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我在大俞做王爷 > 第十三章 京城结识白帝曾
 
于情和孟一凡乔装成书生和书童来到京城。正是凉爽的早晨,也正是京城街市最热闹的时光,长街两侧是大木搭起的连绵板棚,棚外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几乎望不到尽头。每段板棚便是一家坐贾商铺,柑橘、丝绸、兽皮、麻布不一而足。最显眼的,便是短兵器商铺显然多于其它商铺。一眼望去,吴钩、越剑、胡刀、韩弓、兵矢的幌子随风摇荡相连,令人目不暇接。孟一凡观瞧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新式兵器,都是老式的冷兵器。样子个个精美,却没有创新,令他感觉十分扫兴。

拐过街角便是一条宽阔的商农街,青砖大屋鳞次栉比,市人略少,大店比邻而立,盐铺、铁铺、木器铺、谷铺,每家都是一大排店面,街中多有锦衣商人的精巧轺车与运货牛车交相往来,辚辚隆隆之声连绵不绝,气势却是比板棚街市大多了。来往行人的服饰更是色彩纷繁,既不是宁州城那边五光十色,也不像陈州那边奢靡。细看这商农大街的行人也绝然看不出任何一种色彩的服饰占据了主流,真像漫天飞舞的蝴蝶,教人眼花缭乱。孟一凡不竟感叹到这个时代也真是没有白来。于情更是开心的像个孩子。她长这么大,几乎都是在艺馆中度过,她所知道的京城都是从各色客人口中说出,这次来真是大开眼界。

孟一凡看出了于情的快乐,他也乐在心里,自己在上一世活了35年,从没有如此爱过一个女人,也没有一个女人如此的爱过他。

“相公,我们去长兴街看杂技吧,以前我听说过那里的杂技,可是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于情撒娇的说道。

“走走走,什么都依你”他二人便往长兴街走去。京城街道错综复杂,但是随便问一家店铺便知道长兴街的方位。走着走着,二人便饿了,京城街道不是非常宽阔也没有合适的交通工具,靠走路,确实消耗体力。

二人看旁边有个饭馆,便走了进去,看于情也是饿了,孟一凡让小二上了一桌家常菜。这一桌菜,琳琅满目,虽然都是家常菜,但色形味香,皆属不凡。四个小盘,四个大盘,一色的白瓷青花,素洁清亮。四个小盘是凉菜:一盘切得非常考究的牛肉,一盘猪肝,一盘香肠,一盘西蓝花,切、放也皆考究。孟一凡也是纳闷,这大俞竟然有西蓝花,也是新鲜。

四个大盘是热菜。一盘海米芹菜,海米像食指般大小,金黄,芹菜整齐寸长,脆挺嫩绿。盘子四边,对称地点缀着四朵虾片炸成的“花儿”。一个大盘里大概是豆腐,一色的寸半长七分宽的薄块,油炸成金黄色,整整齐齐码放着,喷香扑鼻,最上面放着用几片青椒围着个小红辣椒装饰成的一朵鲜花。一个盘里是荷包里脊。一个个荷包里脊金黄喷香,盘子中心放着一朵白色的煮得开花的银耳。盘子转圈陪衬着开水焯过的芹菜叶,翡翠般嫩绿。一个椭圆形大盘里是炖全鱼。虽然食材都是普通家常,但是口味色泽都属一流。于情别看是个瘦弱的女生,吃起饭来,可真是海量,一顿下来,竟然吃个精光。算得上是大胃王了。

二人吃完饭便往长兴街走去。到了长兴街,一条街竟然都是耍杂技的。只见一红衣女子走钢丝,只见她化妆成为仙女模样,在两根又高又大的立柱顶上系上钢丝,往来行走,还袅袅娜娜地走出各种身段和姿态,惹得人们真以为有这样一位仙女凌虚下凡了。

再看另一旁,节目气功剁砖,一人将砖头劈掌两半。再勒腰带,吞下铁球,再从喉咙里连吐沫星子一起呕吐出来。一旁还有一个大汉爬竹杆,倒挂金钩喷焰火,人们纷纷叫好,他接过一支标枪,叫吞铁球的那主先将铁枪头顶住他胸口,再抵咽喉,直到将竹标杆顶成一张弯弓,这汉子秃脑门上青筋毕露,观众更是掌声雷动。

