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36章 解决
 
浅见嘉月不喜欢这种眼神, 尤其是在她刚刚才答应帮他做事的前提下。他这个表情简直就像是在宣称他对她的行动了如指掌,并且事态也完全按照他预想的发展一样。

他都知道些什么啊?得了便宜还卖乖。

浅见嘉月瞪了他好几眼,直到波本把那个目光收回去才了事。

她转头进了咖啡厅时, 小田美玲正在和酒井对峙。

“我知道一定就是你。你原本想害的人是我,结果没想到我根本没有喝下那杯咖啡, 反而给了松永。你见目的没达成,所以便再次在食物里下毒, 想要害死我。”

酒井垂着眼眸, “你冤枉我了, 我并没有那样做。”

她的身体此刻冷静了下来。惊恐的表情没了,身体不再发抖了,双手也非常放松地垂到了身体两侧。

浅见嘉月不意外。

因为即使发现了毒物的传递路径,也无法直接证明毒是酒井下的。正如他们先前一直在苦恼的, 证据已经被犯人处理掉了。

另一边, 高木涉和鉴识科的警察沟通好了, 两人一起回到咖啡厅。

“目暮警部, ”鉴识科的警察说道, “化验结果出来了,那些食物残渣出现了氰化/钾化学反应, 和死者所用的咖啡杯中检验出的相同。”

酒井面露不可置信。

小田美玲怒目圆睁, 两步跨上去抓住酒井的衣领使劲摇晃,“果然是你!果然是你!你杀死了松永!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已经有无辜的人死了还不收手……”

她摇晃的力气非常大,酒井的衣服被她扯松了,制服最上面的那颗扣子差点被拽掉。

酒井在最初的惊讶过来再次平静下来, 甚至还能劝慰小田美玲,“小田小姐,请你冷静一点。即使这样, 也无法证明毒是由我下的。这个咖啡厅里可以不接触咖啡杯而下毒的人其实有很多。”

小田美玲一愣,看向还留在咖啡厅里的其他人。

她竟然觉得这个女人说的有道理。

“不对哦。”浅见嘉月主动帮她解释,“毒就是你下的,因为你是全程接触那杯害松永目光死亡的咖啡的人,负责从头到尾把它从吧台送到客人那里。如果真的有人在你送咖啡的过程中下毒,那么刚才警官们排查嫌疑人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呢?”

酒井止了口。相当正确的逻辑,她没办法解释这一点。就算归咎为“不敢随意冒犯客人”,在那种人人自危的情况下也太假了。

“但即使这样,证据也不充足吧?”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能从源头的下毒还有一个山口先生不是吗?你怎么排除他的嫌疑?”

山口口才显然没有酒井那么好,一张口就有点说不清,“我、我没有。我只负责做……”

“哎。”浅见嘉月叹了口气,打断了嫌疑人的相互怀疑,“凶手不可能是山口先生的。酒井小姐,你刚才没听到小田小姐说吗?那杯咖啡原本是小田小姐自己点的,因为闻出来口味不对才给了松永先生。

“如果一个人真的打算杀人并且备好了毒药的话,那么最需要保证的就是那份有毒的食物能准确地被他想要杀害的人吃下去。所以如果真的是山口先生想要用毒杀害小田小姐的话,那么作为一名咖啡师,他首先需要做到的就是咖啡的口味适合小田小姐。毕竟那样的富家大小姐,很难会有即使难喝也不能浪费食物的意识。”

换句话说,如果察觉到不对口味,她一定不会强迫自己喝下去。

这话说得小田美玲有点脸红。

“听起来的确是这样没错,”酒井又道,“但你为什么这么确定凶手一开始想要杀害的人是小田小姐呢?”

“诶?”

“刚才的只是猜测而已不是吗?为什么你会把它当真相一样这么确定呢?”酒井又追问了一次。

浅见嘉月愣了一下,回想起刚才的确是这样。一时无言以对。

“如果山口先生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松永先生呢?那样把那杯咖啡做得让小田小姐喝不下去不就是理所当然的了吗?反倒是松永先生出身贫寒,而且作为小田小姐的男朋友,他一定不会看着小田小姐浪费食物而选择自己把那杯咖啡喝下去吧?”

浅见嘉月头脑空白了片刻。

她扶了扶额。

好吧,她被说服了。

她不太擅长跟别人争论这种莫须有的东西,没有更能得到认同的依据,继续下去只会没完没了。

好在她有别的筹码。

她假装无意地看了一眼高木涉。

高木涉立即上前,说道:“不是这样的,凶手的确是酒井小姐。我们检查了另一个被酒井小姐送过餐的客人的杯子外壁,发现那里也有毒物残留的痕迹。”

酒井一惊。

鉴识科的同志把那个用带着包裹着的杯子拿了过来,只见杯子底部还有一点点饮料的残渣。

“这是酒井小姐在给死者送过餐之后送的另一份,给迹部和赤司先生的。”他道。

迹部惊讶了一下。

警察检验他的饮料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没有征得他本人的同意?

但紧接着转念一想,这会不会是浅见嘉月特意作出的安排?

然后他在01秒内迅速抹去了脑袋上顶着的大大的问好。

不过话说,他杯子的外壁沾了毒,那他的手会不会也……

哦,不对,他没有碰那个饮料杯子。

不不,以防万一,他还是立即去把手洗了比较好……

在迹部景吾纠结的同时,酒井脸上的平静再也维持不住了,裂缝中透出满满的惊惶。

她给迹部景吾下毒的时候撒到外面了吗!?那她给迹部景吾下毒的事是不是也被发现了?

