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重生九一时代 > 第3章 这一天天的
 
  爹妈在忧心,甚至想抽人,而张叔季丝毫不觉。

  不过老妈怀疑了,他是明白的。

  不然,哪想这么轻易过关?

  要只是晚上出门半夜这点小事,那还不当场佛门狮吼,拈花指,如来神掌,外带十八般兵器齐上阵。

  反倒是事大了,有点不知道怎么处理,只能这么先略过!

  不过张叔季能怎么办,怎么解释我真没偷看,他也很绝望啊,只能一脸茫然大地的看着天花板。

  我这洗不干净了,是吧!

  吊着彩色金粉塑料布的吊顶,大概这是最廉价的金碧辉煌。

  在这后世简直不可想象,可是在八九十年的,却是一种流行。

  十五瓦昏黄的白炽灯,散发着蚕豆粒大小的灯光,还有些发黑,一切的一切都告诉张叔季,这真是九一年。

  自己确是真穿到了自己那没任何印象,早早死去的三哥身上。

  说是三哥,其实是他们家大儿子,上面是大姐二姐!

  九一年,上了历史课本的北熊都没解体呢。这历史发生在身前的恍惚感觉,让他有点迷茫。

  这情况,让张叔季头皮有点炸开……

  如今九二一代都没下海,更别提互联网大佬了,大学还在包分配,国企还是铁饭碗,能开普桑都是人上人,嘎斯伏尔加拉达,在一堆永久二八,凤凰二六中都算是豪车!

  而对这个死了好多年的三哥,他没什么印象,后面也只听过一些只言片语。

  大姐曾经说过,他这个三哥,绝对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家伙。

  虽然人事不干,各种调皮捣蛋那是信手拈来,尤其气起人来,那更是反掌观纹。

  但是有两点有点,人帅,特别帅!

  学习好,特别好。

  总之,不考虑调皮捣蛋,那是相当卓越。

  九一年就考上了大学,当年在家里也最受宠,毕竟上面俩姐姐嘛,而他勉强也算人中龙。

  可惜,考上了大学,一天都没来得及上,人就不在了。

  记得当时大姐一脸痛心的说道,要不是小四你当时还小,怕是爹妈当时就活不下去了。

  清亮皎洁的月光中,泛着淡淡的紫薇花香,屋后就是大树,四周也都是泥土,倒也不热。

  就在这充满了旖旎紫薇香气的夜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张叔季也不知什么时候,浑浑噩噩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太阳从东边跃出,朝霞满天。

  爬起来,随便洗簌了两把,对着镜子,看着那张帅气的脸,跟自己年轻时有七分相像。

  可是那不似的三分却是拔份,把自己的帅,提高到了另外一个维度。

  没错,多的这三分,直接让吴彦祖彭于晏胡歌他们站在自己面前,要稍微往后稍稍,略有自惭。

  不多,略有,略有!

  总之,对着镜子的张叔季还有点恍惚,忍不住扇了自己一巴掌。

  啪!

  很疼!

  脸上还留下了五个指印。

  “你这?”

  老张正蹲墙角抽着没过滤嘴的烟,此时眨巴眨巴眼,看着儿子异常的表现……

  被看到了?

  没发现自家老爹居然蹲墙角抽烟,这下张叔季那个窘啊,这尼玛又社死了?

  这一天天的!

  什么事啊。

  为了遮掩一下,张叔季只能强行解释道,“有蚊子。”

  老张瞧着他脸都扇红了,喷了个烟圈咋舌道,“乖乖,这蚊子够大,你下手也够狠,怎么,这脸不是自己的脸?”

  “……”

  也不知是不是一语双关,影射昨天的事,还是单纯的有感而发,碰到这个促狭带阴阳的爹,张叔季能怎么办,只能说道,“我这是表达决心,我不好过,蚊子也别想好活。”

  “……”

  这嘴皮子溜啊,后重如山的张如山碾灭了烟头,仿佛顺口一般问道,“昨天晚上去哪儿照麻雀的?还把灯丢了?”

