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穿越知否混日子 > 第一百零四章 房里人
 
  盛长槐哪里能想到,祖母会这么生气,这样难怪,从小到大,基本上盛长槐想干什么,老太太没有不支持的,也从来没像今日这样用这样的语气给他说话。

  但盛长槐也能理解,老太太这么生气,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担心他,担心他耽误科举,担心他在山贼那里受伤,更是担心他以后会不会像今天这样冒险。

  所以,即便是盛长槐奔波一夜,体力已经到了极限,还是强忍着,但他的性格就是这样,觉得自己安心受罚,老太太可能会开心一点。

  但是他想错了,他这样,反而让老太太更生气,幸好旁边的盛明兰知道自家这兄长的性格,不说话就是知错了,连忙给老太太求情。

  “祖母,槐大哥哥这么做,也是因为咱们遇袭,要不然,剿匪是官府的事情,槐大哥哥参活进去做什么,你可曾见过他在汴京强行给人出头,他的性格您还不知道吗,和亲近的人不懂得表达自己的感情,他已经知错了,您就绕过他这次吧。”

  这时候,小辈的也只有盛明兰敢和二老太太求情,在家上大老太太在一旁劝说。

  “弟妹,你这是何苦呢,你都说了,近期就是科考,就是要罚他,也不是这几日,等科考结束,罚他跪祠堂,还是打板子,都随你,槐哥儿是个好孩子,这不也是替你生气吗,就是做事太莽撞了,都怪那个旭哥儿,他就不是个老实的,当年我们家淑儿,就是这样给他骗走的,现在又把好好的槐哥儿给带坏了,等他过两天回来,我好好训他一顿。”

  旁边的盛明兰一脸的古怪,大老太太这句话就暴露了她的偏心,什么叫全姐夫把槐大哥哥带坏了,自家这槐大哥哥,注意最正了,拿定的注意,九匹马都啦不回来,当年分家的时候,不也是自作主张,幸亏祖母给他善后,要不然,后果堪忧。

  今日这事,肯定也是自己这个哥哥的主意,全姐夫不过是因为正好调到厢军营,帮他的忙罢了。

  盛明兰不愧是了解盛长槐的,当时他在船上给全旭说了那句有心了,就是全旭让何三水去西北找老兵一起到应天府的事情。

  要不然,全旭不过是到应天府磨砺一年,例行公事罢了,哪里需要从西北调自家上过阵的老兵。

  不过,大老太太的面子二老太太还是要给的,又看盛长槐满脸的疲倦,心中又有些心疼,扭头对着盛长槐屋里的两个小丫头骂道。

  “你们还愣着干嘛,没闻见你们家主君身上的血腥味吗,还不去厨房弄点热水,让他好好洗个澡。”

  翠柳和杨柳正在为盛长槐担心,一看老太太这样,马上明白过来,自家主君这一关是过了,小跑着就出去给盛长槐准备洗澡水去了。

  二老太太话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没给盛长槐好脸。

  “若不是你这几天就要科考,定要你在祠堂跪上三天三夜,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冒险。”

  大老太太见状,给盛长槐使了个眼色,盛长槐这会倒没糊涂,连忙给家里人到了个歉,赶紧离开这里。

  “维儿,孩子们都累了,你和他们都去休息把,我和你婶婶在说会话。”

  等盛维和盛家的儿孙都走后,屋里就剩下家里辈分最大的大老太太和二老太太,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是多年的妯娌,关系又好,大老太太专门留二老太太说话,也不藏着掖着。

  “弟妹,我看哪,槐哥儿这孩子,啥都好,就是做事有点冲动,我看哪,得想个办法,有人能帮忙劝一劝。”

谷</span>  其实二老太太也在想这件事,听大老太太这么说,倒是和他想到一块去了。

  “不瞒你说,老嫂子,这孩子,以前在我身边的时候,有啥事我还能劝一劝,但毕竟孩子大了,我也不能老把他放在身边,再说了,他现在已经分府单过了,又是一家之主,我也没什么好办法。”

  大老太太笑了一声。

  “我说弟妹,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猜不到我要说什么。”

  二老太太有些疑惑,难道自己这嫂子有什么好办法。

  “我也不兜圈子,我们盛家,总共三房,三房那些不成器的我就不说了,,家里的孩子又知道我最恨宠妾灭妻,孩子们都孝顺,所以都是守着一个嫡妻过日子,大房是经商的,毕竟是商人门户,门庭又小,只要子嗣无碍,我也不想解释那么多。”

  “但是二房不一样,槐哥儿好歹将来是要为官做宰的,这么大了又没成亲,没个知冷知热的,也不像样子,你们家那个柏哥儿,成亲的时候,不也有个通房丫头吗。”

  二老太太马上反应过来,知道大老太太想要说啥。

  “你是说,给槐哥儿放个房里人?”

  “没错,你想想,这要是身边放个你知根知底的,槐哥儿那边有什么事情,一来可以帮忙劝说一二,二来,孩子也大了,总得有个贴心的,随身伺候着,再者说了,我看咱们家槐哥儿,是个懂礼的,不会闹出什么宠妾灭妻的事情,最多是念念旧情罢了。”

  大老太太顿了顿,继续说道。

  “再有,槐哥儿虽然分家单过,毕竟带着两个小的,我看那两小的,倒是闹腾的很,有个人帮他管着两个小的,也能轻省些,没个名分,终归名不正言不顺。”

  二老太太一听,思考了半天,摇头苦笑道。

  “老嫂子,不瞒您说,我之前也考虑过,但槐哥儿身边那两个丫头,你也看见了,年纪太小,糊里糊涂的,就会伺候人,有名分没名分,我看没什么区别。”

  大老太太噗呲一笑,在二老太太耳边说出一个人名,二老太太听完,眼前一亮,有些意动。

  “你觉得能行。”

  “怎么不行,我看这丫头就不错,知根知底,又懂得感恩,还是个老实的,也不是争宠吃醋的性子,我还是知道一点的,这么些年,你可见过这丫头做人做事有什么不顺你心意的,性格模样都没得说,我看可以。”

  二老太太想了想,便点了点头,心中想着,这几天找那丫头谈一谈,问一问她是否愿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