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陛下又被天谴了(穿书) > 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隔天便是一年一度的冬日大祭,隆重繁琐的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才算结束,云舞浑身上下穿戴着快十斤重的风冠吉服,累的不轻,一进自己宫门就开始摘凤冠了,有个小宫女近前来禀告说,杜鹃在殿内等候许久了,有太后口谕要传。

找上门正好,云舞当即吩咐:“去,让她出来说话,就说人少的地方不安全,还是大庭广众之下比较好”

话音刚落,杜鹃已经从殿内出来了,躬身行礼:“皇后娘娘万安,太后命奴婢前来传旨”

云舞把风冠递给杨嬷嬷,指指周围十几个宫女太监:“正好说到这儿,你过来吧,咱们就在这人群里说话,不然万一再出什么事本宫可受不起”

杜鹃脸上的不自然转瞬即逝,快步从台阶上下来,又行礼一次:“皇后娘娘说什么,奴婢自然是要听的”

云舞掐腰一站,身子后仰:“行,那你先跪着回话”

杜鹃呆了一下后道:“按理说皇后娘娘的话,奴婢不敢不听,但是现在要传太后口谕,恐怕不大方便”

云舞斜她一眼:“那你先传吧,传完再跪”

杜鹃一脸恭维的笑:“太后她老人家想要一件佛家物件随身带着,能消灾避难的,所以想让陛下给手抄一份孝经,并在佛前供奉,焚香念经七七四十九日,算算时间差不多正巧到过年,那时候拿给她就好了”

云舞放下手臂,眨眨眼:“太后想让陛下做的事,为何要给我传旨?”

杜鹃道:“太后也不好直接跟陛下要,您如今是皇后了,陛下又那么敬重您,这不就是您一句话的事吗”

云舞:“那本宫明白了”

杜鹃:“那奴婢就告退了”

云舞:“慢着”

杜鹃转过头:“皇后娘娘还有什么吩咐”

云舞道:“你不觉得还有别的事情需要跟我交代一下么,跪着回话”

杜鹃犹豫了一下还是跪了:“奴婢实在不知,还请娘娘明示!”

云舞趁她没有防备,一拳锤到她右下腹。看她痛苦的弯腰撑地,她才说:“就是想问问你伤好的怎么样了”

杜鹃迅速跪直身:“娘娘说笑了,奴婢并未受伤,只是娘娘您的手劲儿太大了,现在娘娘您可出够了气?”

云舞:“没有,以后我会常常出气的,你一定要随叫随到哦”

杜鹃一笑:“娘娘说笑了,奴婢告退”

还真是滴水不漏,看你能装多久。

这几天,宗焰每天晚间都到这儿来吃饭,吃完他就又回他的乾清宫去睡觉。

到了晚上,宗焰按时来吃饭,云舞殷勤的帮他盛饭:“多吃点哈,看你最近瘦了都”

宗焰云淡风轻的接过:“可是有事?”

这么明显?

云舞赶紧乖乖坐好:“没有,没有,每次都是你给我盛,我这是投桃报李”

宗焰拿起筷子去夹菜:“没有就好”

云舞张了张嘴,又闭上:“吃吧,多吃点”

她不断的看他一眼,又一眼。

宗焰索性把筷子放下:“你到底有何事?不说我也吃不下了”

“没有”云舞忽然转过头,“哎,你怎么不施主贫僧的了”

宗焰:“我已破戒,再守无意义”

云舞:“那不对呀,我看你在其他人面前还是贫僧贫僧的呢”

宗焰吸了口气,郑重的说:“你与他们毕竟不同”

云舞:“哪里不同?”

宗焰:“他们都是人精,世故圆滑,城府极深,恐怕对一个能够如此迅速抛弃信仰的人,不会有什么信任的,可你不一样?”

“我怎么了呢?说说看”云舞给他夹了块肉放在碗里,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宗焰:“轻信,愚笨,有时聪慧带刺,但多数时候迷迷糊糊的,随时有可能被拐走”

说完一低头,饭碗已经被拿走了。

云舞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吃啊,怎么不吃了”

宗焰看看面前空空如也:“我的碗——”

云舞很关心的样子:“哦,吃饱了,那我不就勉强了,回去吧”

宗焰哭笑不得:“我尚未——”

“怎么会呢,都吃了两口了,肯定已经饱了,走吧,早点睡,明天还早朝呢”

“我不用上朝啊”

云舞惊讶不已:“那怎么可能,你一个皇帝,不上朝不是不务正业么”

她拿跟筷子捅着他手臂,他不得不站起,被推着往外走:“你可是生气了”

云舞温柔的笑着:“没有,我得准备休息了,不然不清醒会被拐走的哦”

宗焰刚跨出门槛,身后就‘咣’的一声关上了门。

宗焰啼笑皆非,敲了敲门,没人理会,只得回宫了。

云舞气愤的来回走,自己如此全心全意帮助他,居然是因为傻!

可是想到太后的命令,她的气一下子就泄了,还有事做呢,四十九天就意味着明天就得摆到香案上去,不然日子就不够了。

杨嬷嬷正好拿着找来的孝经进来交给她,云舞摸了摸快一寸厚的书,叹口气:“把咱们宫里会写字的都叫来”

杨嬷嬷:“好”

找来有五六个,一人分一部分,开始抄。

杨嬷嬷看着她们的笔迹,从小动物乱爬风到身残志坚风再到游龙惊凤风,不由得担心:“这能行吗?字迹丑就算了,还不一致,陛下能是这种字体呀”

“那你没见过,说不定他连这都不如”云舞听到夸宗焰的话就忍不住要反对,不过仔细想想还真不大可能,“那也没办法,先摆上去,以后慢慢的写出好的来,再给换上”

杨嬷嬷:“嗯,这个办法好”

一直抄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总算抄完了,云舞也监工监了一晚上,她让杨嬷嬷拿去装订,自己想去补个觉,不想这会儿收到了任务:

【陪同太后听戏!完成可获二百积分】

这任务又是搞不懂系列,她忙让人去打听太后去哪听戏,有谁陪同。

很快得到消息,今日是仲王陪同太后一起听戏。

“陛下不去?”

“陛下还在早课,戏楼那边已经搭好了,太后和仲王已经走到半路了,想来陛下是不去的”

她越发的不明白了,打了个哈欠,还是得去。

她擦了把脸,换了衣服就往那儿去了,她到的时候已经开场了,云遮月边吃着小吃便看的津津有味,看到她倒是没说什么,在旁边给她指了个座位,身后就是仲王。

她警惕的坐下,随时准备应付突发状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