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今天也要背叛黑衣组织 > 宫野志保
 
第一场考核结束之后,浅见嘉月辞去了所谓的柔道助教身份,回归组织训练场,全身心投入进了艰苦的训练中。

而另一边,波本又联系过浅见嘉月两次,告诉她迹部绅人最近打算对整个迹部家族及其名下企业进行一番大变革。

至于究竟要怎么变革,他没有详细说。

而就从那天之后,波本完全失去了消息。浅见嘉月从旁人那里打听得知,他似乎心无旁骛地投入进了繁忙的工作当中。

然后又过了一周。

“嘉月小姐。”

这天,浅见嘉月正要按照计划去进行下一项训练时,井野上前拦住了她。

“接下来的任务是去帮助脑机融合实验室完成一项重要实验。”井野说道。

浅见嘉月:???

脑机融合实验室?她第一次听说这个实验室。

“你刚刚说这是‘任务’?”她还注意到了井野刚刚的用词。

“是的,这是您最终考核的第二项。”井野回答道。

浅见嘉月耳边立即鸣起了警铃。

就像宫野夫妇和女儿在组织的支持下制造能使人体缩小的药物实验,组织同时还支持着其他各种各样的奇怪实验。

“脑机融合”,顾名思义,就是指将大脑和智能机器连接起来,从而达到某种控制的目的。在实验组和世界上其他诸多科学家的努力下,目前的“脑机融合”已经可以实现用意念控制小白鼠、用脑电信号控制打自己打字、读取猴子大脑皮层信号等等一系列成果。

受组织赞助的这个实验室几乎可以称为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脑机融合实验室,其试验成果从来没有公开过,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实验究竟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如果不是这次考核,浅见嘉月可能一生都没有接触这个实验的机会。

井野送浅见嘉月来到了一幢严格封闭的白色两层小楼前。

“嘉月小姐,就是这里了。”

说是实验室,从外表上来看却更像是属于某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土豪名下的一栋三层别墅。院子外金属围墙高高伫立着,露出尖锐得像剪头一样的顶端,结实的金属大门为了防盗而专门设置了质量很好的密码锁,院内外还配备了两名保安。

据保安介绍,这里的密码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更换,而且更换期间间隔的时间不定。如果这一次进门却用了上一次的密码,这人很可能去会被作为内奸抓起来。

这样的事情以前发生过很多次。

浅见嘉月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即使你出于某种目的专门留意了密码也是没有用的,反而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进门后,目之所及是一个宽阔的大厅和高大的旋转楼梯。大厅里面摆放的家具一看就是非常昂贵的品牌,楼梯也处处凸现着精雕细琢的可怕工艺。

但说到底也就是普通的富家别墅。

直到被保安带着来到三楼,浅见嘉月才看出了这栋别墅的真正奥秘。

只见保安伸手拉开了床头左侧床头柜的抽屉,手伸进到更里面去,滚动放在里面的一只燃烧到只剩下半截的蜡烛。

靠墙放置的楠木衣柜门在这里旋转了九十度,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厚铁门。

铁门把手旁边有着另一个高端智能的密码锁。

哇哦。

浅见嘉月在心里惊呼一声。

真是不可思议的保密程度,即使比起她训练时所用的那个被称为是“组织内最隐秘的场所之一”的那个训练场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不是有什么危害性极大的原因,一般的实验室需要这样严格的保密措施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保安输入密码,门打开了,露出向下延伸的狭窄且黑漆漆的走廊。沿着台阶拾级而下,大概来到地下一层的位置,空间终于宽敞起来。

这是一个真正的实验室,有着白森森的墙壁和白森森的无影灯。穿着白衣的实验人员在冷冰冰的实验台前来回忙碌着。

“实验体三号反应正常,心跳持续加速……”

浅见嘉月顺着声音看去,在那名说话的实验人员面前的桌子上看到了一个透明玻璃罩,玻璃罩里有一只小白鼠正在不停地做着各种奇怪的动作。

时而侧身趴在地上,用一只爪子撑着,另一只爪子在空中飞舞;时而金鸡独立,将另一只细细的短腿使劲举起;时而又优雅地旋转一圈……那姿态活像是在跳舞一样。

浅见嘉月:……

这老鼠成精了吗?

