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重生九一时代 > 第8章 收获
 
  抽也好,骂也好,纱窗都裁开了,徐素琴还能怎么办?

  跟之前的张慧一样,很绝望啊,接下来只能跟张慧一起,帮忙把地笼做好,试图收回点成本。

  “你说这小三儿,干什么不好,弄鱼来卖?”

  徐素琴一边缝着窗纱,一边跟一起做地笼的闺女抱怨道。

  感觉自己儿子一贯伶俐,这一次是真的秀逗了,都是水边长大的,最不缺的这就这玩意。

  “这纱窗弄来要十几块钱呢,还没算家里的竹杆,绳子……”

  听着老妈的抱怨,知道她心疼钱,张慧想了想,还是劝了一句,“行了,行了,都买来了还说啥?指不定还让小三干出来了呢。”

  “这话说的你自己信吗?”

  “姑且先这么信着吧,不然还能怎么办?!要不,你再去把三儿抽一顿?”

  “我看行!”

  “那你得抽个机会,把他先堵着。”

  “那等吃饭吧……”

  哎呦,我的亲妈,亲姐啊,你们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图谋我吗?一旁没敢吭声的张叔季此时猛翻白眼,偷偷摸摸的往门外摸去……

  老幺居然还挡路,张叔季当机立断,直接一脚,然后在老幺的哭声中,逃之夭夭。

  “三儿,你又皮痒了,是吧?”

  “你别跑!”

  徐素琴那个气啊,这还没打老三呢,又开始犯错。

  在张叔季跑掉之后,两个人,地笼一下午就做好了,速度很快!

  而跟做地笼速度一样快的,则是一条消息,张家老三,考上了大学,却成了个二傻子。

  消息跟他娘的长了腿,一下就在上万人的村子里传开了。

  那门口磕旱烟晒太阳的老大爷,村头做石碾子上聊天的老大妈,都是良好的传播介质。

  张小龙无奈的跟张叔季一起,盯着黄昏的夕阳一起去下地笼。

  波光粼粼的水面泛着金黄色的光芒,流光溢彩!

  一边忙着下地笼,张小龙一边无奈道,“我艹,村里都传开了,要不了多久,我就成大傻子了。”

  提起这个,张叔季就难受,一抬手,泼了张小龙一身水,“你这个二货,要不你丫跟微信群发呢,事情至于传的这么快?”

  一下把地笼的杆子插进泥泞地里,闻言张小龙就委屈道,“我没跟几个人说啊!”

  “呵,你没跟几个人说,你说的几个人再没跟几个人说,传个几遍,再碰俩大喇叭来个群发,全村就都知道了。”

  地笼很快就下完了,两人还顺手摸了点鱼,又是满满当当收获的一天。

  回去时,炽烈的阳光下,张小龙抹了把汗,奇怪道,“哎,你怎么报的东大?你不是说报南邮的吗?”

  张叔季看着背鱼篓的张小龙奇怪道,“啊?怎么了?”

  “把肖兰都气哭了!”

  “嗯?”

  “她填的财经!”

  “她填财经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擦,你真不知道假不知道?肖兰都打听好了,财经跟南邮隔壁。”

  “嗯???”

  “你是不是傻?肖兰估计想着到时候,下午放了学,黄昏时分,两人一起走在两校之间优美的法桐之下……夕阳撒在身上,拉着长长的两道影子,多美好……”

  说着,张小龙摇了摇头,感觉这兄弟,怕不是个傻子呦!

  这都看不明白吗?

  难怪村里人都骂他二傻子。

  可是如今张叔季居然改成了东大,那两者立即从隔壁邻居,变成了翻山越岭,两者的距离足足有好几公里,骑车都要半小时,还夕阳黄昏呢,放了学跑过去都黑不隆冬了。

  就这年头的灯光,摸黑还能干个啥?钻杨树林,还是狂野玉米地?

  这玩意又不是大宝,还能天天干……

  听到张小龙的话,张叔季略僵,难道又是这个三哥欠的风流债?

  问题那肖兰他真没印象的啊!

  难道,我又要背锅?

  姑奶奶个腿!

  我这张四过来,天天帮张三背锅了,是吧?

  这不三不四,当的憋屈啊!

  突然就想起大姐说的话,这三哥真就不干人事?

  顿了顿,张叔季还是没问他跟肖兰是什么关系,嗯,直接问容易让人起疑。

  慢慢套话吧,反正这朱小龙是个二傻子。

  “那个小姑奶奶没找你的茬?”

  张小龙跟张叔季平辈,一样要叫张晓荷小姑奶奶。

  “……”

  怎么没找,我还当了她一把他大爷呢。可是这事,张叔季怎么说?

  沉默无语!

