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51章 高中生侦探
 
据警方从受害者身上搜集到的线索, 受害者本人是江古田高中高二年级的一名数学老师,姓星野,有妻有子, 妻子在帝丹高中教书,孩子在念小学。

浅见嘉月不明白, 数学老师怎么会在深夜留在图书馆摆弄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而且从校园“书灵”的传闻上来看,他这个奇怪的行为貌似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到底是在干什么呢?

浅见嘉月想了想。既然波本只凭借现场的照片就一眼看出了凶手是谁, 那么这个混乱的现场一定有着某样至关重要的线索。

先说倒下的那张桌子旁边那些凌乱的物品:书本、蜡烛、棉线、苹果……哦, 桌子下面还压了一把雨伞。苹果是零食, 使用蜡烛莫非是某种奇特的读书喜好?学古人秉烛夜读之类的?雨伞是为了防止下雨,棉线是缝衣服用的吧?但是现场又没有针。

浅见嘉月混乱地晃了晃脑袋。她余光撇到黑羽快斗,发现他正蹲在地上看一张花花绿绿的纸。

一边看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五月一日业余魔术爱好者大赛……哇!第一名奖金居然有一百万!好阔绰啊!我要不要也去参加一下呢?”

浅见嘉月好想知道黑羽快斗这个边看东西边念出来的习惯到底是跟谁学的,难怪总被中森青子说像“老头子”。

不过说到“魔术爱好者大赛”, 浅见嘉月茅塞顿开。她刚才怎么没看出来, 这些东西分明都是在魔术表演当中经常会用到的道具啊!

她想起黑羽快斗之前找铁丝开锁时自言自语说“做这种事情”, 应该是一早就看出来了。

那么从这张海报推断, 这位数学老师就是报名了那个魔术爱好者大赛, 然后在趁着深夜无人的时候,在这间图书室里面借用这里的书本和安静的环境, 独自练习魔术。

但是今天晚上和往常一样练习魔术的时候, 他和某个陪自己一起练习的人发生了争执。那个人或许是他在比赛上进行魔术表演的搭档,也可能是这间图书室的图书管理员……

浅见嘉月灵光乍现。

她看了看那个只要锁上不管从内部还是外部都无法打开的老式门锁。然后走到高木涉身边,拉了拉他袖子。

“高木警官,请问刚才打电话叫来的, 只有被害者的家人吗?”

高木涉“咦”了一声,“是啊。哦对了,因为是在学校发生的案件, 我们也联系了学校的管理人员。”

浅见嘉月点点头,“此外还有另外一个人需要被叫过来,可不可以麻烦高木警官联系一下呢?”

“谁?”

“负责管理这间图书室的图书管理员。”

依目前的线索来看,能带着被害人随意出入图书室的也只有她了。

“她应该拿着这间图书室的钥匙。现在这间图书室里发生了凶案,门却锁着,我认为有必要找她来问一下情况。”

高木涉觉得有道理。

图书室的墙上就贴着图书馆所有管理人员的名单。他找到负责人文社会图书室的那个人,按照上面记录的电话打了过去。

浅见嘉月也去看了一眼。

藤本百合子,女,24岁。

她一看这个年龄就忍不住有点先入为主的印象,觉得这起事件会是情杀。因为柯南中类似的例子太多了,随便一找就有一大堆。

当然别的情况也是有可能的。

再从照片上这个人脸被晒黑的程度来看,她应该经常从事某些户外运动。身体素质肯定很不错。

她之前向警察说明现场最初情况的时候目暮警部猜测,从被害者挣扎留下的现场迹象来看,凶手应该至少是一个健壮的男人或者格斗能力很强的女性。如果这个藤本百合子身体素质好且格斗能力也很强的话,那么她意图杀害被害者的现实条件就多了一重。

正努力整理着脑内混乱的思路,黑羽快斗无声无息地又凑了过来,说道:“浅见同学已经知道真相了吗?”

浅见嘉月听到声音,扭头看了他一眼,眼珠转了转,忽然闪过一丝不知名的狡黠。

意识到不妙的黑羽快斗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浅见嘉月冲他不怀好意地咧嘴,“黑羽同学,来帮我个忙如何?”

