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穿成炮灰原配的女儿 > 第78章 第 78 章
 
刘丹一家子终于能搬家了, 搬的房子还是特别的那一套。

徐永根夫妻被抓,他原来的住房,局里自然要收回。经过重新粉刷之后, 再分给其他符合条件的职工。

刘丹夫妇从级别上略微差了一点, 不过他们为什么没有到那个级别谁都知道。这个房子给他们一家子也没人多说什么。

陈玲玲和容远一大早就过来给叔叔阿姨搬家,一起过来的还有朱队长夫妇和飞行员以及乘务大队的同事们。

剑锋轮到看着妹妹,跟在大家后面。

董民的同事点燃了爆竹和鞭炮, 那噼里啪啦声诉说着喜悦。

许清璇在刘丹家的厨房里烧菜,客厅里摆放着一张方方正正的八仙桌,再也不是那张小得一点点的折叠桌, 桌上有许清璇请招待所餐厅的阿大师傅给做的走油蹄髈、熏鱼、酱鸭和醉鸡,还有她烧的葱油芋艿、炒三鲜。

“许老师,不要忙了!可以了菜已经够了。”滕雪娟进来说,“一起出去坐。”

“我还有一个鱼丸汤, 是阿大买了大青鱼做的,很嫩的!你们等等!”许清璇把一把韭黄放进鱼丸汤里。端了出来。

到底是人多,一张桌子坐不下, 边上加了位子,陈玲玲端了饭碗,刘丹给她夹了一块带筋的蹄髈肉:“这块肉好!”

“阿姨, 我要吃皮!”

滕雪娟给她夹皮。

听朱队长问:“许老师,您走了, 您的位子谁来接啊?”

“对啊!以前徐永根天天开会, 天天做思想工作,他那种做法,我们都觉得这个位子可以不要了。您可不这样,全是在做实事。有了比较接您位子的人可不好做啊!我们都希望有个跟您一样, 想着大家的书记。”另外一个空姐说。

许清璇说:“基本上是家康兼掉了。”

“葛主任,他来得及吗?手里的事情那么多?”

“他一直做技术和实务性的工作,也是时候让他带带行政了,他年纪轻,有能力,以后肯定有大用。”

“那倒也是。葛主任是个做事的。”

“不管怎么说,咱们丹丹和小董算是熬出头了!”滕雪娟说,“就为了这个咱们得为他们干一杯。”

在刘家吃过晚饭,一家三口一起回家,容远说:“奶奶,丹丹阿姨和董民叔叔为了您吃了那么多苦,您去了京城可要帮帮他们。”

奶奶笑着:“傻孩子,能帮自然帮。但是,你想想你阿姨和叔叔,在那些年,我完全无望地时候,从来都站在我一边,虽然不至于我她奔走,却从未谄媚,这便是风骨。我相信他们,凭着他们本事,定然也能闯出一片天地来。”

陈玲玲转过身对容远说:“人要有原则,没有原则的帮忙,就变成了拉帮结派。但是,做事情又不能没有团队,所以你又要有一个小团队,你该怎么办?”

容远挠头:“这个不是互相矛盾吗?”

“傻子,君子之交淡如水啊!贵在交心啊!”陈玲玲说。

容远发脾气作势要打她:“陈玲玲,你老是骂我傻子。”

陈玲玲逃,容远追,奶奶在后面叫:“你们俩,刚刚吃饱别跑啊!”

董民把原来房子的钥匙还给了单位。

于是陈建强被通知去拿钥匙,钥匙到手上他五味杂陈。

好在他也算是有了住的地方,刘丹一家子,因为搬了新房子,原本的家具不适用了,所以床和板桌都留着。

陈建强带着费雅茹过来看,费雅茹走进房子里,墙上的石灰斑驳脱落,水泥地面也是坑坑洼洼,整个房子小得一点点,现在要住他们父女俩。

费雅茹撅着嘴:“爸爸怎么那么小啊?还那么破?”

