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太子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 > 第77章 七十七
 
凤舆停在胡国公府, 百姓看着皇后登上凤舆,凤冠凤袍,华丽至极。

仪仗绵延, 穿过了金陵城,走过御街, 进入宫门, 在正殿停下。

萧宴站在紫宸殿门口, 眼含微笑, 瞧着秦绾宁在宫人的扶持下, 慢慢走来。

青年俊朗神姿,面若冠玉, 今日尤为喜庆,朝臣也注意到了皇帝今日有很大的不同。

他们在下面议论着,汉王也勾起了唇角,楚王眼底一片青色, 似乎许久没有睡觉。兄弟两人站在一起,汉王同楚王说道:“陛下总算抱得美人归了。”

楚王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秦绾宁可狠着呢。

在众人的目视下, 秦绾宁终于走到了年轻帝王面前,帝王朝着她伸出手。

秦绾宁没有接受他的好意, 故意当作没有看见, 自己踏上最后一阶台阶,站在了萧宴身侧。

下面朝臣跪地朝贺, 声音久久不歇。

接着, 萧宴亲自册封皇后,礼部高声读着优美的赞扬词。

结束后,帝后一道去中宫长春殿。

凤舆停在了中宫外, 秦绾宁打量眼前巍峨的殿宇,进出多次,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里为家。

萧宴见她不动,下意识看向她,“怎么了?”

“陛下,这里是我的寝殿吗”秦绾宁轻声询问,声音带着不自信。

萧宴笑了,“对,是你的寝殿。”

秦绾宁转眸看向帝王,隔着凤冠上的珠帘隐约瞧见了萧宴的笑容,“在这里,是不是以我为尊?”

萧宴没有多想,颔首道:“自然。”

“好,那请陛下回紫宸殿,这里不欢迎陛下。”秦绾宁轻笑道。

“秦绾宁,朕今日大婚。”萧宴明白过来方才一番话的是意思了,秦绾宁就是挖坑给他跳,故意看他出丑。

秦绾宁依旧浅笑,温柔体贴,“臣妾今日不适,烦请陛下回宫,明日还要祭拜先祖。”

萧宴体会了憋屈的感觉,自己要娶的,这个时候翻脸也不行,他忍了忍,道:“喝完合卺酒,朕会走。”

帝后一道走进长春宫,宫娥捧上合卺酒,秦绾宁想都没想就先饮,萧宴伸出去的手顿住,再度忍了,扬首将酒喝完,转身就走。

秦绾宁这才觉得舒服不少,秋潭在这时走进来,担忧道:“姑娘,陛下怎么走了?”

“我身子不适,陛下就先回宫处置政事,你服侍我更衣。”秦绾宁坐在铜镜前,不敢低头,脖子也被压得酸疼,不等秋潭动手就先摘了凤冠。

秋潭忙伸手接过秦绾宁手中的凤冠,嘴里不忘担忧道:“奴婢听说了宫里的人都以陛下宠爱为主,今日是您大婚,他走了,旁人会欺负您的。”

“旁人?太后不在宫里,还有谁能来欺负我?”秦绾宁坐得笔直,腰骨都感觉一阵酸软,吩咐秋潭:“去备水,明日还有事情做呢。”

大周朝的规矩随了前朝,目前尚无改动,她知晓些规矩,明日要参拜先祖,这样立后才算完成。

浴室就在偏殿,秦绾宁脱下凤袍,走进水里,欺霜赛雪的肌肤在花瓣的映衬下显得尤为粉嫩。

秋潭伺候秦绾宁沐浴,不让旁人接手。

“姑娘真的不担心陛下会不高兴吗?”秋潭拿起皂荚给秦绾宁清洗长发,手心里的长发乌黑明亮,洗过散着清新的香气。

秦绾宁阖上眼睛,怡然自得,“他生气又会怎么样。”

秋潭顿住,看向秦绾宁,猜测道:“男人生女人气,一般都会找其他女人的。”

“其他女人?”秦绾宁檀口微抿,想了想宫里,问秋潭:“宫里还有其他女人吗?”

“虽说是没有,可陛下的紫宸殿内还有不少美丽的宫娥,陛下若是想要,也不是不可以的。”秋潭说道,自己以前听过不少婢女在主人家上工的时候就被主人收了房成为小妾。

陛下拥有四方,不缺银子养妾室的。

“你提醒我了。”秦绾宁若有所思道,明日将陛下殿内伺候的宫娥换一拨。

换些美貌的。

沐浴后,天色尚早,秦绾宁在庭院里走了走,让人将中宫的布局图拿来,自己先熟悉一番,等明日有了力气再去实地看看。

秋冬的白日短,天色早早就黑了,秦绾宁等天黑就上榻安寝。

“皇后现在就睡了?”萧宴有些不相信,现在不过是用晚膳的时间,秦绾宁的作息不会这么早的。

打探的内侍笃定道:“睡下了,皇后娘娘似乎很疲惫。”

