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男妈妈
 
浅见嘉月小心翼翼地掖着裙子,坐上了波本租来的车。

“我刚才的表现怎么样?可以及格吗?”浅见嘉月扭头问道。

波本向她竖起了大拇指,“很棒。”

“不过刚才,我好像看到你以前的同学了。”

浅见嘉月点点头,“嗯,是赤司同学吧,我也看到了。我非常机智地躲开了他。”

没办法,干他们这行的,最怕的就是遇到熟人。

浅见嘉月扭头看了眼车子后座。那里正随意扔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连接口连接的耳机还没取下。

刚刚浅见嘉月在迹部宅内的一举一动都被保存在那台电脑里,而那份文件很快就会被传到boss和浅见凛一郎那里。

浅见嘉月回忆自己今天的行动。

首先是树立形象。只有足够独立大方且有尊严的人才有可能得到迹部绅人的青眼,也才会被认真对待。这一步她完成得很好。

第二步是施压,方法很简单——透露自己非法组织成员的身份。

根据浅见嘉月的了解,迹部绅人虽然是个正经的商人,但在生意场上待久难免也会知道某些非法势力和行为的存在,尤其是在和浅见凛一郎这个黑衣组织高层有密切合作的情况下。

商人都是大胆且重利的,只要不严重侵犯到底线,很多事情他们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迹部绅人也是如此。这种情况下想要得到情报,突破他们底线的方法是最简单也最高效的。浅见嘉月便借助组织成员和浅见凛一郎女儿这两重身份的优势,顺利引起了迹部绅人的警觉和畏惧。

她第一次尝试散发出组织成员特有的阴暗气息,效果还不错!

接下来则是真正的谈判,也是她计划中的最后一步。

当然在这一步实施之前,迹部绅人就已经意识到了她真正的目的根本不是阻止联姻——甚至有可能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联姻这回事。他还通过浅见嘉月在第二步对他进行的几次暗示意识到了她此行目的的严重性。

然后就好办了。

浅见嘉月在迹部绅人面前编造了一个反转的谎言。

她说自己手臂上的伤是在一次与非法组织的冲突中受的,当然伤到的不止手臂上这一处。而在那场冲突中,不止她受伤,她的母亲更是为了保护她直接命丧黄泉。

她力图把那次冲突往迹部绅人熟悉的地方引,从事件发生的整个经过与途中的多出细节入手。如果迹部绅人真的参与了那次“黑吃黑”的货物截获事件,他应该会对此做出与众不同的反应。

浅见嘉月在最后假装受到了心理创伤,言辞句句包含对父亲冒险涉黑的憎恶又担忧的复杂情绪。她用以假乱真的演技顺利得到迹部绅人的安慰,甚至对她讲述了自己在生意场上遇到的类似事件的感慨。

“你是个好孩子。”

从迹部绅人最后这句话中,浅见嘉月看出他并没有说谎。

计划到此就可以结束了。

从头到尾一气呵成。迹部绅人的反应基本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浅见嘉月成就感满满。

她摸了摸扣在胸前的那枚那枚蓝宝石胸针。

“我记得这一门考核考的是‘人际关系’吧?你说我这样做可以算是通过了考核吗?”她问波本道。

波本想了想,最后摊摊手,“嘛,谁知道呢。”

浅见嘉月:……

好没底气!这么顺利的过程难道还真能不通过不成?

“反正只要达成目的就没问题了吧。”浅见嘉月安慰自己道。

波本开着车带浅见嘉月驶离了迹部宅。临出门前,浅见嘉月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一个站在院子角落里的熟悉的影子。那个影子留着标志性的紫灰色头发——是迹部景吾。

他没有过来和浅见嘉月搭话,只是独自一个人靠着墙立在那里,看她乘坐的豪车缓缓驶出自家大门。

浅见嘉月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但她姑且只想当这事顺利告了终。

从今往后,随缘再见。

在回家的路上,车开到一半,浅见嘉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喂,波本,”她转头央求波本,“我们先不要回去,先一起去吃大餐,好不好?我刚才出来的时候看到迹部家为客人准备的大餐了,看着可好吃了,我也想吃!”

波本对她笑笑,“你饿了吗?”

当然!她的肚子已经咕咕叫了好几声了,他难道没听见吗?

波本答应了浅见嘉月的请求。

把豪车归还之后,他开着自己的马自达带浅见嘉月来到了一家超市。

浅见嘉月:???

浅见嘉月小小的脑袋顶着大大的问号,看着波本在摆放着各色蔬菜的货架之间来回穿梭。

浅见嘉月:好家伙!带她去吃大餐之前还不忘买菜,多么勤俭持家的好男人!不愧是柯南动漫中连续登顶多年的“最受欢迎的男角色”。

买完菜付完帐之后,波本又把浅见嘉月带到了一处小公寓前。

浅见嘉月站在某层某间单人公寓门前,大大的问号快把小小的脑袋压坏了。

浅见嘉月:“你不是说要请我吃大餐吗?”

波本:“是啊。”

浅见嘉月:“你要自己做?”

波本:“没错。”

浅见嘉月:……

啊啊~她好像被骗了。

她想象中的大餐指的是豪华的法式料理之类的啊,就像迹部那天带她去的那个店里一样。在被上流社会的人的奢靡生活刺激过之后,她也想放肆地享受一回啊,就一回!

