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60章 抓包
 
记忆中, 那个和怪盗基德抢夺宝石的组织是在怪盗基德在公众面前连续作案几次之后才出现正面对付怪盗基德的。那么如果不出意外,他们这一次应该不会直接对怪盗基德动手,更多的或许是为了搜集情报, 确认怪盗基德复出的事实。

浅见嘉月窃听的这个应该是组织的基层成员。根据波本传授的经验, 像这种对象,无论从对方那里听到怎样多或怎样少的情报都在情理之中, 真的假的也大多混淆在一起。

这就需要窃听者具备一定的分析和推理能力了,要能从一点点没头没尾的对话和动作声音中分析出真正有价值的内容。

因为原作中对这个组织揭秘地不多, 浅见嘉月很有可能从中窃听到比原作更加具体和详细的情报。

但她兴趣不大。她的使命是对抗乌丸酒厂,与怪盗基德对抗的这个神秘组织只是她借以拉拢怪盗基德的工具。她只要把握适当的分寸达到目的即可。除非接到了必须调查的任务, 否则她没必要给自己增加额外的行动压力。

比如眼下更需要考虑的,就只有如何在合适的时间收回那枚窃听器。

米花博物馆的对面有一栋商业大楼, 大楼外墙上安装了一块巨大的显示屏。显示屏上此时播出的内容就是基德作案现场的图像。

距离基德预告的时间越来越近, 博物馆外等待的人群愈加躁动不已。浅见嘉月越过摩肩擦踵的空隙, 小心注视着被自己窃听的那名黑衣人的动向。

晚九点零分零秒, 伴随着一阵烟雾,怪盗基德准时出现在展厅内。商业楼外墙的大屏幕上实时播放出同样的画面,只见那个显眼而嚣张的白色身影踩在放置着宝石的玻璃展柜上, 如闲庭信步一般优雅自得,出众的气质引得人群发出一阵针欢呼。

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浅见嘉月也没多注意。

但是耳机里的声音给了她准确的答案。

——“诶?果然是伪装成了警卫吗?就知道那家伙会这样做……哈,没能及时确定这一点错过了机会也没关系。那家伙很难对付, 需要我们更谨慎地聚集人手……”

听这话的说法, 这人似乎可能是个资历比较老的老人,在组织里还是有一点点地位的。

大楼外墙屏幕上显示的画面中,怪盗基德一跃跳下展示柜。他用右手摸了摸放在宝石的玻璃展示柜,然后空手在展示柜的顶部一划。

那用最结实的强化玻璃制成的全封闭展示柜似乎瞬间变成了可以打开的“拼合式”。他简简单单便掀开了顶部的“盖子”, 伸手直接从展示柜里拿出宝石。

“喂!”电视里传出中森警部的怒吼声。

怪盗基德微微一笑,对手摄像机镜头举起宝石,“感谢各位辛勤款待。那么按照约定,这枚宝石,就由我收入囊中了。”

见势不妙的警察瞬时一拥而上,但人挤人的状态对抓捕行动没有丝毫助益。随着再次涌出的一阵白雾,怪盗基德消失了。

十几秒后,博物馆外的人群发出一阵惊呼,有人指着天空中一个向远处飞翔而去的白色影子大喊道:“是基德!”

其他人惊讶尖叫的同时纷纷拿出手机拍照。

浅见嘉月叹口气。

眼前这群人中,恐怕只有她这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穿越者知道,怪盗基德其实根本没有消失,那个飞走的人是他用来迷惑警察的假人,他本人则再一次藏到了拥挤的警察当中。

“报告snake,这边可以确认,基德飞走了,是否追击……哦,好的。”

耳机里传出这样的声音。浅见嘉月的视线穿过几个紧挨着的肩膀,看到不远处那个的黑衣人绕过人群,往其他地方走去,看样子是结束行动了。

浅见嘉月急忙赶过去。

窃听就这点不好,想做到不留痕迹非常麻烦。

好不容易追到人,在对方走远之前伸手一捞,将窃听器成功拿了回来,与此同时身后却不知有什么人挤了一下,浅见嘉月被牵连地脚下一个酿跄。

好像是有小孩子不小心跌倒了。

“拜托小心一点啊。”挤到浅见嘉月的那个男生回头对身后的人说道。

说话的过程中小孩子就已经被扶起来了,他转回头来,打算和被自己挤到的女生道了歉。

当即和跟前戴着黑色鸭舌帽的浅见嘉月对上视线。

浅见嘉月:……

她转身就走。

黑羽快斗“诶?”一声,赶忙追上去,拉住浅见嘉月手腕让她停下步子。

“喂!等一下!我说啊,你之前不是说不会追着怪盗基德跑吗?怎么基德作案的时候又过来了?”

