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穿书后炮灰女配飒翻天 > 第八十五章 重操旧业(二十三)
 
“啥……啥玩意?”归宁声音有点飘。

春风笑着重复。“恭喜姑娘,贺喜姑娘画本子大卖,一夜之间火爆京都。”

春风昨天一直跟在良心书铺掌柜的身后打下手。

亲眼看着京都百姓挤破了良心书铺的门,就只为买姑娘的一本画本子。

前晚良心书铺掌柜从将军府回去,连夜命人赶制了上千本。

结果画本子一上市,连个白天都没撑过去,就都卖完了。

“赶制了多少本?”归宁没想到画本子的反响会这么好。

春风回道:“共有三千五百本。”

而且这些只能算作已经卖出的。

良心书铺门口挤满了人,

书铺的人这会还在忙着赶制画本子。

“这么多全卖完了?”归宁有些不相信。

她不过才发挥出了自己冰山一角的才能就取得了这样的好成绩。

可想而知,她若尽了全力又将如何。

“姑娘,这是您今日所卖画本子分得的银钱,”

良心书铺掌柜将归宁今日所得利润双手奉上。

“一本书卖二两银子,三千五百本共卖了七千两,而按照姑娘跟我之前所约定的分成算下来,姑娘应得三千五百两。”

“嗯。”归宁接过银子,“干得不错,继续努力。”

“姑娘放心,有小老儿在,定叫姑娘的画本子在京都发扬光大。”

良心书铺掌柜这会子是打心眼里庆幸,自己昨儿个听了编书先生的话。

否则即将到手的财富就这么被推开。

任谁知道真相后都会毁青肠子。

好在他目光放的长远,才没有叫利益迷了眼。

与归宁又说了话,良心书铺掌柜便带着春风离开了。

归宁事后想了想。

觉得自己既然已经决定重操旧业,那么深入这行定必不可少。

于是午间用过饭,便叫了秋菊和冬梅陪同一起出了门。

彼时,良心书铺的门口。

黑压压的一群人影把门口挤得水泄不通。

男女老少,无一不缺。

归宁到的时候。

单她自己,就被队伍挤到了对面街道。

秋菊和冬梅跟在她身后。

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就听身后有人道:“你们听说了吗?落字飘香的书今日只限一千本,且先买先得,过期不候。”

“哎呀!知道知道,这不是正烦着呢吗?从早上都排到下午了,结果还在原地没有动弹,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有幸买到落字飘香的书……”

人群中一阵叹息。

稍作装扮修改的归宁闻言侧头,问身后刚才说话的人。

“落字飘香的书当真那般好看?”

“何止是好看!”

那人没好气的白了归宁一眼道:“你见过京都有谁写的画本子能够远超于她的?”

没有!

京都大大小小的画本子他看了没有一千也有上百。

可画本子里的内容除了才子佳人还有什么?

什么都没有!

而且,最令人感到可愤的是。

那些画本子除了带坏京都风气还能给人带来什么?

哪像落字飘香写的画本子。

那叫一个感人肺腑,酣畅淋漓。

“是吗?这么说你们对她的画本子还是感到认可的?”

“那是当然,”

“那我能否问问,她的画本子到底有哪一点吸引了你们?”

归宁说着扬了扬下巴。“以至于你们白天黑夜的等在这里排队?”

“说的你好像不是因为落字飘香的画本子而来的一样。”

那人上下打量了归宁几眼,忽的别过头,不说话了。

秋菊气急,正要上前找他理论。

归宁拉住她,冲她摇了摇头。

半个时辰后。

归宁还站在原地没有动。

天上太阳火辣辣的。

晒得她头晕眼花,眼看就要晕倒。

却在这时,一只大手从身后接住了她。

“姑娘……”

秋菊和冬梅同时惊呼出声。

归宁晃了晃脑袋,睁眼却看到一张笑若艳阳的脸。

“丑丫头,好久不见。”

“你是谁?”

归宁看着面前忽然出现的人,隐隐觉得有些眼熟。

“这才多久不见,你就把我忘的一干二净?”

夜尘道:“喂喂!丑丫头,你这样可就有些不厚道了啊。”

归宁一把推开他,随即嫌弃的伸手拍了拍身上的褶皱。

“哪来的登徒子,不认识就别乱认亲戚,本姑奶奶可不是你能惹的起的?”

“哦?”

“看什么看?再看本姑奶奶把你眼睛挖了。”

归宁没忍住冲对方吼了一嗓子。

登时把周围看戏的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是吗?”夜尘挑衅的看了归宁一眼。

归宁登时气不打一处来。“不信你再动下手试试?”

