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34章 拉勾
 
意思是说只要她第一个查出这一次案件的真相, 那么作为奖励,波本可以帮她进行最后一项考核?

听起来是相当诱惑的条件,但他凭什么能这么说呢?他口中所谓的“出题人”, 权利到底有多大?

想要知道答案的心理倾时胜过一切,浅见嘉月一把抓住波本的衣领, 把他整个人拽地身体一歪,偏向自己面前来。

“既然你是出题人, 那么也是阅卷人对不对?我之前经历的那几次考核, 你是不是全都知道?包括所有细节?”

波本紫灰色的眼珠瞥向浅见嘉月的脸, 丝毫不否定,“是的。”

“那你告诉我,最后一项考核的内容是什么?”

这时波本却沉默了。紫灰色的眼睛里像是有暗波涌动一样,黑沉沉地像是一潭水势复杂的河渊。

“如果你能完成我说的加分题, 这个问题就不重要了。”过了一会儿, 他说道。

浅见嘉月:……好神秘的样子。

浅见嘉月说不清楚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道所谓的“加分题”实在是太突然也太过奇怪了。而且“推理”什么的, 完全是“超纲题”好吧?她的训练课程里从来就没有“推理”这一门。

她觉得波本或许是另有目的。但眼前掌握的信息量过少, 她想不出是什么样的目的。

她能相信他吗?

犹疑间, 警察们的报告已经全部汇报完了。

“这么看来,嫌疑人一共有三位……”目暮十三往这边慢慢踱过来, 嘴里不自觉地说出了正在思考的问题。

浅见嘉月不好再追问, 一把松开波本的衣领。

经过初步排查,警方目前为止找到的作案嫌疑人一共有三位——直接接触过死者所吃过的食物和所用过的餐具的两名店员,分别是姓山口的男咖啡师和姓酒井的女服务员,以及死者的女朋友小田美玲。

多么经典的三选一。

浅见嘉月看着被拉出来的三人, 心道。

不过因为山口和酒井都不认识松永和小田,所以正常来看,第一嫌疑人无疑是小田美玲。

“等、等一下!你们到底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是凶手!”听罢警察的怀疑, 小田美玲大喊道,“只是因为我是离松永最近的人,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诬陷人了吗!”

的确,证据不足的话,根本不能定罪。

警察对她进行了简单的搜身。最理想的情况是能直接从她身上找出装有毒品的包装或者粉末残留,这样就能直接证明他是凶手。但是结果很可惜,什么都没有。

小田美玲脸色很不好。

“果然已经销毁证据了吗?”目暮十三一脸的不出所料。

这也是正常操作。一般人在作案之后当然是要在第一时间销毁证据的。

他再次询问小田美玲,“你在吃饭途中有没有暂时离开地位去过其他地方?比如厕所之类的。”

“没有。”小田美玲语调生硬,尽力克制着怒气,“我哪里也没有去。”

“那离开咖啡厅之后,到死者死亡之前这段时间呢?”

“说了没有了!我从始至终一直都跟松永在一起,一次也没有离开过!”

“请不要激动,我们正在查案。”看她不耐烦,目暮十三提醒了一下。

他转向店里的店员和其他客人,询问事实是不是这样。大家努力回忆了一阵,结果是她从进店开始,一直到离开,期间的确从来没有离开过座位。

警方于是又联系城市道路管理部门,调取了红绿灯路口的用来检控车辆违规行为的监控。

从监控里可以清楚地看到,短短三分钟时间,小田美玲和松永一直在吵架。过程中小田美玲从包里拿出一块纸巾弯腰擦鞋,过程中大概是想让吵闹的松永闭嘴,竟然直接把擦了鞋的纸巾粗鲁地按在了松永的嘴上。

再后来小田美玲转身就走。松永忙着去追她的时候,那张纸巾掉在地上。

目暮十三恍然,“原来如此。如果毒物是用纸巾包起来的话,小田小姐完全可以通过假装擦鞋等一系列动作来把关键证据处理掉。把纸巾按在死者嘴上这一动作则可以进一步确保死者中毒——鉴识科!”

目暮十三立即找人去寻找那张纸巾。

“找不到的吧?今天的天气有点微风。”浅见嘉月自言自语道。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可能。在《名侦探柯南》的原作动画里,波本就曾经成功地在有风的天气里寻找到被风吹走的单薄的快递单,并根据快递单上的信息救出被困的少年侦探团。

如果换成纸巾,他应该也能办到吧?

