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66章 母亲
 
说不受震撼是不可能的, 而从今天早上到现在,她已经受过太多震撼了。

接连遭受打击的浅见嘉月傻在原地。

“那什么……根据我之前有一次得到的情报,那个叫‘潘多拉’的宝石是那个组织想方设法到处寻找的吧?难道说已经找到了吗?”她呆呆地看着安室透。

工藤新一都还没变成江户川柯南, 魔术快斗的剧情应该不至于快到这个地步吧?

“谁知道呢?不过他们似乎一直都不太老实, 拿假的宝石骗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我们这边要交易的是什么?”

安室透摇了摇头,“听说是最近取得了重大进展的一个研究项目的资料。不过具体是什么还不知道。”

“哦……”

要说起组织的研究项目, 浅见嘉月第一个想到的无意是能使人变小的aptx-4869,之后是柯南电影版中提到的由程序员板仓卓负责的一个研究项目, 浅见嘉月本人还见证过一个脑机融合实验项目。三种项目看起来机密程度都不低,组织应该不会轻易拿给别人吧?

而且安室透刚才也说了, 那个组织一直都不太老实。

不过不管怎样,任务还是就这样定下来了。时间约在下一周周末的晚上。

在等待约定时间的同时, 浅见嘉月致力于深入挖掘与那个组织有关的信息。

安室透说不清楚那就是不清楚, 他是不可能对她隐瞒的, 甚至他前期对这个组织的更多了解都是从她这里知道的。两个人毫无保留地交换情报, 更有利于获取想要的信息。

她打算首先联系白马探。作为对spider调查最久的人,他或许也知晓那个神秘组织的存在。

前一天重逢的时候他们相互留了联系方式,浅见嘉月给他备注为“ha”。在联系人列表里按照字母顺序往下找, 很快便找到了他。

“嗨!!浅见!!”

好不容易想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拇指正要按下去时, 一个突兀的男声忽然出现在耳边,吓了浅见嘉月一跳, 手一抖差点按成紧跟着排在下面的某位组织成员。

“诶?你在打电话吗?这个‘ha’又是谁呀?”黑羽快斗扒在浅见嘉月课桌上, 兴趣满满地看着她屏幕上那些极有特色的备注名。

浅见嘉月没回答。反而当着这位热爱窥屏的怪盗同学的面,把手机息屏,正面朝下放在桌子上。

“有句话叫‘好奇心害死猫’。黑羽同学,建议你对我的事情保持适当的距离。”

又到了什么都知道却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环节了。眼下这个情况, 她应该不知道的事情是“黑羽快斗就是怪盗基德”。

好混乱,最近说的谎太多了。再这样下去她会露馅的。得想个办法揭穿黑羽快斗就是怪盗基德这个事实。

黑羽快斗笑着,无所谓地摆摆手,“哈哈哈大家都是普通的高中生,不要那么神秘嘛。”

呵呵,什么“普通的高中生”?黑羽快斗同学你确定你有资格说这句话?

浅见嘉月想了想,把一根手指竖在嘴巴前面,勾起嘴角神秘气质十足地对黑羽快斗说道:“嘘——你要知道,secret makes a women women。”

一个x装的黑羽快斗有点懵。

“women……什么的。你说的是某位伟人的名言警句吗?”

“只是随口听来的话而已。”浅见嘉月放下手。

这位明星黑历史太浓厚,怎么也不可能被追捧为“伟人”。毫不客气地说,红方机构的人更愿意称她为“bad apple”。

“话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浅见嘉月问道,“如果是借课堂笔记,我是不会给的哦。”

黑羽快斗瞬间露出一副智障脸,“哈?你在说什么?快斗大人怎么可能会需要这种东西?”

浅见嘉月想了想。也对,借别人的笔记来应付期末考试什么的,真做了这种事,他那高达四百的智商会被瞧不起。

“……而且你自己上课的时候也没有好好记吧?”