黑羽快斗:“你想干什么?”

一分钟后,在两个警官好奇的注视下,黑羽快斗以最快的速度从人文社会图书室所在的三层顺着楼梯跑下一楼,浅见嘉月听着“噔噔噔”的声音,拿着手机按秒计时。

中森青子和渡部纯在一旁看着,身体忍不住微微瑟缩,“这个声音听起来有点诡异呢……”

“是啊……”

过一会儿,黑羽快斗从一楼慢慢爬了上来,问浅见嘉月:“怎么样?你的‘实验’有结果了吗?”

浅见嘉月瞄了他一眼。

嗯,体力不错,不愧是最能跑的怪盗基德。

她看着手机显示的秒数点点头,“嗯,你跑步挺快的。”

黑羽快斗:“……喂!”

“总而言之,现在我已经可以确定了。”浅见嘉月没给他继续恼火的机会,摆了摆手,转身走了。

半个小时后,被害人的妻子和图书管理员同时赶到了现场,紧随其后的是江古田高中的校长和浅见嘉月班级的班主任绀野老师。

绀野老师看到浅见嘉月衣服上的血吓了一大跳,“哎呀!浅见同学,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你受伤了吗?”

浅见嘉月连忙摇头,“没有没有,这是我在救人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

绀野老师又看向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还有黑羽同学和中森同学,你们怎么会和浅见同学一起遇到这种事情呢?都这么晚了,你们还来学校……”

“绀野老师!”

绀野老师的反应比被害人家属还要大,浅见嘉月受不了,索性强行阻止。她微笑道,“老师,警察还等着查案呢。”

“哦……”

见她终于安静下来,那边等着问话的目暮警官也松了一口气。

目暮警官一一环视过在场所有与学校有关的人:“我简单说明一下情况。总而言之,当时被害者被刺之后,直到被这几位同学发现之前,这间图书室的门都是被锁着的。我想请问一下,这间图书室的钥匙平时都是由谁保管的呢?”

担任图书管理员的藤本百合子弱弱地举起手来,“是我。”

浅见嘉月发现她的皮肤相比照片上白了不少,不知是不是为了保养刻意避免了一些户外运动。

“不过两天前我不小心把它弄丢了,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回来。”藤本百合子继续道。

“哦?那你这几天都是怎么开锁的呢?”

“保安那里有备用钥匙,我这两天都是用的备用钥匙开锁,再还给保安。”

“你没有再配新的钥匙吗?”

“最近总有些私事,还没来得及。”

目暮十三点了点头,“那么请问你在案发时间,也就是在你们赶来之前的这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之前,你在哪里做什么呢?”

“我就在家里,刚洗了澡准备休息了。”

“洗了澡?”这时浅见嘉月出了声。

围观众人的注意力瞬间都集中到了她身上。

好在有了上一次强装侦探的经验,浅见嘉月已经不会再紧张了。

她面不改色地试探藤本百合子话中的漏洞,“既然刚刚洗了澡,为什么您的头发却一点洗过的感觉都没有呢。”

她从照片上注意到,这位藤本小姐的发质貌似有点偏油性。以日本人每天洗澡的习惯来说,她的油性程度恐怕还挺严重。

现在她的头发就是那种有点油油的感觉,而不是洗过之后的清爽利落。

“啊这个,”藤本百合子说道,“我每次洗澡和洗头都是分开的。洗澡的时候会带浴帽。”

“是嘛。”浅见嘉月点头。

那样的话,只要去她家里查一下浴室以及某个地方有没有放刚刚使用过的外侧还有些湿润的浴帽就可以破除她的不在场证明了。

目暮十三眯着半月眼,对浅见嘉月的有话不明说的样子不太满意。好在身为警察,他们也有自己的套路来核对不在场证明,“请问你在家里洗澡的事有别的人可以证明的吗?比如同居的男朋友之类的。”

提到“男朋友”这个词,藤本百合子愣了一下,然后迅速说道:“我现在也是一个人住的,还没有男朋友。所以恐怕没有人能证明。”

浅见嘉月觉得她这个语速是在故意躲避什么。

“那有别的邻居看到你回家吗?”

