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源家家主不想转世禅院 > 第311章 英集少年院(一)
 
“两面宿傩已经成功复苏了吗?”一个声音如此说道, 听起来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随着一声摩擦声的响起,黑暗中亮起了一簇明灭的火苗, 一只手笼罩在它的上方, 然后慢慢倾斜着下移, 点燃了桌面上的烛台。

摇曳的火光在模糊中照亮了一张熟悉的脸, 黑色半披着的头发上扎了一个丸子, 唇边带着笑, 紫色的眼睛眯起,眼睛里的光明灭不定, 正是已经被确认死亡的[夏油杰]没错,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条缝合线,看起来分外的诡异。

“终于等到了,不枉费我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夏油杰]感慨道,他在袖子里摩挲了两下, 从中取出了一个被咒符包裹着的物体, 霍然是另外一根两面宿傩的手指,“接下来就要看看他的实力恢复到什么程度了。”

[夏油杰]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布局,包括其实特级咒物两面宿傩的手指最开始确实不是存放在百叶箱中的, 就算确实有用它来“辟邪”, 威慑其他诅咒的作用, 但怎么想都不可能放在如此容易被人拿到手的地方,要知道这个世界上闲的没事干的人还是很多的, 一旦要是被不知道真相的人拿走, 那就会出大事的。

能变成现在这样已经是他影响过后的结果了, 咒术界高层中有两个他的人在, 倒不是他不想将其变成他的一言堂,但这群家伙别的不说,惜命是真惜命,再加上或者利益为先,或者家族至上…之类的各种各样的想法,他想要无声无息地渗透进去还真有点难度,于是他就退而求其次控制了两个工具人,大事他插不上手,但是从侧面顺着他们的心理做出一点点的蛊惑还是能做到的。

五条悟所提出的让虎杖悠仁吞下所有的两面宿傩的手指后再处死虽然能勉强安抚下他们敏感的神经,但绝对会有人抱着尽快处理掉虎杖悠仁的想法,说到底他们根本不想看到有任何意外出现,而这个时候如果提出借用咒灵的手来除掉他的话,表面上他们或许会装模作样地说着这件事需要多加思考,实际上肯定直接就在暗地里准备起来了。

考虑到两面宿傩毕竟有诅咒之王的名号在,就算他现在不是全盛期,普通的咒灵也奈何不了他,而特级咒灵又不是那么好找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同样用两面宿傩的手指催化一只出来。

到时候这个就能用得上了,[夏油杰]看着手中的特级咒物,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冷笑。要是两面宿傩是完全体,他自然不会这样做,或者说他根本连头都不敢冒,敢于算计两面宿傩的,除了那位源家主之外,其余的连骨灰都没剩下,要不是他的术式特殊,才让他侥幸苟活下来,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两面宿傩会不会看在他还算有趣的份上手下留情。

[夏油杰]这样想着,将计划在脑海中大致过了一遍,确认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又想到了某一个在外面玩得不亦乐乎的咒灵,忍不住用手扶住了额头。

他历经千辛万苦,四处查找资料,期间还失败了好几次(要不是真人有着“灵魂不灭”的特性估计早就被一波带走了),最后终于勉强将真人“偷渡”了出来,但是[刻蚀术]怎么说也算是源家的秘术(虽然本质上是个鸡肋),真人在苏醒之后几乎呈现出了一片空白的状态,之前的经历记忆完全丢了个精光,就好像一个新诞生的咒灵一般。

值得庆幸的一点是,他毕竟是从“人类对人类的憎恨与恐惧”中诞生的,他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成长起来,书籍、人们的行为心理,都能成为他的“养料”,虽然与他被封印之前还有所差距,但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应该在不久之后就能勉强达到令他满意的程度。

我已经等了很多很多年了,六眼、咒灵操术、无为转变…[夏油杰]脸上的肌肉抽搐着,他狠狠地咬着嘴唇,在上面留下了深深的齿痕,这些术式同时出现在这个时代,不就是为了让他完成他的理想的吗?这无疑是他离目标最近的一次,要是再失败的话,难道他还要再等个一千年吗?

而现在他唯一拿不准的就是…[夏油杰]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的目光朝着一个方向看去,似乎能穿过厚厚的墙壁,跨过遥远的路途,看到那个让他这些年每次一想到,身体就反射性感到脊背发凉的身影。

虽然[q]与咒术界是处在对立面,但是这种涉及到整体的事情,他不确定他们会不会对他的大计产生阻碍,如果会的话,他就得想想该怎么限制那个超出规格的家伙了,[狱门疆]是留给五条悟的,更何况他也对那个人除了源家的传承者之外的情况知之甚少,他根本想不出[狱门疆]该应该怎么生效…

再想办法用一次[都卢难旦]?[夏油杰]蹙着眉在室内来回踱步,不行,据他所知他一直在[q]的通缉上就没下来过,在知道我没死的情况下,他们肯定早就有了防备,傻子才会上第二次当…

难道真的只能看运气了吗?当时那家伙怎么就没死呢?

