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56章 喜欢
 
可恶的电话。

如果心声能可视化, 那么现在浅见嘉月的头顶上一定圈满了对黑羽快斗的无情辱骂。

她低估了黑羽快斗对于寺井黄之助的影响力。本来以她的催眠水平,像忽然来电话这样的变故根本造不成障碍,而事实上她刚才也的确非常机敏地做出了调整。然而就在寺井黄之助掏出手机, 看到手机屏幕上“快斗少爷”几个字时, 他整个人蓦地一抖,神经竟然清醒了过来。

这是浅见嘉月自从正式利用催眠来达成目的之前第一次失败。

好在浅见嘉月还是在他在完全清醒之前成功发出命令让他挂掉了电话。

“黑羽千影”抬起头来时, 浅见嘉月迅速化解掉脸上的尴尬,笑着对她道:“千影阿姨怎么来这里了?家长会就快要开始了哦。”

“黑羽千影”一怔, 望望周围,神情有些迷茫, “啊,对啊, 我怎么来这里了?”

是不是为了找黑羽快斗那家伙, 被捉弄了啊——浅见嘉月很想这样引导。

但是黑羽快斗明显不是那种不分轻重缓急随意做出这种轻浮举动的人。寺井黄之助大概率不相信这个理由, 这样一来她暴露的危险也将大大增加。

“我也不知道呢。”浅见嘉月决定换一个方向进行引导。“我看到您莫名其妙的走了过来, 就跟过来看看。”

总而言之,能排除自己的嫌疑就好。

“您刚才的样子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呢。”

“诶!?是吗!?”

“嗯嗯。”

“那还真是奇怪……”“黑羽千影”迷茫地望着周围。

浅见嘉月笑了笑,“不过没事就好。家长会快要开始了, 黑羽同学一定在到处找您,您快点回去吧。我就先走了。”她挥手向“黑羽千影”道别, 同时快速跑走。

“黑羽千影”迟疑地“哦”了一声,挠了挠头, 也转身离开了。

浅见嘉月一离开“黑羽千影”的视线就忍不住大口呼吸, 心跳快得几乎要跳出胸口来了。

她稍稍平缓了一下,大步往安室透约好等她的地方走去。

“怎么样?”波本看浅见嘉月的表情,就知道情况不乐观。

浅见嘉月有点为难,“嘛, 总而言之,收获还是不少的。”

其实她的问题根本没来得及全部问完,但是毕竟“先知”,她可以假装自己已经全部知道了。

她想要的本来也只是这么一个调查的机会。

家长会终于要开始了,“黑羽千影”快步赶来教室之后,被黑羽快斗抓着一通抱怨,中森青子则大声斥责快斗,两人的争执最终以老师的提醒打断。

“请没有进入教室的家长尽快进入教室。喧闹的同学,都给我安静下来哦。”微笑的脸上却挂着一个粗壮的十字路口。

教室和走廊终于都安静下来了。同学们没有耐心也不想在这种场合下等待,纷纷跑出去到处玩儿。黑羽快斗在走廊上小声吹着口哨,中森青子瞪了她一会儿,被在另一个班级的闺蜜桃井惠子拉走了。

浅见嘉月透过教室门上的玻璃往里面看,只见安室透安安静静地坐在那个属于她的座位上,身体放松,一只胳膊轻轻搭在桌面上,专心致志听着老师讲话。

蓦地,他好像注意到了从教室门外投过来的目光,转头一眼看到脸贴着门玻璃的浅见嘉月,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浅见嘉月脸一红,连忙离开门玻璃,转身面向走廊。

同在走廊,像个软体动物一样靠墙站着的黑羽快斗看着她,冲她勾了勾手指。

“喂,浅见!”

浅见嘉月:……

同学你能别这么猥琐吗?

浅见嘉月走过去,用不会打扰教室里面家长会的声音问道:“怎么了?”

黑羽快斗直起身来,露着一脸非常八卦的表情问她:“喂,你跟那个代替你父亲参加家长会的男人是什么关系呀?”

浅见嘉月:……

警告你,这不是一次两次了。

“那是我表哥。”她说道。

“只是这样?”

“不然你以为呢?”

黑羽快斗撇撇嘴,“我还以为你喜欢他呢。你之前也经常用手机和他联系不是吗?”

浅见嘉月一怔,伴随着第六感的危机意识立即发挥作用。她戒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之前邮件联系的人就是他?”

“诶?”黑羽快斗有点意外,“看你们之前亲密的关系,这不是很好猜吗?”

哦,行吧。

“不过他真的不是我男朋友,只是表哥而已。”浅见嘉月说道。

“哦。那你喜欢他吗?”

浅见嘉月:……

黑羽快斗笑起来,“哈哈别担心别担心,在日本表兄妹也是可以结婚的啦,而且只要是真心喜欢,年龄什么的都不是都不是问题不是问题。”

浅见嘉月眯着眼望着他。

我无语的不是这一点,是为什么你能这么肯定我和波本是那种关系?以前没觉得黑羽快斗或者怪盗基德是这么八卦的人啊。

就算要八卦,最后帮她确定关系的人也应该是中森青子或者毛利兰、铃木园子这样的人才对。

——诶?她为什么要说“帮她确定关系”?