萧宴摆摆手,这才让内侍退下去,高铭站在一侧听着,询问道:“今日皇后娘娘身子不适,陛下明日让太医去诊脉,调养调养也好。”

“调养?”萧宴顿住,想起之前在东宫的时候确实养过一阵,太医说绾绾忧思过重,长此以往对身子不好。

如今,绾绾应该没有什么可烦恼的,萧宴立即应允,“明日你亲自去。”

高铭笑了,“臣记住了。”

翌日清晨,萧宴起得很早,天色未亮就巴巴地去中宫,秦绾宁也醒了,正准备用早膳,两人时间似乎掐得很准。

秋潭让人多准备一副碗筷,等陛下落座后,领着宫人退了出去。

秦绾宁一人吃着,宫里的早膳品类多,一样吃一口也足以。

一人吃着,一人看着。

萧宴见她吃得津津有味,自己也端起参粥喝了一口,感觉很香,很快,一碗见底了。

“绾绾,昨夜睡的可好?”他看向秦绾宁,语气柔和不少。

萧宴开口打破寂静,清晨多了一股温馨,秦绾宁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氛,吃在嘴里的粥也变了味道。

“昨日尚可,陛下睡得可好?”秦绾宁敷衍道。

萧宴将粥碗放下,夹了个肉饼给她,“朕昨夜睡得不好,知你爱吃这个,朕让御膳房多备了。”

秦绾宁不拒绝,接过就吃了,她和萧宴在一起没什么寝不言食不语的规矩,舒心即可。萧宴睡得不好,也与她没有什么关系。

两人用过早膳,龙舆备好,帝后同行去宗庙。

宗庙里不仅有先帝,还是萧宴的祖父。先帝进入金陵城后就追封自己的父亲,宗庙里算是有两位皇帝。

秦绾宁不喜先帝,但嫁给萧宴还是要参拜,她拜得诚心不足罢了。

从宗庙出来都已是午时,回宫后萧宴匆匆去紫宸殿见朝臣,而秦绾宁悠哉悠哉地回宫午睡。

一觉睡至黄昏,秋潭捧着皇帝赏赐的珍品进来,“娘娘,您看。”

秦绾宁看了一眼夜明珠,旋即又躺了下来,困乏的感觉渐渐消失了,留下的只有无力。

秋潭服侍她起榻梳妆,更衣后天色都黑了。

秦绾宁还没离开铜镜,内侍高喊陛下到了,秋潭面露喜色,秦绾宁却道:“告诉陛下,长春殿今日不宜待客。”

“这是哪门子规矩?”秋潭也怔住了,陛下来了是好事,娘娘怎地将人往外推。

秦绾宁不管,“传我的话就是了。”

秋潭慢慢吞吞地出去了,说话的时候都不敢看陛下,嘴里好不容易将话念叨完了就见陛下甩袖离开。

她立即慌了,走回内殿告诉秦绾宁,“娘娘,陛下生气走了。”

“嗯,备晚膳。”秦绾宁平静道。

今后这样的日子还多呢,今日才是开始罢了。

帝后大婚三日后恢复上朝,皇帝一脸冷清地坐在龙位上,朝臣都不敢大声说话。

汉王也是纳闷,成亲是多美好的事情,按理来说,现在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陛下怎地不高兴。

楚王告诉汉王,“皇后娘娘心如蛇蝎,怕是陛下后悔了。”

汉王瞪他一眼,“你的事情是凌王办的,你有本事去找凌王,欺负姑娘算什么。”

“皇后娘娘就干净了?”楚王依旧觉得皇后心思狠毒。

汉王不同他理论了,无头苍蝇乱咬人。

萧宴下朝后径直去了长春殿,捉住了刚要出宫的秦绾宁,两人的车辇恰好相遇。

萧宴先下车,“皇后去何处?”

秦绾宁坐在车上朝着他倾了倾身子,眼梢微挑,带着几分风情,“臣妾去紫宸殿。”

“当真?”萧宴陡然消气了,抬脚上了皇后的车辇。秦绾宁体贴地朝一侧挪去,将大半的位置让出来。

“皇后避朕如蛇蝎,是为何?”萧宴一眼就明白秦绾宁的心思,人在眼前,却摸不到,秦绾宁的心思真狠。

秦绾宁穿着一身海棠对襟裙衫,脖子上多了一枚玛瑙的坠子,比起往日多了几分雍容华贵。

“陛下不知还是装呢?”秦绾宁轻笑,唇角讥讽。

萧宴不知怎地突然就无法生气了,成亲前就知这种局面,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闯进来。

“朕不后悔。”

秦绾宁笑容温柔,“臣妾也不后悔,不过将来陛下会后悔的。”

“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皇后去紫宸殿做什么?”萧宴感觉出几分微妙,秦绾宁绝对是不会去看他的。

多半是不干好事。

“无甚大事,臣妾想给陛下换些懂事的宫娥。”秦绾宁眉梢微扬。

萧宴皱眉,“你吃醋了?紫宸殿内的宫娥并非美貌。”

“陛下想多了,臣妾想给您换些美貌的宫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