  见张叔季没回答,张小龙也没在意,想起一件事,“哎,对了,昨天晚上你干嘛了?去找你,怎么没在家。”

  “……”

  对此,张叔季再次无语,这一波直接被张小龙来了个沉默大啵Q。

  “对了,今早见到若芙小嫂子下班回来,见到我也没点好脸色,咋的了,我又没惹他,是不是你惹到她,迁怒给我?”

  吹波Q!

  当场被沉默三连杀的张叔季恼羞成怒,“卧槽,张小龙,你丫诚心的是不是?不打算让我说话?”

  这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啊?”

  张小龙一脸懵逼,不似作假。

  看的张叔季有点无奈,他不会真是胡乱说的吧?

  这货瞎比戳,还能枪枪致命?

  我TM也服了。

  “你这咋了?真跟小嫂子发生了什么?”

  “……”

  四连杀!

  “小三儿,小三儿!”

  这边正想着枪枪致命,然后就听到身后一声脆响……

  一转头,就看到二姐张慧正拉着蓝若芙一起过来,明显看出蓝若芙不太乐意,可是没僵过二姐。

  要说二姐也算美女一个,可是跟蓝若芙站一起后,瞬间就展现出了一定的差距。

  不说别的,就只是身材就不在一个层面上,非要形容,张叔季就一个字,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是万万不敢相信的。

  没错,就她这身材,绝对可以跟抖音里那些拉满特效的人比。

  问题人家是特效,她这是亲眼所见啊,不然真是万万不敢相信的。

  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盈盈一握的小腰,如杀人的刀。

  按说细腰人该瘦,却有前有后,一点不缺,丰润如玉。

  行走之间,有如映日荷花,风中摇曳啊!

  只是,如今再见到蓝若芙,张叔季有点窘,之前单独见面,被张嘴闭嘴小流氓也就算了。

  如今这又是亲姐,又是好兄弟的,她要是这么一开口,那自己岂不是又当场社死了?

  蓝若芙白眼剐了张叔季一眼,心想这十几岁少年也要面子,加上自家闺蜜亲弟弟,也不好多说什么。

  嗯,等这个小兔崽子,表现不好再说……

  张小龙看着两人有点异常的表现,顿时机智的联想到刚才的问题,一拍掌,“你们果然有问题!”

  “……”

  “……”

  我擦!

  张小龙这是要当场来个五杀加超神?

  张叔季一脚就踢了过去,气道,“我擦,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啊?我说错什么了吗?”

  张小龙这货还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突然踢人的张叔季,恼羞成怒了,恼羞成怒了!

  果然有问题,我果然机智!

  “……”

  旁边的蓝若芙,被他这么一说,脸一下就红了起来,要是被人知道,洗澡被张三看了,连美人痣都知道了,那还不丢死人了啊?

  之前第二次说喊人,也就是吓唬吓唬张叔季……

  张慧则是愣了一下,一个她弟弟,一个她闺蜜,之前的异常,她怎么可能没看出来?

  可是,她也没想到张小龙居然这么莽,直接就这么挑出来说了。

  这不是亲的弟弟张小龙,妥妥是个铁头娃,莽的牛逼啊。

  如今蓝若芙脸色通红,而自家亲弟弟恼羞的模样,哇哦,这是粗大事了?

  虽然感觉粗了大事,可一个是闺蜜,一个是亲弟弟,张慧能怎么办?

  绝望啊!

  总不能让两人继续为难,张慧没办法,也只能打着哈哈来圆场,“哈哈,你们抓到了什么?”

  张慧一边说着,一边扒拉着张小龙的篓子。

  这俩弟弟,总能摸到好货,对馋嘴的张慧来说,那简直是福音……

  “大家伙!”

  一看到篓子里的大家伙,张慧就兴奋的说道,“若芙,你快看看,这啥家伙!”

  说着,张慧把脸红的蓝若芙拉了过来,想化解大家的港澳。

  里面泥鳅,黄鳝不少,可是,最醒目的还是那条体长过尺,粗如儿臂的家伙。

  “这么粗,这么长,这么大?”

  蓝若芙张大了嘴,大吃一惊,然后看了眼张叔季。

  为了化解尴尬,张叔季哈哈一笑,“怎么样,我厉害吧?”

  “……”

  张叔季心想昨天多少算是看了点东西,这条大家伙就当赔罪吧,“要不,我这大家伙就给你吃吧……”

  “???”

  蓝若芙愣了下,怎么总感觉这家伙说话有毛病的呢?

  什么大家伙,什么给我吃?

  这个小流氓,是在耍流氓吧?

  “流氓!”

  蓝若芙脸色宛若此时天边流曦,红霞漫天,啐了张叔季一口,然后突突突的就跑了。

  宛若受……惊的小兔子!

  在胸前蹦蹦又跳跳!

  真是的,这什么人啊,我说看个屁他能拐到告诉上,说个黄鳝,他也能拐上高速。

  这小流氓肯定是诚心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