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穿成炮灰原配的女儿 > 第98章 第 98 章
 
是不是觉得这章眼熟?没订阅够一定比例, 那还得再等等哦!  张阿姨笑:“走么就走了,这套房子是民航江城局的,给民航子弟住的呀!你一个百货系统的孩子, 住在这里叫做寄人篱下。”

费雅茹眼泪落出来,要拉开谢美玉的手, 被谢美玉低声喝:“闭嘴。”

陶主任说了一句:“张巧云,你也适可而止。谢美玉, 管好你女儿。”

张阿姨撇撇嘴, 推开费雅茹的房间,叫起来:“哦呦, 美玉啊!你们家真的有钞票哦!三台落地扇?”

陶主任也被一家子有三台落地扇给惊到了,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张阿姨说:“也就是说,他们情愿一台落地扇放在客厅里, 也不给玲玲用, 让玲玲住在被晒得滚烫的阳台上?”

里面一张一米三五的床, 床对过是带镜子的梳妆台, 梳妆台上摆放着绿盖子的雅霜,美人腰玻璃瓶的梳头油,还有一个镜框, 费雅茹穿着白裙子在公园的照片。边上还有一个小方台是充当费雅茹的书桌。

这个房间里家具少了点, 比隔壁要空一点, 再说了, 两个小姑娘, 也用不着隔开太多,总比跟父母睡在一起的好,陶主任问陈玲玲:“那玲玲, 就跟姐姐住一起?”

陈玲玲乖巧地点头,钱主任看着这么多人站在那里,说:“老朱,你和小伙子过来帮忙搬床,老陶和老李老张,帮玲玲搬她的日常用品。其他几个人过来,把小方台和镜台(梳妆台)挪个地方,把这一块让出来。”

钱主任一声令下,大家动起来,一个个走进阳台的水里。

张阿姨抱起席子,钱主任过来扛起床板,其他人过来拆床,陶阿姨过来给陈玲玲搬枕头。

陈玲玲弯腰从床底下拿起一个已经锈掉的铁皮盒子,陶主任看她抱着一个这么脏的铁皮盒子,说:“玲玲,你这个盒子要了干嘛?很脏的呀!”

陈玲玲拿了抹布擦掉了上面的灰,低头笑了笑:“我要的。”

隔壁,大家在搬小方台,小方台,玻璃下压着很多照片,照片里只有三个人的合影,没有见陈玲玲出现过。

小方台上又是麦乳精又是乐口福,还有两个饼干桶,总有不识相的人,手贱打开来一看,里面满满的糖果饼干。

费雅茹看见,尖叫:“不要拿我的东西。”

“建强,是不是怕隔壁房间,玲玲要穿过去到阳台的,所以你家有好吃的都放在这里啊?防玲玲跟防贼似的哦!”朱家伯伯问陈建强。

隔壁的张阿姨说:“建强,你们家订两瓶牛奶,我一直以为你们是给两个小姑娘吃的,这么看来,玲玲是没得吃的喽?就是给谢美玉和费雅茹娘俩的啦?”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的啦?自己亲生的一点点都不放在心上,替别人养小囡养得不要太开心哦!”

“一百样米,养一百样人,总归有傻子,年纪轻的时候给人养小孩,年纪大了干不动活了,死乞白赖地让没有好好养过,也没拿过他钱的亲生小孩给他养老。这种嫑面孔的男人还是不少的。”

“不要瞎讲,不要污蔑我们男同志。一般的男同志还是知道谁是自己生的,谁是别人家的。”有男同志为自己正名了。

陈玲玲把自己的铁皮盒子放在小方台上,费雅茹看见锈迹斑斑的铁皮盒子放在她干干净净的小方台上,都快恶心死她了,她冲过去:“不要把你的垃圾放我桌上。”

铁皮盒子落在地上,上头的盖子崩开,里面是一张张碎裂之后拼接的照片,落在了地上。

陈玲玲跪在地上把照片,一张一张捡起来,这一张是妈妈第一次上飞机和飞机的合影。

黑白照片里,十八岁的庄燕,戴着大盖帽,两条粗长的辫子,穿着空姐的制服,那时候的制服还是裙子,笑得那样温柔灿烂。

这一张是庄燕手里抱着一周岁的原主低头看,满满都是爱意。

还有一张是庄燕儿时跟原主外公庄勇的合照,撕碎的照片上,父亲严肃中透着慈爱,小女孩满眼孺慕。

陈玲玲一大颗眼泪落在照片上,她慌忙拿起衣角把水痕吸掉。

她把照片收进铁皮盒子,抱着铁皮盒子,站起来低头看着小方台的玻璃台面,里面都是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不说话,眼泪吧嗒吧嗒落在小方台的玻璃上。

这种情形,谁看了不动容,谁不想这跟着掉眼泪,陶主任擦着眼泪过来过来抱住陈玲玲:“玲玲,不哭了哦!”