浅见嘉月想跟波本抗议,但转念一想,她所有的积蓄已经全部献给了那块只用了一次的手表,后来去迹部家穿的衣服造型以及租车的钱全都是波本付的。

想想她在训练场七八年来那点微薄的生活补助,正式加入组织后也不知道能提升多少。但不管多少,她都需要省吃俭用好一段时间才能还得起波本。

好难熬。要不让波本直接包养她得了。

“呵。”浅见嘉月被波本的轻笑声拉回了神。

他轻弹了浅见嘉月的额头一下,弯下腰平时着她,“你在想什么?”

浅见嘉月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没有。”

她赶紧转移话题,“需要我帮你择菜吗?”

“不需要,你好好休息吧。”

“哦,那好吧。”

浅见嘉月于是看着波本把刚刚买来的一大包菜品送进厨房,一份份拿出来分好,然后洗菜,择菜,不停地忙活。他没让她帮忙,她便干脆坐到矮桌旁,趴成个软体动物等待投喂。

等了半天觉得无聊,她又开始打量波本这间小小的公寓。

这是一个非常适合单身男人居住的小公寓,面积不大,但厨卫阳台及各种必要生活设备一应俱全。地面和家具被租住的主人打理地非常整洁。

只是桌子架子上摆放的物品极少,除了生活必要的一点点杂物之外什么都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单身居住的卧底为安全考虑而特意保持的生活作风。

“你一直住在这里吗?”浅见嘉月问道。

“是啊。”波本一边在厨房忙活一边说道,“不过房租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到期了,我不久就会搬走。”

“诶——”

原来是这样吗?

所以这个屋子里的杂物才会少地那么不可思议,八成是为搬家准备,提早打包起来了吧?

“那你新房子找好了吗?打算搬去哪里?”

波本忙着切菜,头也不回,“还没有找好呢。”

“哦——那如果找好了,搬家的时候需要帮忙就尽管叫我。”

“嗯。”

好敷衍的语气。

八成不会找她吧?卧底的住处,怎么可能那么随便就能让组织里的人知道?这次能例外带她过来,也不过是因为马上就要抛弃这里了而已。

浅见嘉月觉得有点无聊。

接下来一个多小时里,浅见嘉月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波本聊着。一个多小时后,波本终于把所有的才全都端上了桌。

“哇!”

“哇!”

“哇哇!”

波本每端上一道菜,浅见嘉月就发出一阵惊呼。

波本忍俊不禁,“你是小孩子吗?”

“才不是!”

浅见嘉月不乐意地撇撇嘴。她可是要成长为一名出色的间谍的人,怎么可能像小孩子?

“我是在惊叹你的厨艺,你应该为我的真心实意感到欣慰,而不是反而嘲讽我。”

波本愣了一下,倏而笑开,紫灰色的眼瞳里满含着宠溺,“是,谢谢你的夸奖。”

浅见嘉月满意了,夹着筷子说了声“我开动了”,便对着满桌的饭菜开始狼吞虎咽。

她真的饿坏了,没心思观察这些菜的独特做法,也没兴趣听波本介绍自己突发奇想的创新,只知道这些菜都非常好吃,一开口就停不下来。

“太奥吃了,你做饭怎嗯那哦腻害(太好吃了,你做饭怎么那么厉害)……”

唔……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个白痴……

算了,菜好吃就完事了。干饭人从来不腻歪。

“慢点吃。”波本没有回答,只微笑地看着她。

浅见嘉月刚刚卷过的长发柔顺又蓬松,在护发素和其他护理品的帮助下更是滑亮地惊人,同时为了显得精神有活力,造型师还帮她把头发扎的很高。

这就导致她每次低头的时候都会有调皮的几束头发滑落下来,和碗沿来个亲密接触,同时也阻挡了她夹菜的效率。

浅见嘉月懒得管它,只随手一捞,甩到背后便继续开吃。不一会儿,头发又从顺着耳边掉下来。

波本坐在对面看了一会儿,然后起身绕到浅见嘉月背后。

“唔,你干嘛……”浅见嘉月因为嘴里塞着饭菜而口齿不清。

她感觉到波本拉着她的头发中部将她扎得很高的发圈撸了下来。她的脑袋因为这个动作而被扯得向后。

当然力道很轻,她的头皮一点都不疼。

正奇怪波本想要干什么,浅见嘉月便察觉到有一双手从她脸颊边拂过,轻柔地像一阵春天的风。

浅见嘉月感觉到有手指从她发间轻柔地划过,一下一下,将散落下来的发丝一点点归拢整理。

她的头发像是奇妙地拥有了感受细胞,随着波本的动作感受到一道道清浅的电流流过,刺激地她每一个毛孔都变得非常敏感。

浅见嘉月一时间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尴尬地浑身僵硬。好不容易等波本干完了这项大工程,将发圈束在了她的脖子下方,让头发不会再轻易滑落,还将略略松散了的蝴蝶结绸带重新整理了一下。

她目送波本返回对面。

波本奇怪地回望她,“你怎么不吃了?菜还有很多,你尽管多吃点。”

浅见嘉月看着满桌的菜咽了口口水,“你刚才在干什么?”

波本疑惑地歪了下头,才反应过来她是指自己刚才帮她扎头发的举动。

他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那个啊,我只是觉得女孩子可以适当注意一下形象而已。你今天很漂亮,那样粗鲁地对待自己的头发太可惜了。”

浅见嘉月:……

波本,你还是波本吗?你真的没有被其他人占据身体吗?

她张了张嘴,到口边的话返回去转了三圈,终于还是说了出来,“波本,你是我妈妈吗?”

波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