藤本百合子摇头,“也没有。”

目暮十三皱起了眉。

这可打脸了。没有她那个时间的不在场证明,也就没有那个时间她在场的证明,就没办法证明她是不是在说谎。

“那么最后再请问藤本小姐,你以前有没有练过跆拳道、柔道之类的格斗技能呢?”

藤本百合子摇头,“没有。”

目暮十三叹了口气。这么看来不是她了。

他转向被害人的妻子,“那么请问星野太太,你案发时间是在哪里做什么呢?”

星野太太问一答二,“我那时刚刚把孩子从补习班接回家。这点我的孩子和补习班的老师都可以证明。”

目暮十三点了点头。

“那么请问您的丈夫平时的人际关系怎么样呢?有没有什么仇人?”

星野太太回想了一阵,迟疑地摇了摇头,“这……因为他在外面和工作上的事情很少告诉我,所以我并不清楚。不过他经常外出应酬,回家时态度也没什么不好,所以我想应该还不错吧。”

经常外出应酬?

浅见嘉月看向藤本百合子。

这个“应酬”指的该不会是……

她注意到藤本百合子不经意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腹部,神情看起来有些忧伤。

目暮十三又看向江古田的野泽校长和绀野老师,“那么请问两位老师,被害人在学校里的人际关系怎么样呢?星野太太说他经常外出应酬这是真的……”

“藤本小姐是不是不久前刚刚打过胎?”浅见嘉月忽然问。

目暮十三:???

喂喂,在警察正常询问的中间插话也就算了,这次直接不让人把话说完是什么情况?警察的话这么没有意义的吗?你们这些目中无人的侦探真是够了。

而且“打过胎”是什么鬼?你怎么看出来的?和眼前这起案件有关系吗?

目暮十三内心涌现出无数条吐槽,不满的情绪溢出表现在了脸上,但浅见嘉月压根没有注意到。

她只顾追问藤本百合子:“实话实说是对案件和被害者最起码的尊重。所以虽然这个问题关系到您的私事,但还是请您说实话。”

藤本百合子:……

她自尊受伤似的瞪了浅见嘉月一眼,又巡视了一圈周围或诧异或疑惑的警察,发现竟然没有一个想要阻止这个女孩这么无礼的问话。她狠狠咬了咬牙,偏过头,道:“没有。请问为什么要这么问,这和这起案件有什么关系吗?”

她说着又狠狠瞪了一眼始终在旁观的绀野老师,意思是“你自己的学生你就这么放任她问别人这么无礼的问题吗?”

大概是藤本百合子刚才的表现全程都太柔弱了,绀野老师被她忽然凶狠地这么一瞪,不自觉地就去想自己学生的过错。她正想开口让浅见嘉月给藤野百合子道歉,却被被一阵忽然来袭的腿风逼退了回去。

谁也没有想到浅见嘉月会动手。

而且是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众人根本来不及有半点反应,那一个迅猛的回旋踢已经逼近了藤本百合子的脸,藤本百合子本能地便矮身躲开。浅见嘉月紧接着又来了一个横扫外加明显的组合招手势,藤本百合子直接一个翻身翻出了浅见嘉月的攻击范围,然后面露痛苦,手扶上了自己的小腹。

目睹一切的人们全都惊呆了。

浅见嘉月淡定地收回攻击的动作,朝藤本百合子笑了笑,拖长尾音道:“诶——你这不是很厉害嘛。还说没有练过格斗,在场的警察都看得出来你刚刚那两下躲闪水平有多高。”

藤本百合子吃了一惊,不一会儿冷静下来,瞥了眼周围那一片吃惊的神色,对着浅见嘉月黑了脸,“这样你有理由攻击一个刚刚打过胎不久的女人了?”

浅见嘉月耸耸肩,“是你自己否认自己打过胎的嘛。难道就准你自己说谎,不准我当真吗?”

藤本百合子脸色铁青,“就算我撒了谎又怎么样?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杀了这个叫星野的男人?”

