在边上,边做题,边听大家说,有时候插一两句嘴。

五点左右,葛家康让人去通知食堂送饭上来,大家继续。

陈玲玲脑袋趴在桌上,怎么这个年代也是会山会海啊!

许清璇看着小丫头那个表情,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了?无聊了?”

“没有,阿远应该回来了吧?他今天应该见到吴教授了,不知道说过话了吗?”

葛家康刚好过来,听见这话问:“你还没去见吴教授?”

陈玲玲仰头:“没想好去的理由。”

“你还要想吗?不是先做了再说。”葛家康笑着看她。

“我这么没脑子吗?”陈玲玲怒。

“你脑子好,是真好!行了,先吃饭,还有后面一条需要你一起看看。”

“哦!”陈玲玲想了一下,跟葛家康说,“今天,葛慧敏在认真学英语。”

葛家康露出欣喜的笑容,给她和许清璇打了饭,坐她们边上,问陈玲玲:“我家丫头这两天可好?”

“也好,也不好,好的方面,她今天跟背后说人坏话的同学吵了两句。不好的,我想您知道。”

“谢谢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人评论,我的文有个特点,总有一个恶毒女配会被洗白,成女主的朋友。我想避免,但是每次都不由自主会写。怎么就改不掉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