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风流小刁医李江 > 第130章 好大的怒气
 
啊?李江的身体一滞,不自觉的摸了摸脖子,这个苏北月,说了不让她吸,非要吸,现在让自己怎么解释。

“这个...是...是......”

看着支支吾吾吞吞吐吐的李江,赖雨荷的神色默然一黯。

虽然她在李江面前总是表现得很乖巧,像一个懵懂少女一般,但这并不代表她就真的什么都不懂,一切都源于对李江的喜欢罢了。

李江也知道自己不应该伤赖雨荷的心,咬牙想了一下便准备坦白。

“雨荷,刚才我......”

“没事的李江哥哥,你那儿如果是被蚊子叮了的话,就要赶紧去抹点药膏哦!”

赖雨荷不知是真的这样认为,还是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笑着打断了李江的解释,然后安静的趴了下去。

多么懂事的女孩儿啊,看着不哭不闹的赖雨荷,李江心中的愧疚更深了。

“那雨荷...我开始给你按了......”

“嗯!”赖雨荷缓缓闭上了双眼,心中不知如何。

其他几人与赖雨荷相距较远,并没有听清楚两人的对话,只看到李江接替了技师的活计,开始给赖雨荷按摩,心中更是嗤笑不已。

真是什么下九流的活儿都会啊!

众人做完了整套理疗后,由服务员带着出去参观度假村里的展厅。

这里虽然叫做度假“村”,但来消费的都是圈儿里数得上的权贵,所以一些附庸风雅的东西,还是要摆上的,以供权贵们消遣闲谈。

几人穿过一个摆放着各种乐器的大厅后,来到了一个画廊,四周墙壁上挂满了国内外绘画大家的名作,而且环境非常安静,适合静心品味。

“哇,这把椅子竟然是梵高画的?”

张橙心指着一张油画惊讶道,画面上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四脚椅,椅子上放着烟斗和烟丝,色彩偏暗。

“是的!”

宋煜闻声走了过来,轻轻揽住张橙心的腰肢,道:“这幅画虽然画面看着非常普通,甚至有些简陋。”

“但画中那种孤寂,落寞的氛围扑面而来,让人几乎切身体会到了梵高的那种孤独感,但孤独,却不需要任何怜悯,是一种高级的,冷!”

宋煜说完,众人纷纷露出了钦佩之色,由衷地赞叹他知识渊博。

紧接着,宋煜又向众人介绍了多幅名画,不仅对画的立意与氛围侃侃而谈,甚至还引出作者进行评论了一番。

连画廊中的讲解员,都朝他投来了震惊与赞赏的目光。

宋煜轻轻一笑,脸上尽显得意之色,这样高雅的场所,简直就是装逼的圣地。

“宋先生真是见多识广,知识渊博,对一种流派画作了解的人很多,但像您这样精通多种流派的,很少!”讲解员朝宋煜伸出了大拇指。

宋煜点头一笑,无声胜有声,看得张橙心心花怒放,眼神放光,使劲朝他怀里腻歪着。

几人见状会心一笑,这两个人,当着大家的面就开始腻歪了,当心放屁把孩子崩出来!

赖雨荷也在陪着李江欣赏画作,虽然两人都懂得不多,但养养眼缘也是好的。

“李江哥哥,你看这幅画,怎么好像有点儿挂歪了啊?”赖雨荷指着一幅画奇怪道,伸手就要将画框扶正。

但赖雨荷刚拨动一下画框后,就听到李江惊呼一声:“小心!”

那幅画不是挂歪了,而是因为墙上的钉子松动,产生了倾斜,她这一碰,直接让松动的钉子滑了出来,十几寸的实木画框瞬间轰然砸落。

正对准赖雨荷的面门。

“啊——!”

张橙心几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呼,害怕得捂住了嘴巴。

几十斤的实木画框,要是真被砸中了,就算不死,也是毁容加脑神经受损。

“啪——!”

“咔嚓!”

就在几人紧张得不敢看时,只听实木画框轰然一声砸在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画卷也被拉扯成了碎片。

这......他竟然那么快??

