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45章 勾指
 
上了车, 浅见嘉月才发现少了点什么。她往后座一看,那里空空如也。

“贝尔摩德呢?”她问道。

“有事先离开了。”波本从另一侧上来,坐在驾驶座上。

“有别的任务?”

“不是, 工作。”波本打开医药箱。

“是演艺方面的?”

“嗯。”

“哦。”

浅见嘉月感觉这个女人好厉害。在执行组织这么危险的任务的同时,居然还能保证自己的演艺事业不受影响, 正常运行。想象她在和敌人火拼之后仍然保持一身光鲜亮丽的样子,无视身边倒下的尸体, 只轻轻一吹冒烟的枪口, 然后随手接起正在响铃的手机, 若无其事地通知自己的经纪人:“我现在在xxx路边,你过来接我。”

真是不可思议。

波本看了眼浅见嘉月,把视线移开,“把袖子脱下来。”

“哦。”

袖子不能直接撸起来, 只能脱掉, 然后从衣服下面伸出来。过程中沾血的衣料碰到座椅, 立即在那里抹上了一片鲜红。

浅见嘉月看着有点不舒服。她一边用扯扯外套遮住上半身, 一边忍不住问:“你这车子之后会连座椅一起换掉吗?”

“不, 直接买新的。”

“?!!?”

波本奇怪地瞥了她一眼。不过因为车内空间不太方便,波本帮她处理伤口, 以两个人现在的距离, 他只能看到她的脑侧。

“都变成这样了,很奇怪吗?”他问道。

浅见嘉月连连摇头,“不,不奇怪。”

这很正常。她只是想感叹一下, 他的粉丝们小看他了,原来他比大家想象中更懂得充分利用“公款”。

这家伙该不会还坑组织帮他交车全险了吧?

这么想着,浅见嘉月并没有问出来, 而是问了另一个她忽然想到的问题:“你下一辆还打算买马自达rx-7吗?”

印象中,动画里他好像从始至终开的都是这同一款车,不管那辆车毁过多少次。

“嗯。”波本点了下头,“这款车很好开。”

“是吗?”浅见嘉月想了想,内心不敢苟同。

她觉得根本原因可能是受到他在二次元中的设定影响。是73让他始终只开这一款车,画起来方便。

以后有计划的话,要不要试着让他换一款车呢?

但波本好像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认为的,还向浅见嘉月推荐,“确实很好开。不相信的话,等你成年了,我可以教你开。”

浅见嘉月一听又能学新技能便兴奋起来,“好啊!”但转念又低落下去。

等她成年了就是三年后,那时他们两个不一定还有机会再见面。他这句话根本就是一个空头承诺。

沉默间,波本用酒精棉快速擦拭浅见嘉月伤口周围的血。经过这么长时间,过深的伤口并没有愈合的迹象,反而像一张孩子的嘴一样,随着与衣料的摩擦愈发张开。血流出的速度倒是比之前稍微减缓了一点点。

他的动作很温柔,所以浅见嘉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疼,甚至有些昏昏欲睡,不经意间头都快枕到波本肩膀上了。但是这时波本忽然捏着酒精棉触碰了伤口里面,浅见嘉月疼得得身体大幅度地发了几下抖,差点叫出声来。

瞌睡虫一扫而空。

浅见嘉月想叫他轻点,但波本仅靠那一下就已经完成了消毒的步骤,不仅没给她第二次疼的机会,更把她未说出口的要求彻底扼杀在了肚子里。

然后就是上药,包扎。暂时达到止血的目的之后,去医院做更卫生仔细的处理。

波本动作很轻柔,那一下疼痛的余韵慢慢消散之后,浅见嘉月因受伤而困倦的感觉再次翻涌上来。之前贫血时的感觉也回来了,她只觉得眼前发黑,脑袋也晕乎乎的。

这个时候有几辆黑色轿车从外面驶过,驶离了公园。浅见嘉月发现其中有一辆车型和其他明显不同,看拉风程度,估计是迹部口中提过的自家的车。

浅见嘉月精神了一下,试图找话题来唤醒自己,“你知道那些是什么人吗?”

“哪些?”波本专心致志处理着手下的伤口,一秒都没抬头看。

“刚刚开车过去那一群。”

“……警察?”

“为什么是警察?”

“他们不是也在调查斋藤贵史的事吗?”

“……有道理,”浅见嘉月点点头,眼睛都快闭上了,“但他们明明是公安……”

嗯,没错,在日本,警察和公安是两个概念。

波本听了却一怔,手上包扎的动作停住了。

察觉到那股冰冷到像是杀意的眼神,浅见嘉月浑身一个激灵,顿时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糟糕,刚才困得理智离家出走了。她怎么能在他这个日本公安卧底的面前这样谈论日本公安?

大脑快速旋转思考着挽回的方法。她扯了扯嘴角,扯出一个调皮的笑,说道:“听说日本有一个不存在的政府组织,像美国的fbi一样,负责保护国家安全。他们的行动作风和警察明显不一样,所以我就觉得他们相比警察更像是公安……”

“我猜得对不对?”说罢,她又故作炫耀地多问了一句。

波本没立即回答。被和fbi相提并论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可惜他现在的身份并不适合争辩。

他只能说:“我不知道。我又没有见到他们。话说刚才在公园,他们没发现你吗?”