如果不是明确地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浅见嘉月几乎要怀疑自己来到了《猫和老鼠》的世界。那只可爱的杰瑞鼠,就会像这样和着音乐跳出有趣的舞蹈。

“一打次、二打次、三打次……”

她注意到耳边传来的有节奏的律动声。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试验台一米外还坐着另一名身穿同样白衣服的研究人员。他脑袋上连着数根颜色不一的电线,电线的另一端连在小白鼠背上一个像是小包袱的金属盒上。

那名研究人员此时正在观看一个舞蹈健身视频,而随着电视上的人做出各种高难度的动作,小白鼠也跟随节奏流畅地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原来如此,是通过机器将人脑中的视觉信号传递给小白鼠,控制小白鼠做出人想要的动作吗?

“报告,实验题三号心跳持续加快,生命体征混乱,已经不合适再继续进行实验。”站在试验台前监测小白鼠行动的实验人员忽然说道。

的确,那只小白鼠看起来非常累,虽然仍在继续做着它原本不可能做出的高难度舞蹈动作,但身体已经开始不停地发抖,四肢的摇动变得凌乱起来。

“没关系,只是运动强度超过了承受能力而已。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可以了。”另外一名像是实验负责人的中年男人走过来,切断了人脑和小白鼠之间的连接。

而随着连接切断,小白鼠一下子趴到了地上,窄小的背部像是呼吸不上来一样剧烈地起伏着。

另一边,负责控制小白鼠的实验人员在脱力地垂下了四肢。

负责人这时转向了浅见嘉月。

“不知嘉月小姐觉得这个实验怎么样?”他微笑地看着浅见嘉月,带着金丝眼镜的眼睛透着自信而精明的光。

“很厉害。”浅见嘉月点头,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你就是这个实验的负责人吗?”

“那当然。”

“你的名字是?”

带金丝眼镜的负责人愣了一下,“哦,抱歉,忘了最重要的自我介绍。嘉月小姐,我是‘清酒’,在科学界所用的假名是‘渡边明一郎’,今年三十岁。”

清酒……倒是难得的日本本土酒。

“你好,浅见嘉月,十五岁。”浅见嘉月面无表情地和他握手。

“听说我离开训练场的第二场考核是在这里举行。我需要做什么?”

“很简单,帮助我们完成一个人脑控制实验。”

清酒做了个“请”的姿势。而在做出这个姿势的同时,在他手指指向的方向,一扇白色的机械门自动打开。

一个有着一头茶色短卷发的女生身影首先出现在视线里。她背对门站着,穿着白大衣,踩着黑色的低跟皮鞋,身形看起来和浅见嘉月差不多高。

那个人转过身来,露出一张非常年轻的脸。

可能是因为刚刚经历过连续工作,她的眼睛下方有着一点点青黑色的痕迹。

“没用的哦。我又加大了药量重来了一次,还是不行。”她抱着双臂,对清酒摇了摇头。

这冷冰冰的声音好像在哪里见过,脸也有点眼熟。

是柯南原作中的人物吗?

浅见嘉月努力回忆着。

清酒走到那个人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可以了可以了,你已经尽力了,宫野同学。”

宫野同学?

组织里姓宫野的人,浅见嘉月只知道一个。她记得那个人长着一头和面前这个人极为相似的标志性的茶色卷发。

“我已经有代号了,请叫我‘sherry’。”姓宫野的女生说道。

果然。

浅见嘉月有点吃惊。

这个时候宫野志保应该只有十六岁,但居然已经成为组织的科学家了,而且连代号都有了。

不愧是天才科学家。

不过听她的语气,她得到代号似乎是发生在不久之前的事。

“是是,雪莉。”清酒笑着附和她,“不过用药物的方法我们本来就已经试验过很多次了,根本撬不开他的嘴。”

在屋子更深处,有一个男人正坐在那里,手脚都被结结实实地锁在椅子上。透过有些昏暗的光线,能隐约看到他身上的道道伤痕,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

清酒转身看向浅见嘉月,“所以我们决定使用另外一个方法。”

他向宫野志保介绍:“这是嘉月小姐,我们新请来的帮手。”

“嘉月‘小姐’?”

宫野志保微微仰起下巴,似乎对“小姐”这个称呼很有意见,“那是什么?”

我是人不是“什么”啊姐姐。

浅见嘉月心里吐槽着,脸上并没有显露出一丝情绪,“你好,我叫浅见嘉月。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浅见?原来如此,我知道你是谁了。”

浅见嘉月了然。

“浅见”这个姓氏在组织里名声在外,谁都知道这里有一个姓浅见的高层管理者。尽管他从未在他们面前露过面。

宫野志保望着浅见嘉月的脸,忽然向她走了过来。

她凑近她耳边,轻声说道:“姐姐的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