众人蓦然间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望着毫发未损的赖雨荷,以及将赖雨荷搂紧怀里的李江。

“呼!”李江长长出了口气,幸亏刚才他一拳将画框擂向了旁边,这才没有砸到赖雨荷分毫。

赖雨荷犹如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躲在李江怀里瑟瑟发抖,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是动了动手指而已,却差点丢了性命。

“雨荷,你没事吧?”

张橙心几人连忙围了过来,担忧的看着赖雨荷。

讲解员也走了过来,看了看受惊的赖雨荷,又看了看地上的画卷碎片,面露难色。

“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幅画可是馆中的名画,价值五十多万呢!”

李江听到讲解员非但没有慰问赖雨荷,反而还出言责怪,顿时露出了怒容。

“是你们的管理失职,导致画框出现了松动,幸亏有我在身旁,雨荷才幸免于难,不然换了别人可是真会出人命的!”

“你不仅不认错,反而还出言责怪,这是什么意思?”

讲解员皱了皱眉,虽然李江说的有些道理,但她的职责是保护名画不受伤害,现在画毁了,那她自己肯定是要被问责的。

“我没有让你们去碰画框吧,是你们自己手贱,现在还导致我要被问责,你说我找谁说理去??”

“你......”

“好了!”

宋煜沉声打断两人,皱着眉头道:“雨荷没事就好,画的事我会跟舅舅去说的,你们不用担心。”

一席话既安慰了人心,又把责任扛到了自己肩上,简直就是完美的主角收官。

讲解员看待他的眼睛果然又明亮了几分,甚至还带着一丝丝暧昧。

李江深深看了一眼两人,现在确实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雨荷没事才是重点。

“哼!这画又不是雨荷弄坏的,怕是有人嫉妒宋煜刚才涨了面子,所以故意将画框砸落摔得粉碎,然后嫁祸给雨荷的吧。”

陈玲突然出声讽刺道,她对刚才李江冷眼旁观张俊被保镖欺负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而且最后看到保镖老板竟然请李江过去,这下更是怀恨在心,所以便有心将火往李江身上引。

张俊一听女友这样说,顿时明白了她的意图,急忙附和道:“我看就是,那画框那么重,雨荷怎么能挪动,一定是有人故意砸坏的!”

张橙心和宋煜听完虽然吃惊,但却没有第一时间开口。

李江深深拧着眉头,刚要开口,却听到赖雨荷急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就是我不小心拨动了画框,不是李江哥哥故意砸坏.......”

“不是故意的,那是有意的了?”

张俊出声打断赖雨荷的话,然后转头对着讲解员道:“小姐,这幅画肯定是他故意砸坏的,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一语双关,张俊既表明了画框的损坏跟他们没关系,也间接的表明了李江这个人,跟他们也没有关系,所以想要追究责任的话,尽管去,不用考虑宋煜的身份。

能被安排独当一面的人,谁能是蠢货?,讲解员起初还有些迷惑张俊两人的话,现在却是豁然开朗。

若是有宋煜的关系在,馆里最多是不追究责任,可要是没有宋煜保李江,那她就可以直接代馆里向李江索要赔偿!

“这幅画价值五十万,因为是你故意砸落毁坏,所以必须照价赔偿,不然我们场馆会依法起诉你!”讲解员顿时冷眼望向李江。

李江心知他们是要故意整自己,他的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张俊和陈玲同时嗤笑一声,宋煜被张橙心拉住背过身不看他,讲解员的脸上还留着讥讽和怒容。

“不就是一幅画吗?你们至于这么针对李江哥哥吗?我把钱赔给你们就是了!”

赖雨荷怒斥一声,没想到平时那么好的朋友,此刻竟然这么对待自己和李江,让她伤透了心,打算赔完钱立马就走。

“噗嗤!”

张俊顿时笑出了声,满脸不耻,道:“哎果然最后还是要女人出面啊,你说你还要点儿脸吗?真不是个男人!”

“张俊你给我闭嘴,不说话没.......”

赖雨荷的声音被李江打断了,他摇了摇头道:“这个钱,我们不会赔的!”

赔了钱,就说明真的是自己错了!

