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53章 窃听
 
浅见嘉月和中森青子聊到一半, 忽然听到隔壁楼上黑羽快斗的声音,聊天不得不中断。

中森青子拉开阳台的窗帘和门,也朝对面喊:“笨蛋快斗, 大半夜叫我干什么?这么大声小心打扰到邻居!”

浅见嘉月:……你也挺大声的。

黑羽快斗的声音倒是小了一点,“青子, 把你家的胶带借我用一下。我在收拾东西,把杂物放进箱子却发现胶带没了。快把你家的借我一下。”

“什么啊, 没了工具不会自己出去买吗?”中森青子一边嘀咕着, 一边却乖乖地下楼去找, “浅见同学稍等我一下。”

“好。”

中森青子走出了房间。浅见嘉月保持着原来坐在地毯上的姿势,扭头看向黑羽快斗,发现对方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浅见嘉月望了他一会儿,站起身来。

“请问黑羽同学还有什么事吗?还需要别的东西的话我帮你去找中森警部借。”

黑羽快斗拒绝, “不, 需要什么我自己可以去买。”

所以你借东西这个举动只针对青子吗?

“喂, 我说, 你们刚才说的话, 我都听到了哦。”

浅见嘉月一惊,“什么?”

黑羽快斗指了指中森家阳台的门框, “青子这个笨蛋, 晚上睡觉阳台的门却没有关紧,我这边窗户稍微打开透透气,就把你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浅见嘉月来到阳台上,目测两个房子最近处的距离。

“我们的声音有那么大吗?”

“也不是很大, 反正就模模糊糊听到了。”

浅见嘉月不信。前后都不一致,一听就是假的。

她拿出手机,随意放了首音乐。

“相互依偎的嘟嘟……人嘟……与你的身影重叠嘟嘟……”

音乐的播放被影响了, 好好的歌词间插进去奇怪的电流声。显然这个房子里面被安装了窃听器。根据影响的严重程度判断,窃听器的位置距离阳台比较远。

她放着音乐在中森青子房间里来回走动摸索,最后在青子书桌上毛绒玩具的体内发现了一个带着电池的便携式窃听器。

她把这东西拎到阳台,展示给黑羽快斗看,“你这是在做什么?”

黑羽快斗两眼放光,“你真厉害呀!这种找窃听器的方法是从哪里学来的?”

浅见嘉月一边关音乐一边道:“为什么要告诉你?你这在女孩子房间里放窃听器的变态,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没办法啊。谁叫青子那家伙把我的魔术道具藏起来的。”黑羽快斗的语气似乎并不太把这当一回事,像在说“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恶作剧”一样。

说起来他们两个之间的相处貌似就是这样?

“她又不肯告诉我放在哪里。”黑羽快斗继续说道,“正好我在寺井伯伯那里发现了这个窃听器。为了找回我的道具,我就顺便把它用在青子房间里了。”

浅见嘉月觉得好笑,“你还真是变态呀。居然为了一个小恶作剧在女孩子的房间里面放窃听器。”

她一抛手把窃听器扔回对面。黑羽快斗接住。

“谢谢你了,好心的小姐。”

呵呵,这话说得可真像怪盗基德。

诶?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怪盗基德?她刚才是不是忽略了什么重要的语句。

他刚才说,他是在寺井伯伯那里发现的窃听器?

寺井伯伯?!

据她所知,黑羽快斗口中的“寺井伯伯”,全名叫“寺井黄之助”,是黑羽盗一当年表演魔术的助手。

他从寺井那里发现了窃听器,这意味着什么?难道他已经发现怪盗基德的秘密了?

浅见嘉月额头顿时沁出了冷汗。

这可不妙。如果他真的已经知道了,并且已经扮上了怪盗基德,甚至已经学习了担任怪盗必会的一些能力,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明,他之前解释的关于窃听器的事情都是谎言。

他早就发现她不对劲了。甚至可能,一早就在试探她。

这想想太可怕了。

但是好像也不太对。以怪盗基德的作风,对于她发现窃听器的反应应该也不是这样的,也不会大大方方地找那种变态一样的借口。

他应该警惕地对她抱上敌意:这个人可能就是害死我父亲的人之一。

但是都没有。黑羽快斗看起来单纯地一无所知。

在演戏吗?浅见嘉月觉得自己可能有必要试探一下。

“不过还请你不要再好奇我父亲的事情了。像这种私事,没有人愿意被随随便便的陌生人知道的。”黑羽快斗把窃听器放回自己桌上,又返回来说道。

“什么随随便便的陌生人?你说的是谁?我可是青子的好朋友!”浅见嘉月道,为了避免露出破绽,她扭头看向房门,“话说青子怎么还没回来?胶带找不到吗?”

竖起耳朵听一听,外面也没有人马上要进来的声音。

“她家里的也用完了吧?我刚才看到她背着挎包出去了。应该是去买了。”黑羽快斗指指中森家宅门的方向。

浅见嘉月一愣,深呼吸一口气。

不祥的预感一一成为现实,绝不能再拖了。

她心想着,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点开音乐播放列表,放了个录着海浪声的音频。

“咦?你怎么又放音乐了?我只有那一个窃听器,你不要乱怀疑我。”黑羽快斗忙澄清道,“话说你这是什么鬼音乐?为什么总在重复一个声音?”

