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卡尔瓦多斯
 
浅见凛一郎同意了浅见嘉月在3月23日进行最终考核的要求。从那之后,浅见嘉月就开始了拼上全部体能和精神力准备考核的日子。

期间她还利用网络搜索了有关科伦兰集团的任何讯息。

先是集团的董事长浅见凛一郎。

目前能查到的信息显示,浅见凛一郎似乎是个非常神秘的人,家庭背景人生经历一概不知,本人也不喜欢在公开场合露面。从网上能找到的他的照片很少,且大部分都独自缩在角落里糊成一团。浅见嘉月拿着这些照片和原主记忆中父亲的身形对照,也说不清是相似还是不相似。

在公开场合,一般都是由他的秘书——阿尔瓦洛·比安奇替他出面。那是个个子高高、身材精瘦、金发碧眼的外国人,长相是连亚洲人也觉得十分帅气的类型,和电话里清俊的声音能完美对照。他的履历上写着他是意大利国籍,剑桥大学毕业后便进入科伦兰集团总部,一路顺风顺水。

当然这份履历的真实性有多少不得而知。那个叫凡妮莎的女人也是一样。

继续从细节处发掘,她发现那个集团的名字有些匪夷所思。单从字面来看,“科伦兰”的英文全拼“clenlam”。这个单词乍一看不属于任何一门语言——浅见嘉月看不懂,翻译软件也搜不到。

网上传言这是集团董事长主观创造的一个单词,背后似乎有着不为人知的含义。

众人对此曾猜测纷纷。某暗网论坛上最流行的一个说法,是将这个单词内所有的字母重新排序,然后得到一个新的单词:。

麦卡伦,单一麦芽威士忌,是个酒名。

这该不会是她父亲在组织里的代号吧?

浅见嘉月继续查看这个集团涉及的行业和所属旗下的子公司和分公司,然后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个公司旗下的子公司名称有不少都是从酒名转化过来的。

比如其中最著名的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kkgano。

和“clenlam”的逻辑类似。将这个单词中的k全部替换为c,再将字母重新排序,然后就可以得到一个酒名——cognac(干邑)。

这是她母亲的代号。

同样的,glenfiddich(格兰菲迪)也可以找到对应的公司名字。

浅见嘉月简直哭笑不得。

听说她父亲正在和欧洲的一票情报机构针锋相对,这样给公司起名简直就像是在光明正大的昭告那个情报机构:看,我就在这儿,有本事就来抓我呀。

根据网上搜集到的资料,这个集团的运营情况似乎相当不错,丝毫没有因为某些原因受损的迹象。暗网上偶尔有一些关于集团董事长的八卦新闻,说他一直在暗中从事着一些非法的生意,甚至亲身参与了很多恐怖袭击。国际刑警组织曾针对此调查过很多次,但每次都因缺乏有力的证据不了了之。

这样看起来,她父亲似乎不是在和欧洲的情报组织周旋,而是在单方面地戏弄那些机构,而那些机构对他毫无办法。

真是恼人啊。

他们或许正需要一个可以在内部和他们里应外合的人。

浅见嘉月酝酿着自己的卧底计划,训练时不由得心不在焉。

“别走神,目标人物已经出现了。”负责教她狙击的卡尔瓦多斯忍不住提醒。

浅见嘉月连忙回神。

组织利用黑科技创造了一个虚拟世界的影像。在这个世界里,浅见嘉月要负责狙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现在就在五百码外的一个广场上拥挤的人群里。

距离还好说,难点主要在于那些混乱的人群。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组织通常会避免伤害与目标人物无关的无辜者。

虚拟的广场上,人群乱哄哄的。浅见嘉月看准了目标人物身体静止的瞬间,迅速瞄准,扣动扳机!

狙 击枪射击时没有动静,子弹轻微的破空声可以忽略不计。

“波本这段时间去哪儿了?最近负责教我炸弹设计原理的老师换成了别人,他是不是不打算再教我了?”

在子弹飞出枪管的那一刻,浅见嘉月就移开了视线,随意找了个话题和卡尔瓦多斯搭话。

她不想看别人脑袋泵血的画面。

“喂,我提醒过你吧,狙击成功之前不要轻易分散注意力。”卡尔瓦多斯再次提醒。

浅见嘉月不以为意。

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个代号为“卡尔瓦多斯”的人是个一脸严肃而且凶神恶煞的人。但经过一段时间的亲身相处,浅见嘉月发现事实并不是这样。这个人挺好说话的,只要她放得开,他就会用各种有趣的插科打诨来回应。

就像现在,他只是不疼不痒地提醒了这一句,便接下浅见嘉月的话,“谁知道那家伙还会不会再来?他一向都神秘兮兮的。我和他合作的时候,除了必要的见面时候,我一点都不了解他的动向。完全无从得知——怎么?你不满意你的新教练,想让他继续教你?”

说话间,虚拟的人群中传来剧烈的骚动。卡尔瓦多斯瞄了一眼便不再注意。

如果是真实的行动,他们现在已经可以撤退了。

浅见嘉月放下狙 击枪。

她隐约记得卡尔瓦多斯在原动漫中的出场,貌似是连脸都没来得及露一面就被赤井秀一打死了。

“也不是,只是一时想起来,顺嘴一提。”她说道。

“听说那家伙最近被boss派去了欧洲,也不知到是去执行什么任务。”

什么?