“有啊,有很多。”浅见嘉月歪着头,露出一副“这都不是问题”的表情,“比如说你刚刚说自己在家里洗澡。要证明这个其实很简单,只要去检查一下你家里的浴室是不是湿的,以及哪里有没有放带着水汽的浴帽就可以了。”

“还有你作案穿的衣服,和现在的应该不是同一件吧?我们来到这里并且听到你逃跑的声音时是在四十分钟以前,在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里,你能把作案用的那身衣服藏到哪里去呢?”

“你不说的话也没关系,只要警察花费时间去找总会找到。也不用担心你穿尺码不同的衣服当障眼法。因为就凭你奔跑下楼的那个速度,是绝对不可能穿不合脚的鞋子的。所以最起码,鞋子一定是你正确的码数。”

浅见嘉月稍微留意了一下,星野太太鞋子的尺码,明显比藤本要小一号。

随着浅见嘉月话音落下,藤本扶着小腹的手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垂了下去,整个人也进入了消沉状态。

“我只是想还他结婚而已。好不容易怀了他的孩子,结果却被这个男人……”她说到一半,呜呜地哭了起来。

“那个……请问你说想结婚的人,是星野先生吗?”高木涉小心翼翼地问道。

星野先生他可是有妻子也有孩子了啊。

“不是的。是另外一个我喜欢的人,我想着只要怀上他的孩子,就可以拴住他的心了。等好不容易怀上了,却被这个男人……”藤本百合子恨恨地指向星野倒下的位置,之后又指向星野太太。

“都是他害的!他毁了我的一切!不仅如此,他还嘲讽说我这样的男人婆难怪没有人喜欢,孩子没了也活该……亏我之前还好心地帮他提供魔术创意,让他在我负责的图书室里练习……”

“所以我一定要报仇!因为身体上其他的一些原因,我在医院住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才等到可以自由行动……”

后面的话,浅见嘉月没再仔细听。因为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杀人终究是错误的,不仅不能挽回自己想要挽回的,还会让一切滑入更加无法挽回的深渊。

她这时再一次收到了波本的邮件,问她事情怎么样。

浅见嘉月得意地勾起嘴角,手指在手机虚拟键盘上飞速按动,把自己破案的全过程详细地书写下来。

点击发送之后,她就乖乖地等着波本的夸奖。

一分钟后,波本的回信来了,她意气满满地点开。

波本:居然这么复杂?

后面加了个代表惊讶的颜文字。

浅见嘉月回信:是啊,我是不是很了不起?

这次波本没有立即回,大概过了有五分钟,警察带着犯人准备离开的时候才终于发过来。

波本:明明有更简单的证据的。

后面附了两张图。

浅见嘉月点开,只见那两张图都有些熟悉,貌似都是她之前发给他的,只不过放大又扩大清晰度处理了。其中一张是白色的墙上贴着的一张纸,能看出来是写着图书馆工作人员名单的那一张。上面“藤本百合子”的名字被用红色笔记圈了出来。

第二张是地上那些凌乱的书中的一册。看内容像是一本植物图鉴,翻开的内页画着百合花,洁白的花瓣上有一个像画押一样的血指腹印。

藤本百合子,百合花……

啊这……

回想最一开始寻找线索的时候,因为那些书是基本每一本都沾上了血,大致看上去差不多,所以她并没有多想。现在被波本这么一放大,她才发现这个血迹居然这么突兀。

话说这个男人是用显微镜看图的吗?她在现场那么大的目标都没能发现,他居然仅凭那几张小小的图,没花几分钟时间就注意到了。

浅见嘉月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傻子。

老天啊,谁来告诉她,她这一顿操作猛如虎到底是图了个什么?

这边浅见嘉月着怀疑自己,那边中森青子看向浅见嘉月的目光却带上了崇拜的星光,“浅见同学,你真的好厉害!一下子就把真正的犯人找出来了!比警察还要厉害!”

浅见嘉月有气无力,“啊,是啊,因为我是高中生侦探嘛……”

中森青子:“总而言之,浅见同学,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今晚来我家做客吧!”

浅见嘉月:……

诶?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一天把这个案件写完了!而且是原创,而且是肥章!夸夸我自己!(骄傲jp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