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大唐秘影司 > 第一百一十章 行动
 
  “在下肖时,道友如何称呼。”

  肖时打量宁易几眼,眼中露出一抹恭敬之色。

  “明诚。”

  宁易报了名字,待肖时落座后,开口见山地说道:“肖掌柜,我准备采购一大批黄源石,听说贵阁售卖的黄源石,质量不比赵家的差,不知是否为真。”

  “自然不假。”

  肖时闻言眼睛一亮,说道:“不瞒道友,我虽然是地仙宗的外门弟子,但是在宗内还是有一些关系的,能够以最便宜的价格拿到黄源石。”

  “哦。”

  宁易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一边打量观察肖时,一边问道:“价格几何?”

  “每斤白银千两。”

  肖时想了一下,补充道:“如果道友采购金额超过十万两白银,可以再便宜一成。”

  “哈哈,店主欺负我是外地人吗?”

  宁易冷笑一声,放下茶杯,摇了摇头,说道:“我刚从赵家店中来,十万两的货,他们开出的价格是八百两每斤,而且是现货,质量也不见得比贵阁差。”

  “贵客莫要说笑了。”

  肖时闻言,神色不曾有半点改变,沉声说道:“我与赵家并非没有来往,也不怕也道友交个底,阁内售卖的黄源石,也有一部分源自赵家。他给我的成本价,也没有这么便宜。”

  “咦,地仙宗的弟子,与赵家竟有生意往来。”

  宁易眼睛微亮,表面却装出一副吃惊的神色。

  “哈哈,有何不可。”

  肖时神色随意,笑着说道:“鹿山候与地仙宗相互竞争敌视,那是大人物的事情。我一个地仙宗的外门弟子,说白了就是挂个名字而已。他们之间的恩怨,与我何干,只要能挣银子,榕城赵氏想必也是这种想法。”

  “店主倒是看得清楚。”

  宁易笑着点了点头,认同了这个解释。

  大势力间的倾轧,获益的是上层人物,与下层人物何干。所以,肖时有这种心思,倒也正常。

  “既然店家如此敞亮,那便说定了。”

  宁易右手一翻,掏出厚厚一叠银票,沉声说道:“我要一万斤黄源石,这一百万两当作定金,两日后来取货,不知店家能否接得下。”

  “时间是急了点,我库房中没这么多存货。”

  肖时犹豫了一下,一咬牙说道:“道友如此豪气,这单我接了,虽然赚不了几个钱,就全当交个朋友了。”

  “哈哈,等店家好消息。”

  宁易放下银票,站起身告辞离开。

  肖时目送宁易送开后,转身朝着不远处的赵家店铺走去,远远的,宁易瞧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

  …………

  半日后,三人在客栈碰头。

  “说说吧,你们的发现。”

  玄鬼瞥了二人一眼,笑着说道。

  “我先来吧。”

  诡画沉吟一下,说道:“我调查了地灵阁的情况,着重调查了肖时。发现他与赵家的关系,并不像咱们想象中的那般紧张。有意思的是,他与赵家三公子赵岩,竟然还是十分要好的朋友。

  至于肖时在地仙宗的关系,我也查到一些。他是母亲是地仙宗五长老的一个远亲,此人擅长经营,虽然资质一般,硬是靠着这个有关系,从地仙宗中拿到不少实惠。”

  “你呢?”

  玄鬼赞赏地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宁易身上。

  “我接触了肖时。”

  宁易目光扫了两人一眼,说道:“肖时没有隐藏修为,资质也确实一般,结合诡画道友查到的信息来看,此人的修为资质确实没有问题,练气八层。”

  “看来问题出在他的身份上。”

  玄鬼做了总结,上头选择肖时,绝对不是任意选择。

  肖时除了地灵阁的掌柜外,绝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只是他时间紧急,只怕暂时查不到了。

  “会是什么呢?”

  诡画轻笑一声,说道:“地仙宗的暗子?要不要使点手段,弄清楚他的身份。”

  “不用。”

  玄鬼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注意,说道:“肖时身份于我们的任务而言,无关紧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赞同前辈的说法。”

  宁易点头表示同意,说道:“咱们只要保证肖时死在矿井中就行,多做多留痕迹,和我们的任务要求相悖。”

  “你俩真是无趣。”

  诡画哼了一声,似乎比起任务,探寻肖时的身份更让他觉得有趣。

  两人装作没听见,直接无视。

  “我偷偷潜入了矿洞中。”

  两人精神一振,玄鬼笑着说道:“矿山外围防御一般,毕竟,黄源石也不是什么金贵的灵矿。但是,深入矿洞后,我在矿洞最深处,被一座阵法挡住去路。那座封禁阵法极强,布置者修为至少是合道境。如果不是老夫有点手段,只怕触及阵法还不自知。”

  “看来,果真有一口仙井。”

  诡画舔了舔嘴唇,说道:“传闻仙井中的地母源液,可重塑肉身,化为道体,乃是仙躯之下的最强体魄。不知这口仙井,能够产出多少滴地母源液。”

  “这东西便是合道境都争破头,咱们还是息了染指之心吧。”

  玄鬼警告的瞪了诡画了一眼,说道:“好了,既然意见统一,那便说说怎么执行任务吧。”

  玄鬼看向宁易,说道:“你接触过肖时,对他的了解最为直观,说说看,在咱们尽量少干预的情况下,怎么把他引入矿洞。”

  “其实,我已经布好局了。”

  “哦,说来听听。”

  玄鬼一愣,闻言笑了起来。

  宁易也没隐瞒,把趁机采购黄源石的事情说了一遍。

  “很简单的布局。”

  玄鬼听完后,微微颔首,给了一个很中肯的评价。

  “我喜欢这个布局。”

  见玄鬼望过来,诡画说道:“越简单,完成度便越高,出现了变故便越少。如果不是顾及留下线索太多,直接抓了肖时,或许使用迷惑类的法术,把肖时往矿洞深处的大阵上一扔,才是最省时省事的。”

  “简单粗暴。”

  宁易咧了咧嘴,诧异地看了诡画一眼,似乎是他的风格。当初在鹿山侯府,这位为了探得九尾组织的消息,就直接变化成了呼延氏的话事人,参与了分食云州的会议。

  “直接动手,结了太多因果。”

  玄鬼瞪了诡画一眼,说道:“地仙宗出过真仙,底蕴深不可测。如果肖时有隐藏背景,突然死掉,真当他们查不出来。”

  “嘿嘿,我就说说。”

  诡画心虚地笑了笑,世间道术神通太多,此举确实暴露的风险太大。

  “既然都没意见,行动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