“嗯。”夜尘眉头轻挑。“我便是动手了你又能将我如何?”

还能如何!

打死一个少一个!

归宁拿眼瞪着夜尘。

终于想起来自己是在哪看到过那张脸。

“沧冥国六皇子。”归宁咬牙。

夜尘笑眯眯的看着她。“看来丑丫头也没把我忘的彻底。”

“呵呵……”

归宁冷笑。“我倒是想忘,关键六皇子的脸实在普遍的紧,满大街小巷,就跟串了脸似的,见一个像一个,想忘也忘不了。”

“是吗?”夜尘若有所思。“这么说来,丑的人还是我咯?”

“哼!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归宁顺势接过夜尘的话头。

“我告诉你,本姑奶奶可是有上万身家的人。所以,你以后若见着我,最好能避则避。”

说完就要走。

周围忽然爆发出一阵闷笑声。

归宁青黑着脸。

夜尘拉住她。“这才刚见面就要走,丑丫头难道就不想我叙叙旧?”

“我们很熟吗?还叙旧?”归宁一把甩开夜尘,示意秋菊和冬梅跟上自己的步子。

秋菊和冬梅赶紧跟上。

夜尘穷追不舍。“喂喂!丑丫头,刚见面你就如此对我,你这样可不厚道啊。”

“说得好像我跟你有多熟似的。”

归宁头也不回。

没几步就消失在了夜尘的视野。

夜尘身后的护卫追上来。“殿下,我们还追吗?”

“追什么追,人都出来了,难道本皇子还怕她一辈子把自己关在将军府的府门里?”

南浔那人他最是了解。

凡是他愿意放手的人,他就不怕自己等不到。

“殿下。”护卫看着夜尘犹豫道:“您该不会真的对刚才那个丑八……丑姑娘动心了罢?”

夜尘顿住步子,回头看他。“如何说来。”

护卫后退一步,低头道:“属下只是觉得那丑姑娘实在配不上殿下,殿下又何必……”

“谁说本皇子喜欢她的。”

夜尘道:“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无趣的皮囊千篇一律。”

“我们来京都除了请玄月赴宴,你可知还为什么?”

“属下不知。”

“蠢货,当然是寻找那万里挑一啊。”

他生于富贵,长于权谋,要什么东西不是唾手可得?!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些在他人看来唾手可得的东西,他却是一点也不向往。

相反。

他倒更喜欢那种具有挑战性的人和事。

归宁是长的丑了点不错,

但好在她有趣啊。

“属下明白了。”

护卫觉得自家六皇子殿下很可能犯了与玄月战神将军一样的错误,

也就没有再接着这个话题聊下去。

“那殿下,我们现在还需不需要排队?”护卫问夜尘。

夜尘看着他。“排队跟同人说话,有区别吗?”

难道没区别吗?

护卫怀疑的看了眼夜尘。

夜尘道:“我去里头看看,你先排着。”

良心书铺人满为患,

夜尘才刚走到书铺门口,就被人给挤了出来。

“呦,六皇子殿下也来了?”

归宁忽然出现,把夜尘从里边推了出来。

夜尘看着她,“喂,丑丫头,你这是做什么?”

明明都是买书看书的,为什么要区别对待。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排队啊。”

良心书铺掌柜私下里为了拉拢归宁,早就将书铺一半股份转到了归宁的帐上。

所以,现在的归宁,

除了是南浔的救命恩人,

且还有了另一个新的身份。

良心书铺的副掌柜。

“那他们呢?”夜尘不服。

归宁道:“他们是我玄月百姓,你是吗?”

夜尘摇头,

归宁又问。“他们过来排队,是为了看画本子,那你呢?”

“我当然也是为了看画本子啊。”

他之前在茶楼听了画本子里的一小段故事,

觉得很有趣,便领着护卫寻来了良心书铺。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会在这里和归宁撞上。

“切,鬼才相信你说的话。”

沧冥国六皇子,要什么稀世珍宝没有,又怎会看得上路边摊上的一本破书。

更何况这破书里的内容还是她东扯一句西扯一句胡扯来的。

但凡肚子里有点墨水的人根本就看不上好吧。

“不信随你。”

夜尘绕过归宁打算继续往里走。

归宁拦下他。“良心书铺的门小,容不下六皇子这尊大佛。”

“什么意思?”

夜尘舒展的眉头终于皱成了一团。

他瞬也不瞬的看着归宁,面上神情显有不悦。

“意思是这里不欢迎你。”归宁有话直说,一点也不拐弯抹角。

夜尘被她气的心里头火气直冒。“若我今日非要进去呢?!你又当如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