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32章 案发
 
浅见嘉月说完, 迹部景吾的表情登时就变了,整张脸的线条都紧绷了起来。

他把那个没拆完的汉堡放回了桌面,像是没胃口再吃了一样, 低低叹了声气。

大概是出于尊重谈话氛围的目的,赤司征十郎也放下了手中的刀叉。

不知怎的, 浅见嘉月看到他们的动作,居然松了一口气——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松这一口气!

她继续追问, “新闻上说斋藤贵史因贪污公款而被辞退, 并且被警方抓捕。但与此同时, 他还暗中从事着贩卖毒品的生意。我想知道,在他这种行径暴露之前,迹部家族是否在某种程度上为他提供了庇护伞?是不是在失去这把庇护伞之后,他恼羞成怒了?”

迹部景吾脸色很不好看, 望着浅见嘉月的眼神像是在说“你很了解前因后果嘛”。

“只凭这一则报道就推测出这么多, 这些事情你果然早就知道了吧?”

浅见嘉月淡定地摇头, “没有, 你误会了。我只是比你多接触了一点社会的阴暗面而已。我真正了解始末的只有我和母亲所受到的伤害。

“当然, 我也需要向你道歉。之前我的确欺骗了你,利用你去见了迹部先生, 还给你们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非常抱歉, 同时也非常感谢。迹部先生是个好人。”

她假装无意识地摸上布满伤疤的手腕,说出的话听起来就像迹部绅人帮她和母亲报了仇一样。

“所以,联姻什么的,其实根本没有这件事, 对不对?”

“……是。”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再欺骗的必要了。

她觉得迹部景吾一定觉得非常冒犯,所以才会这么用力地使劲盯着她。

浅见嘉月用一根手指来回扣弄着袖口, 僵着脸假装走神。

说实话有点尴尬。如果没有和母亲的这一出虚构的经历做掩饰的话,这一幕简直就是社死现场本场。

还好大家都是聪明人,她刚才没有、现在也不需要再把她和迹部绅人的对话复述一遍。

“既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迹部景吾想了想问道,“为什么你父亲没有亲自出面帮你和你母亲解决?以他的财力和能力,这应该不难吧?反倒是逼得你一个人想办法。”

很简单。因为这是对她个人的考核,而且她从始至终都在说谎。

浅见嘉月故作忧愁地叹了口气,“因为……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难题啊。”她哀怨地看了迹部景吾一眼,“像你这样家世高贵又生活幸福的小少爷一定无法理解吧?”

迹部景吾额头上冒出一个十字路口,“少挤兑人了。你当本大爷是什么?被藏在金色城堡里的金丝雀吗?”

要不是看到迹部景吾这么认真的神色,浅见嘉月差点就想点头了。

“别把我和你想象中的那种人相提并论。”迹部景吾又说道。

但话虽如此,他的表情却稍稍有些迟疑。浅见嘉月猜测他大概是在用自己以往听说过或者在小说电影里看到过的场面推测她现在的处境。

她违心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不过,不管再怎么说,有些事情我毕竟是亲身经历过的。对付那些人,我比你更有经验。”她低眸看了一眼被袖口遮掩的伤疤,然后一脸真诚地望着迹部景吾,“所以,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你一定立即告诉我。只要我能办到,就一定尽力而为。”

真的,请一定“立即”告诉她,她对迹部家的同情经不起太久的考验。三天后就是她的最后一次考核了,她的时间很紧张。

迹部景吾却嫌弃地瞥了浅见嘉月一眼,露出轻蔑的表情,“还是算了吧。你这不华丽的女人,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再说吧。”

哦,那也行。她巴不得不管这事呢。

咦?不对,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他刚才说了什么?“不华丽的女人”?

这是个是什么神奇的称呼?为什么会有人用“不华丽”这个词来形容别人啊?

浅见嘉月觉得迹部景吾好像是放松之下把自己自恋的本性暴露出来了。

大概是因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迹部景吾看起来不打算再谈论这些了。他又拿起了那个汉堡……

浅见嘉月一惊,“那个!迹部同学!”

“迹部同学最近也收到不少恐吓信吧?”

“诶?”

浅见嘉月疑惑地看向对面。

波本竟然主动开了口,亲自打断了迹部景吾的体力补充计划。

不过,“恐吓信”又是怎么一回事?

波本在翻手机浏览器,看样子也在找有关迹部家族的一些新闻。

他的动作被咖啡店外不远的街道上乍然传来的一阵尖叫打断。

“啊啊啊啊啊啊啊!!!!!死人了!!!!!”

