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老攻的七个人格都爱我 > 第75章 好想你
 
辨认出这是成年版霍闻泽后, 奚迟有种孩子一瞬间长大了的恍惚感。

他还没反应过来,刚才还乖乖坐在他身边的小朋友,突然搂过他的腰, 把他压在了沙发上。

奚迟和上方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对视着, 对方的目光里明明满含温情, 却又像要把人灼伤似的。

霍闻泽抓住了他的手,彻底把他圈在怀里动不了,盯着他问道:“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么?”

奚迟心里默默想他果然是听见了, 真会挑出现的时候。

他有一种背地里表白被发现的感觉,毕竟交往几年, 他也没怎么说过这些。

“当然……”他略微移开了视线, “是哄小孩的。”

霍闻泽显然看出他在不好意思,轻声笑了笑,扣紧握着他的手指,低头吻住了他。

唇瓣相贴的一瞬间, 两个人呼吸都顿了一下, 这些日子累积的思念和对彼此的担忧找到了出口般,湍急地倾泻出来, 奚迟也抓紧了他的手, 急切而缠绵的吻越来越深,温热的气息在狭小的空间中互相推挤, 心跳也攀升到快炸开。

感觉到霍闻泽的手越来越重地揉着他的腰, 奚迟抽出一丝理智, 轻推了他一下。

“我觉得……你得先洗个澡。”

霍闻泽动作停住, 觉得确实如此, 奚迟能容忍他刚才捏来捏去, 已经是很想他的结果了。

但是触及奚迟抬眸看向他的眼神, 他又走不动了。

奚迟看到他眸光一动,忽然又俯身搂紧了自己,推了推他:“很沉。”

当然也没用上什么劲。

“等一会儿。”霍闻泽埋在他的颈边道,“我好想你。”

听得他耳根泛痒,侧腰猛地一软。

霍闻泽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他的发梢,问他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奚迟不紧不慢跟他讲着。

“……我同事还说有机会想和你一起吃个饭。”

“好,我也想谢谢他们。”霍闻泽道。

奚迟想了想:“你估计得做好心理准备,那两个人什么都问得出来。”

霍闻泽弯起唇:“我可以叫他们出来帮我答。”

奚迟觉得他越来越能坦然地面对其他人格了,跟着嘴角微扬,问:“你紧张么?”

明天霍闻泽就要正式开始接受治疗了,治疗过程全部在监控下进行,疗效可能会直接影响到最终判决的结果。

霍闻泽摇了摇头:“我会尽力配合,证明我们可以成为一个稳定的个体,彼此能够互相约束。”

“你压力别太大,反正最坏的后果我也能接受。”奚迟告诉他。

他跟霍闻泽的律师交流过,虽然国内尚且缺乏相同的案例,但按照类似经验,有足够证据证明霍闻泽遭遇他人陷害,导致病情加重,在事发时对自己的行为丧失控制能力,加上可以证明主人格长期以来都在试图阻止副人格的计划,这种情况律师认为比较有把握获取无罪宣判。

但是他也和陈枫聊了,陈枫告诉他,在世界范围仅有的几个案例里,法官都作出了强制治疗,直到精神科医生证明人格融合的判决,加上国内对精神疾病的态度,难说最后结局如何。

他这些天想了很多,如果结果是必须融合,他从情感上其实接受不了,他无法想象这些鲜活的个体从自己眼前一个个消失。

霍闻泽听出了他的口是心非,撑起身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我一定会尽可能保护他们的,就像他们曾经保护过我那样。”

奚迟眼神一动。

霍闻泽随即带了一丝醋意问:“你只关心他们,不关心我么?你不担心一下万一我破产了怎么办?”

奚迟不禁唇角微弯,这件事的确给霍闻泽的公司造成了重大打击,但大树的根基没那么容易撼动,他相信霍闻泽跟那些高层的能力,霍闻泽本人肯定也有把握。

他收敛神色道:“那我只能努力当主任了。”

霍闻泽眼底带笑地靠近他的唇:“好啊,奚主任。”

眼看着又亲得越来越缠绵,霍闻泽的手又从他衣服下摆探进来,奚迟脸颊发烫地提醒道:“洗澡……想想你是从哪回来的。”

霍总惨遭嫌弃,只能配合地起身去了浴室。

他走之后,窝在角落里的奶糖跳上沙发,在奚迟膝盖上摊开了。

最近奚迟感觉心情有点乱的时候,总把奶糖抱过来梳毛,摸着布偶猫柔软蓬松的毛发,人也跟着放松下来。奶糖显然觉得非常享受,没事就过来蹭他。

他拿起梳子梳着布偶猫脖子上的软毛,奶糖眯起了眼睛,就在这时,浴室门突然砰地一声响,小猫咪瞬间炸了毛,飞速从他腿上溜下去。

正好腾出位置,让冲过来的人把他抱了个满怀。

搂着他的人头发还是湿的,紧紧地搂着他蹭来蹭去,甩得他一身水。

“言清,”奚迟被他勒得快要呼吸不过来,拍了拍他的背,“先放开我。”

