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重生九一时代 > 第7章 此弟不可久留
 
  刚出来没多久,张叔季就感觉这气氛就不太对劲了。

  “哈,小三儿,听说你要搞地笼?”

  “怎么,是怕大家鱼虾不够吃嘛?”

  “小三儿,你要是不够吃,跟叔叔说,叔明天给你先摸一盆田螺。”

  这附近沿河又临湖,家家都不缺这玩意,一听说这事,不少人纷纷打趣道。

  张叔季眨了眨眼,一脸的张老三,我问你,你的家乡在哪里的迷惘。

  不愧是你,张小龙,你这是搁这玩微信群发呢?

  分分钟就通知了大半个村子?

  “抓点野生鱼,卖给城里的傻子。”

  “哈哈,城里人这么傻吗?这玩意都能卖钱?他们想吃不会自己抓?”

  “哈哈哈,可不是嘛!谁叫他们傻呢。”

  张叔季撇撇嘴,心道,就你们这见识,活该你们发不了财。

  你当他们不想抓?

  后世麻雀都快让城里人抓绝了,更别提这些玩意了!

  当然,城里的鱼虾,灭绝的更早。

  跟这些人打着屁,张叔季晃悠到中心街,然后去了卖窗纱的五金店,迎面正好顶上了那小腰精小姑奶奶。

  一看到张叔季,张晓荷立即一昂头,一脸傲娇的说道,“你来干嘛?我跟你说,道歉也没用!我不会原谅你的。”

  “??????”

  劈头盖脸的一句话,让张叔季有点懵,我来道歉?

  我怎么不知道?

  道什么歉?

  我不当你大爷了?

  “买窗纱,卖不卖?不卖我换别家。”

  “不卖!”

  “卖卖卖!”

  张晓荷一句傲娇的话还没说完,旁边掀开帘子走出来的中年妇女就连忙说道。

  说着,这中年妇女还一个栗子敲到了张晓荷脑袋上,“你这死丫头,让你帮忙看一会店,生意就往外推?”

  本来还昂着小脑袋傲娇小腰精,被亲娘这一疙瘩就敲出了原型,葱白小手捂着脑袋,委屈扒拉的说道,“妈……”

  喊着时还一脸伤心欲绝,没看到我同学在吗,不给我留点面子?

  “嘿嘿!”

  张叔季看着委屈扒拉,有点小二的小姑娘,笑了笑。

  笑的那叫一个幸灾乐……

  不对,是笑的温文尔雅,体贴和煦。

  这一下,小腰精张晓荷更委屈了,可是拿自己妈没办法,只能冲着一副绅士笑容的张叔季喊道,“张叔季!你去死吧。”

  说着,小腰精张晓荷气愤的噔噔噔的踏着自己的塑料凉鞋,跑去了后院。

  该死的大直男,臭直男,诅咒你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

  找到的也是大姨妈一个月来一次,一次来一个月。

  哼!

  见张晓荷跑了,还骂了张叔季一句,她妈笑了下,“小三儿,这丫头任性,你别介意。你要多少窗纱啊?”

  “这纱窗什么价格啊?”

  “五毛一米。”

  “那先来二十米吧!”

  一听二十米,张晓荷她妈笑道,“呦,拿这么多,怎么,这是家里纱窗都要换?”

  看起来张小龙的微信群发,没发给她,张叔季便信口道,“嗯,都换了,我家老幺昨天一晚上就被叮了七八个包。”

  张晓荷她妈闻言点点头,“小孩皮肤嫩,确实需要注意,买点花露水吧,我这六神的驱蚊效果还不错。”

  好家伙,这小姑奶奶滴妈,这卖东西有一套啊!

  见话都到这份上了,张叔季说道,“那来一瓶也行。”

  等窗纱裁好了,张叔季一摸兜,没钱。

  其实不摸他也知道没钱。

  他搞了半天,也没搞到钱,那只能另想他法。

  嗯,没错,这个另想他法就是先斩后奏,先欠着,然后看情况,不行就让他爹妈去还!

  当然,张叔季可不会承认这点,“啊,出门着急,钱忘带了……”

  大家都是本家,张叔季跟自己女儿还是同学,加上张叔季家里信用还相当不错,小姑奶奶滴妈立即善解人意的说道,“忘拿就忘拿吧,窗纱你先拿走,有时间把钱送来就行了!”

  “那谢谢了!”