她扭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一声不吭的波本。

“需要我向警察推荐你,让你去找那张纸巾吗?”

日本的街头还算干净,垃圾很少。从干净整洁的路面上找一张孤零零的纸巾,应该是可行的。

波本却淡淡瞟了她一眼,“不要开玩笑。这是对你的考核,亲友不可以帮忙。”

浅见嘉月撅起嘴。

可是她并不很想做这个“加分题”呀。即使没有波本,她相信自己也可以顺利完成那最后一次的考核。

“给你个提示好了,”大概看出浅见嘉月的动摇,波本说道,“证据此刻还留在这个咖啡厅里。”

“诶?真的吗?!”

波本不说话了。

浅见嘉月的脸皱成了个苦瓜。

真的,她不是那种自不量力的人。除非必要,否则她绝不会强迫自己去做不擅长的事。

“我是不会害你的。”

见浅见嘉月沉默了很久没说话,波本说道。

他的声音非常温柔,“虽然不清楚你最后一场考核的内容究竟是什么,但一想也知道,那只会比剿灭fbi的那次更困难也更残忍。我不觉得凭你现在的心理状态可以应付得了。”

浅见嘉月默了半晌。

他这话说得可真认真,简直像是在真心为她好一样。

可是他凭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她在围剿fbi那次的行动里晕倒了,所以他就可以这么自信地说她心理素质差?

“你在小看我吗?”

波本愣了一下,然后苦笑,“我就是因为相信你才会把这件事交给你的啊。”

是吗?

浅见嘉月半信半疑。

波本继续鼓动她,“你想,你只要帮我完成这件事,我就帮你完成最后一次考核,并且保证你平安无事。这不是很公平的交易吗?”

现在又变成“交易”了?恕她暂时没看出这件事对波本有什么好处。

不过这似乎也没那么重要。对于浅见嘉月来说,关键在于她帮他达成目的之后,他给自己的报酬是否值得。

保证她平安无事地通过最后一场考核吗?

就眼前来看,貌似的确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好吧,她被说服了。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角落,浅见嘉月悄悄伸出一根手指,伸到波本那边,勾了勾他的。

“但愿你说话算数。”

她说罢上前两步,试图把案件现场看得更清晰一些。

波本抬起手,愣愣地看了看自己被勾过的小指。

不遵守诺言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他看向现在只留给他背影的浅见嘉月。她现在显然很苦恼,正在拼命和自己脑子里那寥寥无几的推理细胞较劲。

目暮十三正盯着小田美玲的鞋子看,“……这么说来,如果用装有毒物的纸巾擦过鞋的话,毒物也可能会粘在鞋子上。”

他想要不要叫鉴识科来把她鞋子被纸巾擦过的地方检查一下。

小田美玲第一时间察觉到目暮十三的想法,后退几步躲开,“你们想干什么!”

“毒、毒物应该不会留在鞋子上的。”浅见嘉月在这时插了嘴。

周围人的注意力瞬间都被这句话吸引,目光都集中在了她身上。浅见嘉月努力克服怯场,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明察秋毫的大侦探。

“因为如果我是凶手的话,”她继续说道,“我一定会小心又小心。本来目的就是销毁证据,怎么可能又留下新的证据呢?她假装擦鞋子的时候,一定小心避开鞋子表面了。”

根据浅见嘉月对《名侦探柯南》的了解,只要跟警察的思路对着干,就大概率能找到正确答案。

但是余光里的波本摇了摇头。

浅见嘉月:……

不是猜错了吧?还是你故意影响我?!

她转头瞪向波本,看到他几乎是在自己转头的同时伪装成了事不关己的观望姿态,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做一样。

浅见嘉月:……好一个猪队友。

不过算了。错了就错了,本来也是瞎猜。

目暮十三却同意了浅见嘉月的看法,说了句“说得有道理”,然后轻易地放弃了这一打算。

浅见嘉月抓紧时间整理思路,让脑子快速转动起来。

这样下去不行,推理从来就不是她的长处,这个场合下又不方便对三个人都使用催眠……

应该还有别的方法能找出真相,想想推理小说里怎么写的来着?

哦对,读心。

当然不是真正的读心。对于她来说,能做到的只是根据自己学习催眠过程中接触到的心理学知识,和自己以往的说谎经验去观察。

她把目光投向被列为嫌疑人的那三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浅见嘉月:不遵守承诺的人要吞一千根针!(凶巴巴)

ps:改了改这章后半部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