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29章 波本
 
浅见嘉月微笑着, 对井野说道,“且不说对拷问来的情报是不是完全且真实,就说以我这样的身份, 真的有资格处决组织的叛徒和间谍吗?”

井野不可置否。

他转身走向训练场边他常坐的那把椅子,“今天请加强密码学方面的专业训练, 五天后将对您进行这一方面的书面考核。”

浅见嘉月眨了下眼,说道:“好的。”

密码学的考核跳过不谈, 之后的射击和实战考核同样有井野参与了设计。

实战考核直接让她参与了组织对fbi 残留在日本余部的追击。浅见嘉月非常庆幸组织没有安排自己当主力, 而是只把用于引起混乱的引爆炸弹之类的工作交给了她。其余的辅助任务也没有特别打击人心理底线的——当然这个时候她的心理底线已经非常高了。

但在实战考核结束之后, 她还是昏倒了。

中间短暂的几分钟恢复意识,她听到医生说自己昏迷的原因为过度劳累和精神压力过大。为了她四天后即将到来的最后一次考核考虑,井野特许她休息一整天。

于是浅见嘉月瞬间垮下了精神,一觉从前一天下午睡到第二天的黄昏。

身体和大脑疲惫而暂时没能和平时一样立即清醒过来时, 她听到了从枕头下方传来的“嗡嗡”的震动声。

她迷迷糊糊地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 解锁屏幕, 看到震动的来源——一封新发来的邮件。

发信人是:波本。

浅见嘉月揉了揉眼睛, 把眼眶惺忪的肌肉慢慢揉开, 视线清晰后又确认了一遍:这封邮件的确是波本发来的。

自从迹部家的事情之后,他有多久没联系过她了呢?

大概一个多月?那时距离她最后的考核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浅见嘉月点开邮件, 查看邮件内容, 只见发来的是一句问候:身体好些了吗?

呵,看来他早就知道了,不联系她的这段时间里也一直在关注着她。

浅见嘉月呼出一口气,手臂脱力地垂到床上。

是的, 她这段时间的确太累了。好在锻炼出了相当强悍的身体底子,休息过一整天之后,精神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

于是她举起手机给波本回信:还好, 谢谢关心。

波本的第二封邮件在回信之后不到十秒发来:那么一起去兜兜风,怎么样?

兜风?真是久违的放松活动。正好她也饿了一天,该出去吃点东西。

她再次编辑回信,说:好的。

波本的回信也再次立即发来:三分钟后,我来接你。

浅见嘉月愣了一下。

咦?三分钟?这么快?!

她赶忙翻身起床。

经历过刺激的大脑还在嗡嗡的响,整个人晕乎乎的,一站起来就像要跌倒一样。她只好坐在床边放空一会儿,感觉脚下的地板不再乱晃时,才起身去卫生间洗漱。

刚打开水龙头灌了一牙杯的水,熟悉的马自达汽笛声便已经在楼下响起。

手机亮了一下,应该是波本发来了邮件。她没有理睬,继续把自己收拾整洁,然后一边给波本回邮件说“马上”一边下楼。

波本的车就停在楼门前。

“抱歉,让你久等了。”浅见嘉月坐上副驾,对波本说道。

“没关系,我没有等很久——你刚刚醒过来不久吗?”波本看着浅见嘉月尚且带着湿气的刘海。

浅见嘉月点点头,“是啊,我还没吃饭。”

波本笑笑,“那正好,我带你去吃东西。”

浅见嘉月立即答应。但紧接着转念一想,她记得上次波本请自己吃的饭是他自己做的。虽然很丰盛也很美味,但花费的时间也太长了。

她摸摸自己的肚子,感觉距离真正的前胸贴后腹大概只有一线之隔了。她可能撑不到波本把饭做好就把他家存储的所有能吃的干粮全部吃光。

她想着等车子来到街区就随随便找一家餐厅下车吃饭,然而没等浅见嘉月想好到底去哪一家,波本已经把车停在米花街的一家咖啡厅。

浅见嘉月:“诶?这里是……”

波本笑笑,“我记得你之前一直说想吃西餐的事情哦,不过今天没准备好,只能先来这里了。等下次准备好再请你。”

哦,原来是这样。

浅见嘉月忽然觉得有点感动,没想到一个月前她临时兴起说出的话都能被他记得这么清楚。

不过她可没有“一直”,她只有上次在迹部家里眼馋了那一次而已。

两人进入咖啡厅找了甜点坐下,浅见嘉月点了一大份三明治和一杯橙汁。波本说自己不饿,暂时没有点。

等待过程中,浅见嘉月来回打量着这家咖啡厅的环境。她又想起了迹部家那豪华的用餐氛围。

波本说“下一次”请她吃西餐,可是谁知道他所谓的“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呢?他们还要“做准备”,那么首先得有一套漂亮的高档裙子?

可是她还欠着波本几十万的服装费和造型费。

浅见嘉月想想就苦了脸。

算了,还是别让波本请她了。她先把那些债务还清楚再说。

在她兀自苦恼途中,波本坐在对面一直盯着她看,见她露出那样的表情,不由得询问:“你在想什么?有什么烦恼吗?”

