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41章 情报
 
波本和贝尔摩德在车内一边一个, 大概是瞄准了油箱,浅见嘉月听到车外“轰”的两次爆炸声,接着是几车连环碰撞和紧急刹车的声音。

马自达也受到了牵连, 从车尾传来的一个剧烈的颤动让浅见嘉月心惊胆战。

但是波本好像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那条与自己近在咫尺的长腿时而肌肉紧绷时而放松, 配合着身体的动作进行支撑,没有传达出丝毫担忧或者犹豫的情绪。

微微偏头看向后座, 浅见嘉月发现贝尔摩德正和波本一左一右负责处理两边的威胁, 不论闪躲还是开枪的动作都非常精准利落。

波本一边对付外面的敌人一边控制着自己的车, 车身左摇右摆,然后忽然一个猛冲急驰向前。

后方车辆被两架爆炸的车阻拦了去路,波本加速之后率先通过一个急弯。他一点都没有减速,直接紧锁一侧车轮漂移过去。

毫无征兆的急停和极速飙车让浅见嘉月胃里一阵翻涌。

别说这具身体适应不了会导致肾上腺素飙升的运动, 就算是其它的普通人遇到这样激烈的驾驶方式, 也一定会头晕恶心。

想想自己一个小时之前刚刚吃完的那顿晚餐, 浅见嘉月觉得自己能忍住不吐实在是太给面子了。

外面终于安静下来, 她捂着胃直起身子, 坐回副驾驶。

“安全了吗?”

胃里的不舒服影响了脑子,她居然想探头去窗外看看后面的情形。

波本抓住她背上的衣服将她一把拉了回来。

“想被人爆头吗?坐好。”他说完又道, “把安全带系上。”

浅见嘉月“哦”了一声, 乖乖系好安全带,不再犯傻去冒险。

她从车子的后视镜观察后面的情况。有一辆车头凹进去的车拐过弯道追了上来,紧着又有第二辆、第三辆……

他们反应好快!

耳边“喀拉”一声,浅见嘉月扭头, 看见波本单手给自己的枪换了个弹夹。

胃部恶心绞痛的感觉硬生生被紧张感压了下去。浅见嘉月也从后腰掏出那把从敌人手上缴获来的枪,确认了下子弹数量,准备和波本还有贝尔摩德一起对付敌人。

后方有人从车窗伸出了枪, 目测枪口瞄准的是马自达的轮胎。

波本望着左右两边的后视镜,通过镜面反射判断对方目标,然后来回转动方向盘来躲避。车身左摇右晃蛇形前进,愣是一枪都没让后面的人得逞。

浅见嘉月是由衷佩服,如果换做她,大概早就车毁人亡了。

想想她能做的,大概也只有利用自己好不容易训练出来的射击能力,帮助波本和贝尔摩德一起对付敌人了。

她拉开枪栓,左手伸向车窗旋钮,想打开车窗。

然而那只手再次被波本握住,拽回了身侧。

后座上“砰砰”两声枪响,击中后方其中一辆车的车轮。后车车身歪了一下,但追击并没有停止。

波本握着浅见嘉月的手腕,眼睛目视前方,并没有看她。

“待会儿你下车去取一样东西。”他对浅见嘉月说道,“我和贝尔摩德会帮你吸引火力,彻底摆脱他们之后再回来找你。”

“……要取什么东西?”

“一个装着大量斋藤贵史贩毒资料的光盘,放在游泳馆更衣间b28号储物箱中。”

“游泳馆”这个地名有点奇特,浅见嘉月不知道这段路附近哪里有个游泳馆。另外还有那个关于斋藤贵史贩毒的资料是怎么回事?

中间人、路线、计划一类的吗?

浅见嘉月想了想,“是斋藤贵史身边的人提供的资料吗?被你策反的?”

波本摇头,“那是迹部绅人留的后手。”

浅见嘉月:“……哦。”

更详细的情况来不及解释。她只能依靠脑补大致补全事件的经过……

或许一个月前,在浅见嘉月让迹部绅人在意识到斋藤贵史的所作所为之后,波本便顺势去联络了迹部绅人,要求与他合作对付斋藤贵史,迹部绅人当时有些犹豫。

但波本在迹部绅人不知情的情况走故意散布消息,让斋藤贵史以为迹部绅人已经和组织开始合作。因为迹部绅人手中有能对斋藤贵史造成巨大打击的东西,斋藤贵史便开始威胁迹部绅人,并屡屡做出伤害迹部家人的事情,想借此让迹部绅人知难而退。然而迹部绅人却被波本反方向地一再施压,最终不得不答应全力配合组织。