“喂,你该不会还没有发现自己喜欢那个‘表哥’吧?”黑羽快斗又凑近了问道。

浅见嘉月觉得这应该是自己今天不知道第几次对黑羽快斗无语,但不知怎么回事,比起无语,先一步感受到的居然是潜意识被挖出来一样的慌乱。

她喜欢波本?不应该呀,只是因为之前一直受到对方的保护和关心,所以自然而然地对他有一些好感而已,根本没有发展到那种地步。

太快了,黑羽快斗你想得太快了。

想通了这一点,浅见嘉月伸出一只手,凑到黑羽快斗脑门上,看起来像是要摸他脑袋一样,但紧接着变了手势,冲他脑门狠狠弹了一下。

“嗯?哎哟!”

出乎意料的一下,让黑羽快斗疼得惊叫了一声。

这一声教室里的家长们都听到了。

浅见嘉月弹完转身就走。黑羽快斗在后面捂着脑门儿。

“搞什么啊?一个女孩子居然有这么大力气……”他忍不住嘀咕着。

在漫长的大会之后,还有家长和学生一起听训的环节。学生搬了备用的凳子坐在各自的家长旁边。

浅见嘉月坐在安室透身边,能感觉到他身上扑面而来的气息,一时间竟然觉得不好意思。

她不自在地往远处挪了挪凳子。

“怎么了?”安室透察觉到浅见嘉月状态不对劲,问道。

浅见嘉月慌忙摇头,“呃、没事。”

她在心里痛骂:都怪黑羽快斗这个混蛋,害得她和波本正常相处都不舒服了。

“喂,浅见。”这时身后有女同学叫道。

“浅见,这个哥哥是你的‘家长’?”

“啊,是表哥。”

安室透对身后那位同学友好地笑了笑,那位女同学看着,脸上瞬间浮起红晕,似乎隔着胸膛都能听到她心里发出的“好帅!”的尖叫声。

浅见嘉月捂脸。

学生和家长一起开的会完毕,老师又单独留下几个目前看来情况特殊的。浅见嘉月毫无疑问就在其列,黑羽快斗则避过了一劫。

“耶!还好我明智把寺井爷爷你叫来了,不然也要像浅见一样被单独留下了。”

在校园外的公共卫生间,黑羽快斗一边给帮寺井黄之助卸妆一边庆祝。

寺井黄之助皱着眉头,神情像是在烦恼一些事。

“快斗少爷说的,就是那个和我在厕所外面碰到的女孩子吗?”

“是啊是啊,就是带着表哥来的那个。”

“是啊,就是她啊……”

“怎么了?她有什么不对吗?”

“我也说不清楚……”寺井黄之助有些苦恼。

“对了,快斗少爷听说过君特·冯·格多巴克二世这个人吗?”苦恼到一半,他莫名想到了这个名字。

“诶?那是谁?”

“一个世界著名的幻术大师,和道一老爷以前曾经有过合作。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叫浅见嘉月的女孩子给我的感觉有点像那个人。”

“嗯——”黑羽快斗撇了撇嘴角。

因为对那什么什么二世这个人不了解,黑羽快斗也不能理解寺井黄之助所说的相像的感叹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寺井想要表达的“浅见嘉月很奇怪”这个意思他完全领悟到了。

他想了一阵,说道:“我回去看看。”

说完把卸妆的东西一放,转身便走了。

这时候浅见嘉月正和安室透一起在接待室里等老师和前一位家长谈完。

浅见嘉月坐在小床上,翘着腿一踢一踢的。

安室透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不知想了会儿什么,转头看向浅见嘉月。

“嘉月以前遭遇过校园霸凌吧?”

“诶?”浅见嘉月愣了一下,这毫无征兆也与现状毫无关联的话题让她有点蒙。

安室透笑了一下,“因为来参加家长会的总不是自己的父母。”

“……哦。”

浅见嘉月想起来,的确有这么一回事,那时她还在上国中。不,是原主还在上国中。

因为继承身体的同时也继承了记忆和本能,脑子里重新温习那段灰暗的时光,她感觉到上辈子从未有过的防备和孤独。

浅见嘉月叹了口气,“不过根本原因不是这个吧?那个时候……”她挠了挠头,“我太自闭了。”

她想着用余光偷偷瞄了安室透一眼。

说起来,她以前因为面对训练的态度忽然变化引起过波本的怀疑,然后以“求生欲”为理由勉强应付了过去。

现在再次将这种变化并列对比起来,她有点心虚。

好在安室透并没有针对这一点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说:“在日本这种社会,和别的人不一样是很容易被针对的。父母没有来参加家长会这一点,很容易被视为缺少庇护。”

也就是很容易再一次被不良少年们视为欺凌的对象。浅见嘉月帮他把没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

领会到他的意思,浅见嘉月反而松了一口气。她向后一仰,双手撑在床面支撑身体。

“这种事情归根到底是要看个人魅力和人际关系的啦。”

而且说起个人魅力,她想起一个绝妙的人设。

“你听说过美强惨吗?”

安室透:“那是什么?”

浅见嘉月打了个响指,拇指指向自己的脸,“总而言之,就是我!”

安室透满脸问号。

浅见嘉月仰头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语:“不是自恋,不管是家庭环境还是后来在组织的经历,我觉得我还蛮符合这个人设的。”

话题没来及继续,前一位被叫去谈话的同学走了进来,敲了敲门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说道:“浅见,轮到你了哦。”

“哦,好的。”浅见嘉月和安室透一同站起身。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走出接待室的同时,窗外,一个穿着江古田高中校服的男生正蹲着听墙角。

黑羽快斗用手指摩挲着下巴,蹙着眉头疑惑:她刚才说的“组织”是什么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浅见嘉月:我好像社死了……

犯了懒癌的作者没脸说话,遂遁走。

ps:我要恢复日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