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诸天万界大改造 > 205章:高渐离入国师府
 
  萧谨言将自己在丘丘人峡谷的发现告诉嬴政和盖聂,他们听完都露出惊讶之色。

  没想到墨家竟然与深渊教团合作,而且,深渊教团还准备了比遗迹守卫强大数倍的遗迹重机,还有一头熔岩丘丘王。

  而萧谨言则向嬴政和盖聂分析道:

  “遗迹重机好对付,只要破坏他的混沌核心即可,但熔岩丘丘王不好对付,需要水系与冰系神之眼的拥有者才好对付。”

  “但现阶段高等级的神之眼拥有者几乎没有,这就是麻烦事。”

  尘歌壶中,萧谨言向嬴政和盖聂讲解着城外丘丘人的具体情况。

  “城外的丘丘人我粗略算了一下,差不多有六千多,大部分都是普通丘丘人和丘丘箭手,丘丘暴徒只有一千多个,丘丘萨满应该有数百名。”

  嬴政和盖聂听完,都有些惊讶,没想到竟然汇聚了如此之多。

  “丘丘人汇聚再多也不足为据,他们只会见简单的攻击,没有多高的智慧,秦国士兵都好对付它们,就算是高等的丘丘暴徒,依旧可以对付,麻烦的是丘丘萨满。”

  萧谨言细细分析着,比起只会动用蛮力的丘丘人,丘丘暴徒。会使用法术的丘丘萨满才是最麻烦的。

  “而且,我发现墨家人和丘丘人背后的深渊教团合作了,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被关压在影密卫地牢中的墨家弟子。”

  萧谨言离开的这段时间,影密卫出手,将咸阳内的墨家弟子都抓了一个遍,全部被关在影密卫地牢中,还有一部分关不了的直接杀了。

  墨家和深渊教团合作,无非就是为了那些墨家弟子。

  “墨家和深渊教团合作,这~?”

  盖聂听到墨家和深渊教团合作,冷酷脸露出一丝诧异和难以置信,要知道墨家可是百家中的显学大家,弟子众多,主张“兼爱非攻”。

  如今他们竟然与非人之物中的深渊教团合作,这不是在背叛人类吗。

  萧谨言想了想,开口推测道:“和深渊教团合作的应该不是整个墨家,只是六指黑侠和盗跖,高渐离,还有那个机关老头而已,但这件事一但被揭露,墨家就完了。”

  听到墨家会完,嬴政的金色龙眸露出一丝思索之色,对于袭击影密卫地牢的墨家,在他看来完全是在藐视秦国,诸子百家又如何,不过是一些自命清高的家伙而已,墨家最是恶心。

  正好接着这次机会揭露墨家伪善的嘴脸,让天下人看看主张“兼爱非攻”的墨家竟然如此与非人之物合作,对付人类。

  “国师,还有呢?”

  盖聂代嬴政继续询问道,萧谨言继续说道:

  “丘丘人不是问题,深渊教团主要是还驱使了一头变异的熔岩丘丘王。”

  “熔岩丘丘王是丘丘岩盔王的变异体,不知被深渊法师用什么方法导致它变异的,比起丘丘岩盔王,熔岩丘丘王实力更加强大,不仅拥有无与伦比的强大防御力,而且,还附带极高温度,要对付它,只能由水系与冰系神之眼拥有者出手。”

  萧谨言向一龙一人细细分析着,熔岩丘丘王实力强大无比,而且特性不同,防御力惊人,无人可与它近战。

  虽然说用水系和冰系对付,但咸阳城内,神之眼拥有者不过寥寥几人,冰系除了雪女和高渐离,萧谨言再没见过其他人。

  “咸阳内的神之眼拥有者大多都是岩、火两系,其他系的神之眼少之又少,想要对付熔岩丘丘王,很难。”

  萧谨言开口对嬴政和盖聂说到,之前他观察过咸阳的神之眼拥有者,几乎都是岩、火这两种。

  明明秦国是水德之国,却一枚水系神之眼都没有,严重怀疑发错眼了。

  “那国师认为还有何种办法对付那熔岩丘丘王?”

