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我在大俞做王爷 > 第三十七章 超级致幻剂
 
小五和一众秘踪门门人估计是对龙泉山庄太过于仇恨,一顿乱砍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只有小五活捉住的那个白面杀手可以盘问一番。

陈州的都查院直接管理着陈州大大小小十多个捕快衙门,捕快衙门各自有配备着六到十个捕快。每个捕快都有自己讯问犯人的招式和工具,这都查院的都查使叫张恒,也是个很有手段的家伙。孟一凡把小五介绍给了张恒,让张恒听候小五的调遣。

这都查使换个说法就是陈州的公安厅厅长,都查使再往上就是御史台,御史台换种说法就是省里的政法委书记,可是陈州没有设御史台这个官位,都查使便是政法机关的老大了。小五可以直接调遣都查使,这个角色一下子就和钦差大臣差不多了,小五也感觉自己高人了一等,以前听美心灵叫自己大个子倒是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确实感觉自己好像真的高了许多,看人都是低着头看的,小五心里美急了。

孟一凡把小五叫到身边,“小五,我总觉得这次的事情有所蹊跷,太子既然大权在握,为何不乘胜追击,单单派了这个龙泉山庄前来,未免太轻视陈州,也不知道太子是不是一直是这个作风。我思来想去,这龙泉山庄以前在江湖上并没有什么大名气,为何突然受到太子重用,还派兵抢了你们的山头,里面一定有文章。这龙泉山庄或许和父皇的病倒也有关系。你这次要好好审审这个白面人,不要下手太重,万一弄死了,就问不出什么东西了。”孟一凡叮嘱着。

小五心里早有主意,他们秘踪门擅长追捕,藏身,审问,暗杀,这审问也是秘踪门的看家本领,这回他不想让自己的主子失望,他也不会放过这个白面杀手。

都查院的大牢什么刑讯逼供的家伙都有,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一般人都无法扛过五套工具,因为扛过五套工具不说的人,基本就被弄死了,没有什么概率活到第六套工具的出现。

可是小五并没有想法要采用都查院的东西,他有自己的一套宝贝,他感觉这些东西比都查院 的要狠毒百倍。

小五的第一套方案就是先给白面人解毒,白面人有点疑惑,这不是要杀自己吗,怎么还先解毒呢。其实解毒是假,这解药里还有一种药水叫奇痒水,会让人痒到骨子里,发作时,会让人想用刀子割肉来挠痒,百爪挠心般难受,因为骨头里的痒是钻心的痒,这种让人比死都难受的痒,一般人没多久就招供了。第一套方案刚用上,白面人就扛不住了,直接痒死了过去,在昏死之前,各种表情的大笑,旁边的衙役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刑讯,竟然有人笑着晕过去的。小五有些担心,他怕这家伙死了,下面的计划就全部白费了。只好先暂停了,等待白面人苏醒后再进行下一步操作。

白面人足足昏迷了两日,等的小五百感交集,要是再给他上上刑具,估计没几下子,人就死了,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急的小五没有办法。

这时韩梓莹给了小五一样东西,这时妙医轩正在研究的一种药水,叫做袒露水,喝了以后可以不自觉的袒露心声,就是一般十分内向的人也会滔滔不绝。孟一凡想起了谍战片里的致幻剂,都是特务用来逼供用的,看来这水有一个曲同工的效果。

等白面杀手恢复了神志,小五将水给白面杀手服下,这药水掺和在普通的水里并没有什么异味儿。白面杀手睡了两天,已经口渴难耐,一扬脖子就都喝下去了。小五让衙役备上好菜好饭,也不把白面杀手捆着,让他可以自己坐在桌上吃饭。白面杀手果然放松了警惕。

没等饭吃完,药力就上来了,白面杀手开始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在何处,看有些看不清对面。

这时一个胖大的捕快进来了,他的身形像极了太子尹龙,那个胖大的捕快发话了,“你怎么了,迷迷糊糊的。”

白面杀手一抬眼,喊了一声“二弟,你来了,”顿时全场的气氛紧张起来,看来里面有学问,这二弟是谁啊。孟一凡和韩梓莹躲在旁边的监室,都竖起来耳朵。

“二弟,你来也不说一声,哥在家没有给你准备吃的。二弟你坐。”白面杀手说着。

“我可是太子,别和我二弟二弟的叫。”胖大的捕快也是个聪明人,顺着白面杀手的话说着,想要证明这个二弟就是太子。

“二弟,你这就没意思了,爹有我的时候,可没有你啊。要不我娘死的早,未必会有你。”白面杀手打开了话匣子。

“大哥,你可没和我说过家里的事情啊,你说说看。”胖捕快又接着白面杀手的话说着。

“怎么没说过,以前记得说过的。咱爹玄机子,那可是洞庭派一等一的人物,掌门无敌道人的大弟子。当年也不是出家人,和我母亲就有了我。这后来啊,母亲生我难产死了,父亲就把我托付给姑母照顾。自己去谋仕途了,就认识你母亲,就是皇后了。”

