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48章 开学
 
浅见嘉月抱着波本大哭了一场, 像是要把上辈子十八年加下辈子十五年欠下的眼泪全部一次性还清一样。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能哭,毕竟上辈子在病床上和父母亲人话生离死别的时候都没有像这样激烈地哭过。

更别说抱着一个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男人哭……

她觉得自己真没用,这么久以来的伪装和坚持, 居然会因为一块小小的蛋糕破防。

等情绪慢慢缓和下来,她就后悔了。处于她这种处境的人根本不应该露出这样脆弱的一面。她不想承认自己哭了, 但感觉到波本一下一下轻轻拍在自己背后的手,又忍不住贪恋这种被别人温柔对待的感觉。

她平静了好一会儿才做足了心理建设, 想要离开波本怀抱, 但却又被波本按了下头, 继续靠在他肩上。

他说:“不要着急,现在不需要立即长大。”

一句话让浅见嘉月再次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所谓的“不要着急”,不急终究只有那天的一个晚上。但可能也正是因为短暂,所以波本那份纵容才更显得弥足珍贵。

第二天一早, 浅见嘉月就收到了boss发来的邮件, 邮件里宣布, 浅见嘉月通过了考核, 从今天起正式成为情报组的基层成员。

情报组的基层……

大概相当于贝尔摩德和波本的手下?

后来浅见嘉月请了假, 多获得了几天休息时间。在这期间,组织为她准备好了去江古田高校上学所需要的所有资料。浅见嘉月看了一眼, 注意到上面写了她母亲去世的时间是今年的三月二十三日。

她好想知道这缺德事是谁干的哦。

浅见嘉月想在升入高中之后离开组织的集体宿舍, 于是拜托波本帮忙找了新的单人公寓。之后打电话给工藤新一,按照一个多月前约定的“三月二十三日之后再联系”,约他出来见面。

她谎称自己这一个月来失去联系是因为要在医院照顾病重的母亲,并告诉他母亲在自己十五岁生日那天去世了, 所以现在才有时间到处走。

这段解释把工藤新一本来想问的“为什么在医院就要完全断掉联系”这个问题给硬憋了回去。

然后为了“舒缓情绪”,她接受了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的邀请,去了之前说过的那个江古田新开的海洋馆, 又去游乐园玩了一天。

再然后就是早就预约好的祛疤手术。因为对全身做,手术花了很长时间。手术完她整个人也被包得像个木乃伊一样,整整一周都只能躺在病床上不能动。

期间波本来看过她几次,给她带了花和零食,以及诗集小说之类用来解闷的东西,还满足她的要求给她送了一套《福尔摩斯探案集》。

但那一摞《福尔摩斯探案集》厚得几乎有病床那么高,浅见嘉月看得整个人都懵了。

印象里波本也不憨啊,怎么就做出了这么比钢铁直男还钢铁直男的事?一下子拿来这么多,当她是复印机吗?还是以为她是大力士,出院后能“举重若轻”地随意搬东西?

看着浅见嘉月怪异的眼神,波本笑了笑,“我昨天帮你找好了一个不错的单人公寓,今天离开医院之后就打算过去收拾一下。这些书你挑一本最想看的,其它的我都直接带过去。”

浅见嘉月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她不敢相信地问道:“你该不会连租金都帮我付了吧?”

波本眨了眨眼,理所当然道:“是啊,否则你怎么搬进去住?”

浅见嘉月内心在咆哮。

大哥我的重点不是这个啊!你这样岂不是让我欠你的钱更多了吗?这样下去我可怎么还?

组织给正式成员的薪水是看任务量的吧?也不知道方不方便提前预支。

“那么……屋子里面难道你也直接帮我收拾好了吗?”被包成个木乃伊的身体只能简单动动胳膊和腿,坐都不容易坐起来。

波本扶着她躺下。他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于是笑眯眯道:“不用客气。你出院之后会有一阵子没办法进行剧烈运动,开学后也几乎没时间自己收拾。我既然能帮得上忙自然就帮了。”

浅见嘉月被这阵善意冲的脑子里七零八落,离精神虚弱就差那么一点。

太多了,他给的真的太多了。

“你跟我母亲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她有那么大面子让你帮我忙帮到这种程度吗?”她问道。

波本愣了一下,原本善意的笑变成了哭笑不得,“你对你母亲意见还真大。”

浅见嘉月撇了撇嘴。

其实也没有意见很大,意见大的是原主。对于现在的浅见嘉月而言,原生家庭无法改变,吃苦归吃苦,那天考核之后发泄过一场就没什么了。她母亲利用严苛手段教她的那些技能,反而帮她获得了更多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资本。

她母亲本人在教导她的时候应该也抱着这样类似的想法吧?

毕竟是亲生女儿。

“反正,总而言之,谢谢你。”浅见嘉月说道,“等我出院,我请你吃大餐!”

