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第67章 揭穿
 
浅见嘉月按在门把上的手顿了顿。

什么人?

这么急促的脚步声, 又是在这么巧合的时机下,很难让人不怀疑动机。

他听到了吗?这个距离,又隔着一扇门, 即使听到, 也只能听清她在电话这边说的话吧?

不过即使这样透露的信息也足够多了。

浅见嘉月头上流下一滴冷汗。

想想她刚才在电话这边谈到的内容。包括她通话对象的姓氏和身份,他们谈论的对象, 那个奇特的动物名代号,mi6和icpo……

总之一听就不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日常生活中会谈论的事情。

浅见嘉月不禁抚额。

如果偷听的人是普通高中生的话, 大概率会听不懂她说的那些话。听了半天之后生怕被发现,于是快速逃走, 这种情况要么是听懂了她在说的话,并且这些话与自己利益相关;要么就是与她有仇, 不管听到了什么, 被发现之后第一反应就是逃走。

她在新学校的人际关系和以前不一样, 应该没有和什么人结仇。那么就只剩下第一种可能了。

浅见嘉月想到一个人。

“叮铃铃……”上课铃响了。

浅见嘉月扭开门把手, 小跑着返回教室。

“报告!”

回到教室时,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了,浅见嘉月站在教室门外喊道。

好在老师没有多责备她, 看了一眼便让她回去座位。

通过两列课桌间的过道的时候,浅见嘉月来回打量了一圈, 目光落在黑羽快斗身上。黑羽快斗向眼角处偷偷瞥了一眼,不幸和浅见嘉月的目光对上之后立即移开。

像是在心虚什么一样。

浅见嘉月坐回座位, 心绪有些杂乱。

这样不行。还没先揭穿怪盗基德的真实身份, 自己反倒先暴露了个差不多,这样她的处境会很被动。

黑羽快斗大概真的天生就是出来给她找绊子的。

必须做些什么,让两人的地位回归到平等。

之后,下课铃一响, 老师还没说“下课”,浅见嘉月便盯上了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在看关于关于前一天怪盗基德作案的报道,半途和中森青子吵了起来。报纸被撕了,他将碎片塞进空心的拳头里,一展开就是一张崭新的报纸。

中森青子被气走了。小泉红子又凑上去,竭尽全力暗示,结果一涉及到魔术和魔女的话题便立马不欢而散。

“女孩子真麻烦。”黑羽快斗抱怨了一句。正打算埋头继续看关于自己的报道,余光发现面前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又是女孩子。

“浅、浅见?!”和之前两次反应不一样,黑羽快斗仰起头,刚张嘴便结巴了一下。

想起在天台门外听到的话,说不介怀是假的。

首先浅见嘉月居然认识白马探。两个毫不相关的侦探,到底是怎么勾搭上的?而且听对话的语气似乎关系还很亲密。

其实浅见嘉月明明知道spider的事,却偏偏对她隐瞒。

是因为他不是怪盗基德,所以没必要对一个普通人提吗?

当然这两条还都不是关键,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居然还提到了军情六处和国际刑警组织。思考浅见嘉月说话的逻辑,难道她母亲和这两个机构有关?

spider和怪盗基德都是跨国罪犯,再加一个国家情报安全机构和专业性国际打击犯罪组织,他所面对的冲突忽然变得非常严峻。

还好他们都还不知道怪盗基德的真身就是他,这样一来就只能跟在怪盗基德的屁股后面跟着跑,一点威胁都没有。

想到这儿,黑羽快斗稍微放松了一些,“浅见,有什么事吗?你居然主动过来找我,这还真是稀奇啊。是课堂笔记需要补漏掉的部分吗?我可以借给你哦。”

浅见嘉月眉角抽了抽。

真损。

“谢谢你的好心,不过不用了。”浅见嘉月说道,“我找你是为了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浅见嘉月对黑羽快斗笑了一下,“跟我来一下吧。”

说罢便迈出一只脚,朝向教室外面。

“喂、等等!”黑羽快斗急忙道。

“怎么了?”浅见嘉月疑惑地回头。

黑羽快斗忽然觉得心里有点发怵,直觉一定不是什么好事,“……马上就要上课了,你就在这里说吧?”

浅见嘉月收回脚步,“那好吧。”

“第一件事,”她右手伸出一根手指,代表“1”。

“请问第一节课上课之前,你在天台隔间里吗?”她问道。

黑羽快斗眨眨眼,一本正经地撒谎,“不在。我一直在教室里。那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说话的过程中,他面带疑惑,装的跟真的一样。

好吧,早猜到他会死不承认。她已经准备好了随时抓他的破绽,并用严谨的推理证明一切。

她微微偏头,“回答地真利落啊,你在说谎吗?一般人听到这种问题,都会先思考停顿一下吧?”

