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骊驰GW250
 
那人抬起脚,两步迈入了路灯下,面孔被灯光照映清楚。

的确是波本。

卡尔瓦多斯说他去了欧洲,但此时此刻却出现在了她家门口。

“我听说你去了欧洲。”

“嗯。前不久被派过去,执行了一些任务,很快就回来了。”

“是什么任务?”

“你很好奇?”波本反问。

“嗯……”浅见嘉月心虚地瞥向一边,“我小时候在欧洲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在那里结识了很多朋友。但加入组织之后,我就再也没机会去过了。”

“原来如此。以后会有机会去的。”波本漫不经心地笑了笑。

“今晚天气不错,一起去兜兜风,怎么样?”他道。

浅见嘉月一愣,“兜风?现在?”

在寒冷的大冬天,在这样的半夜三更,去兜风?没搞错吧?

“对。”波本肯定地点了点头。

好像是认真的。

伸直脖子感受了一下低空的冷风,浅见嘉月发了个抖。

“不了,我想早点回去休息。”

她可不想出去冻肉干。况且这家伙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谁知道他这次又打了什么鬼主意。

她说着扭头想进楼门,可惜手腕被波本拉住,一时间走不了。

“明天上午补觉也不迟吧?”波本说道,“按照组织的训练计划,你明天有一上午的空闲时间。而且因为升学考试的原因,你的学校已经停止上课了。也就是说,明天一上午,你完全没有别的事。”

浅见嘉月皱了皱眉。

这个人对她的日程真够了解的啊?怎么就能那么确定她明天上午空闲?她完全可以趁机会把工藤新一约出来,加深一下友情度。

于是她摇了摇头,“不行,明天上午我约了……”

“如果我没记错,明天起各个学校的入学考试陆续开始举行了吧?”波本再一次打断她。

浅见嘉月有种不详的预感。

“你的朋友们应该都在集中精力准备考试,你真的忍心打扰他们吗?”

浅见嘉月……

这话说得真让人无法反驳。

不过他怎么就能这么断定她认识的朋友都是要准备考试的同龄人,呢?虽说事实也的确如此。

浅见嘉月烦躁地挠了挠头。

所以她除了在大晚上陪他去吹西北风之外别无选择吗?

浅见嘉月试着挣了挣手腕,发现完全挣不开。抓着她的那只手看起来没用多少力气,给人的束缚却一点都没减少。

“明天上午补一觉就好了。现在跟我来吧,我教你骑摩托。”波本拉着她就走。

“啊?摩托?”

波本驾着自己那辆经典的白色马自达,带着浅见嘉月来到一所驾校。

听波本介绍,这所驾校归属于迹部家族,是家族名下条件最好的一家驾校,设施非常全面,甚至还为了方便学员练车特意修建了一条公路。这条公路平时可以通车,考试之前则会禁止通行。现在也处在禁止通行的状态。

他跟这所驾校的负责人关系还不错,来之前已经和对方商量过了,允许浅见嘉月今晚借用这条公路。

他和门卫也认识,在驾校门外开了车窗露了个脸就被恭恭敬敬地请了进去。

浅见嘉月思索半晌。

“迹部”这个姓氏有点耳熟。她之前查有关浅见凛一郎的事时似乎见过这个家族的名字,据说经营着欧洲一家有名的证券公司,和科伦兰集团有不少生意上的往来。

是和科伦兰集团有业务合作的人……

浅见嘉月顿时沁出一手冷汗。

刻意带她来和科伦兰集团有关的财团名下的公司,他是想打探什么情报?她对科伦兰集团的具体业务问题并不清楚啊。

浅见嘉月忧心忡忡地望向波本,但见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心怀叵测的模样,只是专心地看着眼前被车灯照亮的黑色柏油路,驾着车一路驶进驾校停车场。

浅见嘉月移开目光,看见旁边车位里停着一辆红黑色的摩托车跑车。

这周围好像只有这一辆摩托,该不会……

果然,波本下了车,径直走到了那辆摩托车旁边。他拍了拍驾驶座,说道:“这是骊驰gw250,一款非常适合新手的跑车。你先来试试看。”

浅见嘉月站在原地不动,盯着那辆车看了一会儿。

这辆车外形很霸气,车身线条流畅,车尾高翘,一看就给人一种极迅彪悍的感觉。

毕竟是跑车,和普通的小电动跑起来应该很不一样吧?她上辈子住院之前骑过一次电动车,但因为身体原因没有来得及熟练掌握。

回想动漫里组织其他成员骑车时潇洒干练的模样,浅见嘉月有点心动。但看看提出这个意见的波本,她又不由得犹豫。

“你今晚的安排,就是专程教我骑车?”

“对呀。”波本嘴角微微扬起。

浅见嘉月偏过头。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他总觉得波本嗓音里带着一种诱哄孩子的味道,就像是她被当成了小孩子看待一样,感觉怪怪的。

波本继续道:“听说你申请了3月23日结束训练的最终考核,在此之前多掌握一项技能是好事。毕竟‘技多不压身’嘛。”

技多不压身?有道理。

“但你有没有听过还有一句话叫‘贪多嚼不烂’?”

波本不以为然,“在考核正式开始之前,我会负责教会你的。”

浅见嘉月扬了扬眉。

这家伙有这么好心?是故意打的温情牌吧?

她该怎么应对呢?

