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44章 擦伤
 
虽然的确有危险, 但波本预计浅见嘉月有能力应付,她的两个绝杀技能足够她应付大部分情况。

然而看着屏幕上亮起的那个陌生的号码,说不担心也是假的。

他接了起来, “喂?”

“波本,我已经拿到东西了。你那边怎么样?”电话里传来女孩儿透着焦急和担忧的声音。

波本不自觉松了口气。

旁边的贝尔摩德闷笑起来, 笑的幅度太大感觉把肚子都要笑痛了。

波本瞥了她一眼没理,“已经全部解决了。我们正在赶过去。”

电话对面明显也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 我这边也没事了。现在……”

浅见嘉月看了一眼迹部和赤司, “我和迹部同学还有赤司同学在一起。已经没有危险了,我就在这里等你。”

“好。”

波本没有过多好奇迹部和赤司的问题,完全可以想象到发生了什么。而且他吩咐了风见带人对付那些剩下敌人,顺便就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

其余的只要浅见嘉月顺利就足够了。

“有受伤吗?”

“没……”对面不知道为什么卡了一下, “不算什么, 只是擦伤。”

“那就好。”

没事就好, 其余的可以等接到人之后再说。

挂掉电话, 贝尔摩德也笑够了。她手肘支着窗台, 嘴角挂着笑看着波本,“如果插手了斋藤贵史这次任务的话, 她就没办法再去欧洲应付她那个父亲的安排了。干邑一定很开心, 在自己去世之后居然还有人能这样冒险保护她的女儿。”

波本没回答,意味不明地勾了下唇角。

驱车前往公园的路上,贝尔摩德半途下了车。

在此之后不久,在另一边, 公园内的风见裕也接到一个电话。

“……诶?!不能和那个女孩子见面的吗?!”他对着电话露出非常吃惊的语气,不小心没控制住声音大小。余光看到浅见嘉月和迹部他们朝这边看过来,他连忙用一只手挡住嘴巴, 转个身背对着他们,同时向更远处走了几步。

浅见嘉月好奇他是在说谁。但这次已经完全听不到他的说话声了,加上他用手遮住了嘴巴,也杜绝了她通过口型勉强判断语句的可能性。

迹部景吾的注意力回到浅见嘉月身上,望着她那满身的血说道:“我家司机就在公园外面等着,我让他把你送去医院吧。”

浅见嘉月连连摇头拒绝,“不用了,波……安室先生马上就会过来接我。这点伤不算什么,我可以等他一起去。”

“他去哪儿了?为什么没和你一起?”

浅见嘉月:……

他去和斋藤贵史的手下上演生死时速和火拼了,这让她怎么告诉迹部景吾?

浅见嘉月目光飘向一边,含糊其辞道:“他有事暂时离开了,很快就会过来。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迹部景吾没说话,盯了她好一会儿。

空气中突然泛起一阵诡异的安静。浅见嘉月看到迹部景吾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收了回去,开始仔细地琢磨。

浅见嘉月疑惑地眨了眨眼。

又过了一会儿,迹部景吾终于开口了:“浅见,你对你所加入的组织到底是怎么看的?你难道打算就这样认命地烂在里面吗?”

浅见嘉月诧异的瞥了迹部景吾一眼。

“烂”这个词用得真够不可思议。在他眼里她在组织的所作所为就是在不断地腐烂吗?

虽然某种程度上也是出奇地准确……

话说他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是什么给了他她和其它的黑社/会与众不同的印象?

浅见嘉月目光复杂地望着迹部景吾,“你是不是对我有些误会?”

她想了想,仔细揣摩了几遍语言,反问道:“你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既然你这么问,那我也很好奇了。你对我所处的世界了解多少?在你眼里,我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迹部景吾呆了呆,瞬间有些恼羞成怒。

他的确不够了解那个处在黑暗中的世界,想方设法从父亲那里得来的情报或许只是沧海一栗。但他是真心觉得相比别的黑社/会,她更像一个普通人。那个问题对于她来说竟然是傻话吗?

浅见嘉月叹了口气,“以后离我远一些吧。我所在的世界,不是你们可以想象地到的。”她说罢又看向赤司,“赤司同学也一样。这是我给你们的忠告。”

赤司面上没什么反应,五官和脸部肌肉几乎没有一些起伏和变化,那双深浅不同的异色瞳孔在黑夜昏暗的路灯里有些诡异。

迹部景吾又瞪了她好一会儿,随即有些不服地微微扬起下巴,道:“你以为本大爷是故意接近你的吗?”

浅见嘉月:……

话题好像往诡异的方向发展了。

不过再一想,她这么说也有道理。毕竟是她先跑去欺骗他的,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任谁都会介意。

一时无言,浅见嘉月无奈地笑笑,“是。但是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特意跑到这里,冒着生命危险来帮我呢?”

