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太子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 > 猪队友
 
楚王说了一句话,其他打扮精致的伶人都跟着变了脸色,她们当中随便一人都比盘玉强了不知多少。她们不服气,楚王温润,教她们一时不平,胆子也大了不少,开口就想质疑。

“殿下,盘玉她……”

“盘玉箜篌弹得极为好听。”教坊司使急忙堵住那些小蹄子的嘴,将人群里的盘玉拉了出来。

秦绾宁被拖得踉跄两步,手腕生疼,瞧着摸不透心思的楚王,她没有拒绝,笑了笑,举荐一人:“玉笙的琴也是不错,弹箜篌也有天赋。”

静心打扮的玉笙恍然一惊,登时就面露喜色,朝前走了两步,“玉笙见过楚王殿下。”

玉笙妆容很美,领口微开,腰肢纤细,是个美人,楚王觉得她很得体,多了一名琴师而已,府里还是可以养得活,他点点头:“一并过去。”

玉笙大喜,“谢殿下、谢殿下。”

谢完以后还不忘看了一眼举荐她的盘玉,粗颜淡色,不及她十分之一。

楚王选好之后,又挑了几名舞姬,约定好时辰,让她们赶紧去准备行囊,即刻出宫。

出宫两字震破秦绾宁的耳膜,她可以出去了?

狠心掐了一把自己,很疼,不是梦。

教坊司使很满意,亲自陪着盘玉回去收拾行囊,“你作何要扮丑?”

秦绾宁拿话骗她:“我想在宫里多待些时日。”

“呦……”教坊司使惊讶一声,趁着左右无人,故意与她亲近一番,“宫里的两位主子都不爱歌舞,你是见不到的,倒是这位楚王,满腹诗书,琴棋书画都在行,你若成了他的红颜知己可比留在宫里强。”

她在宫里待了多年,前朝皇帝贪恋美色,她手下的伶人有几人成为皇帝的妃妾。盘玉若身在前朝,肯定会入皇帝的眼睛里。

可现在是新朝,陛下不爱女色,这些娘娘们都是跟着他一路苦过来的,就连太子殿下,也是一样的清心寡欲。

女儿家不能走冤枉路,不如跟了楚王离开。

“您的教导,盘玉记住了。”秦绾宁瓮声瓮气道谢。

教坊司使又提点几句,又教她别忘了自己。

一个时辰后,两名琴师三名舞姬随同楚王殿下离宫。

宫人离开宫廷需要有证明,内侍去办理,办到一半就赶了回来。

“殿下,那边说这个盘玉不能出去,她入宫的档案还没有办全。”

楚王不耐烦,“没有办全就不办了,本王要一个人还需要他们推三阻四?”

内侍不敢回嘴,擦了擦头顶的汗水,小声解释:“最近半月来太子查得尤为严格,一只苍蝇都不能飞出去。那些人拜高踩低,您也是晓得的,不如您留下盘玉?”

“本王要的人半道留下,你当本王的颜面是纸糊的?”楚王脸色不好看,阴云密布。

“他们要给太子交代。”内侍讷讷回话,他也为难,整个宫廷都在太子的手中,禁军与宫防是太子的,他们下面的人能说什么呢?

认真办事,谨遵太子命令,其他的吩咐自然就往后挪一挪。

楚王在人前都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今日略有失态后又敛住怒色,心中陡然有了一计,“本王去找陛下,你再去催催。”

太子封锁宫廷本就是大事,朝臣虽有怨言,碍于陛下没有发话就装作了哑巴,他不信,他捅到陛下跟前,太子还会这么嚣张。

马车在宫门口停了下来,楚王折转回紫宸殿。

车内的玉笙开始害怕起来,数度掀起车帘,眼看着楚王离开,她心里就慌了,唤了内侍来问。

她掀开车帘喊人,奈何没有人搭理她。

秦绾宁也疑惑,不知哪里出了问题,自己不能出面就给玉笙开解:“你拿银子作打赏,他们就会过来。”

“那、你怎么不去。”玉笙捏着自己的荷包,宫里存活不易,处处都要银子,去了人生地不熟的楚王府,更会缺银子,她是不会浪费银子给这些内侍。

她的心思简单又明显,秦绾宁装作不知道,从手腕上扯下玉手镯递给她:“你去不去?”

“你这……”玉笙眼前一亮,接过手镯,这是她见过最好的玉,完美剔透,“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一出手就给这么贵重,是不是没出过门?”

