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富家千金
 
约定好了时间,浅见嘉月来到冰帝学校附近的咖啡厅,一边等待一边接住手机里保存的资料温习密码学有关的知识。太阳即将下山时,她看到冰帝学园网球部的队员出现在校园口,送走了来自立海大的客人。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但她还没收到迹部景吾的联络,相继离开的队员中也没有迹部景吾的身影。浅见嘉月又等了一会儿,无果,只好进入校园内找人。

她在网球场外看到了迹部景吾的人影。他正坐在场外,身旁躺着一名睡着了的队员。

那名队员长着一头自来卷像是绵阳身上的软毛一样的头发。浅见嘉月记得他的名字貌似是叫……芥川慈郎?

是身体不舒服吗?为什么不送医务室?

浅见嘉月正想过去关心一下,原本躺着的芥川慈郎却忽然坐了起来。

“迹部,我输了……”

在最初的惊醒之后,芥川慈郎低下头,消沉地说道。

夕阳的橙色光辉落在两个人身上。迹部景吾平静地劝慰着他,神情像是夕阳的光一样温柔而沉静。

他将立海大某位队员送个芥川慈郎的礼物转交给他,并将那位队员对芥川说的话转述给他。

拿到礼物和留言的芥川慈郎脸上慢慢浮现出笑容,像是一只单纯的小绵羊。迹部景吾站在夕阳的余晖下双手插兜,微笑着目送高举着双手,以“万岁”姿势快乐跑走的芥川慈郎,身上洋溢着温暖的光。

“迹部同学是个很温柔的人呢。”浅见嘉月走到迹部景吾身边,用一种刮目相看的笑望着迹部景吾。

“啊恩?关心自己的队员,这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迹部景吾好像还没从关心队员的氛围中脱身出来,微笑的模样活像一个靠谱而慈祥的长辈。

“噗!”浅见嘉月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

“怎么了?”迹部景吾奇怪地问。

“不,没什么问题。”

浅见嘉月歪着头,弯弯的眼睛像是一对弯弯的弦月,“我只是忽然觉得,作为你的女朋友一定非常幸福。”

“哈?你在说什么呢?”

浅见嘉月依旧笑眯眯,“总而言之,我们先去找个地方坐坐,怎么样?”

两人来到位于两条街之外的一家高档咖啡厅,迹部景吾点了牛排套餐,浅见嘉月要了咖啡和一份简单的甜点。

当然,由迹部景吾请客。

“这样就够了吗?”迹部景吾指指浅见嘉月右手边那份分量甚至还不到正常人一半食量的甜点。

浅见嘉月点点头。

无论是上辈子还是现世,她其实都不太喜欢吃甜食,点甜点只是为了满足口舌中极其偶尔才会冒出来的淡淡的噬甜欲望而已,与饱腹需求无关。

而且另一方面,这样的点餐风格更符合一位衣食无忧的大小姐身份。

“女生的食量都是很小的,尤其是对于这种糖分和脂肪含量过高的事物。”浅见嘉月脸上丝毫看不出口是心非的样子。

她扭着头望着窗外被夕阳渡上一层金黄色的街道,心情似乎非常好。

迹部景吾诧异地她面色不改地那杯颜色深褐的咖啡饮下一口,而面前的牛奶和方糖一点都没动。

他皱了下眉头,但什么也没多说。

他有更好奇的事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话说,刚才在学校里,你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咦?什么话?”

迹部景吾感觉额头隐隐发痛,刚说过的话居然这么快就忘了。

“我是说你说‘作为我的女朋友一定非常幸福’那句话。”

“啊,你是说这个!”浅见嘉月恍然大悟。

“抱歉,因为实在太开心了,所以一不小心忘记了。”笑容洋溢自眼角眉梢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这么开心?

说实话,这个女孩子长相很漂亮,笑起来十分赏心悦目。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其妙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正要询问,却见浅见嘉月疑惑地望了望四周,像是在寻找什么的样子。

“话说,你陪我来这里,居然没有带你女朋友一起来。她从北海道千里迢迢跑来东京,就这样被你抛下,不会生气吗?”

“哈?什么女朋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浅见嘉月愣了愣,“你不是有个在北海道上学的女朋友吗?我刚才还和她聊天来着。”

“真的吗?可是我并没有女朋友。”

浅见嘉月彻底愣住了,像是难以置信一样的表情凝固在脸上,许久,她勉强笑起来。

“别开玩笑了,我刚刚还看见她了。是个在北海道椿川中学上学,留着长头发,长相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她还带了便当很开心地在球场外等着你,看了很久你的比赛。

“要我猜,她和你应该是彼此之前感情非常深厚的青梅竹马吧,否则怎么能相距这么远依旧这样怀恋着对方?要我说,那可真是一个可爱又懂事的女孩子,你不能仗着自己是异地恋又受欢迎就忽略人家……”

“你稍等一下。”

迹部景吾打断面前像是为了努力说服自己而兴致勃勃地沉浸在回忆当中,又一本正经地替别人打抱不平的女助教。

“我想我有必要认真澄清一下,我真的没有女朋友,也没有什么来自北海道的青梅竹马。你嘴里说那个带着便当来见我的女孩子,我从从头到尾都没有见过,所以也不清楚她到底是谁。

“但如果是椿川中学的话……”