门口经过的阿姨叫:“两个人住这么大一间还叫小啊?真的叫饱汉不知饿汉饥,四五个人挤在这么一间房里的人不要太多哦!你们不想要,立马有人抢。”

“小孩子家家不懂事,随口说说的。”陈建强勉强笑了笑。

这位阿姨要笑不笑:“也是哦!这个年纪,不懂事,大概是很难懂事了。”

费雅茹冲过去:“你怎么说话的?我得罪你了吗?我在自己家里说两句话,关你什么事儿?”

这个阿姨还要跟她争论,被路过的另外一个阿姨给拉住了:“是不是吃饱了撑着,跟这种人家搭讪?走了!走了!去丹丹家看新房了!”

费雅茹想哭,陈建强笑着安慰:“好了,跟爸爸一起上街去添置点东西,咱们总算能在家里好好过个年了。”

父女俩去添置了日常用具,又添了些必要家具,回来放掉之后,陈建强说:“我们再去买点年货,好歹有点过年的氛围。”

父女俩乘坐公交车去附近的食品商店买年货,食品商店前排起了长队,以前谢美玉在的时候,压根不要排队,直接谢美玉拿回来就好了,如今只能乖乖排队。

费家杰帮着张爱民卖皖南的土特产,打了食品厂的名头,价格适中,还不要票,半年不到已经做得像模像样。

胡玉兰跟费家杰来这边查看过年前的销售情况,看着营业员拿着纸袋在称上飞快地称着笋丝,开心地合不拢嘴。

费家杰笑着说:“小胡,帮我一件事。”

“费科长,您说。”

“我给我女儿准备了一包年货和两百块钱,以前都是给谢美玉的,现在我上门,大家尴尬。小姑娘拎不太清,总归是我姑娘,听说许老师还是帮着给陈建强分了房子,唉!”费家杰长叹一声,“她一定要和陈建强生活在一起,我也没办法。陈建强疼了她这么多年,确实把她当成亲女儿,出了这种事,都疼着她,说起来还真是比我这个亲爸要好。”

两个人正在看着外头的队伍,费家杰突然看见自家姑娘和她继父一起排队,费家杰快步走出去,到费雅茹跟前:“雅茹,来买年货,跟爸爸过来。”

说着费家杰伸手要拉费雅茹的手,费雅茹甩开他:“谁是我爸爸?我哪儿有你这个爸爸?”

费雅茹往前跑,陈建强跟在身后追,父女俩什么都没买成,乘坐公交车回小区。

与此同时,陈玲玲和容远提着大包小包进来,一路上阿姨叔叔叫进来。

“玲玲,阿远,怎么买那么多东西啦?”

“年初三,我们和奶奶一起去京城,买点江城的土特产给赵爷爷和吴伯伯他们带过去。不管他们缺不缺,总归是我们的一份心意。”

“小姑娘真是懂事体!奶奶过去了,你们两个小家伙一起生活了,要自己烧饭自己洗衣服了。”

“我们会自己做的呀!”

“乖囡,快回去吧!奶奶在家等了吧?”

“嗯!阿姨再见!”

陈玲玲回头看见陈建强,她现在已经很难开口叫他一声,甚至连礼貌都做不到。

她跟容远说:“我们回去吧!”

看着陈玲玲和容远被人捧着,费雅茹想起刚才的屈辱,她泪眼模糊:“爸爸,为什么他们都喜欢陈玲玲,不喜欢我?”

陈建强看着陈玲玲甚至连一个笑容都不愿给他,看着她跟容远有说有笑走进楼道里,对费雅茹说:“只要记,不要气。她有许老师做后盾,爸爸没用,你就要靠自己。别哭了,都要过节了,咱们开心点。”

费雅茹点头:“爸爸,我会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后悔说今天说的话。我会让陈玲玲后悔今天这样对您。”

“好,爸爸等着。”

两人往前回家,刚刚进家门,胡玉兰敲响他们门,陈建强拉开门问:“你是?”

