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49章 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看着面前女孩子微笑的表情呆住了, 嘴里不自觉也和她打招呼:“啊、你好……”

中森青子刚刚从黑羽快斗用桌椅和同学设置的陷阱中逃脱出来,看到黑羽快斗愣在一个地方,立即气势汹汹地追赶过来。

“哈!笨蛋快斗!抓到你了!吃我一招——”

长长的笤帚“啪啦”打在黑羽快斗的头上, 碰到的地方刚好是硬硬的笤帚杆,黑羽快斗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像撞了钟一样, 还伴着余韵震颤。笤帚前端成缕的细塑料丝在他眼前抖上抖下。

他一会儿神经恢复过来,生气地扭过头冲中森青子大喊:“喂!你这个暴力女!我都停下了你还追什么追?没看到有人和我说话吗?”

“诶?”

中森青子这才注意到刚刚阻止了黑羽快斗继续跑的浅见嘉月。

这时浅见嘉月已经松了黑羽快斗的胳膊。她不知在思索什么, 沉吟了一阵, 才对中森青子微笑道:“同学, 你好。”

“哦……你好。”

浅见嘉月朝二人点了点头,然后抬脚走去教室靠窗的地方,随意找了个没有人的空位坐下了。

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同样的困惑。

她对两个人都说了同样的内容。明明是初见面, 却没有自我介绍, 只是友好又有些神秘地微笑着。

这个新同学好高冷!

浅见嘉月坐在座位上, 有同学主动过来和她打招呼, 浅见嘉月表面上笑眯眯, 内心却乘着满满一胸膛的懊恼!

早在听到黑羽快斗声音的那一刻,她便决定要速战速决建立两人之间的朋友关系。为了在对方脑海中形成对她深刻的第一印象, 她主动出击, 毫不犹豫地阻止了他和中森青子的打闹。

然后她迟疑了。

只是简单的组织远远不够。在两个人打闹过程中,她脑子里构想了十几种继续加深初印象的方式。

(1)假装有过初遇——你好,同学,我们以前曾经见过, 你还记得吗?

(2)腹黑恐吓——同学,你知道吗?教室里不可以这样胡乱打闹,影响其他同学的哦(小恶魔微笑脸)。

(3)直接摆杀手锏——同学~你可能没察觉到~你现在很累~快快乖乖回到座位上休息吧~

(4)……

越来越离谱, 浅见嘉月一一驳回了那些垃圾一样的创意。

过强的目的性和对剧情的先知似乎剥夺了她与黑羽快斗正常相处的能力,不管什么方法,总觉得一不小心就会露馅儿。

她头疼了一阵,最后决定还是终止这段太过刻意的相处,按照最平常的程序来,慢慢发展关系。

殊不知即使计划夭折,自己刚才那起来毫无用处的反应其实依然早已给黑羽快斗和周围看到的同学都留下了礼貌疏离的初印象。

中森青子一拉黑羽快斗的胳膊,问道:“喂!那个人是谁呀?你认识吗?”

黑羽快斗懵懵然摇头,“我认识的人你基本也都认识吧?我是第一次见她。不过她长得真好看嘿嘿嘿……”

黑羽快斗说着露出有点猥琐的笑,接着便挨了中森青子一巴掌。

“不许看着可爱的女孩子流口水,像个色老头一样。”中森青子说罢看向浅见嘉月所坐的位置。

那个“可爱的女孩子”正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有男生女生主动上前搭讪,她和善地微笑着一一回应了。

看起来也不是那种难接触的人。

“那是和我们一个班的同学吗?”中森青子问道。

黑羽快斗闻言,从浅见嘉月那里收回视线,像看白痴一样地看中森青子,“废话。都已经坐在这个教室里了,难道还能是别的班的不成?”

中森青子闻言也收回视线,圆圆的眼睛瞪着黑羽快斗,“怎么?不允许有人走错教室吗?”

