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重生九一时代 > 第11章 撞天屈
 
  可惜……

  王彤心里的决定很好,可惜被张叔季一招就给整破防了。

  既然这美女搞套路,那就别怪我张叔季玩老实人耿直的那套了,“美女姐姐,你是不是喜欢我小叔啊?放心,我回家一定帮你转达……”

  一听这个,王彤当即有点暴躁了,气愤道,“谁告诉你我喜欢你小叔的?”

  嘁,一看这模样,张叔季就明白了,不过脸上还是傻乎乎的老实人模样,“不是?那看姐姐这表现,难道是因爱生恨?那我回家要好好跟他说道说道,怎么好多年,还有个叫王彤的美女对他念念不忘,也没见他有点回响。”

  王彤发现眼前这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这会搁这跟我装老实人呢,警告道,“别瞎说,我可警告你,你别胡扯,不然我饶不了你。”

  没错,王彤一眼就看穿了张叔季的套路。

  倒不是王彤很聪明,关键是当年,张永就是此道高手。

  此时见这小子也是这模样,王彤心道,或许他们张家人,都是这样子吧?

  “啊?”

  张叔季看了看王彤,一脸无辜,那意思倒是有点意思,不是,你不能饶了我,那是怎么不饶了我?

  “……”

  瞧着张叔季无辜的表情,一点没带怕的,王彤才反应过来,是啊,她能怎么不绕了张叔季?

  没办法啊!

  可是,那就任由他败坏自己的闺誉?

  怒了啊!

  张永就这鸟样,果然这张家人就没个好东西?

  “王姐,你放心,回家我问问怎么回事,要是他对不起你,我帮你骂他。真是的,这么漂亮的姐姐……”

  “你够了!”

  王彤发现张叔季这家伙就是故意恶心她的,跟张永一个样,脸皮咋那么厚呢?

  反正不管他怎么说,王彤都打定主意,就是不收他的鱼虾。

  你咬我啊!

  发现厚脸皮撒泼泼水都上了,这女人还真是油盐不进,张叔季都绝望时,正在这时,宾馆门口突然进来一个大皇冠。

  张叔季一看那黑牌,嘿嘿一笑,二话不说,直接就往路中间走去。

  “哎,你干什么?”见张叔季居然要去打扰客人,王彤这下彻底慌了,赶紧拉住了他。

  这客人她可是知根知底的,东岛那边过来的,实力很强,意向投资超过五千万,米元,绝对是市里的贵宾。

  “我拦着问问,他们买鱼吗。”

  说着张叔季就继续往前走,王彤一个弱女子哪儿拦得住。

  这下她是真慌了,万一车上再坐着那个市里的领导……

  虽然本质上这事跟她没多大关系,问题她不是在旁边吗,没阻拦住,那就是她的问题。

  你说这没道理?

  呵,谁跟你讲道理?

  这种时候,王彤也顾不得姓不姓张了,“买买买,我买还不行吗?”

  “包圆?”

  王彤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王八蛋小子,这真是得寸进尺,强买强卖。

  不过采购这事,她还真能做主,何况她也看到了东西,那些鱼虾还真不错,张彤只能恨恨的说道,“包圆!”

  ……

  “素琴,听说你家要抓鱼卖?”

  从地里回来的徐素琴听到邻居的话,愣了一下,她没听说啊,询问了一句,“你说什么啊?什么抓鱼卖?”

  “你儿子不是弄地笼的嘛?到时候大家吃个鱼虾,恐怕都要靠你们家了。”

  “啊?”

  “这早上拉一三轮车呢,也不知道去哪儿卖的。”

  “啧啧啧,河边卖鱼虾,你家三子可真是个经商小天才啊!”

  “怕不是拿钱打水漂啊?”

  一路也有劝说的,也有看热闹的,当然,嘲笑的更多。

  徐素琴听到的有点暴躁,几个意思,怎么半天没回家,这三子又搞出动静了?

  “素琴,你儿子可不仅仅经商小天才啊,人也飘啊,见到他小姑奶奶,张嘴就要当人家大爷了。”

  “我说你家这皮小子,也该修理修理了,不能考上大学就由着他的性子。”

  “小三儿这就开始飘,以后还不得上天啊?这还想着卖鱼虾,傻子才会买吧?”

  一些人七嘴八舌带来的信息,还有一些平时关系不怎么样的在嘲讽,这让徐素琴脑瓜子嗡嗡的。

  好家伙,这儿子惹祸的速度,那是特步的非一般啊?

  他是真的飘了。

  就这样,徐素琴脑瓜子嗡嗡的的走了回来。

  刚进门,正好听到刚赚钱回来的张叔季正意气风发,大手一挥,挥斥方遒道,“赊点东西怕什么,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嘛。”

  嚯!

  那东西还是赊账赊来的?

  徐素琴当即就毛了,好你个臭小子,之前翻墙偷看的事,我还没找到由头说呢。

  今天又惹祸不说,你这居然开始赊东西了?

  咋的,先斩后奏啊!

  得!

  这下不用走流程了,徐素琴也不客气,鸡毛掸子直接就抡了起来。

  这儿子都先斩后奏嘛,尽然他先斩了,我后揍,没毛病吧?

  “好你的张三,还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我今天就让你明白,人有多大胆,腚就有多惨!”

  赚了钱的张叔季,正像个王者,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此时一听老娘的声音身后响起,顿时一个哆嗦。

  这正跟二姐吹着牛逼,就让老妈逮了个正着?

  见老妈已经手持鸡毛摊子,张叔季原地起跳,越过茶几躲开老妈,然后一个双手防御,来了一个奥特曼动感光波,“我说老妈,法器放下,不然我可就窜了,你可抓不到我的。”

  “我让你犟嘴,我让你先斩后奏。”

  徐素琴那个气啊,鸡毛掸子抽的唔唔的!

  可惜,一个中年妇女怎么可能跟一个十八九的少年比灵活……

  “好,好,好!”

  甩着唧唧的老幺见一阵鸡飞狗跳,着实新鲜,饶有兴趣的看着,还呱唧呱唧拍着小巴掌。

  “滚蛋!”

  面对这幸灾乐祸的老幺,张叔季二话不说,抽个空,一脚踹他屁股上了,娘的,看老子……

  不是,看老哥的热闹是吧?

  这老幺,果然欠揍!

  这再次加深了他此弟不宜久留的念头。

  至于旁边的张慧就捂着嘴笑,看着这温馨和蔼的家庭日常。

  上窜下跳的躲着老娘的法器鸡毛掸子,张叔季心情却相当不错。嗯,如今这爹妈年轻许多岁,打起人来都有活力!

  如果能这样,再被打五十年也是一种幸福吧?

  只是,别人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到我,一天甚至要挨三顿?

  我重生者啊!

  还是特别帅的那种,就是不说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上尽长安花,也得是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吧?

  咋就成这样了呢?

  一天三顿打,顿顿打到饱?

  我这么帅,还是很欠揍?

  这边打着,徐素琴还不过瘾,还得骂着,“你个小兔崽子,就给我浪费钱,那些地笼不的花个几十块?还是赊账来的,你这是坑你爹妈啊?”

  “嗯?”

  张叔季突然感觉哪儿不对,不是,我挨打不是因为你不高兴,而是因为我浪费钱?

  那可真是撞天屈了啊!

  我这怎么能叫浪费钱,我这明明是赚钱,好吧。

  委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