  盖聂询问萧谨言,既然没有水系和冰系神之眼拥有者,那该如何对付。

  萧谨言陷入沉思中,没有这两种神之眼确实难对付,至于让他出手,不可能,如果什么都让他出手,那他刚刚就可以剿灭深渊法师它们。

  “用史莱姆的凝液。”

  很快,萧谨言想到了之前阿贝多用冰雾花+水史莱姆凝液制造的冰雾喷剂,让人拥有抵抗炎热的能力。

  而单独用水史莱姆或者冰史莱姆的凝液制造一些武器,就像之前萧谨言在咸阳街道上看到附着水元素力的武器,用来对付熔岩丘丘王还是可以的。

  但能制造多少伤害,就看元素力又多强了。

  萧谨言将这个办法告诉嬴政和盖聂,两人听完都陷入沉思,毕竟咸阳中没有水、冰神之眼拥有者,依靠史莱姆凝液来对付熔岩丘丘王,确实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但这得需要多少水史莱姆的凝液,其份量恐怕不低。

  萧谨言则继续讲解遗迹重机,熔岩丘丘王还有办法对付,但遗迹重机就难了。

  “王上,深渊教团这次除了了驱使一头熔岩丘丘王攻城以外,还有一台遗迹重机。”

  听到遗迹重机,嬴政和盖聂露出疑惑之色,嬴政低吼一声,盖聂则开口询问道:

  “国师,这遗迹重机又是何物,和遗迹守卫一样吗?”

  萧谨言点头,开口说道:

  “遗迹重机和遗迹守卫是同一品种,只不过相较于遗迹守卫,遗迹重机更加强大,它们都源于五百年前被覆灭的古国~坎瑞亚。”

  “嗯!遗迹守卫源于坎瑞亚,国师请细说。”

  对于坎瑞亚,嬴政和盖聂都充满了好奇,毕竟,能够弑神的国度,如果能得知他们是如何弑神的,那对秦国也有好处。

  面对他们的好奇,萧谨言自然会满足,开口讲解道:

  “所谓的遗迹守卫,只不过是如今的现代称呼而已,在五百年前的坎瑞亚古国,它们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做耕地机。”

  “耕地机?这名字。”

  听到耕地机这个名字,嬴政和盖聂露出思索,难道这强大的遗迹守卫只是坎瑞亚古国用来耕地的机器吗?这有点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萧谨言看出盖聂所想,开口解释道:“并非你们想的那样,此耕地非彼耕地,在坎瑞亚古国制造各种机器时,都会有属于它们的代号。”

  “耕地机的意思是:土地不是用农具去犁的,而是用铁与血去争夺的。基于这样的理念,耕地机诞生了。”

  听着萧谨言的解释,嬴政和盖聂明白过来,不过,土地不是用农具去犁的,而是用铁与血去争夺的,有道理,秦国的土地不就是这么来的吗。

  “遗迹守卫的强大想必你们都见识过吧。”

  嬴政和盖聂点头,曾经在燕国一个遗迹守卫将两千精兵绞杀,如果不是能量耗尽,陷入休眠之中,燕国根本不可能抓住它。

  “比起遗迹守卫,遗迹重机更加强大,是一件绝对的攻城利器,七国没有一处城墙能够挡住它,咸阳也不行。”

  萧谨言的话让嬴政金色龙眼出现沉思,比遗迹守卫还要强大的遗迹重机,如果真如萧谨言所言,这场守城战不好打。

  “对付遗迹机器,只要破坏它们身上的混沌核心或者混沌回路即可。”

  遗迹机器都是依靠其体内的混沌核心来驱动,只要破坏了混沌核心,它就会陷入休眠。

  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谁能顶着遗迹重机的狂轰滥炸然后破坏它的混沌核心呢。

  就是燕国俘获的那台遗迹守卫,也是牺牲了两千精兵才拖得遗迹守卫能量耗尽的。

  “不过,等王上掌控了黑龙身,对付遗迹重机应该没什么问题。”

  萧谨言看着嬴政,虽然只是用斗罗黑龙进行的融身炼成,但对付遗迹重机应该没多大问题,而且可以接住遗迹重机实验一番其实力。

  嬴政看着自己堪比精铁,名剑难伤的黑龙身,若有所思,他也蛮想试试的。

  天色逐渐昏暗,随着晚夜到来,朝堂因为大半月前墨家袭击影密卫地牢,全城施行宵禁,街道上的人们都开始各回各家,不过任然有一些家伙逗留在街道上,他们都是咸阳的城老鼠

  一个白衣冷艳女子从昏暗小巷中走出,她腰间挂着冰属性神之眼,手中握着水寒剑,赫然是娘化的高渐离。

  高渐离看着逐渐无人的街道,眼神带着警惕,环顾四周看是否有影密卫,可刚走几步他就停了下来,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水寒剑。