浅见嘉月:“……”

好尴尬。

的确,作为一名上辈子已经把高中三年知识全部学完的准高三生,直到目前为止,课堂上所学的知识点大部分都是她需要,不需要都仔细地去记笔记。

浅见嘉月:“那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黑羽快斗凑近浅见嘉月。

浅见嘉月本能地往后一撤,一股从某个有着耀眼红发女生那里射出来的视线让她感到压力。

黑羽快斗眨了眨眼,似乎是也感受到了同样的压力,放弃和浅见嘉月直接说悄悄话,转而拿起浅见嘉月放在课桌上的笔记本,翻开扉页,用浅见嘉月的笔在上面写了一个英语单词。

“这个,你认识吗?”

浅见嘉月盯着那个单词看了两眼,后知后觉地打了个寒战,伸手就指责黑羽快斗,“你是变态吗?居然在女同学的笔记本上写这种单词,这跟在女孩子笔记上直接放了个蜘蛛有什么区别?”

被写在扉页空白处的那个单词不是别的,正是“spider”。

“什么啊,只是看到单词就想到实物,你的画面想象能力也太厉害了吧?”

“那当然了。女孩子都是非常敏锐的生物。”

黑羽快斗“呵呵”两声,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怎么?你有意见吗?”浅见嘉月继续把损友的小肚鸡肠发挥到最佳。

黑羽快斗直起身体,“没有。反正你也不懂。”转身往自己的座位走,

浅见嘉月:“……”

她又看了那个单词一眼。

呵,我怎么可能不懂呢?只是在你面前假装不懂罢了。

黑羽快斗一回去就被小泉红子缠上了。小泉红子撩了下头发高傲地问他:“刚才去做什么了?如果用什么不好的双关语撩别的女生的话,我可饶不了你哦。”

黑羽快斗懒得跟她斗嘴,“你想多了。”

浅见嘉月这才有机会继续找白马探。

看看时间,距离上课只有几分钟了,没时间发邮件确认对方有没有空了。她决定去天台,直接打电话过去。

由于这时已经走出教室,她没有注意到,黑羽快斗应付完小泉红子之后,追着浅见嘉月也去了阳台。

他忽然想起自己刚才少问了一件事,就是为什么能抵抗spider的异能。他现在急需这个技巧。

浅见嘉月走到阳台便播了号。用小提琴弹奏的纯音乐铃声响过十几秒,电话被接了起来。

白马探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嘉月,你居然这么快就打电话给我了,请问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浅见嘉月对这阵高兴有点无语,“不是……我想是问你一个人。”

“什么人?”

“君特·冯·格多巴克二世,就是我们之前去看过表演的那个幻术大师。”

此时刚刚来到天台门外的黑羽快斗:……

搞笑吗?你自己假装不知道这个人,转眼却找另一个人打听同一个人。

浅见嘉月继续道:“……我忽然想起来,我小时候似乎在母亲调查的卷宗上看到过他,当时他名字的后面还括着一个括号,写着一个昆虫的名字。应该是snake或者spider什么的,身份是杀手。你是侦探,又有警视厅总监的家庭背景,平时有很多机会接触通过警方接触这些犯罪份子,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黑羽快斗:……

侦探?警视厅总监的家庭背景?她正在通话的这个人是谁?

浅见嘉月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

浅见嘉月:“……喂?”

就算是考虑要不要告诉她,也不主要思考这么久吧?

“原来是这样。”白马探若有所思,“她后来居然还回过mi6,调取过国际刑警组织的资料,还带着你。”

“嗯,我记得当时……”浅见嘉月点点头,话说了一半忽然卡了壳。

当时……怎么来着?mi6和国际刑警组织?白马探你在说什么?

我们说的是同一个话题吗?

“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偶然看到了母亲在研究的案件卷宗而已。白马,你正在看电影吗?”

