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源代码
 
浅见嘉月皱了皱眉。第一次来的时候,他不是向她介绍过这个驾校的大概情况吗?现在怎么又问起她来了?

该不会他接到了一个和这个驾校有关的任务吧?

是存在敌对关系或者类似情况的任务吗?迹部家族和科伦兰集团一直存在密切的生意来往,如果真的是这样的任务的话,那恐怕不得不考虑科伦兰集团的立场吧?

她想了好一会儿。

然后摊开手,摇了摇头,“除了你之前告诉我的那些,什么都不了解。”

“这所驾校怎么了?”她问道。

前方十字路口,红灯停车。波本拿出手机翻了翻,找出一张照片给浅见嘉月看。

照片上是一个秃了一半发顶的中年男人,右侧寥寥几撮头发向左梳过去,盖不住的头皮白花花反着光。男人脸颊很肥,面无表情地直视着镜头,眼中透着一股狠劲。

虽然外表很像那种肥头大耳的油腻中年人,但那双眼睛暴露了他的真实个性。

“这是这所驾校的负责人斋藤贵史。”波本介绍道,“根据组织得到的情报,他手上经营着一个非法团伙,那个团伙半个月前截获了组织运送的一批货物。”

半个月前?那个时候波本应该还在欧洲。

“你说的‘货物’是指……”

波本没出声,侧脸对着浅见嘉月做了个口型。

浅见嘉月辨认了一下。

海……

ok,明白了。

这不就是黑吃黑吗?这个人胆子不小啊,居然敢对黑衣组织的东西动手。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得罪的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你要负责把那些物资从那个斋藤贵史手里抢回来吗?这段时间就是一直在忙这个?”

“没错。我就是因为接到这个命令才从欧洲回来的。”

原来如此。浅见嘉月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应该会继续留在欧洲,调查有关浅见凛一郎的事吧?

“那现在是你一个人在办这件事?”

波本扭头看了浅见嘉月一眼,冲她笑了一下,似乎是觉得这个问题很好笑。

“不然呢?”他反问道。

浅见嘉月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

她就是多余问他。为了最大限度地掩盖自己的卧底身份,这家伙一直以来都奉行神秘主义作风,遇事单打独斗,从来不支会别人。这点她也是非常清楚的。

标识着前行箭头的绿灯亮了。波本右手换了个挡,踩下油门,驱动车辆继续向前行驶。

浅见嘉月绞着手指,内心有点纠结。

硬说起来,现在为止她所掌握的有关浅见凛一郎的情报其实都非常浅显,从暗网上得来的那些东西都是简单搜索就可以得到的。波本一定也早就了解到了。

而且他知道的情况可能比自己还多。

要不要主动向他打听一下呢?

“我听说这所驾校所属的迹部家族,多年来一直与科伦兰集团有着密切的生意往来。这件事该不会迹部家族的人也参与其中了吧?”

否则斋藤贵史是从哪里得来情报的?说起与他和组织同时有联系的人,浅见嘉月目前能想到的也只有迹部家族了。

波本余光瞥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的“诶——”了一声 ,“原来你也不是毫无了解的嘛。”

浅见嘉月偏过头,避开他视线,“只有那么一丁点而已。而且是偶然在浏览和科伦兰集团有关的新闻的时候看到了。”

“于是就这样特意记下来了?”

浅见嘉月没有回答。

“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有些事情不需要说得那么明白,心照不宣就足够了。

波本也明白这个道理,不再多谈那件事。他表情严肃起来,解释道:“为了查清楚这件事是否由迹部家族在背后主使,我骇入了斋藤贵史的私人电脑和手机,想要调查他最近的通讯记录。但是很可惜,我没能成功。”

这话说的陡转急折,浅见嘉月听着没立即反应过来,呆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吃惊。

“你在开玩笑吧?以你的水平,会破解不了一所驾校董事长的通讯设备保护系统??”

波本连连摇头,“你也太高看我了,这种事情我没有那么擅长。而且斋藤贵史并不是普通的驾校负责人,他是一个大型非法团伙的头领。”

浅见嘉月撇撇嘴。

我不信。

她早就听人说过了,组织里代号名叫“波本”的人,是个格斗、枪击、拆弹、黑客、解锁、密码、推理等等各个方面都非常出色的人。而且毕竟是在黑衣组织干活,类似这样入侵人家电子通讯设备的机会一定不少。就算是非法团伙的设备,他也应当不至于应付不了才对。

“不过你猜的也没错,如果只是一般的保护系统我还是可以破解的,这次不能破解的原因在别的方面。”他微微转头,抬了抬下巴,“后座有一台电脑,你可以拿来看看。”

浅见嘉月朝后座一看,那里确实放着一台黑色macbook pro。她向后拉动副驾驶座椅,然后伸长手臂把那台笔记本捞过来。

电脑打开,弹出输入开机密码的提示。

“密码是bourbon。”

浅见嘉月瞟了他一眼,食指灵活地敲击键盘。

这么简单的密码该不会是为了给她挖坑而特意设置的吧?

熟练地把首字母换成大写,然后输入“bourbon”这个单词,单击确定。电脑果然打开了,壁纸使用的是苹果笔记本自带的“玄鸟”。桌面上软件不多,大多是监视监听、音像处理和编程一类。

“你可以在里面搜到对斋藤贵史个人电脑的攻击记录。”

浅见嘉月按照他的指示进行搜索,很快找到了他所说的记录。

攻击只进行到一半,桌面上弹出的最后一个窗口是“kkgano公司欢迎您的加入,我们愿给您最优厚的待遇。”

浅见嘉月汗颜。

这提示语怎么跟种花家某支付软件的风格一样?

当然企业名字不一样,显示的是“kkgano”……

浅见嘉月瞳孔骤然紧缩。

这不是科伦兰集团旗下那个著名的网络科技公司吗!就是名字来源于酒名“cognac”(干邑)的那个!

她把攻击记录翻到前面一点,查看对面的程序基本信息,里面说明了提供技术支持的是另一家网络公司。

“很狡猾对吧?”波本道,“表面上使用的是别的公司的技术,实际上真正的内核却用了kkgano。那可是我们这一方的企业呀。”

“能确定是kkgano吗?”

“怎么?不相信我的判断吗?kkgano的技术风格还是很容易辨认的。”

浅见嘉月摇了摇头,说不清意思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她将波本先前完成的代码从头到尾浏览过一遍,重点看攻击kkgano程序的那部分,然后亲自上手,先删除几行,再继续编码。

和波本一样,她也能轻松辨认出kkgano的编程风格。教她it编程的那位组织研究人员曾经跟她说过,组织里储存着重要资料的电子设备的安全保护系统使用的全部都是kkgano的技术,并且源代码经过特别设计,和提供给其他用户的都不一样,安全程度也更高。

他还兴致勃勃地就自己破译了的部分一条一条地给她对比讲解过。

纤长的食指在键盘上翻飞,一行行代码流畅地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几乎没有任何停顿,也极少删除和修改。

不知是为了方便浅见嘉月的操作还是别的什么,波本将车停在街道边的车位上。

他看着她将一行行复杂的代码十分熟练地敲击出来。

整个过程大概花费了半个小时。然后尝试运行,确定无误,再正式展开攻击。

电脑屏幕上开始接连不断地弹出提示框,成功破解或被拦截。

攻击不出所料地以失败告终。浅见嘉月一下子靠上椅背,仰着头望着低矮的车顶,眼睛里有点很空洞,又似乎很复杂。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波本道。

浅见嘉月没有回答,她就着靠着椅背的姿势转头看向波本,“所以,你怀疑这件事背后有我父亲的指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