“阿姨!以前妈妈的照片就在这个下面,他们把妈妈的照片撕烂了,要扔掉,我捡回来,我怕有一天会不记得妈妈的样子。”

她的话让在场的人跟着落泪,陈玲玲学着谢美玉,只掉眼泪没鼻涕的哭法,抬头:“爸爸,能不能把妈妈和外公的烈士证和勋章给我?我不要烈属证,那个你们拿着就好。让我留个念想好不好?”

费雅茹气得快疯了:“陈玲玲,你滑稽吗?难道我们活人的照片要跟死人照片放一起?”

谢美玉低声喝:“别胡说。”

听费雅茹这么说,大家都去看台玻璃下,全是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也有一家三口的照片,与陈玲玲无关,笑得幸福灿烂。

陈玲玲含着泪看着陈建强:“爸爸,我只要烈士证和勋章,不要其他。”

陈建强见陈玲玲当众做作,气得扬起手:“你不要作妖!是不是想让所有人看我的笑话,你才开心?”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都愤怒,陈建强的手被钱主任拉住:“陈建强,还有没有良心,庄燕是你老婆。她死了才两三个月你要再婚,你用的理由是孩子缺照顾。最后,你们住着庄燕功劳分的房,靠着她才转成了机务的工作,拿着她留给女儿的津贴,把她的照片撕地干干净净,把她的女儿赶到阳台上。我明天会跟徐书记去汇报。”

陶主任问谢美玉:“玲玲要的烈士证和勋章呢?你们不会也扔了吧?”

谢美玉去隔壁房间里拿了烈士证和勋章过来,陈玲玲接过抱在手里。

“说起烈士证,庄燕死了快八年了,每个月给玲玲的补贴有二十五块吧?八年也有两千四百块了,这个钱应该是玲玲自己的钱吧?玲玲也长大了,不如给玲玲拿着吧?”张阿姨探出头来说,她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是啊!以后玲玲也有一笔嫁妆。”边上的人附和。

两千多在这个年代可是一笔巨款,谢美玉叫起来:“平时玲玲不要吃不要喝的呀?”

“你们家费雅茹没有这笔津贴,吃的喝的穿的都比玲玲好吗?养孩子不是爹妈的责任吗?”

嫁给陈建强,谢美玉好日子就来了,一个月陈建强上交五十多块,还有陈玲玲的二十五块,加上自己工资,一个月一百多。别人家添个电风扇,有了电风扇票,还要想想,要不要买,她一连添了三台。

平时在食品店里,谁不知道她谢美玉二嫁嫁得比头婚都不差?爱人工资上交,买洗烧全包。

谢玉兰重生之后一直认为上辈子存钱是个非常蠢的习惯,毕竟未来这个时候存的这点钱,根本不值一提,这个时候把日子过过好才是真的。

她手里倒是有一笔钱,但是这笔钱是给女儿运作进民航的,怎么可能给陈玲玲?

“谁家小孩子拿这么大一笔钱?张阿姨,你说话也要讲点道理。”谢美玉跟张阿姨说。

“谁家拿着孩子的钱,把孩子扔阳台?”

“笑话了,去看看咱们小区里多少人家住阳台的?”

“那是人家房子紧张一家七八口住一套房,你家才几个人?看你眼睛那么大,都是瞎的呀?来看看我们家,好不好?阳台是这样漏水的吗?”

“……”

两个女人吵吵嚷嚷,钱主任叫了一声:“好了!先安顿好玲玲,让玲玲今天晚上有个地方睡觉。你们脚不湿吗?不要回去换鞋子?”

单人床给铺好了,钱主任到底之前是做大领导的,对着陶主任说:“老陶,我们先商量商量,看看这个事情要怎么向上汇报。”

外头的雨也停了,陶主任和钱主任一起出门,陶主任拉着陈玲玲的手:“玲玲,以后有什么事儿,别自己憋着,记得跟我们说知道吗?”

陈玲玲点头:“我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