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我在大俞做王爷 > 第十五章 密林遇山贼
 
孟一凡安顿好于情,自己自然不能闲着。蒋峰下落不明,京城四大家族还没有拉拢,前朝两位公主和藏宝图也毫无线索,父皇为何昏迷不醒,如何打败太子。这些事情都是需要处理的。孟一凡决定乘着于情离生产还远,得赶快去一趟小别山。说实话,穿越这段日子发生的一切,孟一凡感觉真的很离奇。于情的身世,江湖的恩怨,朝堂的纷争,弄的他有点心烦,但是又感觉无比的欣慰,上一世从来没有感觉自己有如此强的能力,也不会有这么多事情等待他来处理,这种完美剑客,救世英雄的美梦,他从小就一直做。这一世的经历,他感觉像是一部宫斗剧加武侠片。一个个谜团等待自己破解。

收拾好行李,告别于情,孟一凡带上归来剑就上路了。虽然是骑马,速度还是受到路况的限制。大俞毕竟不是现代,没有导航,只能按地图前进。也不知道是马儿的原因还是自己不会看图,越走越不对劲。直接来到一个树林子,马也累了,孟一凡只得牵马在草地里吃草。突然感觉到地表震动,孟一凡连忙把马儿牵到远处,自己也在草地里隐藏。

只见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向这边走来,有骑马的,也有步行的。看衣着好像都是山贼打扮。孟一凡定睛观瞧,发现人马中有一个大汉,握一柄长枪,身材魁梧。后面跟着一个女孩,二十岁模样,腰上绑着虎皮围裙,看着野性十足。再看她挺拔的胸部,随着脚步一颠一颠,十分引人注意。孟一凡突然想到了自己的一位前女友彤彤,也是个大胸妹子,而且胸大无脑,谈恋爱倒是开心,就是考虑到下一代的智商问题,孟一凡断然和彤彤分手了。人马中的虎纹女子和彤彤的身材如出一辙,看着更有一番野味。

这时对面突然骑快马杀出一个身穿一身红衣服的男子,外罩一袭镶珠宝玉石的金属锁子铠,跨着栗色高头大马,手执长枪,抖擞精神,挥舞着长枪,冲向山贼。他在阵前大叫:“你们这群贼人,劫我生辰纲,快快还回来?”对面阵中一个白衣蒙面女子对一旁大汉说:“哥哥要不要上前和他会会!”“这对我来说,倒是一件求之不得的爽快事呢!”大汉说着,毫不犹豫地跨上马,挥舞着闪闪发光的长枪直奔红衣男子而去。红衣男子见来势凶猛,举起一长枪,往空中一抛,又用另一只手接住,显得运用自如的样子,突然将长枪向大汉投来。孟一凡在大俞还没有见过马上作战。还是两支长枪比试。那流星般的长枪如离弦之箭,飞向大汉的心窝,使一旁的匪徒都为大汉捏一把汗。大汉却泰然不动,只待长枪快要射中他时,只见他伸手一捏,那飞来的长枪便在他手中突然停住,他把长枪抛向空中,用手接住,突然抛向红衣男子。那长枪又飞回去,快要击中红衣男子时,红衣男子也用手将它捏住,正当他洋洋自得的瞬间,不意大汉又投来一只长枪,比第一只还要快,红衣男子失算了,他躲闪不及,被击中要害,翻身落马,一命呜呼。这种打法倒是十分新奇。也不交手就扔着玩。看着也十分搞笑。

那红衣男子竟然没有死,看来刚才只是擦伤。他拔起插在地上的长枪,骑马冲了上去,与大汉打斗在了一处。只见火光四射,你来我往。打斗到三百回合,只见大汉手腕一抖,扔出一阵白色粉末,顿时红衣男子就迷了双眼。大汉拿枪背一拍,男子便从马上摔下。一众匪徒一哄而上将其制服。

孟一凡看的真切,虽然大汉是匪徒首领,要是学会这马上功夫,以后出征讨伐太子,自己也可以披挂上阵了。想着想着竟然发出声来,大汉察觉草丛有动静,喊道“谁在草丛里,你们几个去看看究竟”,孟一凡也无处躲闪,只得现身。

“各位兄台不要伤了和气,我也就是路过,看你们打斗激烈,就在一旁避避。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各位让让路,我还要赶路”

“别放他走了,他要是报官,我们的事情就暴露了”后面蒙面的女子说道,虎纹妹子没有说话。“先绑上带回去”大汉说道。

孟一凡想反抗,他估量着这些人估计都不是自己对手,不过这个生辰纲和虎纹妹子,他还是很有兴趣的。想着就先忍了忍,被几个山贼捆了起来。等查到点什么再走不迟。

大队人马便来到了附近一个小山包,风景倒是秀丽,还有一条小河围绕。这群山贼倒是很会挑地方,孟一凡心想。不出意外,他被人关进了一个牢房双手被捆着。旁边一人便是那打斗的红衣男子。等山贼走了,孟一凡好奇的问道,“兄台醒醒,能听到我说的话吗”那人睁开了眼,可能是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兄台,你和这些山贼有什么深仇大恨啊,我听说是什么生辰纲”

那人有气无力,看来伤的挺重,“山贼劫了生辰纲,我们一个都活不了,回去也得杀头”

“这是谁的生辰纲那么重要”孟一凡更加好奇了

“是大将军张继尧生辰,太子为讨好他外公,命人从宁州,翼州找了几十样稀世宝贝。这次我们十三神总镖局算是遭殃了。”

孟一凡突然想到自己的玉佩也是从那日两个镖局人手里偷了。竟然在此地又遇见了。

那人顿了顿,“这次太子在民间还找到一张地图,要献给大将军。听说大将军找了此物二十多年。”

孟一凡一惊,看来这地图肯定有什么秘密,能让大将军找二十多年的东西也绝非池中之物。必定有什么大秘密。

孟一凡用真气振开绳子,把红衣男子扶起,用洞庭真气给他疗伤,男子瞬间精神起来。“壮士,这是何武功,竟然像一股热流,流遍了全身,我顿时没有了刚才的疼痛。”男子连忙道谢。

“都是小事,我与兄台有缘,这是洞庭真气,你的伤很快就能好了”

红衣男子和孟一凡便说起了生辰纲被劫一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