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40章 恶战
 
她并不需要一台功能完整的手机。对于他们来说, 真正有用的东西只有手机里的内存而已,其它诸如提供jps定位之类功能的芯片只会带来麻烦。

她的动作非常利落,卸了后壳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能进行定位的部分用改锥挑坏。

“这是谁的手机?”波本扭头看了一眼, 问道。

这件事其实早在他和风见通话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但在她们面前还是要假装第一次看见。

浅见嘉月一边用镊子小心翼翼拆下内存芯片一边说道:“是敌人的。我跑出去报警的时候有人袭击我, 我打倒他之后拿了他的手机和钱包,说不定能从里面得到有用的信息。”

她把那个小小的芯片用一张纸包裹起来, 放进口袋。

“诶——这个觉悟还不错, 你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打算进入情报组吗?”

后座传来贝尔摩德的声音, 一开始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挡了一下,话音里闷住几个字。

浅见嘉月奇怪地扭过头看了一眼。

浅见嘉月:!!!

等等!她看到了什么!这个女人在干什么?!她为什么在后座把衣服脱了?!

白皙的皮肤露出来。浅见嘉月受到了很大的惊吓,急忙扭回头不敢去看。

“这、这不是我可以决定的。”她慌忙回答道,来不及为语调里的不知所措做出任何掩饰。

喂喂有没有搞错?他们现在是在车上没错吧?而且是在大街上!还有个男人在前面的情况下!贝尔摩德居然这么豪放的吗?

她下意识瞥了一眼波本。

她意外地发现波本竟然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 双眼只盯着前方, 专心致志地开着车。

不知是和她一样被吓到了还是被无语到了。

正匪夷所思着, 后面又传来窸窸窣窣的一阵响。

浅见嘉月这才发现, 原来后座的车垫上放着一个购物袋。贝尔摩德从那个购物袋里拿出了一件便服, 抖开之后开始往身上套。

浅见嘉月:……

她想起来了。他们两个一开始来这里就是有计划的。

大概是因为礼服行动不方便,所以贝尔摩德另外准备了便服, 放在波本的车里, 方便随时更换。

意识到自己误会了的浅见嘉月尴尬地低下头,用改锥使劲直戳电路板,想把内存以外的东西全都戳烂。

“boss和你那个父亲吗?”后座上,贝尔摩德一边换衣服, 一边说道,“他们会根据你擅长的技能做出安排。”

浅见嘉月这时已经平静多了。

她擅长的方面吗?

她想了想。

黑衣组织内部并非胡乱堆积的一大群人,而是根据职责和任务需要划分为很多不同的部门。包括负责在外界搜集与任务有关的各项情报的情报组, 负责处理叛徒及暗杀政要、商界大佬等高层的暗杀组,负责辅助组织行动、为行动创造机会和提供便利的外围组,此外还有强攻组、审讯组、科技组、以及各种各样的研究组……

组织会“择优选岗”,根据每个成员的各自所长,同时参考组织需要安排他们进入各个部门的各位岗位。

比如擅长伪装和情报搜集的贝尔摩德和波本就属于情报组的情报人员;武斗能力极强的琴酒是暗杀组的干部,伏特加是秘书兼司机,擅长狙击的基安蒂是狙击手,科恩是狙击手兼基安蒂的观察员;有着著名主持人身份的基尔是外围组的辅助人员;科学头脑发达的雪莉是某研究组生物化学研究人员……诸如此类。

组织给每个人的选岗都是最合适的。

要问浅见嘉月擅长的事情是什么,那大概就是催眠了吧?拥有多年跟着母亲学习的基础,加上后来在不间断的练习中积累的经验,她应该也会成为和贝尔摩德还有波本一样的情报人员。

而且就浅见嘉月现在的私心而言,她也希望可以进入情报组。因为在组织所有的部门当中,唯有情报组是与组织机密接触最多、同时也与外界保持最密切联系的一个部门。她在这里可以充分搜集到组织和对手的大量信息。

但是话说回来,单就“情报搜集”四个字来说,组织内与情报有关的部门其实并不只有情报组,还有另一个将更多时间花费在组织内部的地方……

“干邑当年一直在审讯组。”她说道。

作为和她一样擅长催眠的人,她的母亲干邑算是她最标准的参考。

当年干邑在审讯组,据说凡是由她接手的人质,无一没有完全招供的。她那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催眠术,能让对方在不知不觉中毫无隐瞒地向组织交代组织所需要的一切。

“那个人跟你不一样。”贝尔摩德说着,别有深意地望了浅见嘉月几眼,“如果不把她拘束在组织内部,她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浅见嘉月:???

这是什么意思?是指母亲小时候带着她周游各国的事情吗?

“她有特殊任务在身。”这时波本接了话。

浅见嘉月一听就立即警惕起来。“特殊任务”指的是什么?