黑羽快斗一怔。

不愧是侦探。

正张口想辩解,浅见嘉月继续说道:“而且当时他听到我打算从天台离开的时候,立即就跑走了。根据他跑步时鞋底撞击地面的轻重,还有跑步的速度推断,那个人只能是你。”

黑羽快斗:……

“还记得吗?在刚入学时的图书馆案件里,我记录过你跑步下楼梯的速度。”

黑羽快斗觉得这话真像开玩笑。

他换了个姿势,整个人靠在椅背上,“我说浅见,你做侦探是为了帮助警察和无辜的人破解凶案吧?为什么对自己的同学也要这么怀疑呢?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如果是在天台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被发现的话,建议还是多反思一下自己哦。”

浅见嘉月微沉了口气。不是挫败,是被他的厚脸皮震惊了。

“不说了,我要去上个厕所。”黑羽快斗起身就走。

“等等。”浅见嘉月一把拉住他。

黑羽快斗回头,看到浅见嘉月勾起一个透着狡黠的笑。

“着什么急?我还有第二件事没说呢。”她故意放慢语速说道。

忽然有种非常糟糕的预感,仿佛下一秒就会生死攸关一样。

黑羽快斗不由得在心里默念“我不是怪盗基德”、“我不是怪盗基德”……然后摆出一张疑惑的脸看向浅见嘉月。

“啊,抱歉抱歉,差点忘了。第二件事是什么?”

浅见嘉月嘴角的弧度放下去三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更加笃定的表情,“昨天怪盗基德作案的时候,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他距离很近的脸的镜头。”

“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黑羽快斗呆了片刻,大声笑起来,“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哈哈哈哈哈,浅见,你该不会不知道怪盗基德会易容吧?那家伙作案几乎从来不会用自己的脸的哦,假扮成任何一个路人都有可能的。哈哈哈哈哈……”

“那如果那就是他真正的脸呢?”

“那也只能是巧合。你想,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而已,好端端地为什么要想不开去做怪盗?被警察抓的滋味想也不好受。”

那当然是因为你有非做不可的理由。

“是啊,你说的没错。但是我也不是随口说说,有证据的。”

黑羽快斗脸色一变,心里那股不祥的预感更强烈了。

“首先,我对比了怪盗基德连续几次作案中,媒体拍到的涉及他的脸的画面,因为带着帽子和单片眼镜,看不清全部的脸,但下半部分和侧面的轮廓线条还是可以的。结果发现,他似乎每次作案都是用的那张和你极其相似的脸。”

“如果真的据你所说,他每次作案都不会使用自己的脸,随机挑选一个路人都有可能。如果真的是为了掩人耳目,那无疑每次行动都换一张脸才是最稳妥的选择吧?”

“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动机促使他连续数次甚至每次都使用你一个人的脸呢?他和你有什么关系?”

黑羽快斗听得有些呆滞了,他想说“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浅见嘉月没给他机会,继续说下去道:“另外,还有别的很多不得不让人怀疑的相似之处。比如魔术,那种在作案时大玩魔术把警察耍得团团转的风格,和你几乎一模一样。还有易容……”

说到这里,浅见嘉月顿了一下,凑近黑羽快斗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学校的那次家长会上,你易容成你妈妈了吧?我都看到了哦。”

黑羽快斗终于肉眼可见地浑身一震。

浅见嘉月得意地一笑。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完全听不懂?”

放弃抵抗了吗?

浅见嘉月露出得意的笑,"总而言之,你就别说谎了。我已经知道是你了。”

“如果你想说怪盗基德在八年前就已经开始作案,而那个时候你还是一个小孩子的话,我也可以很理智的告诉你,我的想法是那可能是与你有血缘关系或者其他亲密关系的另外一个人。”

“我从网上找到了一些线索,就是你父亲,八年前曾经想穿后来放弃的一件演出服。”

“很不巧,那件演出服和怪盗基德作案时穿的衣服一模一样。”

“试想,如果他不是怪盗基德,那么究竟是什么动机促使他准备一件和一个国际大盗专用的衣服去进行演出的呢?”

紧密的逻辑一条跟这一条,黑羽快斗的表情已经彻底变了。大概是成为怪盗基德以来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推测过,他看起来分外有危机感。

周围的同学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聊着天,非常巧合地把黑羽快斗座位这一块空出了一小方。浅见嘉月说话声音非常小,在周围的杂音下只将将够听力不错的两个人听清唱,因此没有其它人注意到她们谈话的内容。

忘记扑克脸了吗?浅见嘉月在心里提醒黑羽快斗。

“说话时,我还有更关键的一条线索没说。”

话一出口,他的脸色更难看了。

浅见嘉月又摆了摆手,“不过我想应该不用说了。身为怪盗基德,你能猜得到,毕竟你之前还为此特意阻止过我。就在刚刚,你也向我询问过与之相关的另外一件事。”

浅见嘉月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忽而又笑开。

“不过别担心,我和你是站在同一边的。”

浅见嘉月笑完,转身走了。

黑羽快斗皱起眉,没来得及阻止,清脆上课铃声已经响起。

坐回座位,浅见嘉月又往黑羽快斗那边看了几眼。这个角度能看到他脸部侧后的轮廓。单从那里来看,他没有什么表情,连中森青子朝他做鬼脸都没反应。

浅见嘉月觉得自己的表现挺好的。最后也说明了“跟你站在同一边”,这足够表明她的立场。

这样一来,在浅见嘉月的眼中,他们的地位终于达到了一个平衡点。

直到后来,酒厂和动物园的交易那天……

作者有话要说:  浅见嘉月:我们之间的信息差平衡了!

黑羽快斗:我不这么认为。(斜眼看)

ps:昨天晚上真的困懵了,遂上午才写完。亲们久等了~(致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