于情看的目不暇接,她以前只在说书上听过这些。这么些年,这个世界都是从他人口中说出来的,自己这还是第一次走出了看世界。

二人看的起劲,一晃儿一个下午过去了,日头往西走,一会儿功夫,太阳就落山了。于情还真是好饭量,午饭吃的那么多。晚上又饿的不行了。他俩边走边观察有没有什么特色的饭店。走到一家不太起眼的小店门口,听到里面有人吵架的声音。只听小二喊到“老头子,你在这里坐了一个下午了,中午饭吃了,就没有结账,现在到了晚饭了,你又把菜点上了。分明是要吃霸王餐。我们这小店可容不得你赊账。”二人往屋子望去,只见一张四方桌旁坐了一位老者眉阔额广,精神矫健,胸前垂着飘飘长须。

看老人衣着干净,不像是没钱之人。二人便上前询问。

老人微微一笑:“我今日来京城探望故人,不料包袱忘在了客栈,年级大了,既然不记得是哪个客栈,光知道饿了就上街吃东西。不过客栈应该不太远。小二因我没有钱也不让我走。这不是已到晚餐时间,我想着再吃一顿也无妨,哈哈”

孟一凡看老人压根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显得十分豁达便说“老人家,我们正要吃饭,不如我们一起用餐,吃完饭帮你一起找客栈可好”三人便共进晚餐。晚餐过后,于情和孟一凡按照老人所描述的情况,一路打听,还真是找到了客栈。二人陪老人来到房中,确认老人包裹还在便起身离开。老人将他二人喊住,“年轻人,别着急走,你们请我吃了晚饭,老朽送你们一样礼物。”

老人从包裹中取出了一本剑谱,名为《归来剑铺》。“归来剑铺,我曾听说书人讲过,在前朝武朝时,有一个剑圣,使的就是归来剑,当时称霸武林,没有对手,人称一剑归来白帝曾。您这剑铺是哪里得来的”于情好奇的问道。

“老了,老了,都是前朝的事情,老朽今年一百零九岁了,用不了剑了,这剑谱就给你们年轻人练吧。”老头笑着,两眼眯成了一条缝。

“您就是剑圣”孟一凡差点喊了出来。

“小伙子,别看我一把年纪,你二人都用了七星门的幻术易容。我看你骨骼健硕,也是七级剑客,你的师父是谁啊,练的什么剑法”老头问道。

“老人家,我师父是七侠九剑胡俊波,可是我得了怪病,他教我的剑术,我都忘光了。现在基本不会什么武功招式”

“哈哈哈,”老人一阵大笑,“我见胡俊波的时候,他还刚师从桃花剑,听说现在也是一代宗师了,还叫什么万剑归宗。哈哈哈”

“您认识我师父”

“何止认识啊,他的师父七侠九剑原来的掌门人桃花剑就是我的关门弟子,按辈分,我该是你师祖爷爷,哈哈哈”老人又是一阵大笑。“我归隐江湖多年,四处游玩,年纪大了,不再想和小辈们争高低了。”

孟一凡如获至宝,连忙拉着于情跪下拜见祖师。孟一凡租下了一间客栈最大的客房,还带一个大院子。开始每日和白帝曾学习归来剑。

归来剑,剑归来,一剑归来,是故人。归来剑,剑不归,一剑不归,杀敌人。

每天老人给于情孟一凡展示一遍剑法,二人便照着练习一日。一晃过了十日。一日白帝老人拿出一把宝剑,拔剑出鞘。但闻一阵清亮悠长的振音锵锵然连绵不断,剑身出鞘,便见一道幽幽蓝光在剑锋之上磷火般悠悠滑动,在一字形的剑身形成了一弯美妙的弧光!难道这是江湖上失踪多年的归来剑。

江湖上有三把宝剑可封为神兵,一把就是这归来剑。还有一把乃洞庭派的洞庭剑,最后一把就是玄武派的玄真剑。这三把兵刃与普通宝剑便可轻松击碎,得此三剑者可号令江湖。于情听说书人讲过,亲眼看到还是意外之外的事情。

“孩子啊,我将归来剑传于你,你要好好珍惜,江湖现在四分五裂,都因为二十年前一场浩劫而起,孩子你如果能练好归来剑,统一武林,可以让八大门派重归于好。便了了我多年的心愿了。”老人说着。将归来剑交于了孟一凡。

孟一凡有些喜出望外。都说得此剑者得天下。看来这一世,自己真的可以做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顿时他心中有了一个大的目标。宝剑,美人,江山,缺一不可。他想闯出一番天地。

第二日清晨,老人便不知去向。只留下剑谱和归来剑。二人在院中操练一番,颇有点双剑合璧的感觉。

于情的武功也见长不上,练了洞庭真气,加之归来剑法。武功造诣也能在五级上下了。

孟一凡更是达到了八级的剑术。他们不敢在店中久留,毕竟寻找蒋峰才是他们此行的关键任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