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42章 一杀
 
工人们不在公园里住, 看守公园的只有一个中年门卫。因为已经是晚上了,一般也没有人会来这里,所以门卫习惯性地放松了警惕。浅见嘉月透过板房小小的窗口, 看到他正靠在椅子上,低头玩着手机上的游戏。

似乎是某个种花家很火的游戏, 浅见嘉月能听到从里面传来的武器挥舞的特效声,还有获得战果之后的威风凛凛的提示声。

“double kill!”

“triple kill!”

“quadra kill!”

……

似乎还挺厉害。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门板和门框之间有一条小小的缝隙, 从里面露出光来——显然门是开着的。

这样正好, 省了开门或者破窗而入的那一步, 行动更加方便。

浅见嘉月深吸一口气。

然后忽然破门,没等守卫完全抬起头来,几步跨过去看准他的脖子就是一个手刀!

快狠准一气呵成。

守卫和手机一起倒在了地上。游戏还在继续进行。浅见嘉月捡起那个手机,强制退出游戏, 然后进入新增联系人界面。

嗯……波本的手机号是多少来着?

哦, 想起来了。

浅见嘉月把波本的联系方式输入进去, 保存, 然后设为唯一的紧急联系人。为了不被其他无关的信息或者广告打扰, 浅见嘉月把手机设成了静音。

ok,这样就可以在拿到东西后和遇到危险的时候及时和波本联系了。

随后, 她又翻到音乐软件中, 点击搜索框,搜索肖邦那首著名的催眠夜曲,又下载了两个分别录着雨声和海浪声的音频,方便之后随时对付可能遇到的敌人。

音频下载到一小半, 浅见嘉月隐约听了到外面公路上汽车破风而过的声音。那声音“唰唰”地接连不断,很明显是一个紧紧相跟的车队——毫无疑问,就是敌人。

她静静待在门房, 透过窗户静静看着那些车辆全部与公园擦肩而过。

波本似乎用了一些手段,在让敌人注意不到浅见嘉月下车的同时,既保持合理的逃跑速度,又让敌人能够紧紧追着他们不跟丢。

敌人也成功被他骗了,没有一辆车一个人在这座公园停留。

等敌人确实走远不见影子了,音频也下载并设置好了,浅见嘉月从门房出来。

波本说游泳馆的位置是在公园东南角,她便沿着公园内尚未完全建成的道路向东南角摸索而去。

在建中的公园夜里根本没人,道路两旁的灯只开了一半,不够充足的照明效果让浅见嘉月感觉像是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宿舍楼外。

阴阴沉沉的,配合早春偶尔传来的虫鸣声,胆子小一点的人估计会被吓到。

公园面积很大,浅见嘉月走了十分钟才终于看见了波本口中说的那个蓝色的小楼,在楼前的路灯下呈现出灰蓝与橙黄相互晕染的奇特色彩。借助路灯的光芒,她隐约分辨出了门前安装的“游泳馆”三个暗红色的大字。

正抬脚想过去,浅见嘉月忽然听到不远处模模糊糊传来的像是人说话的声音。

刚刚迈出的脚步瞬间停在半空中,被收回。

她踮着脚悄悄移动到附近一片装饰性的小树林里面,借助树的阴影将自己的身形很好地隐藏起来。

竖起耳朵仔细听,不远处的确有人在说话。大致判断,方向应该是在自己脚下位置的六点钟方向,距离大约三四十米的地方。声音不高,但通过吹拂而来的夜风还是能勉强听到一些字句。

“……找了……到底在哪里……没办法……”

“也许……不在……”

“……”

“……有没有抓到人……”

他们或许是在讨论迹部绅人留下的保存着斋藤贵史机密情报的东西,而且大概率还没有找到。

根据贝尔摩德的说法,当时追踪他们的车辆中少了的只有一辆。

一辆车里能坐几个人?四个?五个?仅仅依靠这稀少的四五个人,在这么大面积的公园里寻找一个被藏在隐蔽地点的光盘,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甚至他们根本不确定这里是不是真的藏有秘密。

浅见嘉月在阴影里呆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由于声音太小而不得不放弃偷听的计划。她正转了个身想远离他们,几十米外的说话声忽然沉默了。

转而变为了脚步声,其中一个由近及远,另一个则由远及近……过来这边了!

借助路灯的光芒,浅见嘉月很快看清了朝这边走来的那个人的身影,不自觉绷紧了身体。

她左右看了看,现在的位置不能完全遮蔽她的身影。树林里的树都太单薄了,树干太细,阴影也太小了。她只好把尽量无声地往后退,来到前一条路的路灯和后一条路的路灯能同时被树冠遮挡的最黑暗的区域。然后侧着身躲在树后,假装自己是一截树干。

好在那个人也没有发现她。走过来时左右张望了一阵便非常自然地走过去了。

浅见嘉月松了口气。

然后发现那个人在路口拐了个弯,朝游泳馆的方向走去。

浅见嘉月:!!!

要不要第六感这么强!