“重金之下才有勇士。”

玉笙犹豫,这又不是她的手镯,她担心什么,“那我去试试。”

秦绾宁点点头,玉笙拿着手镯下车,走到看管他们的内侍跟前将手镯亮了出来。

内侍们见过好东西,一见碧玉就动了心思,其中一人胆子最大,将手镯直接抢了过来,一面道:“有个叫盘玉的姑娘,入宫档案没有办好,这么快又要出宫,那边就让等等,楚王不高兴,就不知去了哪里。”

玉笙皱眉,原来是因为盘玉,暗自骂了两句。面前三四名内侍挤在了一起,说起玉手镯的成色,“这么好的东西像是贵人的,会不会是偷来的?”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怎么可能会是偷的。”

“这是贡品……”

玉笙没有听到议论声,疾步跑回车内,她有分寸,没有盘玉,她就去不了楚王府。所以上车后,她并没有甩脸子,据实说了出来,担忧道:“殿下会不会将我们打发回去。”

秦绾宁倚靠着车板,脸色微白,在昏暗的光线显得尤为柔弱,“不会。”

楚王是太子的弟弟,也是太子最大的敌人,两人看似悬殊很大,但楚王这个人最会笼络人心。

这里明显是下面的人仗着太子的权势故意为难他,芝麻大的小事看似不明显,但是他绝对有能力闹大。

她不是之前普通的士族少女,两年来得空的时候揣摩过这些人的心思,如今的她可不认为兄友弟恭。

玉笙怕得不行,“你为何这么笃定?”

“感觉吧。”秦绾宁随口答道。

玉笙不信她,嘴上没有说什么话,捏着帕子静静候着。

车里寂静,车外喧闹,或是因为妒忌,有内侍将玉笙告到了上面。

玉手镯层层递交,最后到了皇后的手中,恰好明华在侧,她接过手镯看了一眼,“这不像是俗物。”

镯子置于阳光下,毫无杂质,莹润通透。

“前陈后妃有不少宝贝都被人抢了,或许这就是其中一件。”皇后没有心思,近日忙碌太子的事情,太子封锁各处宫门,下面的人叫苦连天,就连她这里办事效率都慢了一大截。

明华握着镯子,久久不语,皇后在耳畔说着东宫正殿摆设家具的事情,下面送来一张图案,大周立朝不久,许多事情都是按照前陈的规矩来。太子大婚也是一样,仿照前陈的太子寝殿。

明华听了会儿,就带着人出门去见见那个姑娘。

因为她知晓绾绾丢了,太子在疯狂得在找。

有一丝怀疑,她都想去试试。

明华公主带着人朝着北边的宫门走去,一炷香后消息传到了太子处。

宫门口的马车等了几个时辰,车内的人急得浑身冒汗,玉笙越等越心焦,恨不得将碍事的盘玉推下马车。

没有盘玉,她们这个时候都已经入了楚王府的大门了。

秦绾宁面色如旧,娇娇柔柔,气定神闲,玉笙看不见她袖口下的双手早就缠在了一起,她也害怕。

本想利用楚王这层关系出宫,没想到太子的势力会这么大。

“殿下……”

车外想起起伏的行礼声,秦绾宁心口一震,哪位殿下?

车门被人掀开,是一内侍,“明华公主殿下到了,还坐着呢。”

玉笙吓得面目失色,提着裙摆就跑下去了,秦绾宁又惊又喜,这是阿嫂来了。

她跟着玉笙下车,按照内侍的吩咐下车跪在一边,抬起眼帘,面前多了一双绣鞋,接着是碧蓝色的裙摆。

裙摆用金丝钩织着牡丹花,栩栩如生,行走间更如花瓣盛开。

秦绾宁紧张,当众不敢去告诉阿嫂自己的身份,她磨蹭了须臾,裙摆更近了,“抬起头来。”

明华瞧着地上跪着的人,玉笙言明玉手镯是她的。

“殿下让抬头就赶紧抬。”一名内侍声音尖锐,撸起袖口就要强行过来掰起秦绾宁的脸。

“殿下息怒。”秦绾宁急忙出声,仰面见阿嫂。

明华两年未见小姑子,身形变了,女儿家到了年岁就会发育,这两年内秦绾宁出落得愈发水灵,身子也好看娇美。

明华没有认出来,听到声音后才觉得熟悉,面前的小姑娘肤色暗黄,眉毛又粗,糟蹋了一身好衣裳。

她细细打量一番,小姑娘伸手扯了扯她的袖口。

没有人看见她们私密的举止,就这么一个举动,明华认出了眼前人,眼前发亮,又及时稳住自己,道:“皇后说你的手镯来路不明,随我去中宫一趟。”

众人没有怀疑,一侧的玉笙更是长吐一口气,幸好不是她,也万幸盘玉被带走了,这么一来,她们就能离开了。

都长出一口气时,远处传来马蹄声,明华眯眼,惊得倒退两步。

太子来了。

萧宴疾步近前,一眼就瞧到了熟悉的人影,当即翻身下马走近,“阿姐在做什么?”

秦绾宁垂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阿嫂刚来,太子就怎么过来了。

没想通透,萧宴的气息就靠了过来,熟悉疏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