张俊和陈玲闻言心中一喜,他俩就怕赖雨荷出面赔钱了事,这根本达不到自己想要火烧李江的目的。

现在不管李江是自己蠢,还是他故意逞英雄,只要把矛盾牵引到他身上就行了。

讲解员冷笑一声,道:“你以为这是你说不赔就不赔的吗?我已经说过了,我们场馆会依法起诉你的!”

“那你就去起诉吧!”

李江的语气中夹杂着自信,道:“到时候不仅我们不会赔偿,反而是你们场馆要对我们作出精神补偿!”

呵!众人心中一笑。

张橙心和宋煜暗自摇了摇头,这时候还装什么面子,逞什么强,乖乖低头认错不好吗?

张俊和陈玲异常得意,要的就是他们把矛盾激化!

讲解员也松了口气,只要她将问题定性,那接下来移交给法务就行了,后面的事完全跟自己没关系了,不用付任何责任。

“是谁砸坏了我的画还不赔偿的!”

就在几人各怀心思时,一个如洪钟般的声音,忽然在走廊入口响起。

杨太平,宋煜的舅舅,虽然名字叫太平,但他的长相和行事风格却一点儿也不太平。

五大三粗,满脸横肉,就是对杨太平最真实的写照,而且他行事异常暴戾。

宋煜看到杨太平后,表情先是一喜,但紧接着又露出了愁容,若是真的由舅舅来处理的话,后面就不好收拾了。

本来他打算让张俊玩儿一下,自己就出面摆平的,可没想到现在因为自己的一个玩儿心突起,却真的给赖雨荷与李江招来了麻烦。

张俊和陈玲却是无所谓,李江身上的火烧得越旺,他俩才越开心呢!

讲解员看到老板来了后,急忙跑过去迎接,顺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其中没少夹杂自己的恶意诋毁。

杨太平很快便怒脸站到了李江面前,质声道:“你是小煜的朋友?”

李江硬着他锐利的目光,摇了摇头,丝毫不惧。

“很好,我给过你机会了,但你没有珍惜。”

杨太平狞笑一声,继续道:“那么现在,要么赔偿五十万,要么就让律师起诉你。”

“不过在起诉你之前,我会先让手底下的人好好招呼你一下!”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但李江依然不为所动,始终把赖雨荷护在身后,不让她出声,然后坦然与杨太平对视,冷冷地摇了摇头,不会赔偿。

剑拔弩张!

宋煜心中大急,再怎么说人毕竟是自己带来的,要是真跟杨太平起了冲突,发生什么意外,那传出去后,自己就不用在圈儿里混了。

他急忙试着转移话题,挤出笑容道:“舅舅您怎么现在才到啊?我和朋友还说,要感谢您为我们换来了1号厢间呢!”

看得出来,就连宋煜面对杨太平时,也是战战兢兢的。

可杨太平听了的他的话后,却露出了满脸疑惑。

“换了1号?怎么可能??我来正是要跟你说,1号住的是一位非常尊贵的客人,我暂时不能帮你们换厢间了!”

什么??

宋煜几人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杨太平没有能力帮自己换?可如果不是他的话,1号的客人又为什么会把厢间让给自己几人呢??

难道是因为他?

几人恍惚间意识到了什么,不约而同的望向了李江,除了杨太平,己方众人跟1号客人有联系的就只有李江了。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他!!

几人纷纷告诉自己不可能,但又实在找不到其他的原因了。

“小煜,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话啊!你们不会把1号的客人给得罪了吧??”

杨太平见几人纷纷露出震惊的神色,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位客人可是连自己都不敢得罪的!

市里的豪门关系错综复杂,其中以宋家,赖家等位二流家族,楚家比他们地位高一些,但又以秦家为首的几个家族,是特殊的存在,虽然行事低调,但却比楚家还要高贵。

所以杨太平虽然霸道,但见了苏北月或者秦源,还是得乖乖收起戾气,将自己装扮成一个讨人喜的小猫猫。

“舅舅,刚才您没来的时候,1号客人已经......”

宋煜刚想解释,可这时画廊入口又响起了一个声音:

“呦!杨狗子,你好大的怒气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