无法直接拒绝,那顺水推舟可以吗?她将来计划中重要的一环就是获取波本的信任,和他合作卧底,那有朝一日必然是需要接近他的。

考虑了好一会儿,浅见嘉月摊了摊手。

“好吧,来都来了。”她指指那辆骊驰,“这辆车你买下来了吗?直接送给我怎么样?这样如果我骑坏了就不用赔你了。”

波本愣了愣,随后忍俊不禁,道:“可以啊,想要的话就请不客气地收下吧。”

“嗯!我不跟你客气!”

浅见嘉月自言自语着,伸手接过钥匙,两腿一跨便上了车座。波本跟着在后座坐定。

“提前说好,我没有任何机动车驾驶经验。如果最后搞得车毁人亡,井野先生追究起来,你不能只让我一个人背锅。”

波本哭笑不得,“放心,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在前面作坐着,浅见嘉月感觉到他的双手一直处在紧绷状态,好像随时准备化身长臂猿,在后座帮忙控制摩托。

浅见嘉月微微镇定。插进钥匙,打开车锁,右手一拧油门。

摩托“轰”地飞了出去,一阵狂风在耳边呼呼的吹。她吓了一打跳,双手一齐捏紧了刹车。

车轮立即锁定,浅见嘉月上半身因为受惯性影响,差点扑到表盘上。

一时间心跳加速,胃酸上涌,差点就想吐了。

浅见嘉月:妈呀,太刺激了。这车加速怎么这么快?她太害怕了……

波本在后面扶额,刚才那一下也对他造成了不小的震动。

“无论起步还是刹车都要慢慢来,另外刹车的时候注意先松开油门,不然还是会冲出去的。”

这次能停住纯粹是运气好。否则按这个操作,出车祸都算轻的。

浅见嘉月想挠头,手却被厚厚的安全头盔阻挡住。

她听见波本叹了口气,随即一只手从她身后伸了过来,将插在钥匙孔上的钥匙扭了小半圈。

“新手在停车的时候,最好锁住车把,免得失误发动。”

“……哦。”

浅见嘉月记住了。

下意识控制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她将波本刚才提到的注意事项在脑子里重新过了一遍。然后深呼吸两次,做好心理准备,重新打开车锁,握紧把手。

她感觉到身后那人把身体往前挪了挪,几乎贴在她背上,然后一双手身到了前面,覆在了她的手背上。

浅见嘉月:!!!????

“你在干嘛?”

“以防万一,还是我先示范一遍,你记住身体和手上的感觉。”

意思是要手把手地教?

感觉到右手上的牵引,身下的摩托再次“轰”的一声驶了出去。加速度依旧很快,但比起她第一次尝试好了不少。

从空旷的停车场来到公路段,直线之后经过几处角度各异的弯道,车行开始盘旋向上。

黑夜路灯晃得人眼花,浅见嘉月总有种要冲到沟里的错觉。

但不知不觉,她好像适应了骑车的感觉,人和车像是融合在了一起。

不知什么时候,波本已经松开了浅见嘉月的手。她靠着自己的本能上行了好长一段路。

“很好,就这样保持下去。”他说道。

浅见嘉月顿时一阵紧张,车把手不受控制地拐了两下,又很快恢复方向。浅见嘉月在波本的提示下握紧把手,同时放松手臂。

好像很顺利,有点想加速试试呢。

“别急,这里可是上坡弯道。”波本敏锐地察觉到她的想法,开口提醒道。

浅见嘉月抑制下冲动。

前面拐角处忽然冲出一只白猫。大概是被发动机的轰鸣声镇住,它忽然停在了路中心,全身的毛发高高竖起。

“喵!!!”猫叫的声音尖锐地刺耳。

“别慌,绕过去就可以……”

几乎是波本说话的同时,浅见嘉月双手瞬间绷紧,将车把手用力一扭。

“喂!不能这样!”

波本蓦地整个人往前,身体完全贴在了她背上,两手强硬地抓住她的手背。

车身“咚”地歪倒,浅见嘉月的手肘重重磕在沥青地面上。

“怎么样?”

波本反应比她快,先一步站起来然后扶起她,把两个人的头盔都摘下来。

“我没事。”

浅见嘉月晃晃头。幸好她带着头盔,否则连脑袋也要遭殃了。

她状况看起来还不错,除了脸色因受到惊吓而暂时变得苍白。

波本松了口气,同时还不忘记教学,“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尤其要注意,控制方向的不是双手,而是依靠身体的重心。”

浅见嘉月低低“哦”了一声,有点没回过神来。

她的左手慢慢抬起,握住右手的手肘。

像这种较大范围的表面刺痛感,应该是擦伤吧?她心想着。

波本注意她眉角抽搐了两下。他一把抓过她的手腕,将她外套和毛衣的袖子小心撸上去。

随着皮肤的遮挡被拉起,手臂上一大片密密麻麻、新旧不一、类型不同的伤疤暴露出来——划伤和割伤导致的十几条交错分布细长的浅色凸起,各种形状的擦伤,还有上次炸弹爆炸留下的烧伤。乍一看去,短短的半截手臂赫然完全成了疤痕的领地,找不到一块好皮肤。

模样十分瘆人。

那条手臂侧面还延伸着一条粗长的黑色淤痕。看瘀血的情况,应该是几个小时前新受的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