浅见嘉月面对黑羽快斗,“因为要辅助我营造一种氛围啊。”说罢打了个响指。

黑羽快斗“什么氛围”的疑问没能问出来,蓦然怔愣了一下,整个人身体松弛下来,神情像木偶一样变地呆滞。

浅见嘉月提着一口气,幽幽问他,“黑羽同学,请问你,是怪盗基德吗?”

对面的黑羽快斗静了一会儿,然后反问:“怪盗基德是谁?”

还不承认?

浅见嘉月继续问:“黑羽同学,你该不会是早就知道了青子家里的胶带用完了,所以才故意让她去拿胶带的吧?”

“……你在说什么?”

真的没有?

“你真的不是怪盗基德?”

“不是。”

浅见嘉月:……

她的催眠是不可能出问题的,是她多虑了。

紧绷的神经一瞬间放松下来,身上的冷汗开始蒸发,皮肤感觉复苏,开始阵阵发起冷来。

也就是说,黑羽快斗确实只是偶然发现了寺井那里的窃听器,并且出于玩笑心里随便往中森青子房间一放,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意图。其它所有看似可疑的举动,也不过是她在疑邻盗斧而已。

浅见嘉月擦了把冷汗。

还好还好,还好他还没有发现。

这对她来说不仅没有风险,而且还是件大好事。深入想想,黑羽快斗现在已经发现了寺井那里的窃听器,之后应该还会发现更多,直到最后彻底了解自己父亲就是怪盗基德的事实。

她可以趁现在赶紧和黑羽快斗搞好关系,这样之后的行动就能方便很多。

她想了想,轻轻握住自己的手腕。

就用这个办法吧,至今为止还没有失败过的。

“好吧。姑且就当你不是故意放的。不过作为知道了你秘密的交换,我也告诉你一个同等的秘密怎么样?”

黑羽快斗怔了怔,在毫无知觉中清醒了过来。

“什么啊?”他问道。

浅见嘉月转了个身,手肘搭在阳台栏杆上,背对着黑羽快斗,“和你父亲一样,我母亲也去世了,就在我十五岁生日的时候。”

黑羽快斗愣住。十五岁?按照日本上学的要求,能上高中的学生年龄至少应该满十五周岁。她母亲在她十五岁生日的时候去世,不就是说……

他恍然大悟,“浅见,难怪你看起来比我们成熟那么多,原来你比我们大了好几岁啊!”

浅见嘉月:……

好想打他。

但是得忍住。

她想了想,开始随意编故事,“我母亲从事的是某种打击违法犯罪的秘密职业。她去世的时候,我也在场。”

她把自己左胳膊的袖子撸了起来,露出手术过后尚且没有消肿的胳膊,向一侧伸展开,展示给黑羽快斗看。

说实话,她现在的身体和四肢,轮廓都非常难看。让人想到某种两栖类动物呼吸时鼓起的下颌。

“这是做手术祛除掉的疤痕,现在还没完全恢复。”

“所以……”她拉下袖子,转身面对黑羽快斗,想了想,开玩笑地对他说道,“如果你觉得我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的话,你可以拿这个来攻击我。说我是不良少年的话,就凭我身上这些痕迹,一定会有很多人相信。”

黑羽快斗已经惊呆了。他哑口了一阵,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然后不满地撇撇嘴,“什么啊,难道你以为我是那种会攻击同学的不良少年吗?。”

浅见嘉月笑,“你当然不是了,所以我才会给你看的啊。”

两个人对话最后以几句没营养的斗嘴结束。后来中森青子回来,浅见嘉月又把这些话单独向中森青子说了一遍。

收获了中森青子望向自己的像哀怜黑羽快斗一样的怜悯眼神。

浅见嘉月暗自开心。这样一来,她利用这种同情心经常来中森青子家做客了,探究黑羽快斗的发现也机会多多。

次日晨,浅见嘉月和中森青子、黑羽快斗相跟去学校,走到一半,黑羽快斗声称要去买些东西,随便应了青子“不要迟到”的提醒便跑走了。

他往隔壁的商业街跑去,拐了个弯人就不见了。

浅见嘉月:“他要去买什么?”

中森青子:“谁知道,大概又是什么突发奇想的魔术道具吧。”

“哦。”

中森青子一只手搭上浅见嘉月的肩膀,脸上表情务必坚决,“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让他随便用魔术来欺负你的!”

浅见嘉月:……这是又把她当什么人来“照顾”了吗?

“黑羽同学经常用魔术欺负人吗?”