“胡说。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是头脑简单吗?”

中森青子一个笤帚朝他的脑袋横扫了过去。

黑羽快斗矮身一躲,“嘿嘿,打不着。”

中森青子又扫了两次,都被黑羽快斗躲过,最后一个竖劈以为终于得逞时,却发现黑羽快斗人早就不见了。

转头巡视了半圈,才发现他竟然一溜烟跑去了被团团围住的那个高冷漂亮的女同学那里,并且很快挤到了女同学的桌前。

浅见嘉月看见他两个手肘往课桌桌面上一撑,上身往前一凑,脸就凑到了离浅见嘉月不足二十公分的距离。

他亮着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期待地看着浅见嘉月,“请问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呢?”他问道。

浅见嘉月眨了眨眼,纤长的睫羽随之而动,半掩住眼睛里温和的光。

黑羽快斗发现,女同学的眼瞳居然是少见的浅灰色,在日光下看起来迷迷蒙蒙的,眼眶的线条也非常柔和,到眼尾处略有下垂,更显得她整个人气质柔和,没有攻击性。

“浅见。我叫浅见嘉月。”

一字一句念出的名字,带着日语独有的音调弧度,流畅地像是在唱一首歌,又像念了一段优美的四行诗。

“那你呢?你叫什么?”浅见嘉月问道。

黑羽快斗从惊艳中收回神智,将右手大拇指调转了个方向,帅气地指向自己,“我,叫黑羽快斗!今后请多指教。”

说着右手手腕一翻,一朵白色的郁金香“噗”地冒出在拇指和食指之间。

浅见嘉月被这神奇的一幕惊得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微笑着收下了那朵郁金香,“谢谢。今后也请你多多指教。”

一个人带头之后,围在周围的其他同学也开始七嘴八舌地介绍起自己的名字,有的开始询问浅见嘉月出身于哪所学校,也有的直接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八卦精神发挥得丝毫不逊于长舌妇人。

浅见嘉月没回答这些问题,只自顾自把玩着手里的白色郁金香。她以前也曾对花卉花语一类的东西感兴趣,记得白色郁金香的花语是“纯洁的友情”。她非常高兴黑羽快斗送她的是郁金香而不是张扬的玫瑰一类,否则她可能会完全不顾初印象好坏,在见他的第一面就暴揍他一顿。

周围的同学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和浅见嘉月有关的事,黑羽快斗倒是在送出花后不一会儿就像刚才从人群外钻进来那样钻出了人群,找中森青子继续玩儿“猫捉老鼠”的游戏去了。

看到他们这样打闹的样子,今天几乎能够百分百确定:今后的高中生活不会无聊了。

这之后过了十几分钟,班主任绀野老师来了。她花了一分种时间恢复秩序,然后自我介绍,点名,让同学们挨个自我介绍,最后又强调了一遍校规校纪和班级纪律。

一切结束之后快到中午。从这个时间直到下午放学都是自由活动时间。

也是校内各大社团和委员会招新的时间。

同学们情绪非常高涨,几乎是一下课就立即忘了新班级和新同学的事,一路直奔操场而去。

浅见嘉月坐在一开始挑好的位置上,扭头看着操场上的人逐渐增多。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踏足过学校的操场了。操场上同学人来人往的场面让她无比怀念,身体似乎下一秒就能伴随着心飞到跑道上跑个三公里。

她这样渴望着,身体听从心声从座位上起了身。然后腿碰到椅子边沿,微微的疼痛唤回了她的理智。

她摸了摸自己的腿。黑色打底裤包裹的地方手术造成的伤口还没好,这个时候去长跑,怕不是想再来一个更大风险的手术?

她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

还是早点回家去吧。至于社团什么的,就先别着急,打听一下,看看黑羽快斗同学参加了哪一个吧……

正这么想着,教室门口传来一个充满惊喜的声音:“呀!找到了!社长说的不错,果然会有不怎么外向的新生独自躲在教室里!”