刑侦或者间谍之类的电影里,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机构名词。

“啊,不是……”白马探否认完,再一次愣住。

过了好一会儿,才如梦初醒似的轻轻“啊”了一声。

“怎么了?”浅见嘉月问道。

电话对面犹豫了一会儿,似乎在为自己的口误而歉疚,但已经说漏了嘴,浅见嘉月不可能当作没听到。

“你刚才说的mi6和icpo是什么意思?”犹疑间,浅见嘉月已经追问道。

随着白马探的反应越来越不对劲,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慢慢涌上她心头。

“抱歉,嘉月,我以为你已经全部知道了,”白马探说道,“——关于你母亲曾在英国军情六处和国际刑警组织任职的事。”

浅见嘉月脑子“嗡”的一声。

什么?她的母亲曾经在英国军情六处和国际刑警组织任职?他在开玩笑吗?

“不,我还不知道这件事。”浅见嘉月呆呆地回答。

怎么可能呢?她只是随口撒个谎而已,内容居然是真的。

这也太巧了。

而且前一天浅见嘉月问白马探知不知道她母亲是某个国家情报机构的人员时,他的表情明显是“不知道”的意思——难道她是理解错了,白马探露出那样的表情,其实是因为其中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隐情?

顺着回忆,她想起同是那天,她对白马探说过谎之后,安室透破天荒地对她说自己和干邑都曾经是警察。后来又说这是“骗她的”。

——一开始说是“真的”,后来又说“骗你的”。半真半假,也就是她会不介意,如果是其他组织成员,估计早拿枪崩他了。

——如果是其他组织成员,大概率宁可杀错不可放过。在组织里,背叛和包庇叛徒的罪名有多严重,所有人都非常清楚。

她又想起以前还在训练场时候的一些事情。一是她母亲在组织里奇怪的地位——明明是最出色的情报人员,却被长期安排在审讯组做一个专职拷问人员,不常独自外出,即使是极少数需要外出的任务也都是为了考核及陪伴自己正在接受训练的女儿。

又比如她的人际关系——明明对组织内的成员全都非常冷漠,却唯独能和身为卧底的诸行大相谈甚欢,死前还拜托安室透帮她照顾女儿。

还有她和丈夫浅见凛一郎疏远的关系。

以及最后,她最终死在追踪赤井秀一任务当中……

真相揭露之后,看似习以为常的一切,竟都成了潜藏的真相。

“……嘉月!嘉月!”电话里白马探的声音把浅见嘉月的神智唤了回来。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走神太久了。

“抱歉,我在听。”她急忙说,但嘴巴好像不受脑子控制一样,动了却像没动。

白马探有些无奈,“关于spider的事,等到之后有机会见面,我再详细和你说吧。另外关于由纪阿姨的事……”

白马探顿了顿,像是在考虑怎么说比较好,“抱歉。当时是由纪阿姨主动要求我们不要把她的事情告诉你的,所以我才对此绝口不提。没想到你后来会自己发现,还发生了那样的事……”

“这样的事”指的则是浅见嘉月那天那句分外含糊的“发生了一些事”。

“既然现在已经这样了,那也就没必要再对你隐瞒了。真的对不起。”白马探再次满含歉意地说道。

“没、没关系……”浅见嘉月说完,发现自己的嗓子有些干的难受,说话时控制不住地发抖。她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关于spider,我们之后约时间再聊吧。麻烦你了。”

听到对面说话的声音正常了一点,白马探的情绪也随之缓和了一些,“跟我不用客气,我本来就应该帮你……”

浅见嘉月没等他说完,“咔嚓”挂掉了电话。

她需要静静。

天台上的风比地面的更加剧烈。此时吹过来,浅见嘉月似乎理解了日本动漫里喜欢描述的天台少女的忧郁。

虽然她的情绪更多是烦躁。

看一眼手机,还有一分钟就要上课了。她试图从刚才的呆滞当中清醒过来,让自己回到现实中。她抬起脚,慢慢往天台入口走去。

因为身体轻浮,她的脚步几乎没有声音。走到门边时,她听到一阵极速的跑步声。

——好像有什么人快速跑下了楼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