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重生九一时代 > 第9章 这……这……这就进去了?
 
  瞧着蓝若芙一下就被羞跑了,张慧轻踢了自家张三弟一脚,“你这家伙,就使劲祸害良家吧!”

  说着,张慧去跑去追蓝若芙了。

  “呃……”

  张叔季摸了摸脑袋,苍茫大地的迷茫,做梦一样的懵逼。

  不是,这不是她自己说的粗长大,我就一句大家好,咋又成流氓了?

  还祸害良家!

  咋的,我张三是地主恶霸,还是法外狂徒?

  姑奶奶的个腿的!

  我这连摸都没摸过一把,这流氓就当定了?

  “傻子!”张小龙撇撇嘴,鄙视张叔季道,“会不会说话?”

  他还好意思说?张叔季可是记得他刚才的沉默5连杀,立即一个中指给他,“艹,你当你很聪明?很机智?”

  “嘁!”张小龙不跟他斗嘴,挎着鱼篓准备就走。

  见状,张叔季连忙说道,“大家伙给我留着!”

  “人家都不要,你还留着干嘛?”

  “我自己吃着补,不行啊?”

  “补个叼啊……”

  “这话似乎没毛病!”

  “我艹,张三,我发现你越来越不要脸了。”

  ……

  张慧追上了蓝若芙,劝说道,“你知道小三儿这家伙,这家伙嘴上没个把门,你别介意!”

  “……”

  “其实你看我弟这人吧,虽然嘴上没把门,但是心不坏,最关键的,他帅啊,你说,咱们整个张家堡,还有比我弟更帅的?”

  这小流氓心不坏?

  翻墙看她洗澡就不说了,还说看个屁。

  不是她说看个屁的看个屁,而是那个看个屁的看个屁……

  “……”

  蓝若芙突然感觉就把自己绕了进去,而这会又调戏,又要拿大家伙让自己吃。

  想着想着,蓝若芙就感觉一股异样,走路都扭捏了起来……

  “嗯?”

  张慧诧异的发现,蓝若芙本就妖娆的小腰,这一扭动,真是愈发的妖娆,这扭起来,真是字面意义的水蛇腰啊,“哎,你们干啥了?怎么你这走路都不正常了!”

  本就不太正常的蓝若芙,这些彻底崩了,本就扭捏的她,只感觉一股澎湃而汹涌的感觉,当即恨恨的道,“张慧!”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

  见她恼羞成怒,张慧连忙举手投降,然后嘀咕道,“毛病啊!就说两句,走路捏着干嘛?”

  “……”

  蓝若芙不知道怎么跟她这二十出头的老处女说。

  你懂个鸡啊?

  ……

  各自各话,之后一夜无言。

  第二天,一早起来,张叔季叫着张小龙去河汊子收地笼,这地笼一提起来,不管是张叔季,还是张小龙,人都呆了。

  十个地笼满满当当,龙虾,泥鳅,黄鳝,还有俩王八,加一起怕不是有百十斤。

  乖乖,这要是后世,这叫一波肥啊!

  后世钓鱼多年,张叔季还真没有这种收获过。提着沉甸甸的收获,那个成就感啊!

  这就没事钓鱼的乐趣啊,鱼不鱼的不重要,主要是那收获感,爆棚。

  张叔季感慨道,“果然是未开发的处女地,就是有股子劲!”

  张小龙好奇道,“什么劲!”

  我艹,还有这么问的?

  张叔季翻了翻白眼,“你的浪劲!”

  “滚!”

  “走,找个三轮车,拉城里坑傻子去了!”

  九十年代处的农村破路,就别想什么混凝土的,或者沥青的了,晴天扬灰路,雨天水泥路是标配……

  听起来也不错。

  走起路可不不是那么回事了,这路啊,就没点平坦的地方。

  张小龙这货蹬着三轮车,一车盆啊,桶啊,晃荡晃荡的到处溅水,还要抓一些跳出来的鱼虾,真是晃悠的蛋疼。

  小二十公里,蹬三轮,也就这年头的高中生,换成后世高中生,怕是要当场要摔桌,跳楼,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年头别说蹬三轮了,拉着人力大板车走个几十公里都有。

  不对比,都不知道后世生活的幸福,一个一个吹着空调,吃着西瓜抱怨着生活给我开了个残酷的玩笑。

  嘛的,就该一人发个人力大板车,让他大太阳地里去扒河,菜里还没有一滴油。

  让他体验一下什么叫忆苦思甜,什么叫人生苦短,什么叫人死鸟朝天,不死干到死!

  这九点钟的太阳就这么热,张小龙满脑门的白毛汗,一边卖力的蹬着,一边骂骂咧咧,“TNNDGT,真尼玛热,应该把百万的拖拉机开出来。”

  “哎,对了,三儿,咱们去城里哪儿?农贸市场?”

  对张小龙的提议,张叔季嗤之以鼻,“坑傻子,不找有钱的傻子坑,你去农贸市场坑谁去啊?”

  “啊?那去哪?”

  张小龙吃惊的看着张叔季,你一卖鱼的不去农贸市场,那去哪儿?

  “高档宾馆,高档饭店!怎么也得是花园酒店那样的地方。”

  张叔季心里早就有了谱,九十年代,有消费能力的真不多,也就这些地方了,哪像后世,就他桶里的这些野生大家伙,随便找个路口都要被人疯抢啊。

  想着,张叔季感慨道,“可惜,咱们这是个破地方啊,最好的地方,也就三星级标准。”

  “我擦,人家那么牛逼的地方,要能要咱们这些破东西,我倒立……”

  不等张小龙说完,张叔季一拍大腿,兴奋道,“成了!本来我心还有点虚,你这FLAG一立,这事稳成。行了,我知道你想表达什么了,就别骗吃骗喝了。”

  “……”

  很快就到了花园酒店,远远地看着酒店门卫森严。

  要说到河里水里,张小龙自在,可是到了这种高档地方,张小龙有点心虚,“有门卫,不让我们进吧?”

  九一年,三星级酒店,对一般人来说,那就是传说。

  没出过门,连叫招待所的地方都没住过的,大有人在,别说什么酒店宾馆了。

  对张叔季来说,三星级酒店算锤子,心想,这会看你怂了,后世带小美美,不是五星级都不去啊。

  于是,张叔季拍了拍胸口,“看我滴!”

  “牛!”见张叔季一点不带怂的,张小龙竖了个大拇指。

  张叔季走了上去,跟自己家一样,把门推开,七块的超高档红塔山,拿出来飘了跟给门卫,“大爷,你们王经理在吗?”

  “啊?”

  “你们王经理让我送点野生鱼,有外宾想吃。我那普桑还被人借走当花车了,只能让工人蹬三轮送来了。”

  说着,张叔季摆了摆手,训斥张小龙道,“等什么等,赶紧进去,一会鱼死了,可就不新鲜了。”

  见张叔季跟自己家一样随意自由,门卫大爷懵了一圈,懵逼中接过了红塔山。

  就这一根塔山,三毛五,够他平时买两盒无过滤嘴的大丽华了。

  嗯,还能帮孙子买两块糖。

  虽然一直没想起那个经理姓王,可见张叔季跟自己家一样随意。

  那股强大的信心,让门卫大爷选择相信了他。

  自信,最重要!

  毕竟眼前这小伙子这么帅,出手还是塔山,还有超豪华轿车桑塔纳,一看就是实在人,有钱人!

  张小龙被张叔季催进去,没人管没人问,同样一脸懵逼,这……这……这就进去了?

  没啥感觉啊?

  难道是我太年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