[夏油杰]虽然当时只顾着逃命,然后惊惧地藏了好久,直到他觉得风声应该差不多过去了才敢出来活动,但他能肯定那个让他毫无还手之力的家伙没死,根据他之前伪装进入[q]所看到的情况,按照[q]集团内部对于那个人的尊崇程度,要是真的出事了现在就不会是这样一副平稳的景象…

这一千年来咒术界一直都是那个样子,偏偏是在他好不容易看到希望的时候,出现了可以堪称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他本来还想着借由夏油杰的身份,来让盘星教成为他的助力,没想到还没等他做好准备,就得到了除了个别几人之外,其他人干脆加入了[q]的消息,就这个效率,说他们没有提前做好准备谁信?也只有那群看不清楚状况的傻子才会是一副理所应当,甚至是“感恩戴德”的模样!

[夏油杰]眼神阴翳,将指头掰得咯吱作响,半晌过后他才勉强吐出一口气,平复下来了自己糟糕的心情,既然事情已经成了这个样子,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只是需要加倍小心,就先去试探一下两面宿傩的实力还剩下多少吧。

[夏油杰]站立在原地片刻,随后拢起袖子弯腰吹熄了蜡烛,房间内重回一片黑暗,只能听到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随着一声吱嘎的房门关合,再也没有了声响。

“这个任务本来不应该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吧?”禅院惠的眼睛眨也不眨地说道,就算伊地知洁高解释得再怎么合情合理,都改变不了他一听到这个任务信息后就感受到的阴谋的气息,“五条老师呢?”

“出差了。”伊地知洁高叹着气说道,“他那种人本来就不应该在高专闲逛…干这行的经常人手不足,接下超出能力范围的任务也是家常便饭…”

“特级咒灵已经不是普通的超出能力范围了吧?”禅院惠语调波澜不惊地说道,绿色的眼睛观察着伊地知洁高的表情,“把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我们几个连咒术师评级都没有的一年级生,还真是相信我们的能力。”

“这个…”伊地知洁高咽了一口唾沫,面露苦色,他也只是接到了命令,至于分配任务的人究竟在想些什么,他也无从得知,而经过禅院惠这么一提醒,他也意识到了其中似乎有些不对,但是如果拒绝任务的话…“你们的任务只是需要确认是否有人幸存,并把人救出,如果遇到特级咒灵,还请毫不犹豫地逃离,我会想办法通知…”

“他赶回来也需要时间的吧?”禅院惠轻啧了一声,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建筑,眼眸深处闪过了一道冷光,“别忘了我可是‘交换生’,你确定执行任务的是我们吗?”

“任务执行人上写的确实是你们三人的名字。”伊地知洁高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低着头紧张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在禅院惠说话的时候总会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压力,明明之前从未出现过这种状况,“我…我再去确认一下…”

“请问…”一个背着包的女人出现在了警戒线之后,满脸慌张和担忧地问道,“我的儿子阿正他没事吧?”

“实在抱歉,您不能进去。”伊地知洁高听到声音,转过身来阻拦了她想要往前的步伐,“可能有不明人物在建筑中散布毒气,目前我们只能告诉您这一点。”[1]

“怎么会?”女人踉跄了两步,颤抖着手捂住了嘴,眼泪从她睁大的眼睛中流淌下来,“拜托,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儿子…”

“伏黑…”虎杖悠仁沉默地注视着这一幕,手指缓缓地收紧,骨节间发出了咔啪的声音,“虽然听不太明白你在说些什么,但是…我们总不能放着那些还有可能幸存的人不管不是吗?”

“是谁答应的这次任务由我来把控?”禅院惠在女人出现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不妙,这下子虎杖悠仁是绝对不会置之不理的,所以…他的目光隐蔽地在周围转了一圈,这真的不是安排好的吗?

“抱歉。”虎杖悠仁转过头看着禅院惠,脸上是一片坚定,“拖得越久,生还的几率就越小,钉崎、伏黑,我们一定要把人救出来。”

“那是当然。”钉崎野蔷薇活动了一下手腕,“总不能让你一个人抢了风头。”

麻烦。禅院惠这样想着,在他的眼中整栋楼都被咒力笼罩着,不停地往外散发着不祥的意味来,哪有人就这么莽上去的啊?但是…他瞥了一眼已经做好准备的虎杖悠仁,在心里叹了口气,“你们最好祈祷咒胎还没孵化成特级咒灵吧。”

算了,正好我还没试过特级呢,就算真出了问题,跑还是能跑掉的,总不至于比禅院甚尔那个大猩猩还强。禅院惠扯了一下嘴角,看着伊地知洁高布下了[帐],双手抬起摆出了[玉犬]的手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