迹部景吾顿时哑口,“我……”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还没开始辩解,那帮神秘人中的其中一个跑了过来,对迹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说道,“我们有些事情想与两位商量。”

他指了指刚刚挂断电话,正在远处等待他们的风见裕也。

不知刚刚在电话里究竟和谁说了些什么,他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迹部景吾有些烦躁,“什么事情不能直接说?”

神秘人面色平静,“抱歉,是需要对你和赤司君单独说的事。”

“单独”两个字被刻意强调。迹部景吾下意识看向被排斥在外的浅见嘉月。

“好吧,我知道了。”他身体转了四十几度,脚尖已经转向了风见裕也的位置,但脸还向着浅见嘉月。

他目光落在浅见嘉月那被血浸湿一半的衣服上,然后说道:“本大爷只是可怜你罢了。”

浅见嘉月:???

浅见嘉月怔了怔,才想起他回答的是刚才她问为什么要来救她的问题。

他说……可怜?

这个评价让她很不舒服,她一点都不希望让别人觉得自己“可怜”。究竟是她哪方面表现得柔弱了导致给别人留下了“可怜”的印象了?

她响了好一会儿,觉得可能是自己在面对普通人和面对组织成员时态度不同的问题。她或许需要好好反思一下这个问题。

迹部和赤司已经被带过去。浅见嘉月站在原地,双脚蠢蠢欲动,想凑过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那可是公安,安室透的手下。按理说也是组织的敌对势力。他们这一次也参与进了对付斋藤贵史的行动中来,但是却没有对身为黑衣组织成员的她动手,反而刚才还很客气地回了招呼。

绝对不可能是因为不知道她的身份。单看一片狼藉的现场也能猜到,她不是普通人。

浅见嘉月有些摸不准他们的想法。

她站着原地犹豫了一会儿,双脚不自觉的摩擦地面,许久后,转身走开。

还是不要去作死了。

她来到公园入口处,想把手机还给门卫。这时有一个和那群神秘人一样风格的人从门房走出来,往公园内部走去。

浅见嘉月本能地躲了一下。

那个人一边走一边把一支笔和一个小巧的笔记本放进口袋,没察觉到浅见嘉月的存在,径直过去了。

浅见嘉月躲在窗户边往屋里看,门卫正痛苦地揉捏脖子,一边捏一边嘀咕:“到底是什么人打得我,怎么不记得了呢……”

浅见嘉月好笑。

她继续躲在暗处,拿出之前从门卫身上摸来的那部手机。打开电话簿把“波本”删掉,把下载好的催眠音频也删除,再清理一遍其他使用痕迹,最后把手机放到了门外的地面上。

之后又在路口等波本。

几分钟后,当看到波本那辆白色的马自达时,浅见嘉月吓了一大跳。

左边的车前灯碎了;车前盖被撞弯了,露出一点点内部的零部件;车门凹下去一大块,让人怀疑它随时可能掉下来;加上车身上好几处深深浅浅的弹孔,简直满目疮痍,惨不忍睹。

驾驶座的车窗拉下来,浅见嘉月几乎脱口而出想跟波本吐槽,但波本率先脸色一遍,张嘴便朝她质问:“你在做什么?”

浅见嘉月:???

生气的点莫名其妙的。她没做什么呀,就很普通地在这里等人。

波本快速拉开车门,从车上下来,目光在浅见嘉月身体流血最多的部分转了一圈,眉头中间几乎隆成了一座小山。

波本向浅见嘉月发问:“你以为所有不伤及骨头的伤就都可以叫‘擦伤’吗?”

浅见嘉月:……

不,她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但她这的确是擦伤,只是射中了比较重要的血管,出血量大了一点而已。

浅见嘉月想说不要紧,但看着波本那个像是教训又心疼孩子的家长一样的表情,忍不住瘪起嘴央求,“其他事情随后再讨论好不好?现在,你可不可以先带我去医院?”

波本用“原来你也知道”的眼神望了她两眼。对事情的把握不足让他感到烦闷。还好这次任务暂时到此为止,如果还有其他的,他岂不是会害死一个无辜的女孩子?

他长长叹了口气,“医院距离太远了。我车上有一些止血和包扎用的东西,可以先帮你简单处理。”

他用说一指马自达,示意浅见嘉月“上车”,自己去后备箱拿备用的医药箱。

医药箱拿出来了,浅见嘉月却犹豫了。

“要不就在这里处理吧?不然我会弄脏你的车……”

“已经坏掉了。”波本没让她再继续发呆下去,开了车门把医药箱扔到驾驶座,回身抓住浅见嘉月的手腕便把人按进了副驾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