  张如山顺口,张叔季也坦然,“呃,去大路边。”

  张如山呵呵笑了一声,憨厚无比,“要小心点啊。”

  也不知道是拿灯小心点别丢了,还是干什么小心点,张叔季挠了挠头,干笑了两声,“下次注意!”

  “嚯,还真有下次?”

  “没,没,没!”

  在爹妈不时的打量中吃了饭,张叔季感觉很委屈,真不是我偷看的啊,偷看的是你们家老三,我是老幺。

  真是的,女人什么的,有什么看的?

  我对女人没兴趣的!

  大姐才出嫁,二姐感觉气氛有点诡异,忍不住凑到张叔季耳旁问道,“老三,你又干嘛了?”

  “没干嘛,昨天晚上照麻雀,丢了个探灯!”

  “丢个灯,不至于吧?”

  二姐张慧诧异道,自家爹妈一贯宠这个张三,一个探灯怎么可能记一夜?

  见张慧问东问西的,徐素琴拿筷子敲了敲桌子,“多少话,吃饭!”

  见状,张慧连忙吐了吐舌头,不敢吭声。

  这老三犯错,老娘宠他,迁怒她和大姐也不是一两次了,此时她自然不敢顶风作案。只是拿好奇眼神瞟着老三,张三,什么事,回头跟姐姐说说。

  吃完饭,活在异样眼神中的张叔季,实在刚不住了。

  我真不是小流氓啊。

  真的,这日子没法过了……

  于是张叔季扇了还在床上光屁股的老幺,也不知道如今他是谁,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正如自己的名,张叔季!

  伯仲叔季,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自己一个名占了老三老四?

  别人看自己是老三,实际自己是老四?

  所以,不三不四?

  擦!

  这一巴掌把老幺扇的哇哇直哭,然后在老妈徐太后手持鸡毛掸子赶到之前,张叔季屁滚尿流的滚了出去。

  这家没法呆了!

  张叔季实在没想到,这一出门,居然再次碰到了蓝若芙,昨天夜里是上夜班,这早上八点多,可不正是下夜班的时候。

  “呸,小流氓!”

  “……”

  见面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流氓,张叔季动了动嘴唇,咔吧几下,没想起什么骚话来。

  我真不是小流氓啊,咋就解释不清楚呢?

  很可惜,根本没给张叔季解释的机会,对门的小嫂子推着自行车,晃着她那如刀的小腰走进了门。

  张叔季那个无奈,那个惆怅,真是问君能有几多愁,一江春水向东流。

  得了,小流氓这名被砸死了啊!

  对此,张叔季只能无奈的在村子里继续晃悠,这九十年代初的村子,很多石头房,有个砖头房,就算不错了。

  要是个水泥外粉,那就算是好房子了,外面要再能贴个马赛克,那是豪中豪……

  瓷砖?

  那是嘛玩意?

  有也没人舍得贴外面。

  自从这离开后,很多年才能回来一次,真是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如今看来真是满心感慨。

  而如今的时代,九一年啊,玩硬件的IBM才叫硬,微软都是软的,更别提虚无缥缈的互联网了。

  至于国内,互联网?

  嘛玩意?

  我金山汉卡不牛逼?

  “张叔季,你个人渣!”

  正在激情勃发,畅想新世界,甚至想来个激情唱响的新张叔季,旁边突然冒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

  激情被人打断,爽感走到一半,张叔季那个不爽啊……

  盯着突然出现的女人,张叔季真的很委屈,很想大喊一句,我TM怎么又成人渣了?

  真的,小流氓进化了吗?

  不是,自家这三哥,当年到底干了什么破事啊。

  怎么谁见谁骂,还都是漂亮女人?

  我连怎么赚钱都没来得及想呢,你们就一会流氓,一会人渣的!

  闹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