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我在大俞做王爷 > 第三十八章 张三的足浴房
 
孟一凡回到了陈州自然住进自己的王府,侧妃和上官姐妹自然是十分欢喜。看着碗儿也比离开陈州时壮了许多。孟一凡有些害怕呆在陈州,陈州的生活实在太过于安逸,使人不想动弹。这个当年大俞GDP遥遥领先的地方,不是浪得虚名,大俞的粮食供应也全靠陈州,陈州若是断了京城的粮草,恐怕京城严重些都会闹饥荒。当年康健地把全国最富裕,景色最优美的一片封地给了陈王,可见对陈王是宠爱有加。陈州南临小三江,小三江奔流入海,所以陈州的渔业资源十分丰富。又加之陈州属于平原地带,特别适合耕种,粮食产量十分的高。算上整个封地面积,陈州的土地得有五分之一个大俞,是各个王爷里封地最大的一个。

孟一凡回到了王府,自然要和妃嫔共枕,上官姐妹和于情都有孕在身,韩梓莹摆出高姿态,不救哥哥就不嫁,欧阳巧玉还在山寨,晚上孟一凡自然只能让侧妃侍寝了。

穿越到大俞那么长时间,孟一凡还真是没有碰过侧妃一个手指头,更不要说侍寝了,他的心里既兴奋又紧张。这古代宫廷的流程,其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只是当年作为编剧的时候,指导过一部宫斗剧,知道这宫中侍寝的套路。轮到自己尝试了,还是有点小兴奋的。想想离开陈州也有段日子了,好歹是自己的第一个老婆,也不能怠慢了人家。

大约现代时间晚上八九点的样子,宫里女官便禀告陈王,侧妃已经沐浴完毕。孟一凡坐着轿子来到了侧妃的秋林宫,下轿子的时候,孟一凡的心跳已经加快了许多,他不禁骂了自己一句,没见过世面的东西,自己也是久经情场的老手,怎么今天却紧张成这样。有点像一个按摩房老炮突然探了一个新店的感觉。

走进秋林宫,只见满地花瓣铺路,芳香扑鼻,顺着花瓣路,便是寝殿,看来侧妃为这个夜晚还是做了不少功课的。侧妃已经梳洗完躺在凤塌上等候多时了。孟一凡脱了衣服,刚掀开被子,只见侧妃赤身裸体躺在被窝里,这样美的身体,忍不住要多看一会儿,洁白如玉的肌肤和挺拔的胸部让孟一凡突然有了感觉,换了谁也无法抵挡,孟一凡自然和侧妃一番云雨。

一番云雨后,侧妃躺在孟一凡的怀里歇息,孟一凡心想,去他妈的宏图大业,只要天天呆着陈州,比什么都强上百倍。有这等美人侍寝,就是少活十年也是人生一大乐事。想着翻身过去,又和侧妃云雨一番。

在大俞,孟一凡感受到了在现代无法体会的东西,那就是爱,在现代,孟一凡好歹也是一个非著名编剧,为了出名和上位也会有各种女生和他接触,以恋爱名义发生的关系也不在少数,可是孟一凡一直感觉这永远无法与爱这个字挂钩,或者都没有半点关系。但在大俞,有那么多人爱他,几个妃嫔爱她,陈州的人民爱他,他感觉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他要为这份期待而活着,并为之做一番事业。

这晚孟一凡睡的十分踏实,有美人相伴,又消耗些体力,自己睡的安生。其他妃嫔也无法侍寝,孟一凡连着五天都在侧妃的秋林宫过夜。再看侧妃更是满面桃花,有陈王如此的宠幸,更是求之不得。

这侧妃柳氏年级也就十八九岁,生过一孩子的女人,身子比其他几个妃子显得更加有女人味儿,也更加温柔体贴。柳氏是右相柳亚风之女,可是这柳亚风身体欠佳,柳氏嫁入陈王府几年便病倒了,告老还乡回了翼州,自此就再没有见过。孟一凡想着右相也在朝多年,这条线路该用的时候也可以用上。要是按照大俞的祖制,陈王纳妃也是要当朝五品以上官员的女儿才可以的,像上官姐妹和于情,欧阳巧玉这些来自江湖市井的女子,基本都没有机会进陈王府。

要是说到选择陈王世子,也有相当多的条目,嫡子和庶子也分的十分苛刻。孟一凡还没有正妃,如果按照庶子顺序,碗儿便是第一继承人了。

在陈王府上闲暇的时光,孟一凡会去上官姐妹的行宫看看,两个姐妹还有两个月也即将临盆。孟一凡时不时会想到那日练玉女真经的情景。宫里的御医号脉判断,两个姐妹怀的都是男婴,这可乐坏了孟一凡。于情怀的是女婴,这一来不出几个月,自己便真正实现了儿女双全,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涌上了孟一凡的心头。

孟一凡决定等三位夫人都生了宝宝再出陈州去小别山找师父胡俊波,他心里其实是慵懒的,这个富贵王爷其实已经能满足他的需求,再去打打杀杀真的很累。

这天孟一凡准备也下下基层看看上次回陈州大力推进的第三产业发展的怎么样了。他穿了便装,来到了娱乐餐饮一条街--海上街,只见道路两边清一色都是按摩足疗,桑拿和妙音坊。孟一凡乐了,看来不管在哪朝哪代都需要娱乐消费。

