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31章 默契
 
“啊, 那个……我记得迹部家有一个很出名的驾校……”浅见嘉月不停地往波本的方向瞥,不清楚自己说知道好还是不知道好。

但波本毫无反应。

“那个驾校的校长貌似就叫这个名字——不知道我记得对不对。”她只好硬着头皮自己说。

“没错,就是他。”迹部景吾说道。

他把自己刚才翻过的手机调了个方向, 给浅见嘉月看。

只是那是一篇新闻报道,标题是非常醒目的几个大写加粗的黑色字体, 写着:迹部家族进行大规模人事调动,驾校校长斋藤贵史被辞退。

什么?!斋藤贵史被辞退了?发生了什么?

看报道的日起, 他似乎在两周多以前就被辞退了。也就是浅见嘉月迹部绅人单独见面之后不久。

这是什么情况?她前脚刚因为斋藤贵史的事迹部绅人谈过, 后脚迹部绅人就把斋藤贵史给辞退了?

她在谈话中分明并没有提及斋藤贵史的名字啊。而且根据他当时的表现, 他似乎也确实不知道斋藤贵史涉黑的问题。

难道她被骗了?!

难道他早就知道了斋藤贵史的所作所为,并且甚至可能的确亲身参与了截获组织货物的行动,在浅见嘉月面前表现的一切都是装的吗?

她去找他,让他知道事情败露了, 所以才以人事调动的名义斋藤贵史推了出来吗?

想到这一重可能性, 浅见嘉月被惊出一身冷汗。如果事实真是那样, 且不说她的考核完全失败, 她的举动对组织的影响也绝不可小觑。

她感觉有一把铡刀已经悬在了自己头上。

她心虚地看向波本, 只一眼便立马转移视线。

“抱歉,我要先上个洗手间。”这时, 波本忽然站了起来。

“哦哦。”迹部让开通道, 让他出去。

浅见嘉月被这忽然的举动搞得一愣。她看着波本径直离开,一眼都没回头看她。

浅见嘉月更慌了。

她做错了什么了吗?可一直到几分钟之前波本对她的态度都还好好的。

不不。她不能自乱方寸。先冷静下来,继续看这篇报道。

报道中说,斋藤贵史被辞退的原因是贪污巨额款项, 给企业家族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迹部家打算使用法律手段从斋藤贵史手中收回本应属于他们的利益。但在一纸诉状递交之前,斋藤贵史却先消失了……

警方经过调查,发现斋藤贵史暗地里还从事着非法运输交易毒/品的生意。

记者采访迹部绅人时, 迹部绅人对此痛心疾首地表示,他对曾经给予充分信任的斋藤贵史倍感失望……

这么说来——如果新闻里面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迹部绅人一开始并不知道斋藤贵史的行为。

这倒是给了浅见嘉月另一个思路。说不定迹部绅人只是对自家生意里涉黑的部分稍有了解而已,并没有亲自参与过。在那次谈话中,他从她的言行举止中发现了她所讲述的那个谎言自己所知道的某个有涉黑痕迹的手下有关,调查之后发现了斋藤贵史得罪了神秘恐惧组织的事。为了明哲保身,他把他赶了出去。

以浅见嘉月对商业浅薄的理解,这么大的一个家族的负责人,是绝对不可能对商业里黑暗的一面一无所知的。

她想到另外一件事,转头看向赤司征十郎。

“请问关于赤司家族的生意,赤司同学平时有参与或者学习吗?”

赤司征十郎点了点头,“那是当然。”

浅见嘉月:……

瞬间觉悟了,这绝对也是个知情人。

身为日本历史最悠久也最庞大的御曹司家族,赤司家的势力横跨政商两界,正巧组织也是这样。组织想要继续扩张势力,无论如何也避不开赤司家。

难怪刚才迹部景吾问的时候她怎么给波本使眼色也得不到回应,原来赤司早就什么都知道了。刚才所有的纠结都是她自己在为难自己。

浅见嘉月叹了一口气,沉默好一会儿才认命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那么迹部同学……”

话说到一半,不远处忽然传来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把浅见嘉月问话的声音掩盖了个严严实实。

紧接着是服务员发出的惊慌的喊声:“呀,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啊,没关系。刚才也是我没注意……”

咦?波本的声音?

原本不打算理睬这回事的浅见嘉月循声看去,只见波本正一名女服务员站在靠近吧台的过道里。那名服务员不似乎小心撞到了波本,手上的盘子连同里面正要给客人送上去的食物全都撒到了地面。

服务员正害怕地蹲在地上,慌张地用纸巾帮波本擦脏掉的鞋子裤脚。

波本居然不小心把人家服务员撞到了?!还让人家把食物撒了一地?

浅见嘉月想起他在动漫中初出场时伪装成笨拙的咖啡厅服务员的样子。

是太累了吗?因为连续工作很多天所以精神恍惚。

正这么猜着,浅见嘉月又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更加喧闹的嘈杂声。那个坐在他们后面的一看就很有钱的女人似乎男朋友谈崩了,站起身的同时一甩手,居然把杯子盘子都摔碎了。服务员连忙过来帮忙收拾和劝架。女人甩头就走,她那位男朋友也顾不上服务员道歉了,赶忙抬脚追上去。

“没用的废物,你少拉我!”女人猛地甩开男朋友拉他的手臂,甩头就往出口那边走。

她没注意脚下,一脚踩上了被服务员打翻的食物。

“呀,讨厌!这是什么!”