“是啊!那个家伙超级讨厌……”

两人一路聊一路来到学校。

从这天开始正式上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黑羽快斗直到下了第一节课还没有出现。

“奇怪,快斗到底跑去哪里了?”中森青子走到浅见嘉月座位旁边,忧心忡忡道。

浅见嘉月顺势调侃,“正式开学第一天就迟到,胆子很肥嘛。”

她一边说着,手上翻手机联系人列表的动作不停。

她正在纠结应该让谁来参加下周一的家长会。

第一个想到的是井野,因为以前在帝光时都是他。但转念一想,当时她还在训练场,井野负责她全部的训练和生活安排,处理像家长会这类的杂事也是理所应当的。现在她已经离开了,再找井野怎么想都不太合理。而且井野人品有问题,如果不是考虑到他的存在对于自己今后搜集组织情报可能会有些作用,她都巴不得以后永远不见他。

要不找波本?可是这家伙平时都那么忙,会有时间吗?而且作为从事机密工作的公安卧底,他愿意出席这种相对有些高调的场合吗?

明明是“家长”会,却有一个年纪轻轻的“哥哥”辈人物参加,想想也必然万众瞩目。

那要不……贝尔摩德?她的易容术可是一个非常好用的技能。

但是她有点把握不准她的想法。她未必有兴趣管自己的这些闲事,而且就算管了,万一她不愿意化妆成浅见凛一郎,,而以以大明星莎朗·温亚德或者克莉丝·温亚德的面孔出现,那她在这所学校就可以直接社会性死亡了。

所以干脆还是波本吧!

就这么决定好,浅见嘉月从“bo”这个备注进入发件箱,拉出虚拟案件准备编辑邮件。

这时中森青子忽然叫了一声:“呀!快斗!”

顺着她的目光望向教室门口,那家伙果然兴致勃勃地出现在了那里。

迟到了还这么高兴?

中森青子气呼呼地教训他:“你去干什么了,居然刚在开学第一天就迟到……”

黑羽快斗边走过来边摆着手打断她:“好了好了,青子,这些小事没必要唠叨。”

“这是小事?!”

黑羽快斗直接无视中森青子的质问,走到浅见嘉月身边拍了下浅见嘉月的肩膀,然后极具暗示性地朝她眨了眨眼,又冲她勾勾手指,道:“跟我出来一下。”

说完兀自走向教室外。

浅见嘉月:……

表情好贱哦。

但还是很给面子地跟了上去。

黑羽快斗带着她来着阳台。站定之后两只手握着拳开始来回做各种无意义的花式动作。

魔术吗?

浅见嘉月没被他的视线诱导吸引注意力,只始终直视他的脸。

“要做什么?”

“当然是送你礼物了。”他双手忽然停止了动作,然后右手一张。

只见两只白色的细发卡出现在手心。

是和昨天浅见嘉月给他用来撬锁的一样颜色和样式的发卡。

“你早上跑去商业街就是买这东西去了?”浅见嘉月问道。

“是啊。”

浅见嘉月有点怀疑。这种样式的发卡挺常见的,应该很好买,不至于花费他整整一节课的时间去找。

果然,当浅见嘉月试探着伸手去接的时候,黑羽快斗的手骤然一翻。发卡不见了。

然后又一翻,出现一只画着亮黄色皮卡丘图案的发卡。

“其实浅见嘉月你挺漂亮的,既然和我们一样十五岁,那就应该可爱一点,像青子那样。所以我特意帮你买了这个皮卡丘,喜不喜欢?”

浅见嘉月:“……并不喜欢。”

“是吗?那就换一个。”他的手又一翻,“这个粉红色的小熊怎么样?”

浅见嘉月没动弹。

“哦,那就这个鲜艳的心形。”

“还不满意?那就这个毛茸茸的……”

“别闹了!”浅见嘉月趁着他几次三番地大作展示,看准了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发卡都是藏在袖子里的,狠狠一扯他袖子。

各种各样卡哇伊形状的发卡上瞬间掉了一地,浅见嘉月感觉自己摸到了一个简单地细长条形,以为是自己戴的那个款式,于是直接拿过来。

张开手一看,是荧光绿的布纹。

浅见嘉月:……

黑羽快斗恍然大悟:“哦!原来你喜欢这个样式的!那这个就送给你了!”

浅见嘉月的额头跳出一个大大的十字路口,又被她努力压下去。

她把手上那个丑到爆的荧光绿一扔,转身就走,“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要了。”

“诶诶,别呀!这可是我跑了好几家饰品店好不容易才买到了,好不容易给你买的!”

浅见嘉月猛地转回身,“你好端端地给我买这些做什么?有求于我?”

黑羽快斗愣了愣,沉默了。

她不会猜对了吧……

平时总是活蹦乱跳大玩魔术的少年莫名变得有些哀伤,气氛和微风一起沉寂着。

然后黑羽快斗撇了撇嘴,“别误会了,我的确有事情想要问你,但是和送你发卡的事没有关系。”

“那你这是……”

“浅见,你昨天说你母亲从事的是打击违法犯罪的职业,对吧?”黑羽快斗问道,“那你有没有听说过怪盗基德?”

作者有话要说:  浅见嘉月:我随便一编,就把我亲生母亲的真正职业编出来了!还顺带给自己挖了个坑!

ps:修改了中间女主和快斗对话的部分,提前了黑羽快斗发现黑羽盗一秘密的时间。

以及,家长会在明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