孟一凡随便找了一家足疗店便进去了,门口的小二把孟一凡引上了二楼包厢,包厢里有一张按摩床,虽然样式款式和现代的不同,但是也有点意思了。孟一凡往按摩床上一躺,倒也是十分舒服。不一会儿,有人敲门,进来了一个妙龄女子,虽然不是如花似玉也十分端庄大方,“您好,客官,二十八号技师为您服务”话刚出口,孟一凡哈哈哈,笑出了声来,这现代的一套东西上次也就是给张三讲述了一遍,竟然现在都这么普及了。妙龄女子有些不知所措,“客官,您是不满意吗,”女子疑惑的问道。

“没有没有,满意的,去准备吧。”孟一凡说道。

不一会儿,女子回到了房中,“客官,我们这里有柚子套餐,苹果套餐,花瓣套餐,请问您需要哪种。”

孟一凡一听就感觉十分新鲜“这些名字都挺别致的,都是什么意思,给我讲讲”

“其实就是字面意思,花瓣套餐就是用花瓣泡入水中然后足浴。套餐就是多了一份午餐,您可以下楼点菜。如果单点花瓣足浴就没有午餐。”女子解释着。

孟一凡心想,这家店的老板究竟是何人,这商业模式和现代的足浴店几乎没有什么差别。自己先体验一下再说吧。“那就花瓣套餐吧。”说完,女子便下去准备了。

不一会儿,拿上来一个大木筒,在里面加上花瓣和清水,便开始了服务。妙龄女子一边捏一边说着,第一式含苞未放,第二式金鱼摆尾,第三式隔墙有耳,第四仙鹤展翅,第五式细水长流,第六式蜻蜓点水,第七式火烧连营,第八式仙人指路,第九式重于泰山,第十式排上倒海。说的头头是道。孟一凡听的目瞪口呆。没想到才短短几个月时间,竟然足疗行业在陈州发展的如此之快,真是叹为观止。

服务结束后,妙龄女子带孟一凡下楼吃饭,孟一凡点了两个小菜,正要开吃,只听见小二跑出去说道,“老板您来了,今天店里生意一般,这大上午的,才来了一个客人。”另外一个人也说,“不打紧的,陈州百姓平日也需要忙农,官员此时也都有公事,下午生意自然会好起来。”孟一凡一抬头,竟然是张三。张三也看到了孟一凡,连忙上前跪倒在地,“殿下驾到,小的竟然不知道,如有怠慢,望殿下赎罪。”

“你这小店开的也是有模有样啊,我记得你的店不是在路那头吗,怎么又开到这头了。”孟一凡问道。“我们掌柜的,已经把这条街的足疗店都买下了。这是路头第一家, 里面还有二十三家店呢。”小二插话道。张三一皱眉,“有你说话的份吗,快干活儿去。”这一说,小二再不敢插话,连忙去干活了。

“殿下,这条街的足浴我已经都包下了。统一定价,统一服务,您今天感觉怎么样,还满意吗”张三依旧跪着。

“起来说话,”孟一凡摆摆手,接着说,“总体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你这油嘴滑舌的竟然有这本事,看来以前是小看你了。确实不错啊,这营收怎么样啊。”

“现在回头客很多,到了下午时分,不管是农夫还是官员都会来这条街。各种店的价位和套餐不同,总有一个店会适合。”张三解释道。

“不错不错。竟然超出了我的预期。哈哈”孟一凡显得十分高兴。大俞再如何都比现代差了太多,虽然有美女相伴,可是孟一凡总感觉十分无聊,这回有了如此红火的足疗一条街,也算是给大俞增添了些热闹。

继续向前走就是妙音坊了,掌柜的小翠就是于情在宁州艺馆的妹妹。小翠把妙音坊管理的井井有条,白天客人不是很多,可到了下午人就多了,听听曲儿喝喝茶的达官贵人不在少数。小翠招待的也非常周到,妙音坊最近又新做了几首小曲,很得客人的欢迎。孟一凡也是古筝和琵琶高手(见前文,良人艺馆教吹箫),看到妙音坊生意如此红火,他把《菊花台》和《青花瓷》也改编成了古筝曲目,让小翠带着众姐妹练习。看看受欢迎程度,如果能符合陈州人民的口味,他准备把周董的歌悉数改编了。

视察完第三产业,孟一凡来到骁战营,铁甲营,火铳营,连炮营一一检阅一番。士兵的气势和操练的强度都值得夸赞,就是这个武器方面还是太过落后。孟一凡恨不得骑上马立马去找到蒋峰,看看他到底能不能发明新式武器。

虽然军师说的三个月的期限已到,可是还没有见到太子率兵进犯,孟一凡叫来了军师夏侯竹。夏侯竹刚得到了探子的密报,京城除步军统领宗一白肯听令于太子外,其他部队都只按兵符办事,所有兵符都在皇帝尹文那里,得不到兵符,太子也搬不动一兵一卒。再说这宗一白也被玄武派昆仑手所杀,太子手里已经没有底牌了。

孟一凡得知太子没有了兵权,想直接进攻京城。夏侯竹表示不妥,首先这皇帝未死,进攻京城师出无名。此次太子也已经撤掉了对陈王的通缉令,现在朝堂相对平衡,此时正是养兵之时。如此时出兵,反而落下一个谋逆之罪。如若不一举拿下京城,继承帝位,反而落得不仁不孝的话柄。

孟一凡觉得军师说的十分有理,还是高筑墙,广积粮,研发新武器是当务之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