霍言清这才没抱得那么紧,但手臂还是绕着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哥,我真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奚迟看见他眼圈泛红,眼神明亮又专注地盯着自己,心里一软,再看他身上,浴袍松松垮垮地搭在肩上,带子也是随便一系,不知道发现人格切换后是多着急跑出来找人,心情又柔软了一分。

他顺手把霍言清浴袍拢起来,然后把带子也重新系了一下。

霍言清低头看他慢条斯理地打结,那双手看起来温暖又柔软,顿时眼睛更红了。

“我真的好想你。”

奚迟放缓了语气:“我知道。”

他准备收回手,却被霍言清抓住,拉到唇边在他手背上亲了一下,一滴水珠顺着动作落在温热的触感旁边。

奚迟开口道:“你先去吹头发吧,别感冒……”

还没说完,霍言清突然凑过来把他的话截在了唇瓣间,在安静的室内发出“啾”的一声,然后飞快在他嘴唇上又亲了两口。

奚迟因为他的偷袭愣了愣,霍言清撤离了不到一秒,又舍不得般地回来吻在了他唇角,接着在他脸颊上啄一下,在他睫毛上啄一下……黏着他一刻也不停。

就像被关了太久的小狗狗,放出来后疯狂在人身上舔来舔去一样,柔软的触感接连不断落在他脸上,奚迟被他亲得应接不暇,耳边一连串的“啾啾啾”,听得他耳根发热。

等霍言清终于心满意足地放开他,他脸上脖子上也被霍言清发梢上滴的水打湿了,有种真的被狗狗舔了一遍的错觉,让他脸颊隐隐泛红。

霍言清见了,连忙耳朵通红地伸手给他擦,一边说:“对不起。”

奚迟对上他明亮而真挚的目光,摇了摇头,再次提醒道:“快去吹头发。”

霍言清赖着不走:“自然风干吧,我今天一秒钟都不想离开你。”

少年人的感情总是炙热但无法抗拒,面对这明晃晃的撒娇,他只能纵容地说:“你把吹风机拿过来。”

霍言清眼睛一亮,很快拿回来递给他。

奚迟手指穿过他的发丝,感觉着温暖的风扫在自己指间,带出了一阵阵痒意。看见霍言清低着头乖乖地任他吹,一脸享受的模样,心里也是一痒。

吹完后霍言清像被充满了电似的,又阳光灿烂起来。

奶糖在一边却不愿意了,跳上来蹭他的手,提醒他还没给自己梳毛呢。

奚迟弯起嘴角,赶紧揉了两下脑袋安慰,给她梳了一遍,布偶猫才满足地从他身上下来。

“哥,我也想要……”带着醋味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奚迟对和小猫咪争宠的行为十分无奈,开玩笑般地拿起梳子,没想到霍言清真的枕着他的腿躺下了。

他动作一顿,又不能让他真跟猫共用东西,只能低头用手指理了理对方蹭乱了的头发。

霍言清亮晶晶的眼神定在他脸上,盯得他感觉四周有点热,又摸了两下,他发现霍言清眼圈猛地再次红了起来。

“对不起……太丢人了,”霍言清转过头,脸埋进了他衣服里,“我就是觉得幸福得像做梦一样,我不想离开,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

奚迟心里像被揪了一下,他知道霍言清本来就敏感,肯定会担心人格融合的事情。

“可以,谁说不行了。”他使劲揉了几下对方的头发。

“我明明决定不在你面前表现出来的……”霍言清声音闷闷地说完,忽然话题一转,“你穿了我送的毛衣。”

奚迟今天正巧穿着他织的毛衣,带着笑意道:“很暖和。”

“我觉得你瘦了。”霍言清轻声说。

奚迟一愣:“没有啊。”

霍言清像要印证似的,把他眼前绣着小鲸鱼的衣角揭开了一点点,忽然眼神一暗。

“他把你的腰捏红了。”

这种陈述的语气,让奚迟耳廓也一下红了起来,他心想着不至于吧,他身上哪有那么容易留印子。

他想低头看一眼,霍言清却猝不及防地凑上去,亲在了他腰间。

奚迟呼吸瞬间绷紧了,霍言清的吻稍有些重,像在占领地盘一样,把那块皮肤打上自己的记号。

接着又像怕他发火,霍言清讨好般地在上面舔了一下。

奚迟感觉一阵酥麻扩散开来,出声阻止道:“言清!”

被他气息不稳的声线喊了名字,霍言清贴着他的唇瓣停住了,然后更激动地向上移了一寸。

灼热的呼吸拂在他身上,奚迟觉得现在一路向上的吻,已经完全超出了小狗狗撒娇的范围。

但当他要把对方的脑袋从自己衣服里推出来,他脑海里又响起:不会把他弄哭吧?

他抓着霍言清头发的手指一顿,觉得自己有点混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