  “嗨,都是一个张,这点小事谢什么。”

  ……

  窗纱抗回家,张叔季先探头看了看,爹妈都不在家……

  这事就好办了,看来这一顿抽,暂时可以省下了。

  张叔季扛着窗纱直接找到二姐,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二十米窗纱,做十个地笼就差不多了,数量有点少,但是没办法,兜里没钱啊。

  谁叫家里不是张小龙那样的,张百万啊!

  其实地笼这东西做起来也挺简单,轧成两个口袋阵,一大一小,小的做成锥形,套一起就行了。

  “做地笼?”张慧惊讶的看着自己这个生性跳脱的弟弟,“你脑筋不好啊,弄那玩意干嘛!”

  又是一个不支持的,张叔季耍无赖一般双手一摊,“窗纱我都买了,也裁了,二姐你说怎么办吧?你看能退吗?”

  “退你个大头鬼啊!”张慧气愤的瞪了张叔季一眼,窗纱到这样,已经是木已成舟,生米煮成熟饭了,只能无奈道,“得得得,真拿你没办法,回头我给你用缝纫机扎上。”

  “能快点嘛,钱我还欠着呢!”

  “赊账?好你个张三,胆子越来越大了啊。”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嘛!”

  ……

  “素琴,听说你家要抓鱼卖?”

  从地里回来的徐素琴听到邻居的话,愣了一下,她没听说啊,询问了一句,“什么?”

  “你儿子不是弄地笼的嘛?到时候大家吃个鱼虾,恐怕都要靠你们家了。”

  “啊?”

  “啧啧啧,你家三子可真是个经商小天才啊!河边卖鱼虾……”

  一路也有劝说的,也有看热闹的,徐素琴听到的有点毛。

  几个意思,怎么半天没回家,这三子又搞出动静了?

  “素琴,你儿子可不仅仅经商小天才啊,见到他小姑奶奶,张嘴就是人家大爷了。”

  “我说你家这皮小子,也该修理修理了,不能考上大学就由着他的性子。”

  “小三儿这就开始飘,以后还不得上天啊?”

  几个人带来的信息,让徐素琴脑瓜子嗡嗡的。

  好家伙,这儿子惹祸的速度,那是特步的非一般啊?

  他是真的飘了。

  就这样,徐素琴脑瓜子嗡嗡的的走了回来。

  刚进门,正好听到张叔季正意气风发,大手一挥,挥斥方遒道,“赊点东西怕什么,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嘛。”

  嚯!

  这东西还是赊账赊来的?

  徐素琴当即就毛了,好你个臭小子,昨天翻墙偷看的事,我还没找到由头说呢。

  今天又惹祸不说,你这居然开始赊东西了?

  咋的,先斩后奏啊!

  得!

  这下不用走流程了,徐素琴也不客气,鸡毛掸子直接就抡了起来。

  尽然你先斩了,那也别怪我后揍!

  “好你的张三,还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我今天就让你明白,人有多大胆,腚就有多惨!”

  正像个王者,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张叔季一听老娘的声音身后响起,顿时一个哆嗦。

  这正跟二姐吹着牛逼,就让老妈逮了个正着?

  见老妈已经手持鸡毛摊子,张叔季原地起跳,越过茶几躲开老妈,然后一个双手防御,来了一个奥特曼动感光波,“我说老妈,法器放下,不然我可就窜了,你可抓不到我。”

  “我让你犟嘴,我让你先斩后奏。”

  徐素琴那个气啊,鸡毛掸子抽的唔唔的!

  可惜,一个中年妇女怎么可能跟一个十八九的少年比灵活……

  “好,好,好!”

  甩着唧唧的老幺见一阵鸡飞狗跳,着实新鲜,饶有兴趣的看着,还呱唧呱唧拍着小巴掌。

  “滚蛋!”

  张叔季二话不说,抽个空,一脚踹他屁股上了,娘的,看老子……

  不是,看老哥的热闹是吧?

  你是前身也没锤子用。

  这老幺,果然欠揍!

  张慧就捂着嘴笑,看着这温馨的一幕。

  上窜下跳的躲着老娘的法器鸡毛掸子,张叔季心情却相当不错。

  嗯,如今这爹妈年轻许多岁,打起人来都有活力!

  如果能这样,再被打五十年也是一种幸福吧?

  只是,别人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到我,一天甚至要挨三顿?

  我重生者啊!

  就是不说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上尽长安花,也得是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吧……

  咋就成这样了呢?

  一天三顿打,顿顿打到饱?

  我这么帅,还能很欠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