“好啊。”好在波本毫不客气地接受了这份感谢。

出院是在一周后,也就是学校开学的前一天。

波本带她去看了之前找好的公寓。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公寓楼内的单身公寓,进门是厨房,厕所四分式,客厅带阳台,起居室除了卧室之外还带有一个稍小一些的书房,里面也可以住人。整个屋子内部宽旷明亮,面积稍大,住起来也比一般的单身公寓更舒服。

波本给她介绍完结构布局和街坊邻居,又带她去看了周边的超市、公园等等配套设施,还提前摸清了附近公交站点的位置和去学校的方式。

那么贴心的模样,让浅见嘉月觉得他简直比最周围的房屋中介还要优秀。

“波本,你简直太厉害了。男友力超——强。”吃午饭时,浅见嘉月双手托腮望着他,“以后能做你的女朋友的人可真幸福。”

波本微怔了一下。然后苦笑,没说什么。

浅见嘉月又想了想。

她好像不应该用“男友力”来形容波本做的事。他是因为自己的母亲才来这样照顾自己的,所以这个“力”应该叫“妈妈力”。

嗯!就这么决定了,“男妈妈”安室透!

两个人吃过饭,波本准备离开的时候,浅见嘉月收到了来自贝尔摩德的一封邮件。

邮件内容只有简单的六个字——任务:黑羽盗一。

浅见嘉月和波本相互交换了视线。

浅见嘉月眼珠转了转,打开手机网页开始搜索,一边搜一边说:“这个名字好熟悉,感觉像是以前听过的什么明星或者大人物的名字。”

“只有这一个名字的话意思就是让我搜集与他有关的全部信息吧?”

波本哭笑不得,“那也用不着这么着急。”

浅见嘉月划拉手机的手指顿了顿,她想了想,看看站在玄关准备出门的波本,点了下头,“说得对。我先送你出去。”

其实她本来也不急。身为穿越者的她早就知道关于黑羽盗一的事大体是什么情况了。她不过是在别人面前假装一下,走个程序罢了。

次日就是学校开学的日子,浅见嘉月特意把自己好好打扮了一番——认真卷了头发,然后扎上利落又有型的高马尾;仔细把留海弄到最自然的状态,右侧交叉着呈“十字型”地夹上两个白色的发夹。配合江古田的学生制服,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个漂亮的中学生。

对着镜子照了照。这个身体的底子原本就不错,脸型和五官都是日本审美中称得上“可爱”的那一类。再加上这个简单却精致的装扮,配合得刚刚好。

只可惜身上手术造成的痕迹还没有全部愈合。春季校服上身本身就是长袖就不说了,下半身只能在裙子里面加一条长打底裤。

幸好江古田校规中没有“女生禁止穿打底裤”这一条。

之后按照波本提前摸好的路线来到江古田高校。

正如日本大多数学校几十年不变的安排,江古田高校也丝毫没有创新。入学仪式里校长那段冗长的讲话和国内没有大多的区别,教师代表和学生代表基本上也是模式化的发言。不知道今后会不会有必须和他们来往的情况,浅见嘉月姑且记了一下他们的名字。

之后要在教室集合,大家一起认识班主任,点名,然后一起打扫卫生。

因为有调查“黑羽盗一”的任务在身,浅见嘉月在学生名单上找自己名字的时候,下意识也找了“黑羽快斗”的名字。

oh,get!在同一班!

看到表头上写着“一年二班”的那份名单里那两个相距非常近的名字,浅见嘉月惊喜地在心里比了个v。

这个社交距离可比不在一班的情况方便多了。

按照地图的指引来到教室,还没看到“一年二班”的牌子,浅见嘉月先听到一阵不小的喧闹声。

“混蛋快斗,给我站住!”

“略略略,抓不到抓不到。你个男人婆!”

一男一女追逐哄闹的声音,伴随着桌椅被推拉和撞开的移动声。

浅见嘉月不禁揉了揉额头。

刚才看的时候好像忽略了一个人,黑羽快斗的青梅竹马——中森青子也在这个班。

浅见嘉月进到教室,正见中森青子扛着一个笤帚追着黑羽快斗在打,原本就不怎么整齐的座椅被他们撞的更加凌乱。相互之间尚且陌生的同学们都躲在一旁,小声地窃窃私语。

浅见嘉月站在教室门前,忽略耳旁有男同学惊呼出声的“哇,好漂亮的女孩子!”平静地看着两个人打闹。然后等黑羽快斗跑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啊咧?”黑羽快斗疑惑地看向她。

浅见嘉月展颜微笑:“你好啊,同学。”

同学,实不相瞒,我看上你父亲了。

作者有话要说:  浅见嘉月:男妈妈!

安室透:打个商量,我们什么时候让这个词变成“男朋友”?

ps:感谢小天使“阿蛮”灌溉的营养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