迹部景吾捏着下巴想了想。

他记得那也是一所每年都能入选全国大赛的网球强校,而且特别擅长情报搜集就,据说对所有可能成为自己对手的学校都会保持十分的警惕。

看来下次再训练的时候,他有必要提醒一下大家,注意那个人,不要轻易把自己的绝招和实力暴露给她。

“嘛,”迹部景吾摊了摊手,“总而言之,我确实没有这么一个女朋友,你不要误会了。”

浅见嘉月使劲堆满笑容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痕,“……不会吧。”

迹部景吾笃定地点头,“不过无论是在校内还是校外,本大爷的人气都一向非常高,想当本大爷女朋友的女生也有一大堆。人品极差,未经允许就对别人自称是我女朋友的人也是有的。我想你碰到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

他眼中浮现出一抹毫无自觉的自恋。

浅见嘉月脸上的裂痕越来越大,像是受到了什么很大的打击似的。眉心紧蹙着,嘴巴微微张开,捏着咖啡杯的手顿在半空中,整个人的时间似乎停滞住。

“喂,你怎么了?这种事情应该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听到这句话,浅见嘉月瞬间回过神来。

“怎么会没有关系啊!!!”

她猛地一拍桌面,还没放稳的杯子受到震动,里面的咖啡溅滴到桌面上。

迹部景吾正想问为什么,却见浅见嘉月忽然站起身来,脚步烦乱地向店外走去。

“喂……”

正想去追她,浅见嘉月又蓦然一个转身,从门口折了回来。

她坐回座位,手肘支在桌面上,低着头,双手烦躁地抱着脑袋。

“喂,你到底怎么了?”迹部景吾问道。

浅见嘉月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又呼出来,好一会儿才终于像是做好了准备似的,抬起头,死死盯着迹部景吾。

“迹部同学,你认真回答我。刚才不是的跟我开玩笑,你确确实实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喜欢的人,对不对?”

“那是当然的。本大爷从来都没有和那些肤浅的女孩子谈恋爱的兴趣。”

“没有兴趣的原因也不是因为被家里安排了门当户对的婚约者,对不对?”

这问题问得超过界线了吧?迹部景吾无意识地向后靠去。

“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请你务必认真回答我,有还是没有。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好吧。我没有。”

家里人倒是也在试图为他物色合适的女孩子 ,从他很小的时候一直到现在。但因为他本人热爱网球热爱到了可以完全忽略女孩子的地步,就年纪而言这种事也在为时尚早,所以一直都没有进展。

浅见嘉月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悲痛自眉间弥散开来,整个人被打击到无力地趴到桌面。

迹部景吾不明白了。

这个和他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对这件事这么关心,看她的表情似乎还不是一般的重视,仿佛关系到她的切身利益似的。

喂,难道说……

“请问浅见小姐,令父母是哪家会社的老板?”

浅见嘉月抬起头来,哀怨地望了迹部景吾一眼。

“你这个年纪,又这么痴迷于网球,想必还没有真正开始接触公司和家族的事情吧?而且像这种事大多都是父母先谋划,双方父母都满意才会开始和子女商量,有时甚至不商量。所以你应该还不知情……”

“……所以令父母到底是哪位?”

话说到这个地步,浅见嘉月已经没法再逃避现实了。

“科伦兰集团的总裁——浅见凛一郎。你听说过吗?”

迹部景吾没有立即回答。但他眨了一下眼,那眼中闪现出的屡屡浮光已经将心底的诧异传达了出去。

他目光在浅见嘉月身上逡巡打量,想要从这打扮朴素没有半点张扬感的女孩子身上看出一点富家千金的气派。

浅见嘉月撇了撇嘴,像是很烦躁地撸了一把袖子,指尖无意中碰到手腕上带着的一块明显价格不菲的镶钻手表,看外表不像现在市面上售卖的任何一款。

细细的指针哒哒转着,路过表盘上方写着艺术体“clenlam”这个单词的位置——那是科伦兰集团的专属商标。

表盘的侧面则刻着“a·k”的字样。

a·k?

asami katsuki?

浅见嘉月?

原来如此。迹部懂了。

“科伦兰集团的千金吗?”迹部景吾若有所思。

即使还没有正式开始接触公司的事务,但毕竟从小耳濡目染。科伦兰集团的大名还是听过的。

真说联姻,这个集团和迹部财阀的确配得上。

不过……

“你放心吧,如果家里真的向我提起了这件事,我会帮你拒绝的。因为我现在根本没有接受商业联姻的打算。而另外一点,最起码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发现你身上有什么能引起我兴趣的闪光点,年纪比我大这一点更是无法接受。”

迹部景吾说完优雅地捻起咖啡杯,悠哉地啜饮了一口。

浅见嘉月:……

我谢谢你啊。

刚才没告诉你,我也不喜欢年纪比我小还不成熟的小男孩子哦。而且你被我骗了,事实上家父根本没想过要我和你联姻。

当然,浅见嘉月并没有把这两句吐槽说出来。她只是脸颊抽了抽,然后继续唉声叹气。

“果然不能指望你这种不谙世事的小少爷理解。这种事根本不是你简单拒绝就可以的,尤其是女孩子,面临的压力你根本无法理解。”

迹部景吾觉得她夸大其词了,“所以呢?你想怎么办?”

“我想……”浅见嘉月眸光一下子亮起来,双手按着桌子凑近迹部景吾,“让我见一见你父亲吧,好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