浅见嘉月晃了晃头,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没有,只是在担心三天后的最后一次考核而已。”

“是吗?”

说完这两个字,波本忽然沉默了。

浅见嘉月以为他多少会安慰或者鼓励自己几句,没想到过了好几分钟也没说话。

大概是因为只能听天由命,所以他没什么好说的吧?毕竟他之前帮她的已经够多了。

浅见嘉月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个人各自沉默着,气氛有些黯然。

好在这家店的店员动作很快,没一小会儿服务员便把三明治和果汁都端了上来。鸡蛋生菜的味道混着面包的香味,一接触鼻子便源源不断地汹涌进脑神经,浅见嘉月只觉得肚子更饿了。她索性把那些惹人不快的话题通通抛到脑后,拿起一个三明治便往嘴里塞。

真的好饿,她急需满足食欲。管他其它什么事,先放一边之后再说!

波本找服务员要了杯咖啡慢慢等。

他发现浅见嘉月吃饭的模样似乎总是很“激烈”,像是好几天没吃过饭一样,饭量也毫不将就。

这个风格在一票为了维持淑女形象而慢条斯理的女高中生中格外显眼。

波本:“你慢点吃,没有人跟你抢。”

浅见嘉月:“因为真嗯荷坳吃嘛,你推荐嗯店木错(因为真的很好吃嘛,你推荐的店不错)……”

波本难以置评。

浅见嘉月啃完一整个三明治,准备拿起另一个时注意到了波本有些呆滞的模样。

她顿了顿,冲波本笑眯眯:“你知道的,对食物表现出最强烈的爱意,可以召唤出干饭之魂。”

波本:???

浅见嘉月:“这个世界上,唯有生命与美食不可辜负。”

波本:……

好吧,他明白了。

“嘉月,你看。”他指向了位于离他们较远的一个角落上的客人,“那边的那个男人,是个司机。”

浅见嘉月:??

浅见嘉月顺着他的指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那个男人。但问题是她不觉得他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特征。

他是司机?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嘴里塞着东西,浅见嘉月说不出话来,她只好向波本歪了歪头表示疑惑。

波本耐心地跟她解释:“那个那人男人刚才用右手给别人递东西的时候,他的左手同时向自己身体的一侧收回了一些。众所周知司机是需要经常开车的职业,手握方向盘多了,身体难免也会形成相似的肌肉记忆。即是像操纵方向盘一样双手向相反的方向移动。”

从未听说过的细节让浅见嘉月惊得呆了。她无意识地咽下嘴里的一大口三明治,又灌了一口果汁,“所以你刚才就是依靠这个微小的细节判断出他是司机的吗?”

波本点点头,又指向另外一个人,“他后一排的那个年轻女孩子,则是幼儿园老师。”

他说罢又给浅见嘉月讲解了一遍理由,依据裤子膝盖部位的磨损痕迹之类的。

然后他指向第三个人……

浅见嘉月边吃边认真听着,心中顿时涌起对身为侦探的人的无限钦佩之情。

传说中的“明察秋毫”啊,实在是太厉害了。

“只要多注意观察,你可以做到的。”波本笑着对浅见嘉月说道。

浅见嘉月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不不,我不行的,我一点都不擅长这些。”

真的,她高中读的文科,理科的东西对她来说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你让我做做侦探助理之类的文书工作,帮忙整理文件什么的,说不定我还可以胜任……嗝!”

她在句尾发出了一个小小的不寻常的声音。

意识到那是什么声音的浅见嘉月瞬间红了脸。因为在说这话之前,她已经跟随着波本的思路,不自觉地一口一口把事物吃干净了。可能是因为刚开始吃得太快,肚子里的凉气有好一部被积压在了下面,所以等她吃完热食之后,因为压强的原因,一下子涌了上来。

好粗鲁!太丢脸了!

浅见嘉月好想回到前一分钟,把波本的耳朵捂住,这样他就听不到这个声音了。或者返回更早之前,她发誓绝对不会再吃那么快。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波本已经听见了。他忍不住笑了一声,看着浅见嘉月时紫灰色眼睛里闪烁的光芒就像看待一个软萌可爱的小孩子。

“别、别把我当小孩子!”浅见嘉月只好强行挽尊。

然而波本却又是一笑,道:“是吗?”伸出一根手指碰了碰她的脸颊。

看着他手指上东西的那一刻,浅见嘉月脸上的绯红瞬间蔓延到了脖子根。

只见那根手指的指腹上,黏着一片小小的绿色生菜叶。

浅见嘉月只惊了不到半秒,然后反应神速地一把伸手抓住波本那根手指,火速销毁证据,又飞一般地揪出一块纸巾抱住他那根手指用力擦了好几下,把刚才的“罪证”消灭地一干二净。

在不到十秒钟时间内迅速完成了这一切。她一下子坐回座位,握起橙汁的杯子悠哉地喝了一口,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她脸上写着一句话:刚才我平安无事地吃完了特别满足的一顿,真的超——级开心。

波本“噗”地没忍住,笑个不停。

作者有话要说:  波本:果然还是个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