地上的残渣沾到了她的高跟鞋上,她嫌弃地惊叫起来。服务员连忙蹲到她的跟前帮她擦鞋,听着女人难听的骂声人都快哭出来了。

波本这时候已经折回了座位。

他对着迹部景吾不好意思的笑笑,“真是抱歉,我刚才不小心掀翻的是你们点的东西。”

迹部景吾愣了一会儿,“哈?”

波本更羞愧地道歉,“真的是非常抱歉。为了表示歉意,这一顿饭就由我请你们。”

他说话时看了一眼赤司征十郎,意思是这个“你们”也包括赤司征十郎。

迹部景吾郁闷地扶了扶额,“那倒是不用,这又不是你的错。让他们再做一份就是了。”

话正说着,一个服务员端着放满各种食物的盘子走了过来。

“先生,这是您们点的食物。”一边说一边把盘子上的食物一份一份摆到桌上。

迹部景吾等四人:???

不是说他们点的东西被撒了么?

浅见嘉月看向波本,发现波本竟然也呆住了。

“这个真的是我们这边的点的东西吗?那刚才撒了的是……”波本问道。

“啊,真是不好意思。”服务员回答之前先道歉,指了指他们后面的作为,“刚才的确是撒了一份,不过这一桌的客人你们恰好点了一样的餐点,那桌客人现在离开了,食物也不吃了。所以我就把这些给你们端了过来,如果不介意的话……”

服务员满脸歉意地等着客人们的回答。

迹部景吾扶着额头叹了口气,那神情像是在说“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他朝服务员摆了摆手,“算了,就这样吧。”

服务员立即感激地深鞠了一躬,“谢谢客人体谅,祝您用餐愉快!”

服务员转身离开。迹部景吾拿起一个汉堡,将纸质的包装一层层揭开。

浅见嘉月忽然发现,波本的表情很不对劲。

他死死盯着迹部景吾揭开汉堡包装的手,眉头皱地非常深,像是和那个汉堡有什么深重的仇怨一样。但他偏偏又紧紧抿着唇,一句话也不肯说。

“迹部君……”

“那个,迹部同学……”

波本忽然开了口,而鬼使神差地,浅见嘉月也叫了迹部景吾的名字。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发出来。

迹部景吾手上的动漫顿了一下,疑惑地看看浅见嘉月安室透,“嗯?怎么了?”

浅见嘉月下意识看向波本,波本意外地看着浅见嘉月。

“啊啊、那个……迹部同学……”不知为什么,浅见嘉月觉得波本在期待她能说出点什么能改变一些东西的话。

浅见嘉月不自觉歪了歪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也不清楚需要改变的是什么,但还是在波本的强烈暗示下开口了,“那个,手机还给你。”

她把迹部景吾拿给她让她看新闻的手机调了个头,推回迹部景吾面前。

迹部景吾“啊”了一声,把手机收回去。然后握紧了那个汉堡,准备往自己嘴里送。

“还有一件事!”浅见嘉月喊道。

“嗯?什么?”

良好的教养让迹部景吾再次把刚送到到嘴边的汉堡放了回去,等浅见嘉月先把话说完。

对面的赤司征十郎正在切牛盘,听到浅见嘉月急切的声音也停下了动作。

浅见嘉月的脑子却卡了壳儿。

老天,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会莫名其妙地不希望迹部和赤司吃这些东西?她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她又一次看向波本,非常不靠谱地回想起了自己一边吃东西一边和波本说话的模样。然后下意识地跟迹部赤司对比,陷入了深深的惭愧之中……

迹部景吾正等着浅见嘉月说话,对方却半天没有动静,还莫名陷入了奇怪的情绪当中。迹部景吾极小幅度地偏了偏头,疑惑地“嗯?”了一声。

浅见嘉月猛地回过神来,“啊,那什么……”

没时间为自己的走神羞愧,第一时间把自己的思路和刚才要谈的事情连接上。

“对了,我很想问一下,关于斋藤贵史这个人……

“对迹部家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吗?”

作者有话要说:  波本:(竖起大拇指)有默契!

浅见嘉月:我是谁我是哪儿我在干什么……

ps:作者专栏内《夏目异能帐》求预收,能看耽美的亲们可以关注一下。

文案:

一觉醒来,夏目贵志穿越到了一个和自己生活的小镇完全不同的世界,这里的很多人都拥有奇特的异能力,他身体的原主人也依靠封印他人的异能使自己拥有了许多不同的异能。

为了征服这些不受控制在体内肆虐的异能,夏目贵志开始制作能额外储存异能的异能帐。

在这过程中,一个名叫太宰治的少年帮了他很多忙。但不知为什么,这位最年轻的mafia干部总是无缘无故地躲着他。

夏目贵志:太宰先生,这是下属帮您写好的任务报告……

夏目看到一截跳窗逃跑的黑色衣摆。

夏目贵志:太宰先生,中也先生刚才说……

太宰治“噗通”跳进了河里。

终于有一天,夏目获得了和太宰治面对面平静交流的机会。

夏目贵志:太宰先生,非常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保护和照顾。还有,我想告诉您,我曾经非常喜欢您……

太宰治像受到巨大的打击一样“咚”地昏倒在地。

夏目贵志:??!!

本文拉郎cp:太宰治x夏目贵志

(蠢作者现在也在很努力地提高写文水平,相信到写这篇的时候会有很大进步。欢迎小天使入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