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穿成炮灰原配的女儿 > 第82章 第 82 章
 
吃过饭, 陈玲玲和容远提了礼物,乘车去吴教授家。

教授住在秋林公园附近,之前陈玲玲来拜访过两次, 这次熟门熟路。

到门口敲门, 来开门的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看见两个小朋友,有一丝诧异。

“玲玲和阿远来了!”吴师母过来招呼。

陈玲玲把礼物交给吴教授的夫人郭教授, 里面一大袋港城的点心,还有刚刚买的苹果和橘子。

“你们俩自己都没挣钱呢?怎么就买东西了?奶奶一个人养你们两个也不容易,不可以乱花钱。东西等下带走。”郭教授把礼品放边上。

客厅里吴教授在一块黑板前写着字, 跟几个青年在讨论, 他招手:“玲玲, 你过来看。”

陈玲玲过去一看,刚好是昨晚她看的信里的问题, 她从包里拿住笔记, 拿起粉笔, 低头把自己笔记上的演算过程写下来:“吴爷爷, 这是我昨晚算的过程……”

吴教授听完陈玲玲的过程, 看向那个青年:“看到问题出在哪里了吗?”

那个青年挠头:“原来是这样,是我思路上岔了。我这都快毕业了,没想到还不如一个小朋友。”

“哈哈,我当年就不是这样了。有的人天赋真的很可怕,让人感到恐惧, 想当年我在国外的时候,有个同学……”吴教授开始回想起了当年,那一所数学学科世界顶级的大学,在那里哪怕自己之前鹤立鸡群, 也会被暴击。

聊到后面几位吴教授的几位学生知道陈玲玲居然不选数学,纷纷扼腕:“这也太可惜了!”

吴教授笑:“没什么可惜的,基础学科要有,实业也要人去做,只要有既定的梦想,聪明的小脑袋放那里不能发光发热?”

“也是!”

“来吃个汤圆,有甜口和咸口的。甜的是红薯馅儿的,咸的是荠菜肉馅儿的。要吃什么样的,自己报!”郭教授跟大家说。

“郭奶奶,要一个甜一个咸的。”陈玲玲去厨房接过汤圆。

“阿远呢?”

“我也是。”

坐在客厅里一起吃汤圆,陈玲玲跟吴教授说:“吴爷爷,有个事情想请您帮忙。”

“你说!”

“是这样,我有个朋友是江城三中高二的学生,跟我一起参加今年的高考。现在却和家里闹僵了,她本人喜欢理工科,原本想要读t大的机械设计,后来我们俩成了朋友之后,她也想读飞机设计。但是,她的爸妈强硬要求她读师范,小姑娘很内向,性子也软,理科天赋很高,甚至超过我。”

陈玲玲说超过她,一个学生一口汤圆呛进喉咙口,咳嗽了起来:“还有姑娘能超过你?”

“山外有山,我可能现在看上去很好,不过我的性格比较外向,会被太多事情吸引,所以未来在专业上未必能够走远。但是,我朋友是一个很专注的人。您知道做科研,专注的人才能出成果。”

吴教授笑着摇头:“这丫头,还懂谦虚了。你要让我跟她父母谈一谈?”

陈玲玲摇头:“不是,我只是怕她的父母会替她改高考志愿。”

郭教授端着碗,拿着勺子坐下,听陈玲玲说:“她的父母认为女孩子就该相夫教子,当然我不否认家庭和睦,男女之间群体上有偏差,所以大部分的女性会以家庭为主。不过,我们还是要尊重个体上的差异。比如让我在家里伺候公婆,伺候男人,对我来说就很为难。她的父母是……”

听完陈玲玲的说法,在座的有一位颇不以为然:“她父母也没什么错,小姑娘做设计这块确实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以后嫁人会很难吧?不能因为现在喜欢,就不考虑她的未来吧?”

郭教授把碗往桌上一放,平时温柔可亲的老太太,脸冷下来,居然变得高不可攀了:“如果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那便不嫁了吧!”

“师母我不是说您,您是知名的化学家是……”

“我和玲玲的看法一样,不反对相夫教子,但是,因为自己追求理想,而担忧找不到人,如果不是跟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何必去让自己委屈一生?你的这个想法,让我觉得,女人脚上的裹脚布虽然去掉了,但是这一根裹脚布驻扎在你的心里。”

陈玲玲抱住郭教授的胳膊:“郭奶奶,我好喜欢你!”