不怎么外向的新生?

浅见嘉月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女生站在门外指着她。

日本高中的校服对不同年级一般都有区分。浅见嘉月视力良好,一下子就看到了那名女生衣服领子上绣的“2”字样。

她背后还躲着一个人,娇小的身体有些瑟缩又有些兴奋地躲在二年级学姐的背后。

她向侧边走了一步,浅见嘉月才看清她的模样。

这不是中森青子吗?

没等她奇怪中森青子为什么出现在这里,那位二年级的学姐就先一步上前来,激动地握住浅见嘉月的手,眼睛里冒着星星。

“同学,来加入我们的灵异部吧!”

浅见嘉月:???

日本高中还有这种社团的吗?

哦,不对,好像是有的,甚至还有诸多比如行为艺术、黑暗料理之类特别奇葩的社团。

不过这个灵异部具体是要做什么呢?

“就是研究各种奇妙的怪象、鬼魂或者灵气各种灵异类事物的社团。社团内成员都是热衷于此的共同爱好者。”学姐把浅见嘉月的手抓到更紧了紧,“同学,你要不要来试试看呢?”

“呃……”

其实她对灵异类的东西不感兴趣,也不希望对这些产生兴趣。万一有兴趣了,晚上执行任务的时候害怕或者走神了怎么办?

她想着要不要拒绝,考虑了一会儿,看向躲在学姐身后的中森青子。

“中森同学已经加入了吗?”她问道。

被第一天见过的一下子准确叫出了名字,中森青子有点受宠若惊。

“诶?浅见同学来试试看吧!可以先体验一次,再决定是否加入。”

二年级学姐应和着她的话点头,“感兴趣的话,再加入也不迟。”

浅见嘉月问:“学姐说的体验是指……”

学姐挤挤眼,伸起大拇指指向某个不知道有什么的方向,“今晚九点,隔壁楼的图书管。听说那里最近正在最近有书灵出现。我们去看看。”

浅见嘉月:“书灵是什么东西?”

和笔仙一样实现人愿望的恐怖物品吗?

“就是能让书本在空中飞舞的小精灵。”

精灵?

好吧,这个灵异物品画风有点与众不同。

学姐继续说道:“……据说他每天晚上都会准时出现在图书馆的人文社会图书室,同时操纵所有的图书在空中飞舞,还能将书里的故事变成现实。每到那时,周围就会笼罩起一层像是电影院里电影开场后荧幕发出的光一样的光雾。”

浅见嘉月:“……感觉有点不可信的样子。”

明显能看出来的夸张就有两处,过于现实的部分也有两处。

很明显就是有人在里面做什么,然后被路过的学生或者老师误会了吧?

“是真的!”看浅见嘉月不相信,学姐大声强调,“是真的有一个奇妙的世界在里面出现了。有同学亲眼看到了魔法电影里一样骑着笤帚飞行的人,还有凶杀案现场人死亡之后流出的满地鲜血。”

浅见嘉月:……

你把这两个见闻放在一起不觉得很奇怪吗?

浅见嘉月想了想,看向中森青子,“请问还有别的人去吗?”

真实目的是想问黑羽快斗。

中森青子不开心地撅起嘴,“本来我邀请了快斗的——就是那个送浅见同学花的流氓小鬼。但是他居然说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让我找别人。”

哦,如果黑羽快斗不去的话她也就没必要……

中森青子双手合十对浅见嘉月央求:“浅见同学,我们一起去看吧,我真的好想去看。”

中森青子本来就长着一张很稚嫩的脸,行为举止也像一个天真的小孩子。这么一摆出可怜巴巴的央求模样,让本来想拒绝的浅见嘉月顿时心软,拒绝的话在嘴里转了两拳,竟然没说出来。

她为难地一阵,想了想,说道:“不过只是我们几个也不行的吧?万一到时候里面呈现出的是一个危险的世界怎么办?不如再找一个熟悉的能保护你的男生陪着。”