锐利的声音刺耳地像是在脑子里剐蹭,浅见嘉月一听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店里的客人也被这声尖叫吸引了注意力,纷纷议论起来。有好奇心大过胆子的甚至想过去看看。

“啊啊……是真、真的,他死、死……”

看那个自告奋勇出去查看情况的服务员扶着门框回到店里,全身瘫软到连走路都十分困难。如果不是同事眼疾手快立马扶住,恐怕马上就会摔倒。

“你冷静一点,到底是怎么回事?”领班的中年大姐严肃地问道。

“真、真的……忽然就倒在地上了……口吐白沫……那个男人……是刚才店里的客人……”

店里顿时炸了锅。

“这是怎么回事啊?”

“人怎么会忽然无缘无故就倒下呢,还口吐白沫?”

“……喂,这家店里的事物,该不会有毒吧?”

混乱中,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整个店的客人霎时全部沸腾起来。

“喂喂,你们这家店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人家从你们这里出去就死了?”

“就是啊,你们是不是故意害我们!”

“没、没有的,大家请冷静一点……”

不论是出于贪小便宜还是凑热闹的心态,客人们纷纷涌向了收银台,大声叫嚷着要求赔偿。服务员那一点微小的劝慰声被倾刻淹没在翻涌的人声里。

“迹部君,请让一下。”波本起身对迹部景吾说道。

“嗯?哦哦。”迹部景吾给波本让出通道。

波本离开座位向门外走去。他没有理会那些吵嚷的客人。原先的通道被挡了,他就直接一手撑着桌面跳过去。

浅见嘉月觉得,他应该是属于胆子特别大大到想去探究真相的那一类。毕竟他还有个“私家侦探”的身份。

发生了这种事,迹部景吾也没了继续吃东西的欲望。他对赤司征十郎说道:“我们也去看看吧。”

赤司征十郎点头,道:“好”。

两个人相跟离开了。浅见嘉月看向被放回桌面的那个拆了一半包装的汉堡。

她被那位胡乱猜测死者死亡原因的客人提醒了。当时她提到斋藤贵史对迹部家做了什么的时候,迹部景吾并没有否认,后来波本也变相承认了这一点。而如果斋藤贵史真的打算伤害迹部家人并计划在近期采取什么行动的话,那么给迹部景吾送来的这份食物就有可能被……

千钧一发的事情,浅见嘉月不敢回想。

难怪波本从洗手间回来时要假装失误把服务员送来的东西打翻。

她又看向赤司征十郎点的那块同样没有动过的牛排。

虽然不是她和波本的主要阻止目标,但他从一开始就没怎么碰自己点的那块牛排,反而从浅见嘉月强行跟迹部景吾说话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怪异地盯着它。

身为接触过商业黑暗一面并且和迹部景吾关系相对亲近的人,他或许早就猜出了端倪。

——尽管给他们送来的这一份食物原本是给他们后桌的这对情侣的。

浅见嘉月抬起头,看到迹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已经走出了店外,于是也抬脚跟了上去。

这家咖啡店临近一条街道的十字路口,旁边是一家非常豪华的五星级酒店,迹部和赤司他们参加的聚会就是在这里面举办。

刚刚被人说“死了”的人貌似就趴着倒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旁。那里现在已经严严实实围了一大群人。

路上的车辆因为司机暂停下来看热闹也发生了拥堵,一时间鸣笛声震天。

浅见嘉月好不容易挤进人群中,只见倒下的是一个男人,旁边一个浓妆艳抹一身名牌的女人全身瘫软地坐在他的尸体旁。

她的模样有点眼熟。

啊,想起来了,这就是刚才在店里坐在他们身后那一桌的客人。就是一直吵架的那个。

至于意外身亡的这个男人……没错,就是她的男朋友。

那么鲜活的两条生命,居然一出门就发生了这种事。

波本现在正蹲在那个男人身边,检查他身上的伤口,试图找出其他致死的原因。

看他的表情和动作,想必已经检验过呼吸和心跳,确认过男人的确是没救了,所以完全没打算做多余的无用的急救。

但同时他的脸色非常可怕,完全没有往常看到尸体和案件时冷静从容的模样。

作者有话要说:  猜猜服务员给迹部和赤司送上来的那份食物到底有没有毒?

另外,感谢读者“小叶子”灌溉的二十瓶营养液。谢谢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