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太子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 > 第85章 八十五
 
冬风乍起, 寒入骨髓。

皇后回宫后就再没有出宫,她没有再提,皇帝也没有让她去处理宫务, 反去梦民间搜罗不少小玩意来给她解闷。

皇后不管事,群臣自觉看清风向, 纷纷奏请皇帝纳妃。皇帝一哂置之, 不予理会。

过了年到二月里, 皇帝去京郊巡视春耕, 皇后没有同行, 长公主一道去了。

回来的时候,皇帝身侧多了一个女子。

皇后知晓后愣了一下, 宫人还悄悄送上一副画像,是一貌美的女子,身形曼妙。

秋潭端了盏热茶放在皇后身侧的几案上,看了一眼画像, 心里嘀咕一句,果然男人都是不可靠的。在道观的时候低声下气, 回到宫里就想着其他女人。

呸……她不服气, 皇后却在好整以暇地观赏着画中美人,“这里停好看的, 琼鼻粉腮, 我见犹怜。”

秋潭要晕过去了,“这个时候了, 您怎地还在夸赞她。”

“实话罢了, 将本宫凤印送去紫宸殿,陛下知晓该怎么做。”秦绾宁大方道,纳妃罢了, 她大度着呢。皇后下旨,皇帝也有颜面。

秋潭不高兴,嘀嘀咕咕一番后,不情不愿地将凤印送去紫宸殿。

周卫瞧见凤印再度回到陛下手中,他眼皮子就跳动了几下,“陛下,这是不是菜场卖不掉的大白菜,硬塞也是不成。”

“闭嘴!”萧宴怒喝,浑身上下只剩下一股狠厉的肃杀之气,目光骤然凝在凤印上。

周卫缩了缩脑袋,无奈道:“臣说是的实话罢了,有几个娘娘两送凤印的,说是不想要凤印,臣觉得还是不想见陛下。”

秦绾宁是他见过最难缠又通透的女人,懂事却让人头疼。这么紧要的时候,朝着陛下撒娇,事情也就过去了,偏偏让出凤印。

往后该怎么办?难不成每回都送凤印?

萧宴头疼欲裂,自己先委屈上:“朕压根就没带回什么女人。”

周卫哂笑,“可皇后认为您要纳妃。”

萧宴睨着他:“三日的时间,不然滚出长安城。”

周卫笑笑不语,他就知晓最后他来背锅。

春意凉凉,殿内门窗都关上,暖意熏人。秦绾宁坐在榻侧绣着凤凰。她的绣艺本就不好,偏死心眼选着凤凰来绣。秋潭劝了几次未果,她绣得眼睛发酸。

萧宴入殿来,屏退宫人,自己悄悄走过去,观赏皇后刺绣。

秦绾宁着一身家常裙裳,眼睛凝于绣面上,细细插针,萧宴一眼就看到是凤凰。她专注,未曾发现有人来了,色彩艳丽,她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凤凰。

不知站了多久,秦绾宁手中的针线没有了,她去穿针,目光略过一抹衣袂,“陛下来了。”

萧宴只一心一意地专注着美色,轻轻应了一声,“皇后的绣艺好了很多。”以前绣山鸡偏说是凤凰。

秦绾宁装作他在看着自己的凤凰,随口问道:“陛下怎地来了。”

“来送皇后的凤印。”萧宴穿着玄黑色的龙袍,威仪万千,他走过去,直接在皇后身侧坐下,低声说道:“朕没有带女子回来。”

秦绾宁敛眸,“那倒有些可惜了。”

萧宴眸色冷了下来,“皇后太大度了。”

“陛下所爱,也是臣妾所爱,自然要大度些,既然用完了,臣妾就让人收起来。”秦绾宁站起身。

萧宴听出来意味,“用什么?”

“陛下喜欢,臣妾自该忙碌,为您选妃。”秦绾宁语气公正,却透着些生疏。

萧宴抓住这抹生疏,眼底当即浮现笑意:“你生气了。”

秦绾宁站定,目光略过他的眉眼,冷笑道:“为何生气?”

萧宴不会傻到去辩解,抓住她的手。秦绾宁一动不动,萧宴也站起身,与她靠得极近,手落在她的眉眼上,细细摩挲,柔软如棉的力道让他感受到了许久前的温馨,“你不生气,朕也没有其他女人,那是个俊秀的少年郎,涉及卖地一案,朕带了回来。”

他看着秦绾宁娴雅的面容,心中暖了很多。

秦绾宁抬首望着他:“萧宴,你若认我,那便一生只我一人,我从不逼迫你的。”

萧宴凝着她未开的檀口,他与绾绾之间,此生都不会有第三人插足。

可他说的话,绾绾不会信。就如今日这般,先慌乱的便是他了。

萧宴轻笑,“认你,只一人。”

秦绾宁是信萧宴的话,这么多年来,萧宴身旁的女人只她一人。

她沉默不语,仿若对萧宴的诚心一无所觉,萧宴仔细斟酌,察觉出她的不安,连忙道:“你来去自由,朕会给你兵。”

“陛下有心。”秦绾宁一笑。不再言语。

萧宴心性沉稳,让她这一笑,逐渐不安,总觉得自己被她弄得神经错乱,但他又不想失去她

世人皆以为他对皇后不喜,认为他手段强硬,殊不知当年他求过老胡国公,未曾得到允许,反而听到她要另嫁的消息。

他这才恨了。

如今,绾绾是他的,他必然会珍视。

秦绾宁回过身,重新拿起自己的绣面,心无旁骛般绣了起来,萧宴却看着她入神。

春日初显,绿意浅淡,她坐在窗下,像是融入了光景中,娴雅美貌。

良久后,萧宴主动踏出一步,坐在她的身侧,指着她的绣面,“这里颜色不好,可有相近的颜色改一下,不能盖去凤头的光彩。”

秦绾宁认真听进去了,将原来绣的几针拆散,重新换了线。

针刺过绣面的时候,萧宴笑着伸出手腕来,按住她的手,指腹轻轻摩挲她的手背,“皇后,朕想与你共白首。”

秦绾宁轻笑,拍开他的手,“别耽误我的时间。”

萧宴扣住她的,俯身,轻轻一吻,落在她的眉眼上,好似回到了多年前,唇下的姑娘犹如当年,青春不改,姿色正美。

秦绾宁屏住呼吸,扬首,望见萧宴眼中的肃然,唇角微扬,“萧宴,你若先走,我会继续做太后。”

萧宴愕然,却道:“你若先走,朕必去寻你。”

秦绾宁释怀了,笑意涌上眉眼,伸手环住萧宴的腰肢,贴着他。

春风正浓,漏入窗内,扬起三千发丝,缠绕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  错字明天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