  凭借这柄剑,影密卫那些家伙还是会认出自己的,高渐离将其收入自己的神之眼中,而后继续向国师府走去。

  寂静无声的街道上,除了时而吹拂而来的寒风,也只有几声野猫叫声,清冷月辉挥洒在街道上,倒出人影。

  “嗯?”

  高渐离小步走在街道上,眼睛微微一撇,看到出现一旁几道细长的影子。

  这让她面色微变,影密卫这么快就发现自己了吗?高渐离内心出现一丝慌乱,她并未注意到,这要是换做还是男人时,她可不会出现这种情绪。

  很快,高渐离就发现了不对劲,跟在自己身后的几个家伙根本就不是影密卫,而是几个城老鼠。

  这让高渐离原本有些慌乱的内心平复下来,区区几个城老鼠竟然敢跟踪她,真是找死,正好擒住这些家伙,问问咸阳城这段时间有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高渐离转身走进一处小巷中,里面什么都看不到,漆黑一片,十分适合做坏事。

  几个城老鼠见高渐离主动走进小巷中,都露出喜色,这么个大美人走走夜路,这不是在成全他们吗。

  随即,几个家伙一起走进小巷中,但等待他们的可不是什么柔弱女子。

  漆黑小巷中,看不清人影,唯有一道冰蓝色微光,映衬着高渐离和那几个城老鼠的面容。

  几个家伙看到高渐离腰间的神之眼,原本还满是喜悦的表情瞬间凝固,露出惊恐之色。

  “神~神之眼!”

  “快跑!!”

  他们深知神之眼是神明看中的人类,超越凡人,远不是他们能对付,转身就要跑。

  高渐离看着他们转身逃跑的背影,抬手冰元素汇聚,寒气四溢,雪花浮现,地面凝结冰霜,直接向他们席卷而去。

  三个家伙瞬间被寒气包裹,除了头颅,身体都被冰封住。

  他们露出惊恐之色,大喊救命,可在这阴暗小巷中,谁会管。

  高渐离走到他们面前,眼神带着厌恶,开口询问道:

  “我问一句,你们答一句,要是敢说谎,就不要怪我。”

  三人看着眼前冷艳女子,连连点头,他们不想死。

  “说,秦国国师这几天有没有出现在咸阳。”

  高渐离开口质问,这些城老鼠每天都咸阳城晃悠,知道的普通百姓还多。

  他们一听,开始思索这些天有没有见到国师,而后三人连连抬头,表示自己没有见过。

  不在吗,高渐离暗道,既然那个家伙不在,也就说明国师府内没什么危险了,以自己的实力救回阿舞还是可以的。

  高渐离越想内心越激动,她看着面前三个求饶的家伙,眼神露出狠厉之色,手中水寒剑出现,却见剑光在漆黑角落闪过,直接将三个家伙一剑封喉。

  灭口之后,高渐离快速离开,因为她知道,这三个家伙的求救声已经引起了影密卫的注意。

  不一会,两个影密卫出现在小巷中,他们看着被冰封住的三个刚死的城老鼠,滚烫鲜血从脖间流出,渲染冰封他们的寒冰。

  “这是水寒剑造成的剑伤。”

  影密卫看着他们的伤口,一眼就看出是水寒剑造成的,每一柄名剑都会造成独一无二的伤口。

  这让他们露出一丝惊讶,水寒剑的出现,代表高渐离也出现在咸阳城内,他们也不管三具尸体,连忙离开去汇报给章邯。

  而高渐离,他则小心翼翼的来到国师府前,然后轻身一跃,跳进国师府内。

  国师府内,灯火通明,高渐离小心翼翼的走在大道上,轻脚轻步的走在府内小道上,就怕弄出动静,怕被国师府内的护卫发现。

  刚出尘歌壶的萧谨言感受到一股陌生气息出现,面色不变,有些好奇是那个不知死活的敢来国师府。

  ~

  (短小无力又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