这世上最尴尬的事情无亚于当场抓包,与黑羽快斗视线对上的那一刻,浅见嘉月恨不得钻进马里亚纳海沟。

她偏过头,用手盖住上半张脸,闭眼深呼吸了一下,转过重新身面对黑羽快斗时准备了一个大大方方的笑容。

“黑羽同学,真巧啊,你也来这里了。”语气自然得看不出一丝尴尬。

黑羽快斗睨了她两眼,嘴角逐渐勾起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嘿嘿,你不是说对怪盗基德不感兴趣吗?怎么变卦了?”

浅见嘉月点点头,“我的确是不感兴趣,这次是帮一个朋友来看的。”

她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翻出最近发出的一封邮件记录,展示给黑羽快斗看。

邮件内容是一张米花博物馆外面的照片,街道上人群正在聚集。

看邮件发送的时间是基德预告作案的半小时以前,邮件发送的对象则是一个被备注为“ku”的人。

“这个‘ku’又是谁啊?”黑羽快斗问。

浅见嘉月把手机收回来,“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朋友,外校的,你不认识。”

“哦。你给联系人做的备注还真奇特啊,这次是和名字有关的吗?给你表格做的备注好像不是这样啊。”

浅见嘉月心想:这还能告诉你?

她瞅了黑羽快斗一眼,说:“这和你没关系吧?”说罢转身就走。

黑羽快斗快步赶上来,紧跟在浅见嘉月后面,不要命地继续追问:“哈哈不就是被打脸了吗?不要生气嘛——话说你那带这个东西是想做什么?”

听着黑羽快斗前面两句话,浅见嘉月额角上爆出一个十字路口,回怼不了就想着干脆用拳头解决算了。但听到最后转折的一句,她拳头又一松。

回头一看,黑羽快斗手指间正捏着一个小小的金属仪器。

浅见嘉月一怔,连忙张开右手一看。

——不见了。

再掏掏口袋,依旧没有。

刚才为了被防止黑羽快斗发现,她故意把窃听器一直捏着手里,想着这样有一点动静都能被她立即察觉到。没想到还是被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地拿走了。

“这是你从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口袋里拿出来的吧?你在窃听他?是调查吗?”黑羽快斗连环问道。

浅见嘉月怒目而视,“都说了跟你没关系了。”

“那跟怪盗基德有关系吗?”

胸前憋的口气变得更难受了。浅见嘉月没说话,直接从黑羽快斗手里夺回窃听器,塞口袋里抬脚就走。

她烦躁得厉害。

真是的,为什么这个人总能打断她的计划。虽然她早就想好了要和怪盗基德“结盟”,想借助他的力量对付黑衣组织,但时机不是现在。

过早知根知底对计划不一定有好处。内奸的处境艰难,容不得她冒险。

原本的计划被打乱,浅见嘉月觉得恐怕需要得重新考虑要不要把黑羽快斗拉进自己的计划中了。

黑羽快斗后来没再跟上来。浅见嘉月回到家,打开邮件先给贝尔摩德汇报工作。

黑羽盗一,世界著名魔术师,于八年前在一起魔术表演事故中意外丧生。其妻黑羽千影,其子黑羽快斗,平时表演魔术有一助手寺井黄之助……

浅见嘉月想了想,决定把人尽可知的基础资料写到此为止,之后把重点放在更有价值的内幕上。

根据从助手寺井黄之助处得到的情报,黑羽盗一当年并非单纯地死于表演事故,而是被一神秘组织所害。他在八年前一直以怪盗基德的身份与该组织争夺一块名叫“潘多拉”的宝石。

关于该组织更详细的信息尚且不明确。当下怪盗基德复出,实际上是其助手寺井黄之助假扮,目的正是为了调查这个组织。

那个组织的人今晚也出现在了基德作案的现场,目的是为了确认怪盗基德身份的真假,负责指挥行动的人代号“snake”。

为了隐瞒自己先知的身份,她没有把一切全部交代出来。

写完之后,她从头到尾通读了两遍,确保写上去的内容是自己目前有可能调查到的,符合逻辑且看起来真实有效,然后点击“发送”。

坐在床上等了十几分钟,贝尔摩德没有回复。

她于是不再等,把手机扔在床上,起身先去洗澡。

贝尔摩德的回复直到第二天早上也没有等来。浅见嘉月照常上学。

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和前面霸占了别人座位的黑羽快斗相看生厌。

黑羽快斗用撒娇的语气坚持不懈地询问:“喂喂,浅见侦探,你就告诉我嘛,昨天去怪盗基德作案的现场到底做了什么?那个男人是什么人?你放窃听器是为了调查什么?”