“父亲是怎么认识我母亲的,”

“这我就只知道大概了,好像是当时父亲也年轻,做了大将军张继尧的副官,大将军看父亲功夫不错,让父亲时不时陪同他家大小姐出游,做个保镖什么的。你母亲还和父亲一起练习剑法,这一来二去就好上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啊,这老皇帝登基了,大将军将你母亲许配给了皇帝了,父亲就被晾在一边了。你母亲当时就有了身孕,生下你的时候,只能让御医说是受了惊吓,早产。反正老皇帝也没少调查这事。”白面杀手滔滔不绝。

“那父亲现在在何处啊,”胖捕快接着问。

“我听探子来报,父亲回到洞庭山做了掌门,就是前不久的事情。”

“那父亲为何突然要拜洞庭老道为师啊,不是原本是副官吗”胖捕快每句话都问在点子上。

“这大将军不是东西,女儿嫁给了皇帝,怕事情败露要杀父亲,父亲只好逃跑,后来被这洞庭老道救了,收了做徒弟。父亲当年也是二十出头,现在也是四五十的人了,我后来再没有见过父亲。虽然心里怨恨,可是还是想见上一面。”白面杀手说着,竟然潸然泪下。

“父亲可知道我是他的亲生子。”

“父亲当然知道,后来与你母亲也有书信来往,只是你后来被封了太子,父亲就不再与你们有书信了,怕事情败露。”

“那为何如此确信我就是父亲的亲生子呢。”

“哎呀,你母亲进宫的时候已经三个月了,这还不明显吗。而且你的样子和父亲极为相似,父亲玄机子也是这般胖大。”白面书生接着说。

“大哥,这些年让你受苦了。等小弟登上皇位,一定给你们荣华富贵。”胖捕快还挺会演,孟一凡和韩梓莹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和话剧一样有意思。孟一凡都差点笑出了声,还好被韩梓莹捂住了嘴。

“那大哥是怎么进的龙泉山庄?”胖捕快接着问。

“我啊,也是命苦,从小没了娘,姑母也死的早,后来就流落街头了。和人打架抢吃的。然后就被人抓了去练功做杀手,我第一次杀人才十三岁。那时还很害怕,现在都习惯了,生死对于我已经看淡了。要不是你找到我,我也不会有机会进宫。我们的事情千万不要与旁人说,这是大忌。”白面杀手还真是话多,一直说个没完。

情况已经很明朗了,孟一凡和韩梓莹离开了大牢。孟一凡心想,这白面杀手竟然是太子的亲哥哥,要留着这个家伙,以后能派上用场。不过光知道他和太子的关系也不足以改变什么。

孟一凡突然感觉这次让龙泉山庄单独出动是不是太子想借刀杀人,除掉这个亲哥哥,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这样就没有人会知道他的身世了。孟一凡想着,凡是帝王家本来就没有兄弟之情,如果太子是父皇的亲儿子,翼王,宁王也是他的手足兄弟,他还不是一样都给杀了。看来在皇权面前,一切的血缘关系都是浮云,只会在被诛九族的时候连带上,父皇也是杀死了自己的表哥周广志才上位成功的。在至高无上的权利面前,感情和亲情甚至是爱情都可以被抛弃的一干二净。

在孟一凡看来,龙泉山庄只所以可以上位,只是太子在此时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人罢了,这颗棋子,他什么时候下是他的分寸,他什么时候放弃也是他的掌控。虽然这段日子知道了很多太子的秘密,可是在绝对的权力面前,这些真相又显得十分苍白,无处申诉。如果父皇哪天醒了,全都能派上用场,如果父皇醒不过来,夺得江山的方式也只能靠武力。

做为现代的人的孟一凡还是有很不错的大局观的,他安排三大营专心操练,将小五的秘踪门也整编成了秘踪营。他心里有一盘棋,可以让秘踪营打一打木河,为了自己曾经的土地而战,也可以测量一下他们的战斗力。

转了一大圈,还是回到了陈州,还是没有去成小别山,也没有见到胡俊波。不过大俞的江湖,大俞的宫廷远比他看过的武侠小说和宫斗剧来的复杂的多。这天,无影剑提议再去小别山时,也带上他,孟一凡欣然答应了。

孟一凡此时脑子里有一盘很大很大的棋,他得好好谋划一下,每一步都可能影响最后的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