浅见嘉月心理一慌,下意识便举起了枪,瞄准正往游泳馆入口走的那个男人。

在这种安静的夜里跑动和打斗很容易引人注意,直接开枪一击毙命才是最好的选择。她有足够的自信可以做到这一点。右手因为那个笨拙的粽子包扎法而扣不住扳机,但她的左手一样灵活。

枪声也不用担心。她现在手上这一把属于敌人的枪枪口安装了消音/器。

但是她握枪的手却渐渐发起抖来。

大概是为了方便传递情报,游泳馆的门没有上锁。那个男人轻轻一推便推开进去了。

从外间窗口路过是浅见嘉月最后的机会,但她的手却抖地越来越厉害。

她“啧”了一声,收起枪放轻脚步,快速向游泳馆移动。

入口处的门没有关上,因此浅见嘉月再次省了开门这一步骤,可以悄悄移动到内部去。

但她非常理智地停下了脚步。

那个人好像开了手机手电筒的灯,一排一排地晃着寻找可能藏在储物格子里的东西。更衣室里时不时传出铁皮储物柜的门开合的声音,和手在里面搜索东西时发出的簌簌声。

再不阻止就晚了。但是看着被灯光照到的一排排储物柜,浅见嘉月只觉得一阵窒息。

不只是因为黑暗中光线不足带来的恐惧,还因为脑子里想象的她贸然闯进去之后很有可能发生的那个惊险刺激的火拼场面。

像影视剧里那样两个人隔着货架一边跑一边朝对方射击什么的……恕她直言:做不到。

以她这样的心理素质,真发生了,估计就是人体描边大师的角色。

不,或许连人体描边大师都来不及做。

浅见嘉月躲在门外,屏住呼吸,把手机里的催眠音频打开。

淅淅沥沥的雨声在场馆内部回荡。

更衣间里的声音忽然消失了。

隔了不到一秒,一缕光束照过来,浅见嘉月同时靠墙一躲。

子弹差一点就擦着额头过去了。

浅见嘉月皱着眉头,握着手机无声地叹了口气。

影响因素过多,时间也太紧张,单靠这种程度的轻微催眠好像不太行。

她把手机收回口袋,猫着腰靠着墙从窗台下方迅速跑过。

子弹射破玻璃射到窗台又弹射出去,与砖块和钢筋碰撞一路溅出碎块与火花。

追击是不会停止的。浅见嘉月绕着墙壁一路跑到泳池的位置,刚好那里有一个窗户是敞开的,她手一撑窗台便跳了进去。

她靠着墙壁深呼吸。

手臂中弹了,但还好只是擦伤,除了出血量有些大意外没有别的问题。

她摸了把很快被血液浸湿的肩膀下方的那一大片衣服……

出血量大得超乎她想象了……

不好!这样下去不仅影响行动,持续时间长了她甚至可能会死!

必须速战速决。

她当即拿起手机一通操作。

敌人一号这时一路从游泳馆内追到游泳馆外,看着那个跃进窗户的娇小身影,他内心有些挫败。

这个游泳馆里面是个易守难攻的地形,一次追击不成,再要追击就难了。

还好他有同伴。

他看看刚才发出去的一封邮件,打算再催促他们一下。

这时从更衣室往后数的第三个窗户传来一个女孩儿的声音。

“我把迹部绅人提供的情报给你,求你放过我吧。”

接着一只发着光的扁平长方形物体从窗户里扔了出来。

……手机?

那只手机的屏幕倒扣在杂草里,从杂草间的缝隙透出一点点微弱的光。

男人没有立即过去。

“你出来。”他道。

女孩儿的声音有些无助,“我不敢,万一我一出去你就杀了我怎么办?”

说着一只纤细的手伸了出来,从窗口丢出一把枪。

借助昏暗的光线他隐隐约约看到,手上枪上都是血。

“你不知道,我是被他们坑了才不得不和他们一起对付你们的,我不想死。”

女孩儿说完便不再说话了,从这里能闻到从那里传来的一丝血腥气味。

刚才最后一枪,她好像伤的不轻。

男人沉默了一阵,松了口气。

他走过去,弯下腰捡起了那部手机。

不到一秒的黑屏过后,屏幕上出现一片鲜艳的3d立体场景,中间站着几个看不懂的形象。

“全军出击。”

敌人一号:“???”

没搞懂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头部已经传来一阵剧痛。强大的力道让他身体一斜,脑部直接磕到了窗台上。

昏过去了。

比起正面的武斗,果然还是偷袭更适合她。浅见嘉月看着昏倒的敌人,心想。

她捡起自己的枪和手机,顺便把敌人一号的枪和手机也拿走。

强制退出游戏后,几滴冷汗从浅见嘉月的额头上滑落了下来。

她伸手摸了摸刚才因为支撑窗台跳跃而引发巨疼的手臂。

坚持一下,不管怎样,好歹算是“一杀”……

作者有话要说:  浅见嘉月:frist blood!

感谢“淡岚青烟”小天使灌溉的营养液!

ps:修文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