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井野
 
案件告终,时间已经过了中午。

浅见嘉月和工藤新一走出街道,不久便遇到了相伴离开校园的毛利兰和铃木园子。

“啊,找到了!”铃木园子惊讶地指着工藤新一,一眼瞥见他身边的浅见嘉月,脸色瞬间变了,“好啊工藤,你居然背着小兰和别的女人约会!让我来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呀,三番两次的勾引别人的老公?”

她气势汹汹地瞪着浅见嘉月。

浅见嘉月愣了一下,随即无奈又尴尬。

天地可鉴,她绝对没有拆官配的意思!

动漫中工藤新一和毛利兰情深义重,工藤新一时时刻刻想着保护毛利兰,毛利兰也一直心心念念等待着工藤新一。在看动漫时,每每看到两人互相挂念却无法相认的情节时,浅见嘉月都忍不住为这一对心酸落泪。她想帮他们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拆散呢?

工藤新一也连忙解释,“不要瞎说啦,我才没有跟人约会!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名叫浅见嘉月,是个很了不起的侦探哦——我跟你说啊,刚才我们遇到一个案子……”

一谈起案子,工藤新一便兴奋地不可自抑,连带着嘴巴也喋喋不休,几乎要将刚才发生的案件一个细节不落地描述出来。

“好啦,我知道了。”毛利兰交叉着双手打断他,然后冲他挤眼,“约会就是约会嘛,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她挡着嘴巴冲他说悄悄话,“要好好对待人家哦,不可以总是说什么血腥的杀人案件。”

浅见嘉月:对不起,我听到了。你真的误会了。

“喂!我说了不是……”

“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去吃拉面。浅见同学要一起吗?还是和工藤这家伙一起……”毛利兰压根不听工藤解释,,一双圆圆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浅见嘉月。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工藤新一手忙脚乱。浅见嘉月也无奈极了。

这姑娘还没意识到青梅竹马对自己的心意啊……

不过她可不打算当二人红娘或者助攻,眼下她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看看时间,现在是中午一点三十分。留给她训练前的休息时间已经不多了。

她向毛利兰摆手拒绝:“还是不了,我还有事,必须早点回家。”

“那好吧。”毛利兰深感遗憾。

浅见嘉月向三人正式道别。她看了看工藤新一一脸不爽的表情,勾唇笑笑,转身离开。

乘电车只到帝光中学附近。浅见嘉月没再去学校,而是进了附近一家咖啡馆,打算在那里待到放学。

她发现原主喜欢喝不加任何牛奶还有砂糖的纯黑咖啡。大概是因为她内心里依然对普普通通的平凡生活怀有向往吧?而这种纯粹的苦涩能让她看清现实。

浅见嘉月尝了几口,适应之后也爱上了这种味道。

咖啡喝到一半,手机收到一封邮件,发信地址显示“井野”,内容写道:

“小姐,老爷同意了为您重新安排催眠课程的要求,并将为您寻找新的催眠老师。”

yeah!

浅见嘉月暗暗在心里比了个庆贺的手势。

真好!她父亲同意了!

催眠,这是原主技能树里最茂盛的一枝,如果能够继续发展下去,它或许能成为她独有的特长,从而增加她在组织里存在的价值和地位。

如果必然,这还能成为她在危机时刻的保命符。

脑子里想着之后自主训练的规划,浅见嘉月下意识看了一眼手机上方的通知栏。

时间显示:中午14:00。

她愣了一下,然后揉了揉额头。

昨天井野说无法直接联系到浅见凛一郎而必须经过他的亲信时,她便要求井野收到回信之后立即通知她。那个时间是前一天中午的十二点多,距离现在,过了将近二十六个小时。

这能说明什么?

据说浅见凛一郎一直身在欧洲。那里与日本所在的东九区差了六到十个时区,昨天她提出要求的时间可能正是他所在地区的晚上。剔除可能无法立即回应的休息时间,浅见凛一郎回复这个要求花了至少二十个小时以上。

至少二十个小时。必要的反应时间需要这么久吗?