浅见嘉月停顿了一下。

她觉得这完全像是波本能干出来的事情。

……后来双方合作调查之下,迹部绅人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网率先获得了关于斋藤贵史的重要情报,和波本约定在铃木家举办的这次宴会中进行交换。

可惜事情败露了。

浅见嘉月猜想,斋藤贵史能让波本花费这没长时间消耗这么多经历去对付,想必在自己的情报被不断发掘的同时,也一定在暗中打探组织的情报。

他一定通过某种途径得到了组织和迹部家将在这次宴会中交换情报的消息,所以才谋划了酒店的爆炸事件。

而酒井被斋藤贵史的手下威胁,在迹部景吾的食物里下毒,则是因为他怀疑波本做了多重准备,担心他会和迹部景吾在这里交换情报。

于是波本交换情报的计划被攻破了,好在迹部绅人还留了后手,提前复刻了一份写着斋藤贵史重要情报的电子版文件。

他在被困酒店之后把刻有情报的光盘所在的位置告诉了贝尔摩德,贝尔摩德又传达给波本。

这也就是波本刚才要求浅见嘉月去做的事情。

浅见嘉月又从头想了想,觉得自己的推断八/九不离十。

“你打算在得到情报之后直接聚集人手,对斋藤贵史的势力进行打击吗?”她问波本道。

这样一来,斋藤贵史手下那所谓的“狩猎”计划就可以得到解释了。

波本点了点头。

的确,在双方的交锋当中,不止组织不断探究着斋藤贵史的秘密,组织本身的情报也遭到了泄露。

不过当时大方向并没有改变。他原本就安排了公安方面的人对围剿斋藤贵史的组织成员进行围剿,斋藤贵史意外地使用那么大阵仗,倒是让公安们的围剿计划更加方便了不少——除了给通讯带来麻烦以外。

真正的变数出在他身边的这个女孩子身上。

当时她跑出去报警,组织的成员们还没有按照计划到达自己应该到达的位置。由此,斋藤贵史计划对组织成员展开的“狩猎”行动没能顺利实施,降谷零安排的公安也几乎没有派上用场。

想到这儿,波本无奈地看了浅见嘉月一眼。

沿路又走了一段距离,浅见嘉月意识到,这是去迹部驾校的路。只不过不是她跟着波本练骑摩托时常走的那条,而是另一条,路过驾校里那个正在建设的欧式公园。

“游泳馆往东南方向走,是一栋门前带着十级台阶的蓝色建筑。”

后面的敌人暂时被甩开,为了掩人耳目,波本在公园外停了下来。

“知道了。”浅见嘉月立即下车。

“他们的车少了一辆,可能已经在那个公园里守株待兔了呢。”这时贝尔摩德忽然说道。

浅见嘉月下车的脚步一顿。

她想起刚刚波本忙着跟她解释任务时贝尔摩德的表现。那时她一直在忙于对付后面的“追兵”。追逐他们的有几辆车,被他们弄毁了几辆,怎样毁的;每辆车的款式和状态,追上来的时间……一切都在她的观察范围内。所以很轻易地注意到少了一辆车这件事

这带给浅见嘉月带来的危机可不可小觑。

这个欧式公园是尚未彻底完工的建筑,为了方便驾校以外的顾客游览,通向这里的路有两条——一条是中驾校内那条专门用于练车的路绕过来,另一条就是他们走的这一条,路况不大好,正在翻修。

两条线路的交汇点就是这个公园。

一般来说,用于进行秘密交易的地点越隐蔽越好。废弃无人的建筑物是最好的选择。正在修建中的建筑如果能解决掉守卫并且内部无人居住的话也可以。

公园内没有居住用地,也没有额外修建临时板房,负责修建公园的工人们统一暂住在驾校的职工宿舍里。如此一来这个公园正好符合条件,并且可能是这两条路上唯一符合条件的。

他们或许就据此大胆猜测,派人在那里进行埋伏。

看来行动不会一帆风顺。

但她只能一个人想办法应对,与此同时波本和贝尔摩德要做的事危险性并不小于她。

如果他们之一发生意外,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呢?

浅见嘉月看向贝尔摩德,发现她正一只手撑着下巴,枪就挂在那只手的食指上,枪身晃来晃去。

明明是个非常危险的动作,但她却做得好整以暇,像是看热闹一样盯着浅见嘉月。

在这么危险的处境下一点都看不出紧张,这女人心理素质绝了。

浅见嘉月站在地面,手握着车门没有动。她看了波本和贝尔摩德半分钟,最终还是决定抛下那些多余的担忧。

她关上车门,转头往公园那边跑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