他反复询问这几个问题已经有一会儿了,期间中森青子看不下去,帮浅见嘉月指责黑羽快斗恶意骚扰同学,但被黑羽快斗无视掉了。

这种情况稀少得可怕,中森青子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黑羽快斗说是只与他们两个有关的非常重要的正事。中森青子似信非信,生怕确实是正事,只好选择观望。

浅见嘉月叹了口气。

都怪她当时反应慢了,如果伪装成是在进行一个简单的委托调查,黑羽快斗一定不会这么缠着人问。

都是因为对侦探的身份适应得不好。

说起来,也不是她不想告诉黑羽快斗,而是现在真的不是时候。按照计划,怪盗基德应该是在和神秘组织进行过几次接触并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之后,慢慢被发现她也在调查那个组织的事实。之后出于共同的立场,两个人合作。

接着又过一段时间后,浅见嘉月发现“害死自己母亲”的组织并不是那个组织,而是另外一个更神秘的组织。出于先前建立起的信任关系,怪盗基德虽然不直接对付黑衣组织,在适度的范围内为浅见嘉月提供帮助。

——所谓“盟友”也正是如此,一切顺理成章。

而现在还没有达到那个最理想的情况。怪盗基德虽然知道了那个神秘组织的存在,但还没有正面接触过,浅见嘉月对组织的调查也尚且处在初步阶段。双方交集不明显,同时也没有建立起多么值得信赖的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提前自曝,不利于之后的顺畅发展。

黑羽快斗不肯放弃,浅见嘉月也尽量拖延。她假装充耳不闻,拿着手机翻看最新资讯。

看到一半,手机一声震动。

看到通知栏上的信息,浅见嘉月眼前一亮。

是工藤新一发来的邮件。

昨天回家之后,浅见嘉月硬拉着波本煲了一通电话粥,把怪盗基德的作案手法中自己不明白的地方搞了个一清二楚,然后对工藤新一转述。

他们之前约定好互相分享遇到的案子。看邮件的内容,工藤新一现在就是来兑现诺言来了。

根据邮件里说的,他似乎因为那个案件的缘故向学校请了假,现在正在从外地回去的路上。

浅见嘉月瞥了黑羽快斗一眼,洋洋自得地跟工藤新一互发信息讨论了起来,期间毫不掩饰,任由黑羽快斗窥屏。

呵,你个3/4组里的推理地板,有本事给我提供有用的思路,否则就在旁边自己呆着,爱呆多久就呆多久。

结果不出浅见嘉月所料,黑羽快斗看了一会儿,啧了一声,自己走开了。

十分钟后上课铃响,浅见嘉月暂时结束了和工藤新一的讨论。

她收起手机,端正坐着等老师进来。然后她发现今天进来的人不只有绀野老师一个,还有另一个一个留着红色长发的女生。

“同学们,今天要给大家介绍一个新朋友。”绀野艾丽卡说道。

这个“新朋友”不是别人,正是小泉红子。

和动漫中的设定相同,小泉红子的确是个颜值非常突出的大美人。加上魔女特有的神秘气息,她的魅力几乎是成几十倍地增加。

她一进门就吸引了班里所有同学的视线,对她外貌和气质的夸奖此起彼伏。男生们更是控制不住地眼里直冒心心,象征恋爱的粉色泡泡也从脑袋顶上一个接一个地往外冒。

浅见嘉月托腮。

传说中的“青红皂白”凑齐了三个,看来她以后的学生生活会更加热闹了。

接下来就只等白马同学与怪盗基德见面。

希望他的速度稍微慢点,小泉红子也晚点发现黑羽快斗的例外性,这样她就能有更多的空间来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小泉红子做完了自己介绍,朝绀野老师安排的座位走来。

路过浅见嘉月时,她低眸看了她一眼。

那眸光里,骄傲之余带着竟些许的轻蔑和厌恶。

“真是浓郁的不祥气息啊。”她低声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说明一下本文时间线:魔术快斗的部分基本上整体提前,工藤新一也比动漫中更早崭露头角。之后的柯南主线剧情的发生时间和原作会有对不上的地方,因为本来也不好对(捂脸)。

另外关于魔快中其他奇幻部分的设定,包括小泉红子的魔女设定,会更偏向于柯南的世界观。宁柯学,不魔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