中森青子也想了想,认真点头:“有道理。”

浅见嘉月:……真好骗。

不出意外,她要找的第一人选应该还是黑羽快斗吧?且让她多争取一下,能“偶遇”最好。

于是事情就这样商量定。晚上八点四十五,浅见嘉月和那位二年级的学姐先后来到教学楼外。

两人等了半天,还不见中森青子的人影。

“好慢啊,不会不来了吧?”那位叫渡部纯的二年级学姐说道。

“应该不会吧。”在动画里,貌似中森青子并不是不守承诺的人,既然答应了,那就肯定会来的。

“可是现在已经九点了。”渡部纯看着手表,“要是那个世界已经出现了怎么办?太晚了我们会错过的。”

浅见嘉月无语。其实根本不会出现吧,顶多发现所谓“灵异”的真相。

“再等一会儿吧,万一到时候她来了,发现我们都不在,只留她一个多不好。”浅见嘉月说道。

她的目的和这位学姐不一样,不是为了看什么灵异事件,而是试图“偶遇”黑羽快斗。如果遇不到,那她来这里也就没有意义了。

渡部纯想了想,“没关系,我给她发个邮件告诉我们先进去了,让她来了联系我们。”

“啊……”

“好啦安啦安啦。反正你不是已经建议她找靠谱的男生陪着一起来了吗?想她的胆量也不可能像你和我这样一个人跑来的。我们快先进去吧。”

渡部纯截下了浅见嘉月还想说出的担忧,拍了拍她肩膀,说罢便向教学楼侧面的图书馆走去。

浅见嘉月无奈。

她回头看了一眼除她们外空无一人的学校。尽管有路灯的照耀显得不那么漆黑,但在诡异的寂静下,这片宽敞的空间依然透着一股强烈的不安全预兆。

两个人一起来到图书馆入口,门锁着。

渡部纯冲浅见嘉月得意地一眨眼,亮出一把白银色的钥匙。

“嘿嘿。为了亲自探究图书馆这一灵异事件,我假期期间特意留在图书馆熬夜学习了好几天,终于说服了保安大叔把图书馆的钥匙给我。”

浅见嘉月无从置评。

两人在渡部纯的带领下往人文社会类图书室走去,上了楼梯拐了个弯时,一阵“噔噔噔”的快速跑步声从后面传来。

两人脚步停住。

渡部纯看向浅见嘉月,“学妹,你听到了吗?”

浅见嘉月回头走了几步,探身往楼梯看去。

什么也没有。

“难、难道说那个世界已经出现了?”渡部纯一脸兴奋地说。

浅见嘉月无法苟同。

两人来到人文社会图书室。距离入口还有十几米的时候,浅见嘉月隐隐闻到飘散在空气里的一股铁腥味。

走近了看,只见人文社会入口门的下方的地面流着一滩的鲜红色的浓稠液体,在手电筒光芒的照映下看起来更像黑色。

浅见嘉月转头看了一眼渡部纯,只见对方越发兴奋,完全发觉眼前这个现象过于异常。

这个图书室在位于走廊的内侧墙壁也有窗户。窗户透出一点点在黑暗中聊胜于无的橙黄色光晕。

渡部纯扒着窗台往里看。浅见嘉月则走到门边,蹲下身来,伸手用指腹抹了一点地面上那鲜红色的液体。

凑在鼻子下面闻一闻,铁腥味。

这是真的人血。

这个出血量只怕里面的人凶多吉少。浅见嘉月敲了敲门,又把耳朵贴在耳上听了听,里面没有任何动静,不知道人已经没了还是只是昏过去了。

她推了推门,打不开。于是走到窗户边上,打算破窗而入。

就在这时,渡部纯指着走廊末端的拐角处,激动地大喊:“啊!又出现了!”

只见手机光芒照不到的远处,有一个像是少年的黑乎乎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