很显然,不需要。

莫非是因为浅见凛一郎在这段时间里刚好很忙?

直觉告诉浅见嘉月,事实并非如此。她听过她父亲的传闻,说他能力强到无论处理什么都十分得心应手,能跟欧洲那帮情报机构周旋十几年不落下风。

另外身为组织的高层,他身边必然有十分能干的属下帮他处理各类琐事,不至于让他忙到连自己女儿的消息都来不及看一眼。

那这算是他考虑的时间?

依旧不可能。如果浅见凛一郎对她的训练足够重视,这这段时间里,也许连教她催眠的老师都帮忙找好了。

那就只要一个结论了。那就是她那位父亲,还有他的亲信,包括井野,对她并不够重视。

浅见嘉月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一方面强迫她进行严苛的训练,要求她成为组织里独当一面的人物,另一方面却并不重视她。他们可是亲生父女呀!想想原主在组织里受的罪,这爹简直渣到令人发指。

不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似乎是好事。

今天上午决定去帝丹之前,她仔仔细细检查了自己的衣服和各类学习用品,担心那里被放置监听监视器或者追踪器一类的东西,手机也翻来覆去测验了是否被安装黑客软件或者病毒程序。确定什么都没有后,她才放心大胆地去了帝丹。

她还打算晚上回去后再检查一遍基地的房间。

现在看来,这种过分的谨慎完全没有必要。她拥有远比预计中更大的行动自由,可以更大胆地自己想做的事。依照这么低的关注度,她父亲根本无法及时了解到她的动向并做出反应。

当然这样也有坏处。低关注度也意味着她在组织里的地位过于边缘化。如果将来依然如此,那必然不利于她获取组织的有关情报,她在组织里的处境也会非常被动。

或许她应该适当地改变一下。

浅见嘉月支着下巴考虑了很久。深棕色的咖啡里映出浅见嘉月线条柔和的脸,清秀的五官略有点呆滞。

店里的客人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

蓦地,她捏起咖啡杯,将里面的咖啡一饮而尽。苦味沾染了舌尖,还没来得及蔓延就已经消失不见。

她果断起身,结账离开了咖啡厅。

准时回到基地宿舍,换了常穿的宽松运动服。来到训练场,井野和负责教她的格斗教练已经在等着她了。

或许是年纪大了的关系,井野很少站起来做些什么,常常是坐在训练场外的一张软垫椅子上,支着拐杖面无表情地望着场上发生的一切。

浅见嘉月没理睬教练,径直走向井野。

两人皆面露意外。

“井野先生,今天学校里要求填写升学意愿了。我写的是帝丹中学。”走到井野跟前,浅见嘉月道。

井野没让惊讶的情绪在脸上留得太久,不到一秒就回复如常。他抬起眼皮看了浅见嘉月一眼,“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吗?”

浅见嘉月摇了摇头,“没有。只是从周围同学中意的学校中随便挑了一个而已。”

“原来如此。”井野继续闭目养神的姿态,似乎对此丝毫不在意。

不出所料。虽然看似被紧密关注着,她在组织里实际上的地位却比透明还要透明。如果不主动做些什么,组织里根本不会有任何人在意她。

“父亲或者那位先生有安排过我进入哪所高中吗?或者不再读书,直接和组织里的其他成员一样正式开始执行任务?”浅见嘉月追问道。

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关乎她将来在组织里的地位和背叛的计划。

井野却根本没打算认真对待这个问题,一如既往地用官腔应付差事。

“到时自然会有安排。”

“我希望能够早些知道!”浅见嘉月定定地盯着他,眼神压迫感十足。

井野沉默了半晌,缓缓道:“好,我会留意。”

浅见嘉月这才点了点头,走进训练场。

对着教练摆好了架势,浅见嘉月清楚地感觉到一股带着探究的视线落在背后。

看着吧,这只是一个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