郭教授摸着陈玲玲的脸:“乖!”

那个学生听见师母的言论,一下子恨不能把自己说的话吃进去。

“行了,你们几个先回去,还是把这个课题好好去看看。”

吴教授发话,他的学生离开。

有了郭奶奶的支持,陈玲玲说:“吴爷爷,我知道您认识教委的人,等咱们蕴佳填好志愿,您……”

听着陈玲玲的话,郭奶奶刮她的鼻子:“小淘气,还要狐假虎威?”

“那也是老虎愿意借威势给小狐狸啊!”

从吴教授家里出来,容远才知道了陈玲玲的通盘计划,吴教授是恢复高考的研讨会的专家之一,是江城教委组织的青少年与科学家恳谈会,出席专家之一。这就证明吴教授跟教委的关系非常好。

这丫头的打算是让诸蕴佳交表那一天,跟教委的领导和吴教授一起去江城三中,看看学生,看看他们的高考准备动态。

“他不改,什么都没事,改了,我让他自作自受。”

新学期开学,开学典礼上,陈校长发表了热情洋溢,激情四射的讲话。

他鼓励学生不要放弃,他说:“我给你们讲讲古代科举的故事,从科举出现,古代做官有两种办法,一个靠考试,就是咱们说的考状元,还是一个靠爸爸,那个叫恩荫。可你们知道就是家里老头子做到丞相的,也会逼儿孙考状元,你们知道为啥?”

他看了一眼所有的人:“因为,靠爸爸在官场上被人看不起。现在的高考和顶替是不是很像古代的科考和恩荫?以后单位里,顶替的人,你干着最累的活儿,拿着最低的工资不要抱怨,谁叫你没文化。我就一句话,能考一定要靠,本科、大专,哪怕中专也给我上,本科四年,大专和中专都是两年,你们那时候出来都是二十不到的孩子,比比那些二十七八还在高考的,多有优势……”

陈校长或许有些和稀泥,或许他不够强硬,但是他是真心为孩子们好,还有老翁,也是傻啦吧唧的,这些天天天扑在学校里,逼着大家做题。

高考的分数在文科上差距比较小,理科差距特别大,不会就是不会,很多往届的青年走了门路过来旁听。

除了老师卖力,陈玲玲他们几个也组成了学习小组,帮助学习有困难的同学。甚至后来,老翁抓那些数学真的不行的,陈玲玲把数学可以的组织在一起提高。

看到老翁和陈玲玲这对师徒这么干,秦老师抓了容远和熊海健帮助其他同学补物理,学校安排了晚上晚自习到九点。

这个拼劲儿,让陈玲玲感觉到跟上辈子的那种卷劲儿。

上辈子学习资料一大堆,现在老翁为了点练习资料绞尽脑汁,本来就不多的头发更加掉地厉害了。陈玲玲贡献了自己这么多日子以来做题的笔记本,让他做参考。

陈校长几乎天天留到晚上□□点才走,三五不时的给大家打气。

有这样的校长和这么卖力的老师,陈玲玲就不信了,民航子弟中学,怎么就没能留下?

大家都在认真复习当中,蕴佳每周日都会过来,跟他们一起复习,现在他们家就两个小朋友,李伟峰和熊海健,还有圆圆他们都会过来,圆圆终于决定跟葛慧敏一样考外语,不管是本科还是专科,考上就好。

因为她听说以后招空乘很可能会高中学历就不要了。如果是那样,她就算是顶替进了基地,也可能上不了飞机。知道上飞机很难,不过她还是想要努力一把。她们这帮子小姑娘,谁没个空姐梦。

3月份全国科技大会召开,大领导的一句,科技是生产力,奠定了知识就是力量的方向。

5月10日的那一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春天真的来了。

读书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有人在黑板上写了一句:“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为了应景,陈玲玲拿出西点房里买的面包和容远分,刚刚递给容远,被熊海健和李伟峰他们过来一抢而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斗地主了!”

陈玲玲等他们吃完,把熊海健脑袋按在桌上:“连我的东西都敢抢?”

“大王饶命啊!”熊海健撅着嘴说。

“陈玲玲!”文理分班后,担任理科班班主任的张老师,在门口叫她。

陈玲玲放开熊海健,走出去。

这个女人,陈玲玲认识,不就是诸蕴佳的妈吗?这个男人?

“陈玲玲是吧?我是诸蕴佳的爸爸,你知道蕴佳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