“我是胡玉兰,费科长让我给小费带点东西过来,这些是年货,还有两百块钱,费科长说以前都是给雅茹妈妈的,现在给雅茹。”

费雅茹把东西扔出去:“回去告诉他,我不要他的一分一毫,让他死了这条心。我永远不会认他,我没有他这个爸爸!”

胡玉兰没有把东西和钱送出去,又去了费家。听见费家杰硬塞东西都没塞出去,他的现任老婆开心地大笑:“哦呦,费家杰,有了钞票也送不出去啊?我觉得你这个女儿比谢美玉要有骨气,真的!以前谢美玉,东西也要,钱也要,还在单位里说我们怎么苛待她和女儿。传得我们多没良心。现在这样,就是我被说没有良心,我也认了,至少不要送钱出去啊!”

她老婆从胡玉兰手里接过前,一年费家杰工资已经算高的了,也不过八百块,每个月都要给费雅茹十五块,她心疼,却不好说什么。现在么?人家不要,自己难道还犯贱?

她看了一眼费家杰给费雅茹准备的年货,奶糖饼干蜜饯炒货一大包,她拿了糖和饼干出来,塞在胡玉兰手里:“小胡,你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呢!手里也不宽裕,这些拿回去吃。”

“大姐,我不要。”

“什么不要?与其给那个白眼狼,还不如给你呢!给你了,你们家两个小子还叫我一声阿姨,叫他一声叔叔,给那个白眼狼,恨不能骂你几句……”

女人叨叨逼逼说,费家杰把东西推在胡玉兰手里:“拿着拿着!”

他一转念又回了房间里,扯了两张红纸,从自家老婆手里拿叠钞票里抽出两张大团结,包成两个红包,给胡玉兰:“小胡,我们俩给孩子们的压岁钱,你拿着。”

“这……这哪儿行啊?”这费家杰在帮着张爱民的厂子卖货,本来就是她求着费家杰的,怎么能收他的钱?

“拿着,给孩子添两件衣服。”费家杰说。

“对,给你们家俩小子,我乐意!”费家杰老婆把胡玉兰送出门。

她关门那张脸上尽是幸灾乐祸的笑容,把费家杰气得不行:“你好收起你这一副表情了。有什么开心的?”

“开心,我就是开心!看见你女儿不认你,我心里不要太开心。”

费家杰跑到阳台上抽烟,气无处发,一脚踢了阳台角落里养的一盆仙人掌,仙人掌倒下来,扎在他叫上,他大叫:“你这个死女人,阳台上放什么仙人掌!”

“你自己被你亲生女儿气到了,来怪我了?”女人出来阴阳怪气。

砰一声,那个女人把门给关了,费家杰被关在门外,蹲在地上看着脚上扎的刺。

他是想不明白,他跟谢美玉结婚两年就后悔了。有时候想想要是没有前面这段婚姻,要是没有谢美玉,没有费雅茹,他跟现在的老婆也就没那么多事,兴许过得还能好一点。

让他后悔这么多年的谢美玉,怎么就在陈建强的心里成了大宝贝?即便是戴了绿帽子,还无怨无悔?册那!人跟人确实是不一样的?

他揉着脑袋,只能告诉自己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管不过来就不要管了,以后再要去管那个小姑娘,自己就是孙子。

他站起来,一脚踢上门:“你开门啊!不是说好一起去我爸妈家吃晚饭,然后接孩子的吗?”

他老婆来开门,两人下楼,费家杰气鼓鼓地说:“以后我随便她去了,就当没有这个女儿。”

“我是不要听这种话,过几个月又会十三点兮兮地去打听了。”他老婆对他翻了个白眼。

1978年的春节在几家欢喜几家愁中来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