“呵,是不小心弄到手上了吧。”浅见嘉月笑着道,“我记得你在撒了给死者和小田小姐那份食物之后立即又给迹部和赤司同学送了。中间这么短的时间,还有你送餐过来时那么干净的手,我想你应该没有收拾地上那摊狼藉吧?而且也没有另外洗手。

“如果现在检查你的手的话,不出意外,应该也能查出毒物反应吧?”

酒井的脸刷一下就白了,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得颤颤发抖。

目暮警部一声令下,鉴识科的人员立即上前,想对酒井的手指进行检验。

“抱歉,请您配合一下。”

酒井没有把伸给警察,而是抬起捂在了制服第二颗扣子那里。她垂着头,低声道:“不用检验了,毒是我下的。”

后来的事没有太多关注的必要,总而言之就是酒井为情杀人。她不止认识小田美玲,而且男朋友还是小田美玲的备胎之一。她那位男朋友看上了小田美玲的钱,为了还赌债而和酒井分了手,再后来为了见小田美玲而出了车祸,不救而亡。

酒井就是为了前男友报仇决定杀人的。毒物她准备了很久,本想制定一个完美的计划再实施,没想到小田美玲竟然直接来了她所工作的咖啡厅。于是酒井当机立断……

“我很抱歉杀死了无辜的人……”

她还在心有担忧地撒着谎。

浅见嘉月心想。

她不是一直准备着毒物,而是恰好从指使他杀害迹部景吾的人那里拿到了毒药而已。

有那么一个赌徒男友却还死心塌地地跟着,也难怪她会那么容易被人威胁。只怕那个死去的前男友生前欠下的债,全都被推到她头上了吧。

警察准备带酒井离开了。高木涉专程来到迹部和赤司面前,“你们二位,麻烦也跟着我去警局吧。有些事情,最好还是在警局说,也更安全。”

几个人回头看了看浅见嘉月,接收到一个颔首回应。

没错,跟着警察走就对了。有人想害你们,警察可以保护你们。

目送他们走后,浅见嘉月来到波本身边,掐起腰,眯起眼,得意地笑着,“我知道你为什么非要让我来解决这个案件了,因为你害怕是自己的失误间接导致了松永死亡。对吧?”

因为那块纸巾。波本以为是他打翻了食物后,食物上的毒沾到了纸巾上才导致松永死亡的。那时候脸色不好也是因为这个。

直到警察在死者用过的咖啡杯里发现了毒物。

“现在事情完美解决了。你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我?”浅见嘉月骄傲地小尾巴都快翘起来了。

波本看着好笑,没忍住伸手敲了敲她额头,说道:“是的是的。”

然后转身走了。

浅见嘉月:……

她想听的是道谢,这两声“是的”是什么意思?

咖啡厅外面,造成紧张气氛的警戒线终于被拆掉了,餐厅里恢复了往日的安宁。但是由于刚刚警察在餐具上检验到毒/药的事,咖啡厅老板作出决定,将所有用过的没用过的餐具全部清洗一遍,并送客人们优惠券作为补偿。

一听有优惠,客人们瞬间将下毒的事抛到了脑后,也不担心自己有没有可能中毒了,一个个都跑去前台领券。

浅见嘉月返回到原座位,悠哉悠哉地打算把之前喝到一半的橙汁喝完。

“你之前碰到迹部同学的手机吧?”波本提醒她。

浅见嘉月猛噎了一下,咳嗽起来。

波本好笑地帮她拍着背,等她慢慢缓过来。

浅见嘉月:“杯子外壁上有毒的事是我编的。因为不知道酒井到底因为什么被挟持,担心直接说食物里有毒惊到对方,导致对方撕票。”

波本点点头,“但迹部同学接触了可能有毒的汉堡。”

浅见嘉月生气了,一拍桌,“那是在我碰到他的手机之后!”

波本笑起来。

浅见嘉月总算好好喝完了那杯果汁。

两人一起离开咖啡厅时,浅见嘉月翻开手机看了看邮件。

“没那么快。”没等她翻开收件箱,波本先说道,“通过摄像头信号源查找监控源头也是需要花费时间的。”

浅见嘉月吃了一惊,心想他怎么知道自己交代了高木警官帮忙查找监控源头的事的?

她苦恼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能把所有细节都猜的这么准确?你明明只是看到了,并没有听到我和高木警官说了什么吧?”。

波本不以为意,“能看到你嘴巴的动作就能知道。”

浅见嘉月惊疑地望向波本。

唇语?!

“……好吧。”浅见嘉月无奈道。

“那么迹部家的事呢?之前说到一半没说完的那个恐吓信,里面不只预示了下毒这么简单吧?里面有透漏更多的计划吗?”

波本听了这句话,脸上笑容刹那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信里没有说要下毒,是我自己偶然监听得知的。监听器后来被发现了,我没听清楚他们全部的计划,于是只能时刻关注迹部的动向和身边人的异常情况。”

咖啡厅里有人想下毒害迹部这件事就是这样推测出来的。

“信里,斋藤贵史只粗略地留言,说要让迹部家的所有人付出代价……”

他话未说完,忽然“轰”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咖啡厅隔壁酒店四楼冲撞而出。

作者有话要说:  把正经的推理硬生生凹成了“钓鱼执法”,我有罪!(尴尬到用头发扣出三室一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