她等着波本解释,但对方只点到为止,并没有说出浅见嘉月所期待的更详细的解释,还将话题转移到了浅见嘉月身上。

“如果是做和干邑一样的审讯人员,那么只需要教你枪法和催眠就够了。组织花了这么大力气培养你,不会只让你拘束在那一个地方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视前方开着车,脸上没有任何特殊的表情,浅见嘉月分辨不清他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只是单纯地随意一说。

后座的贝尔摩德笑了一声,“不愧是波本,不止敌人的心理,连自己人的行为都能准确预测呢。”

波本也笑着回应,“只是感觉而已。boss的意见,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呢?况且还要看那位远在欧洲的老板不是吗?”

贝尔摩德又笑了笑,没再回应。

两个人话里藏针的,浅见嘉月表示听不懂。

从波本的立场来说,他应该是也希望自己进入情报组的吧?虽然一向是神秘主义作风,但同在一组和在不同组的便利程度终究不一样。

她又想起自己当初被安排去上中学的最初目的。如果真的只是被安排在组织里做一个无情的审讯机器,那么那门搞笑的“人际关系”课程就完全没有开设的必要了。

轿车行驶过热闹的市区。浅见嘉月从副驾驶前面的储物箱里找出一个备用的食品袋子,把被戳得稀烂的手机残骸丢进去,然后让波本停靠路边,把那一袋子残骸直接从车窗扔到隔离带里。

马自达继续行驶,顺着开阔的街道去向郊外。

“嘉月。”波本忽然叫了浅见嘉月的名字。

浅见嘉月:“嗯?”

“你从那个人身上拿的那些东西里面,没有安装定位发信器之类的东西吧?”

浅见嘉月:……

她感觉被冒犯到了。

这么关键的事情她难道会忽略掉吗?枪不用说,至于那个钱包她从一开始决定带走的时候就检查过了,里面除了银行卡现金驾驶证家人照片之外什么都没有。手机也在波本开始开车没一会儿就被她搞坏了。

“当然没有。”她话音里带着气,“我是不会范这种低级错误的。”

而且就算犯了,你和贝尔摩德这两位这组织的精英情报员也不可能熟视无睹任由我去吧?

“为什么现在才问这种事情啊?你不觉得不管有没有都太晚了吗?”

波本笑了笑,“别生气,我只是随意确认一下。毕竟之后可能会有一场恶战。”

浅见嘉月愣住了。

“‘恶战’是指什么意思……”

“就是这家伙的计划咯。”后座的贝尔摩德懒懒地靠着靠背,用大拇指指了指波本。

浅见嘉月明白了。

无需解释更多,她知道自己又掉进波本为她设置的连环套路中去了。

如果说之前那个爆炸事件是意外的话,那么现在这个,就是他原本的计划了吧?

原本的计划居然没有随着实际情况而有所改变,也是相当神奇。

可是她该怎么做呢?这两个一贯的神秘主义者看起来根本没打算向她解释他们更具体的行动计划。

难道她就这么坐着不动就可以吗?

眼看轿车渐渐远离了市区。路上车辆逐渐稀少之后,浅见嘉月才真正确定,从离开那家酒店开始,就有一辆车一直跟着他们。后来又不断有车辆从其它街道聚集过来,跟着他们的车的数量也逐渐变多。

车辆亮起的车灯在黑夜里像一条条光柱,在马路上来回扫荡。

前后左右的车一点点靠近过来,波本加速他们也加速。往前冲出的路渐渐被堵死了。

想抓活的吗?

浅见嘉月心想。

这辆车上同时坐着波本和贝尔摩德,这两位精英调查员确实值得冒险活捉。但是波本一定不会让他们如意。

这么想着,浅见嘉月下意识抬起手,抓紧了车窗上方的安全扶手。

果然,波本紧接着便说道:“抓紧了。”

贝尔摩德早已移动到副驾驶一侧的后座上,在后面也系好了安全带。波本忽然猛地一踩油门,车身随着方向盘的转动向左狠狠一冲,撞开了左边慢慢向自己靠近的车辆,接着一刹车,又迅猛地撞开了放在前右的车,最后转回方向,从被冲出的窄道猛冲而出。

似乎是脱困了,但前方还有一辆相距更远的车放满了速度。那辆车的车身慢慢靠近他们,另一辆车则迅速追上来,靠近的同时慢慢拉下车窗。

“嘉月趴下!”

“诶?”

根本没来得及自己反应,波本已经伸手按松副驾驶的安全带,一下子让它弹回去。

浅见嘉月只看到眼前一划,后脑勺蓦然被一只大手抓住,然后被用力按向波本的方向。

维持着趴着的姿势,浅见嘉月伸手到背后去掏别在后腰上的枪。但还没摸到,后脑勺忽然一松,后腰被枪硌着的感觉已经没了一半。

枪声就在后背上方响起。

浅见嘉月埋着头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只听到不绝于耳的枪声和车辆的相互撞击声,还有车轮摩擦地面造成的刺耳尖叫声。

一片混乱。

她想她能清楚确定的大概只有一件事——波本的爱车又要报废了。

作者有话要说:  波本:我保护了你,你却在关心我的车?

ps:禁止车外抛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