“唔……他们保护赤司和迹部两个人来着~”浅见嘉月将自己的头慢慢落到波本肩上,假装自己是因为贫血和劳累导致虚弱困倦,所以才说话颠三倒四。声音也尽量模糊吐字拖长尾音,装成是迷迷糊糊犯困的样子。

“倒是也发现我了。我想他们肯定也猜到我不是普通人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抓我。不,准确来说,他们几乎理都没理我~”最开始风见裕也的那一下点头不算。

波本听着,不自觉松了一口气。

身旁这个女孩子说话地语调非常自然,听起来应该没有怀疑过他和那群公安的关系。

浅见嘉月感觉到衣服下面骨骼和肌肉的轻微放松,同时也松了口气。

还好没引起他警惕。

“刚才那么多车过去,迹部家的私车也在里面,应该是他们把迹部和赤司送回家了吧……”她继续乱猜道。

这时失血导致的乏力和困倦感又涌上来了,浅见嘉月尽力撑着。

就像是一种求生的本能,潜意识觉得没有到回到绝对安全的地方,可能对自己发动攻击的敌人也没有消失或者离开,所以绝对不能倒下。

波本“嗯”了一声。就是他要求风间保护那两位小少爷的。

他感觉到身前那个脑袋慢慢下坠着渐渐贴上了自己的肩膀。本来是刻意控制着力度,现在直接一点都控制不住,全然放在他肩上了。

大概是真支撑不住了。

但紧接着又忽然抬了起来,头发蹭到了他的脸颊。

“你知道我为什么用别人的手机给你打电话吗?”声音也跟着变精神了。

波本看了她一眼,从侧面看到她因为强撑而不住发抖的上眼皮。

“……为什么?”他问道。

浅见嘉月:“因为我之前在帮你打电话报警的时候被敌人发现了,敌人为了阻止就开枪把它被击毁了。我现在失去了和别人联系的工具,你得赔我一个。”

她已经没钱买手机了,在最终考核开始的最后一天时间里也没时间出去买,同时为了省钱,她决定得从波本那里捞回来。

波本不禁苦笑了一下。

他之前可没让她报警,是她自己非要跑去报,还连带着把他的计划破坏掉了。

“你不想赔吗?”浅见嘉月非常敏锐地意识到了波本沉默中的抗拒。

“……不。待会儿给后勤组打个电话就可以。”波本道。

“那你说的,可不要忘了……”

浅见嘉月话没说完,没忍住再次垂下头去。

这次没再忽然抬起头,就只静静地靠在波本肩膀上。

波本正好帮她把伤口包扎好。他揽着她的身体,在不触碰到伤口的情况下让她轻轻靠上副驾的靠背,并把头部微调成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他伸过手去帮她拉安全带。

然后注意到一个令人尴尬的地方——她的衣服……

浅见嘉月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首先袭入笔尖的是独特的消毒水的味道,睁眼则是白茫茫的天花板,还有吊着吊水的架子。

浅见嘉月一时间仿佛回到了上辈子因为生病而长期住院的时光。

好像不对,这里貌似就是医院……

大脑“嗡”地一声震响,她猛地坐起身来。

等等,今天是什么日子?她来医院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对,她跟着波本去做了个任务,然后受伤了,失血过多。她因此不得不在医院休息,但是明天就是最后一场考核!

要死了,她这个样子怎么去完全最后一次考核,不是硬扛着给人送死吗!

正崩溃着,病房的房门喀拉一声响,门把手被拧动,波本走了进来。

“啊,你醒了。”看到浅见嘉月坐在床上,他笑着说道。

浅见嘉月却黑了脸。

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她这个样子不都是被他害的吗?

“我的手机呢?”她黑着脸问道。

波本指了指床头,“后勤部的人已经送过来了,就放在你的抽屉里。”

浅见嘉月转头就去拉开抽屉,里面放着一部崭新的白色手机,和她之前用的是同一个品牌,看外形应该是今年发布的最新款。

她立即开机。

得给格兰菲迪打个电话,问他最后一次考核的事。现在已经是下午了,要安排肯定早就安排好了。

新的手机里空空如也,除了波本之外没有存储任何一个人的号码。浅见嘉月看着通讯录里的“bourbon”这个单词皱了皱眉头,没心情吐槽什么,直接拉去拨盘。

她记得格兰菲迪的电话是……

“你的最后一次考核已经安排好了。”波本忽然说道。

“嗯?”浅见嘉月按虚拟数字键的手顿了一下。

波本拖了个凳子坐在病床边,表情平和,面带微笑地看着浅见嘉月。他把浅见嘉月小指上的扎着绷带的右手拉过来,用自己的小指勾住她的。

“还记得我答应你的事吗?”他问道。

作者有话要说:  开个玩笑,波本给女主包扎伤口包了一整章(滑稽)。

波本:你受重伤要昏不昏的时候像个话唠。

浅见嘉月:……(其实那是作者在给剧情收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