“他去了欧洲?”

“对呀。”卡尔瓦多斯看着浅见嘉月吃惊的表情,不出所料地笑了两声,“哈哈,你果然还是想让波本继续教你对吧?毕竟他技术更厉害而且人长得又帅。没关系没关系,你可以等他从欧洲回来向你父亲提要求,让他继续教你……”

浅见嘉月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她的注意力完全被波本的动向吸引去了。

波本去了欧洲,他什么时候去的?他去哪里干什么?他是故意找事让boss派他去的吗?他调查过浅见凛一郎了吗?调查了多久?有收获吗?

心中的疑问一拉一连串,但汇聚起来有一个无比确定的答案。

他一定已经调查过了浅见凛一郎。而且以浅见凛一郎那么得意的派头,他就算想不有收获也难。他遇到的难题可能只在于无法进一步接触。

“喂,问你话呢,又走神了?”卡尔瓦多斯在浅见嘉月面前摆了摆手。

浅见嘉月目光不移,假装自己是在想别的事情。

“你说如果通过了考核,我将来有可能作为组织的狙击手行动吗?”

卡尔瓦多斯肉眼可见得愣了一下,然后不可思议地看向浅见嘉月。

看那神情,浅见嘉月觉得他下一秒就要放声大笑起来了。

被瞪了一眼,卡尔瓦多斯到嘴边的笑声很给面子地咽了回去,转而拍了拍浅见嘉月的肩膀,“哈、你想多了,只会狙击五码以内静止目标的你还远远不够成为一名狙击手的资格。”

仿佛是要印证他的说法似的,眼前的虚拟场景转换成了一条高架铁路和一辆正在加速行驶的列车。

浅见嘉月立即架起狙 击枪。从狙击镜里可以清楚地看到,目标人物就坐在某一排一个靠窗的座位上。

目标距离:五百码。

大概估算,列车的运行速度约40m/s,加速度0139m/s,风速约34m/s,空气湿度56……子弹的飞行速度……

脑子高速转动着,将所有需要测量的因素一一计算准确。她握着抢的手渐渐紧绷起来。

“咻”的一声,子弹飞了出去。

浅见嘉月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子弹击中了后一排的玻璃框。

“噗!哈哈哈哈哈哈……这也差太多了哈哈哈……”卡尔瓦多斯终于没能再忍住笑声。

“哈哈哈哈就这样还想当狙击手,你快省省吧哈哈哈哈……”

浅见嘉月斜了他一眼,“作为一名教练,当看到学生取得了如此糟糕的成绩时,你应该感到羞愧而不是大肆嘲笑。”

卡尔瓦多斯边笑边抹眼泪,“哈哈,不好意思哈哈哈……要是以前我肯定不会这么嘲笑你,但你最近忽然变得很放得开,我就没忍住哈哈哈……”

浅见嘉月翻了个白眼。

她所谓的“积极准备考核”在他眼中却成了“变得放得开”,这家伙看事情真是意外地浅薄呢。

狙击训练继续下一场,结束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为了让浅见嘉月找回因狙击动态目标屡次失败而丧失的自信心,卡尔瓦多斯特意找井野要了手 枪射击馆的钥匙,让浅见嘉月打了两把手 枪射击。

那是她和催眠一样擅长的领域。

说起催眠,浅见嘉月忽然想起来。前一天格兰菲迪告诉她,说找来的那个幻术大师知道了她即将经历训练最终考核的事。那位大师似乎很清楚组织里的训练难度有多高,所以非要在她通过最终考核之后再进行教学。理由怕她在考核中死掉,那样他就白教了。

浅见嘉月问了格兰菲迪那位幻术大师的名字。她心想他调子这么高,万一最后催眠水平连徒弟都不如,那可就尴尬了。

格兰菲迪没告诉她,说是怕那位幻术大师之后有事反悔,担心之后事情发生变化。

真是够了,自己亲自谈的人,居然没把握让对方完全答应?还是说他其实怕她一不小心真的死在考核中,灵魂化作厉鬼去报复那位幻术大师?

也真是够了。

浅见嘉月边想边走到了基地宿舍楼下。

从裤兜里摸出钥匙,半天也没找到正确的一把。浅见嘉月扭头望望三米外的路灯,撇了撇嘴。

像是为了印证“黑衣组织”这个名号,组织里的一切全都笼罩着一层黑色。宿舍楼外路灯很少,光线也暗。乍一眼望去,周围什么也看不清。

“这个训练强度也适应地很不错呢。”

黑夜里突然传来声音。

浅见嘉月吓了一跳,手一抖,钥匙“啪拉”掉在地上。

是谁在说话?

声音很熟悉,应该是她认识的人。

浅见嘉月眯着眼睛往黑暗深处望去,只见路灯覆盖不到的阴影里正站着一个人。那人身形颀长,隐约能看出是个男的,肤色有些黑,导致脸在黑暗里很难分辨,但发色却是对比度惊人的浅金色。

浅见嘉月心里有了猜测。

“波本?你怎么在这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